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非常不錯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da明白-第 2066 章 權志龍的請求 (下)鑒賞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说实话,看到这样的权志龙,小凤真的想幸灾乐祸一下,事实证明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说不羡慕权志龙的潇洒肆意那是假的,毕竟身为正常男人基本上都有一颗骚动的心,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其实有钱只是给了男人变坏的资本而已,贫穷不但限制了想象力,也限制了做坏事的能力。
但是现在小凤真心一点都不羡慕权志龙了,这件事从目前看来无论怎么解决都很棘手,对方的态度很明显,无论权志龙这边怎么做,那边都会把孩子生下来,如果权志龙妥协了,那么这段经历绝对堪称他的黑历史,甚至会在心里留下解不开的疙瘩,就算两人真的结婚,小凤也不看好两人得到幸福。
入股不妥协,那这个孩子就会让权志龙如鲠在喉,虽然在对待爱情的态度上,权志龙渣的可以,但是在对待家庭和婚姻上,权志龙还是很慎重而且有着不低期望的。
别看那边说的好听,什么跟权志龙没关系,身为一个公众人物享受高光的同时也受到了不小的限制,只要能确定那个孩子是权志龙的,再加上那个女人表现出来的手腕,想把权志龙玩得晕头转向不要太简单了。
被私生子所累的名人不要太多了,权志龙能从那些前辈身上吸取的经验就只有好自为之。
小凤发现貌似他在这件事上就连建议都给不了权志龙,在情感上小凤觉得占便宜的是权志龙,虽然这年头男人出门在外也要小心,但是传统观念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得了的。
在手段上,对方明显比权志龙高了不止一筹,要不是考虑到朋友的立场,小凤都想劝权志龙从了算了,反正权志龙已经玩了这么多年了,而且现在也没结婚对象或者喜欢到无法自拔的对象,虽然这年头凑活类型的婚姻已经越来越少了,万一体验的结果是真香呢?
有了这样的判断,小凤更加不好开口了,这种话说出来对权志龙来说完全是一种伤害,而且还十分有可能激起权志龙的逆反心理,如果因为自己多嘴让事情走向了更糟糕的方向,那小凤的罪过可就大了,毕竟这件事的影响可大可小,权志龙虽然不在意被打上的渣男标签,但是渣男也是分等级的,一旦达到了没责任心、抛弃孩子的程度,权志龙可就真成了实至名归的劣迹艺人了。
小凤还是选择了先什么都不说,让权志龙自己去解决,就当为这些年的浪荡赎罪了,虽然权志龙玩的是你情我愿,接近权志龙的女人也基本上都是带有特殊目的的,但是接触出真感情的例子不是没有,但是权志龙却一直都是走肾不走心,多少也给他人带来了一些伤害。
没帮上什么忙,小凤心里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想法,小凤觉得权志龙之所以叫他出来,也不是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主要还是想找个人倾诉,小凤自认为在娱乐圈这个范畴,他的嘴算是严的。
“哥,如果弟弟求你帮忙,你愿意帮弟弟吗?”权志龙醉眼朦胧的看着小凤,十分认真的问道。
“当然。”小凤犹豫都没犹豫就给出了答案,别说权志龙现在非常需要安慰,就是没有这码事,权志龙真找上门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小凤也会帮一把,朋友之间培养感情,比吃喝玩乐更高级方式就是互帮互助,但是真的想长长久久还得是利益捆绑,偏偏小凤最不喜欢的就是让情感跟利益有过多的牵扯。
“那弟弟现在求你帮个忙行不行?”权志龙握住了小凤的手,一脸严肃的继续询问道。
“只要是哥哥能力所及的,尽管说。”虽然气氛到位,话也说到这步了,但是小凤还是十分理智的没有大包大揽,万一权志龙让他帮忙解决面前这个难题呢?小凤是真的不想因为帮忙就惹火上身。
“有哥哥这句话就足够了,那个女人开出了一个条件,一个可以放我一马的条件。”权志龙低下头一副不敢看小凤的样子,这让小凤的心悬了起来,此情此景让小凤怀疑那个女人开出了一个让权志龙十分为难的条件,而且这个条件还涉及到了他。
“哥哥或许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正在经营线上下单线下租赁男女朋友的业务,虽然度过了起步期但是取得的成绩远远没有达到预期,于是她就想找人帮忙宣传一下。”权志龙也没卖什么关子,直接就讲起了前因后果。
“是想代言人吗?虽然这个领域有些新潮跟我的形象不符,但是只要能帮上忙,只是代言的话我没什么问题。”听到只是宣传的问题,小凤松了口气,租赁男女朋友这种事在好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真正形成产业是近几年的事,在当今这种社会情况下,这方面的义务其实还是挺有市场的,没有多少人愿意涉足只不过是因为这个产业好说不好听,而且有不少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发生,就像一直到现在都无法规范的陪玩行业。
“如果仅仅是找代言人就好了。”权志龙苦着脸抱怨道,虽然找罗凤恩代言难是出了名的,但是说句不好听的,租赁男女朋友这个行业还真没必要非得找小凤代言,找那些只认钱但是形象好粉丝多的男艺人不但效果更好而且花费更少,如果是那样他权志龙也不用这么纠结,绞尽脑汁设了个局出来想套路好友罗凤恩。
“噢?还有什么其他条件吗?”对于不仅于此,小凤并不意外,如果对方真的这么轻易就换了一个简单的条件那才让人担心,出个难题让权志龙知难而退,给权志龙一个妥协的台阶下,这才正常。
“是,那个女人不但说要找你帮忙宣传,而且还希望你以租赁男友的身份进行宣传。”权志龙把心一横,把实情说了出来,虽然当听到这个条件的时候权志龙就觉得不现实,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能接受的解决办法,所以哪怕是再难权志龙也要尝试一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虽然小凤之前就想到了那个女人绝对会开出一个非常难为的人的条件,但是也没想到这个条件不但难为人而且还不靠谱,让他以租赁男友的身份帮忙宣传,想想就觉得蛋疼。
