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好看的都市小說 超級交易師 txt-第921章 原油暴跌分享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超級交易師
小說推薦超級交易師超级交易师
冯林都乐了,杜秋平这家伙不是一般的蠢啊!
正常情况,杜秋平就应该诚心诚意的赔个礼道个歉,这又不是什么血海深仇,没啥过不去的,不管是他勾搭钟毓秀还是他欺瞒尹老师,只要他态度摆正,姿态做足,陈伟也不会跟他太计较。
可是,杜秋平自以为聪明的上来就替自己辩解一通,说的好像自己很冤枉似的。
可事实究竟如何,他究竟有没有被冤枉,他自己心里清楚,陈伟心里也清楚。
他这样做,只会让陈伟对他更加的厌恶。
也不会再留任何的情面。
既然那个杜秋平如此愚蠢,那冯林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结束跟冯林的通话,陈伟又看了看盘面。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交易師-第921章 原油暴跌展示
原油稍稍稳住了一点,在230上下震荡。
只是技术性的震荡,整体走势仍旧是偏弱。
楚昭云能将油价稳定在这个位置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想要推上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陈伟也不着急,先让楚昭云在这儿撑着吧。
又切过江汉医疗那三只港股来看了看。
三只股票都是只有两三毛的股价,成交量也不是很大。
这还是今天稍稍放了点量,之前的成交量更小。
今天放的这些量,估计一半是天润这边进的。
陈伟问了覃飞一句:“覃哥,咱们若是进太多,会不会被那何大成给看出来啊?”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超級交易師 起點-第921章 原油暴跌推薦
那何大成也是老交易员了,水平不低。
这会儿他还是建仓的阶段,这个时候跟进太多,那他很可能会直接弃盘,重新选择目标。
覃飞回道:“没事,我让他们控制着仓位呢,别一下子进太多。而且,咱们是跟着何大成进的,何大成这次是打算搞老鼠仓,着急拉升,所以压根儿就没讲究什么建仓策略,直接往里进的。你没看盘面都被他给拉起来了?这种情况,有跟风盘进场,很正常,只要咱们这边控制好量就可以了。我打算先进他一亿股。”
听覃飞说的如此有把握,陈伟也就不再担心什么。
何大成的水平是挺高,但跟覃飞显然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这进场跟盘的事就交给覃飞了,陈伟就只负责最后出场就行了。
一亿股也不算太多,这三只股票,流通盘都在几十亿股。
何大成那边可是筹集到了十亿美刀的资金,盘子太小的股票,成本就撑不住这么多的资金,自然也无法将红林的资金全转移到他手里。
何大成选的这三只股票,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各方面都非常合适。
陈伟自己都打算跟着进点。
这么好的捞钱机会,他可不想白白错过。
整整一天,天润这边,从陈伟到交易员,全都在忙着建仓这三只股票。
偶尔看一眼原油跟铜。
原油最终是收在了222上,差点跌停。
铜今天又涨了点。
虽然涨的不多,但长期向上的趋势已经日趋明朗。
其实在陈伟看来,楚昭云与其硬撑原油,还不如放弃原油,做空铜。
虽说从长期来看,原油跟铜都是看涨的,但是短期的话,原油的跌势已经十分明显了,甚至已经快到崩盘式下跌的地步了。
这种情况,硬撑原油,十分的不明智。
而铜短期应该是一个震荡走势,若是楚昭云硬往下压,还是很有希望将铜价压下来一波空势的。
当然,前提是陈伟他们不反抗。
但是从楚昭云的角度来说,压铜价的难度明显要比撑油价的难度小的多。
陈伟他们手里还有铜的多单,只要楚昭云能把铜价压下去,那也算是扳回一局了。
且不论这一笔能让陈伟他们亏多少钱,至少面上来看,天宇跟天润也算是各有胜负,平分秋色。
不明白楚昭云为何要死撑油价。
陈伟想了半天,也只能用刚愎自用来解释了。
晚上陈伟没回去。
留在公司这边。
今晚是国际原油交割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陈伟手里可还有两万手的国际原油期货空单呢。
其他月份的还好说,五月份合约今晚必须平仓,否则损失可就大了。
简单吃了点东西,给连莹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不回去了,然后去睡了一觉。
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
原油五月份合约这会儿已经开始下跌了。
跌破十七美刀,直奔十六美刀而去。
“这跌的有点狠啊。”陈伟见团队语音里几人都在线,便说了一句。
周毅他们几个没在公司,应该是在自己家里看盘。
“老大醒了?”周毅先问了句。
“嗯,睡了一觉,刚起来。”陈伟回道。
“今晚看样子会很疯狂啊,这才刚开始呢,就已经跌破十七了,照这架势,今晚原油肯定会跌破十美刀。不可思议啊。”于嘉说了句。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超級交易師 txt-第921章 原油暴跌熱推
“十美刀?要我说啊,就这个势头,弄不好今晚真会跌出个负价来。”周毅说道。
“负价感觉不太可能吧?真要跌出个负价来,那可就太疯狂了。”于嘉有点不太敢相信。
不止是于嘉,陈伟他们也有点不太相信能跌出个负价来。
大家也算是老交易员了,负价这种情况,实在是很难想象。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出现负价,虽说美利国那边刚刚推出了负价交易机制,我感觉更多是一种制度上的完善,不太可能那边刚推出负价交易机制,市场立马就跌出个负价来。”郑军鹏说道。
“覃哥你觉得呢?”陈伟见覃飞也在线,便问了句。
“这个……不好说啊,我做了这么多年的交易,还从来没见过负价,今晚要是真能跌出个负价来,那我也算是开眼界了。只不过,说实话,我感觉不太可能跌出负价来。苏溪你的看法呢?”覃飞也有些说不准了,实在是负价这种情况,太过匪夷所思。
苏溪说道:“你们都说不准,我就更说不准了。反正我自己感觉,负价有点太疯狂了。”
“真要是跌出个负价来,那明天国内市场不是要疯了?对了,国华那帮买原油贝的客户,不知道是啥情况。”周毅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