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npjv6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笔趣-第三百七十一章 邀請看書-v56mi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上市公司泰华集团、新泰华投资等陆家核心公司的总部,都设于新华路的泰富大厦里,陆彦与郭建敲门走进他父亲陆建成的办公室,看到他叔陆建超也正站在落地窗前眺望夕阳,脸上多少有几分狰狞之色,愤然说道:
“……今天的交易数据出来了,东江证券芷江路营业部今天有机构专用账户买进九百多万的泰华,之前这个营业部对泰华股票仅有极其零碎的交易记录——看来韩少荣昨天说的消息不假,曹沫这杂种这次回国,就是专门部署对我们下手的……”
泰华一直都很缺钱,但上半年推进科奈罗滨海新城建设之后,卡奈姆联邦及地方政府受原油收入刺激,热情高涨的予以支持。
德古拉摩市政厅不仅帮着牵线搭桥,已经推动大大小小的数十家企业迁入产业园,使得工业用地销售大幅增涨,甚至还多次给予财政及税收上的补贴跟减免,竟然使泰华在卡奈姆的现金流奇迹般扭负转正。
总体上来说,泰华在资金上还能勉强应付新泰华炼油、科奈罗湖港、生活配套区即滨海新城启动区等一系列项目的建设。
目前泰华在国内能抵押的资产,基本上都已经抵押出去,而国内银行不会接受海外资产的抵押,因此泰华今年以来都没有怎么跟银行打交道。
即便陆续有一些到期的债务,也基本上都是很顺利的借得新债归还旧债;他们在八月份之前跟曹沫一样,对次贷危机以及国内银根收紧都没有直接的感受。
八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分水岭,之前以原油期货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还一片火爆,维持住大部分投资人对全球经济最后的信心——在很多分析师跟专家学者的眼里,只要大宗商品激情依旧,次贷危机就是无关痛痒的小CASE,可能对直接涉及房屋次级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有很大的冲击,但也应该仅此而已。
八月大宗商品狂-泄暴跌,原油期货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就跌掉今年以来的涨幅;全球银根收紧所导致的钱荒,也令国际黄金期货跌破到每盎司八百美元,其他大宗商品行情都是一片疲软。
国际金融投资市场最重要的一个阵线放弃防御,自然也就哀声一片。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分析师都纷纷放弃乐观的态度,掉头都认为次贷危机往全球经济全方面蔓延的趋势已经确立。
几乎一夜之间,国内的财经媒体也都被这些悲观的声音所笼罩,股市也是一挫再挫。
八月过后,泰华有些银行借贷,想要再借新还旧,就困难了——科奈罗滨海新城除了重点项目外,其他项目也都放缓建设速度,以减少现金的消耗。
陆建超、陆彦他们这段时间正好在国内,前天夜里突然接到韩少荣的电话,说天悦很可能近期会狙击泰华的股价,他们都还在揣摩韩少荣这话的可信度呢,没想到才过两天,就得到验证。
股市持续低迷,投资者成交意愿极低,大量散户被套躺平装死,泰华平均一天的成交量不到两千万,东江证券一个营业部日交易额达到九百万,甚至还使泰华的股价逆市飘红,自然是耀瞎人眼。
“……”陆建超转过身来,脸上满是愁容。
长期以来跟天悦都是贴面恶斗,因此天悦短短三四年所崛起的速度有多夸张,以及此时的实力有多强,他们更能切身感受。
五月份时,他们曾筹措了一部分资金,试图借反弹推高泰华的股价,以便能追加质押多贷些资金出来,却不想泰华的股价最终还是没能扛住大盘的拖累,他们手里不多的资金耗尽后,泰华的股价也是连续三个跌停才止住跌势。
上次比较幸运的,泰华的股价还在安全线以内,并成功从大西洋银行贷得充足的补充资金,没有给脆弱的现金流制造额外的压力。
这次情况就不同了。
很显然曹沫非常清楚他们这边股票质押情况,他们要是拿不出足够多的资金维持股价,一旦叫曹沫这杂碎将股价打到平仓线以下,泰华财务危机就注定将全面爆发;到时候泰华、新泰华投资以及他们陆家的命运,就不再掌握他们自己手里,而是掌控在债权人以及能拿得出资金从债权人手里收购抵押资产及股权的人手里!
曹沫选择在这样的时机出手,是要致他们以死地啊!
陆建超也不知道这时候要有怎样的神色才算合适。
愤怒吗?
他们跟天悦斗了这么久,愤怒只能体现自己的无能,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但凡有机会,他们会放过天悦、放弃曹沫这杂碎?现在他们被曹沫这杂碎抓到破绽,难道指望曹沫不痛打他们而手下留情?