自知之明小凤还是有的,别看现在罗凤恩这个名字已经成了好老公的标签,但是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小凤只能在好老公的排行榜上占据一席之地,至于什么最想约会,最想成为情侣这类排行榜,根本就跟小凤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是小凤妄自菲薄,而是在颜值这一块他真没什么好辩驳的,没看到就连罗吹这种比较极端的群体现在都不再试图在颜值方面给小凤讨个说法了吗?连帅的不明显这种自我安慰都成了过去式。
虽然对租赁男女朋友这个行业没什么了解,但是小凤也敢肯定,在初期最受欢迎的一定是颜值高身材好的,或许过上一段时间积累出了口碑,嘴好技能多的会赶超颜值高身材好的,但是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颜值都是有市场的,遗传基因决定了无论男女人类都是比较肤浅的视觉动物。
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看小凤都不是一个好的代言人,之前小凤还觉得那个女人开出这样的条件,除了难为权志龙外,就是想以幸福夫妻为宣传点,以一个比较特殊的切入点来宣传,现在看起来是小凤把事情想复杂了,那个女人就是单纯的想为难权志龙。
“是吧,我当时就说了哥你绝对不会答应,她就是在故意为难我,说一个根本就不可能达成的条件,让我知难而退,哥,我真的好难啊。”对于小凤的反应,权志龙并不意外,要不是那个女人给他出谋划策了,他甚至都不想尝试,这种事放到他权志龙的身上或许看在能帮朋友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放在那些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人身上,也有极大的机会被他说服,但是放到已婚好男人罗凤恩身上,那根本就不可能答应,权志龙觉得那个女人绝对是失心疯了才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他权志龙绝对是抽疯了才会答应尝试一下。
看到权志龙那生不如死的样子,小凤的心还是软了,在做朋友这方面权志龙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权志龙还给泰妍给少时写过歌,虽然起到的作用只能算是锦上添花,但是也不能不领这份情。
再说了权志龙一口一个哥叫着,小凤还真不好真就什么都不管,这件事虽然让小凤很为难,但是冷静下来想想也不是没有操作的空间。
“对方的态度坚决吗?”虽然问出这话小凤就有些后悔了,但是看到权志龙双眼冒光的样子,小凤还真不好把话收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特别坚决,哥你能不能勉为其难的帮帮我,要是有其他的办法,我也不会让哥为难。”重新有了希望,见小凤的态度有所缓和,权志龙赶忙表态。
小凤想了想发现权志龙还真没让他为难过,每次约他出来,虽然精心准备了吃喝玩乐一条龙,但是只要小凤坚决的表态了,无论多扫兴权志龙都没介意过,每次当小凤遇到麻烦的时候权志龙比刘在石都积极,虽然不能说帮了多大的忙,但是态度是必须要肯定的,要不是如此杨贤硕也不会找小凤,希望他能劝说权志龙。
有的时候男人的友谊就是这么奇怪,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可能因为同一个兴趣爱好就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密友,明明在三观上有不小的差别,却仍然会成为好友。
将心比心,小凤做不到视而不见,更不想见死不救,在小凤看来权志龙这次是真的被难住了,要不然也不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找他帮忙。
“你负责约个时间,让我跟那个女人见上一面,具体要不要帮你,等谈过了再说。”犹豫了良久,小凤觉得不能让权志龙太寒心,这倒霉孩子顺风顺水了那么多年突然就开始倒霉了,而且一倒霉就倒霉到了现在,虽然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自己作的,但是身为朋友小凤还是觉得不能太绝情。
“哥,你真的愿意帮我?”权志龙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甚至酒都拿不稳了,事情的发展居然跟那个女人预料的差不多,这让权志龙有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在小凤叹了口气,在他看来权志龙这样的表现,更加说明了他有多难,而且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就是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才尝试一下,要不然听到他这么说绝对不该这么激动。
“我不帮你,谁帮你?或者说那个女人还给了其他人选?那我真就不管了,说不定其他人选会愿意接这个工作。”小凤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可以他当然不愿意趟这个浑水,但是人家点名道姓的难为权志龙,虽然这样也不代表小凤要义不容辞,但是还能怎么办,全韩国就这么一个罗凤恩,他不帮谁帮。
“除了哥,真没人能帮我了,别说其他人选了,就是用十个换哥你一个她都不同意。”权志龙的眼泪都委屈出来了,虽然事情的真相跟他说给小凤听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这段时间他是真的委屈,想他权志龙整个韩国最有牌面的海王,居然会栽在一个女粉丝手里,而且还栽的这么彻底,现在就被压制成这样,权志龙都快对未来的生活不抱任何希望了,他这哪是在河边走湿了鞋,根本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权志龙的心中所想,小凤当然不可能知道,只能根据权志龙的表现来进行自我解读,小凤真的蛮同情权志龙的,都哭出来了可想而知权志龙被难成了什么样,小凤只能尽量的安慰权志龙,结果让心虚理亏的权志龙哭得更厉害了,他现在不担心没套路成罗凤恩被那个女人怪罪了,他担心的是事情败露后小凤会怎么报复他。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