給力資訊

精品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397,雪鴞:第十一章(1)熱推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1
罗菲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抓住付斐胸前的衣服,眼露凶光,大声责问他究竟把袁芙芙怎样了?
付斐却无动于衷,丝毫没有被罗菲的愤怒影响,一脸平静,好像罗菲是对一块石头发怒。
罗菲几乎把付斐干瘦的身体提到了半空中,付斐却像一个软体动物一样,毫不反抗地任他推搡,直到罗菲的愤怒自己平息,付斐自始没有告诉他,他把袁芙芙怎样了,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不好。
罗菲看他似一块牛皮糖,看起来软趴趴的,却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家伙,终究控制不住自己狠狠地一拳重重地打在他的脸上。
付斐平躺着倒下,停顿了一会,才不慌不忙地坐起来,擦了一把嘴鼻上的殷殷血液,说道:“罗侦探,你太激动了,你就那么担心袁芙芙的安危吗?你不是不爱他吗?”
罗菲的心脏一缩,他爱不爱袁芙芙这件事他都知道。看来袁芙芙曾把付斐当作知心的朋友,交心地跟他谈话过。袁芙芙自己却不曾想到会交友不慎,最终导致了自己的灾难。罗菲无助道:“袁芙芙想必是对你看走眼了,把你当作朋友,你却对她没安好心,导致了她现在的失踪。”
“不……你说错了,我对她很好,”付斐指着被山包围着的碧绿水潭,“你看那片心形的水潭,就是代表我对袁芙芙的心意。我就把她装在那里面——天然的心形水潭里面。”然后用手背擦了一把嘴鼻又流出来的血液。
罗菲怒目圆睁,颤声道:“你……你的意思是袁芙芙被你推到水里面去了?所以你才没事跑到这山顶上来,对着心形水潭发呆?你是要向推进水里死去的人忏悔吗?袁芙芙被你杀害了,是不是?”
“我可没有说她死了,”付斐不紧不慢道,“你放心吧!袁芙芙还没有死,至于接下来她会不会死,我就不知道了。既然你知道了我是雪鸮凶手,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就认为我是雪鸮凶手?”
罗菲道:“从我见到你的父亲被人杀害冷藏在冰箱的那一刻,我便明白真正的雪鸮凶手是你。”
付斐道:“不……不会这么简单。你是在金明亮的别墅里看到死尸的,你应该想到雪鸮凶手是金明亮,雪鸮凶手是非常残忍的,把人杀了冷藏在冰箱里,只有雪鸮凶手这样的人才能做的到。”
好看的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397,雪鴞:第十一章(1)鑒賞
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397,雪鴞:第十一章(1)分享
罗菲没有理会他蹩脚的说辞,严肃道:“冷餐在冰箱里的尸体付林也是你杀的。”
付斐面不改色道:“他是我的父亲,而且这么多年,我还在找他,我怎么可能杀他呢?”
罗菲道:“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付斐“嗯”了一声,无所谓地说道:“这个你都调查清楚了!”
罗菲道:“我说你是真正的雪鸮凶手,可不是信口胡说,我是有证据的。”
付斐吧嗒了一下嘴巴,任意嘴鼻上的血液流淌,带着一丝冷笑问道:“证据……我想知道罗侦探有怎样的证据?”
罗菲道:“你手上那串旗杆状的钥匙就是证据。第一次见到那串钥匙有正在使用的痕迹,让我产生了一些奇怪的联想,现代人的生活被新型科技统领着,大到人类登月,小到开锁用指纹,若还有人用跟古董没什么区别的钥匙和锁具,说明这样古老的锁具钥匙对某些有着独特心灵的现代人是有着深远意义的。在我没有发现袁芙芙的梳妆台屉子里的旗杆状钥匙之前,我有那么一点相信你说那串钥匙只是你把玩的小玩意儿的说辞,你只是发自肺腑地喜欢比较原始的东西。当我在袁芙芙那里看到像是朋友送她的小礼物——随意丢在屉子里的旗杆状的钥匙那一瞬间,加深了我对你手中那串古董钥匙的怀疑。她那里为什么有把一把旗杆状的钥匙,没有来头地预感是你送给她的,因为我在你那看到那样的钥匙后没有多久,就在她那里看到同样的钥匙,让我不由自主地有了那样的联想,并隐约觉得她的失踪跟你有关,但那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却不能在我的推想中拼凑出清晰的版块出来。”
付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然后摸了一把嘴鼻上流速减缓的血液,擦到衣袖上,他根本不在乎罗菲把他打的嘴鼻流血,简直跟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一样。
付斐声音平板道:“罗侦探的这番说辞,到是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一点意思也没有……这是很严肃的话题,微不足道的钥匙,让我对你了深刻的认识,认识到你可能才是雪鸮案的主角。”
付斐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咕隆声,想要说什么,但最后没有说出来。
罗菲继续说道,“当我看到金明亮医生别墅杂物间房门上的那把被警察暴力破坏的铜锁的时候,我顿时觉得只有你的旗杆状钥匙才能打开那把铜锁,但在没有发现杂物间墙体里面冷藏的尸体之前,我以为把铜锁和你手中的钥匙联系起来——是我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事后警察调查到死者是就你的父亲付林时,我顿时明白,付林是你杀的,雪鸮是你养在别墅地下室的,你就是雪鸮凶手,但我不知道你的动机,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尸体藏在金明亮医生别墅杂物间的墙体里?金明亮医生为什么愿意把自己的别墅给你藏你父亲的尸体和养雪鸮?为此,对整件事我产生了好多个疑问:你为什么让袁芙芙失踪?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勒杀怀孕两个多月的年轻女孩,并在她们身上留下雪鸮标记?你为什么要勒杀金明亮医生?还有,你为什么要假装委托我,帮你寻找你的父亲付林。”
罗菲一口气发出这么多疑问,不等付斐说话,强调道:“你觉得生活无聊,你在玩游戏吗?戏弄人和杀人能够弥补你空虚的心灵。”
付斐淡定道:“金明亮医生不是我杀的。”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