“股市再低迷,每天也有一两千亿的成交量,而泰华还是有很多热点题材吸引证券市场的关注,”泰华高薪聘请的投资顾问梁天明还算是颇为镇静的分析道,“目前泰华的股价已经是低谷,大量投资人亏损严重都锁死账户不再交易,这时候天悦一是吸不到太多的筹码,第二是吸到筹码反手打压,也很难带动多少散户抛售,我们想要稳定股价,不需要动用太多的资金——”
“……”陆建超坐到他哥哥陆建成的办公桌对面,说道,“虽说这次是韩少荣及时跟我们通风报信,但我们不能将希望都寄托到他身上,特别是这次筹集资金稳定股价,我们还是要尽可能从其他渠道想办法——韩少荣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顺境时跟他合作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到逆境里,总归是要防备他会在背后插我们一刀……”
“我会注意这些——这段时间国内筹资非常困难,就算是拆借一笔钱过渡一下,成本也高得惊人,唯一好消息大概是股价跌得已经够久,不用担心会被带多少抛单出来!”陆建成要比陆建超更文质彬彬,玳瑁框眼镜后的眼神即便是在逆境中还是犀利如故,但他也不得不面对眼前困局。
“只需要再坚持一年,泰华就能走出困境!”陆建超说道,“不管全球经济如何恶劣,但在卡奈姆,燃料及初步化工原料的需求始终是存在的,而且缺口巨大。将原油开采出来再运出非洲炼化,然后还要大费周章的将燃料、初级化工原料运入非洲,不计高昂的运输成本,仅是进出境的各种税费就高得惊人。新泰华炼油厂二期建成,将西非的原油就地炼化成燃料、初级化工原料再在当地的市场消化,必将成为我们的现金奶牛。到时候不仅泰华的债务能得到缓解,也将有足够的资金支撑科奈罗滨海新城后续的建设……”
即便陆建超内心深处,多多少少觉得科奈罗滨海新城大而不当,但他对新泰华炼油厂还是寄以厚望的;甚至可以说是他对泰华炼油厂的信心,支持他冒险联手弗尔科夫投资及韩少荣共同实施科奈罗滨海新城的建设。
现在比较头疼的是,倘若当前避免找韩少荣出面帮忙,又要如何筹措资金,将泰华的股价稳定住,不叫曹沫这孙子得手?
…………
…………
驱车离开泰华总部所在的泰富大厦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就剩一丝彤云还横卧在天际。
郭建看着车窗外的昏暗暮色,车流深处都纷纷亮起灯,但跟大道两侧的路灯柱一样,还不够分明。
虽然他此时还仅仅是陆彦身边的跟班,泰华的命运好歹,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想到狙击并且有可能重创泰华的是曹沫这杂碎,郭建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烦躁。
好在出公司时过了高峰期,开车走虹桥路高架,一路都很顺畅,令郭建不禁迷信的想,说不定他接下来会时来运转。
车到小区大门,看到有两部车在他前面拐入大门,郭建忍不住又一阵烦躁,新村里的停车位很紧,有两部车抢在他前面进小区,很可能意味着他在小区里转半天都不能找到一个空档将车停下来。
真是狗一样的人生,郭建狂按了一阵喇叭发泄内心的积郁。
“……”
听到车窗被人敲响,郭建还以为他狂按嗽叭叫人跑过来找茬,他心头戾气正足,就想着找人吵一架,按下贴膜的车窗,刚要张口骂去,却见是韩少荣身边的陈小平正低头看过来。
“陈——陈小…陈总总,你找我有什么事?”郭建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
陈小平一直以来都是韩少荣的跟班,在华茂挂了一个副总裁,也不担任什么重要的职务,更多是韩少荣身边的大总管——郭建当然不会以为陈小平是凑巧在小区门口遇到他。
“郭经理,有没有时间找地方坐一坐?”陈小平问道。
“陈总有什么事找我?哪里坐一坐?好的。”郭建有些慌乱的朝左右看去,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车停在左右。
“往前开!”见郭建同意,陈小平便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位,示意郭建直接往前开。
车停在浦建小区附近一家不起眼的临街咖啡馆前。
郭建跟随陈小平走进光线昏暗、没有什么客人的咖啡馆前,看到韩少荣正坐在角落里,非常不起眼的看着一份不知道是今天还是早两天的新海晚报。
看到陈小平,郭建当然想猜到是韩少荣要见他,但他不知道韩少荣有什么事情找他,满心忐忑跟震惊。
韩少荣将报纸折叠好放到一旁,看着又惊又疑的郭建,笑问道:“怎么,郭经理就没有想过有朝一天会在某个地方单独见我?坐下说话吧!”
郭建惊疑不定的在韩少荣对面坐下来,却见陈小平并没有凑过来,而是远远的坐在小厅的另一个角落里。
郭建脑子飞快转动,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韩少荣为何会在这时候突然找上他。
“曹沫终于要对泰华下手了,郭经理你觉得泰华能逃过这一劫吗?”韩少荣慢条理丝的问道。
“……”郭建想说什么,却觉得嗓子眼有说不出的干涩,嗫嚅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泰华有韩先生撑腰,曹沫算哪根葱?”
“可惜陆建成、陆建超并不信任我,即便我昨天那么及时的通告他们消息,他们却到现在一点反馈消息都不给我,”韩少荣淡然说道,“今天我特意抽时间看了一下泰华的盘面,成交量放大了很多,还逆市拉红了,显然是曹沫集结的资金今天已经进场了,我的信息来源是可靠的!”
郭建也不好问韩少荣怎么可能提前知道这事,是不是曹沫身边有人被他收买了,只是硬着头皮说道:“东江证券芷江路营业部有大量买单,大概九百万的样子,在这时候特别显眼,曹沫似乎并没有掩饰他的意图。”
有些交易数据不会对外公开,但交易所会及时反馈到上市公司,郭建也不知道将这些事说给韩少荣知道有什么不妥——这些都是韩少荣预料之中的事情。
“曹沫没有必要掩饰他的意思,甚至有意暴露出来,打乱陆家兄弟的阵脚,他就已经初步达成目标了。我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想要问郭经理一个答应。”韩少荣说道
“我也说不好。”郭建忐忑的说道。
“且不管泰华能不能逃过这一劫,郭经理被曹沫、沈济踢出东盛,在泰华似乎混得也并不如意——也许是如此,叫郭经理你并不怎么关心泰华的命运吧?我的感觉应该没错吧?”韩少荣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曹沫得逞,泰华控制权落入曹沫掌控之后,自己该何去何从?”
“曹沫狙击泰华的股价,是想叫陆家爆仓,但不至于会争取泰华的控股权吧?”郭建问道。
“你跟曹沫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曹沫是什么样的人,还看不出来吗?”韩少荣笑道,“他现在手里捏着二三十亿的现金不动,真要打爆泰华的股价,可不需要动用这么多的资金,他这是为从各大金融投资机构接手陆家质押的股权资产做准备!”
郭建不会怀疑韩少荣在说谎,韩少荣没有对他这么一个小人物说谎的必要,但想到有朝一日上市公司泰华会落入曹沫的手里,他会再次像条落水狗一般被驱逐出去,心情就丧得不行。
“郭经理希不希望看到华茂成为泰华的控股股东?”韩少荣慢条理丝的问道。
“……”郭建猛然一惊。
虽然陆建超一直对韩少荣有警惕之心,特别是刚才还说韩少荣有可能在背后捅泰华一刀,但说实话,他从来都不以为意,心想着韩少荣意在压制不叫曹沫出头,华茂那么庞大的资产,有无数优质项目等着他们去投,哪里可能光盯着自己的合作者?
事实证明陆建超的警惕并非没有来由,而是他幼稚了。
“这是新易华基金公司经理施明德的名片,”韩少荣将一张名片推到郭建跟前,说道,“施明德这个人比较贪得无厌,通常说来只要花一两百万,请他从管理的基金里拿一两个亿资金给泰华托住股价,一点难度都没有——郭经理可以将他推荐给陆彦……”
“将这个施明德推荐给陆彦,出钱买通施明德,让施明德动用公募基金的资金给泰华托股价,然后施明德意外案发,从而导致泰华股价加倍的暴跌?”郭建震惊问道。
“施明德案发也是因为其他事,与泰华的事只会是被无意间牵涉出来,绝对不会让人怀疑郭经理你头上——这样的事发生后,最多也只能让人感慨泰华霉运当道,谁挨上谁倒霉罢了!”韩少荣笑道,“当然,郭经理要是觉得泰华落入曹沫手里也无所谓,大可留下这张名片自便!”
“要是我都不认识这个施明德,又要如何推荐给陆彦?”郭建毫不犹豫将名片收了起来。
他可不觉得有跟韩少荣讨价还价的资格,就算是被韩少荣利用,也只能说明他多少有点价值。
“施明德这个人没有其他爱好,就喜欢在东方魅丽喝点花酒,为人也随和,你赶过去出手大方一点,请他一次客,说不定今天就成朋友了——再说了,泰华上下最不想曹沫得逞的,可不就是郭经理你嘛?你推荐施明德给陆彦认识,有什么好值得陆家怀疑的?”韩少荣说道。
郭建心想也是,谁都知道他是最不想看到曹沫有什么事能得逞的,这时候他就算跟施明德不熟悉,仅仅是道听途说施明德这边有渠道,就迫切建议陆彦尝试着接触一下,也没有什么好担心陆家会怀疑他的啊?
韩少荣站起来说道:“你自己想想吧,我先走了。”
郭建恍惚了一会儿,等到韩少荣走出咖啡馆,他才猛然想到自己连到东方魅丽偶遇施明德、大方请一回客的钱都没有。
东方魅丽痛痛快快的消费一晚要多少钱?
郭建想到自己这几年给陆彦当狗,卡里却连到东方魅丽肆意消费一场的钱都没有,又忍不住一阵悲哀跟暗恨不已,心想陆家合该被出卖。
“叮呤呤……”咖啡馆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带动风铃一阵清脆的响声。
郭建转头看到陈小平又走过来,将一只被撑得方头方角的黑塑料袋放他桌前。
“韩先生不会亏待能给他办事的人——施明德这人到任何场所都喜欢用现金消费。韩先生心想郭经理可以这时候去银行取现金不大方便,特意先替郭经理备好,你随意花,有什么不够,你直接打我的电话就可以了。”陈小平说道。
“好的!”郭建站起来,待陈小平走后,激动的打开黑色塑料袋,看里面足足有五捆现金。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