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dezzb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笔趣-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變異怪物閲讀-ih1we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陈安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了张松等人,心中暗自感叹来得及时,手上却也不慢。
他直接伸手往下一按,将要扑到张松身前的三尾虎噗通一下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土系术法——改变重力。
虽说飞天夜叉五行元素亲和,但能使用的术法多为土系,其他四系仅能做到稍微影响,基本不能构建什么成型的术法。
但就只是土系,也不是这三尾虎能抗衡的了的。
他脚步一跨,就出现在硬扛着增加了倍许重力站起的三尾虎身边,伸手将之一拿。
属于殭尸的巨力爆发,就将那身体强度明显不俗的老虎,勒的死死的,或许只在下一刻就能将它的脖颈扭断。
“哞!”
见此,那脱毛豪猪发飙,发出像公牛一样的咆哮声,舍弃了四散逃离的众人,朝着陈安的方向就冲撞而来。
在末日之后,陈安就察觉了一个问题,这些明明有着物种隔离的怪物,竟然变成了一家亲,竟然会联合起来,共同面对人类和丧尸的威胁。
眼下这一幕似乎就说明了这种奇怪的现象。
不过这并不耽误他的及时应对。
他抽出一只手,向着那冲撞而来的脱毛豪猪一指,这家伙身边正在凝聚的金光,具都突兀的散去。
随即他又一握拳,一根丈许粗的尖刺突兀地从地下扎出,正顶在奔跑过来的脱毛豪猪肚皮上。
腾的一下,这怪物就被顶飞四五米,又狠狠地砸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可让陈安皱眉的是,这家伙皮还真够厚的,竟然没被那尖刺开膛破肚,反而把那尖刺崩掉了尖口,自身肚皮上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小伤口。
这巴掌大小的伤口若放在人的身上,那绝对就是重伤,可在这比大象还大上一圈的家伙身上,还真就是个小伤口。
它除了被摔的有些晕外,几乎没事一样,翻身又站了起来,再次红着眼睛向陈安冲锋而来。
而这时那头三尾虎,也在陈安愣神的功夫里,强行挣脱而出,跃到远处,口中喷射出强腐蚀性的绿色汁液,向着陈安泼洒而至。
若是思感化身在此,对付这两个家伙,或许什么术法都不需要用,直接一剑一个,就能解决。
毕竟思感化身几近于本体,虽然是轮回四级的能级,但战力却绝不止于此。
换了一只飞天夜叉的分身在这里,自然就麻烦了一。
但到底是四级的层次,对付两只明显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的怪物,还是占有绝对优势的。
他目光一沉,染上了些许猩红之色,双手指甲疯长,分分钟就长长了近十公分,其漆黑泛着寒气,一看就锋利无比。
同时他身形一闪,高速的移动近乎于瞬移,霎时间就躲过了那脱毛豪猪的冲撞,酸液的溅射,到了三尾虎的面前。
没有任何的迟疑,在对方人性化的惊疑目光中,一爪子就捏碎了它的天灵盖,从一片红白**中掏出了一颗夹杂着黑色斑点的绿色变异兽核。
而兽核被挖出的三尾虎,目中色彩迅速暗淡,直接倒地毙命。
“哞!”
那脱毛豪猪见了这一幕,一声巨吼中似乎夹杂着无尽的痛苦和愤怒。
它看陈安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不共戴天的仇人。
只是当陈安转过身来,准备迎接它的愤怒一击时,它竟然头一掉,跑了!
陈安被它这一下搞的有些懵,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在愤怒的发出宣言后,真的舍弃了同伴外带一窝仔,逃跑了。
这让陈安有一种被猪耍了的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他自然不可能让对方就这么跑了,这怎么也是一份变异药剂。
因此,脚步一顿,就以近乎瞬移的速度撞破了音障出现在了这家伙的身边,伸出利爪往其身上一抓。
吱……
一阵令人牙酸的抓挠声过后,陈安愕然地发现,他这能穿金断玉的一击,竟只在对方背上留下了五道白痕。
而那怪物就像没感觉到一样,继续往前冲。
陈安发挥速度优势在它庞大的身躯上,连续留下几十道白痕,终究不耐。
他直接跃到对方背上,握掌为拳,一拳狠狠砸下。
飞天夜叉除了精妙的土系术法,五行亲和,尖利的爪牙以及坚固的身体结构外,还有恐怖的速度,和强大的力量。
此时轰然爆发,顿时将这比坦克还猛的家伙,直接砸趴在地。
疼痛、愤怒,充斥了怪物的头脑,它也心知跑不掉了,顿时凶性大发,浑身金光大冒,反转爪牙就向陈安撕咬而去。
但实力的巨大差距,让它的反抗显得极其可笑。
银翼五行亲和,根本不惧它那点金系术法,恐怖的速度展开,完全无视了它的撕咬。
只是挥拳如擂鼓,一下、两下、三下……这么一拳一拳的捣下去。
直打的对方从哀嚎不止,到奄奄一息,再到彻底没有生息。庞大的身体扭曲变形,惨不忍睹。
这家伙死过之后,身体倒没有生前坚固了,陈安指甲一划拉,从它的小脑袋里,取出一枚金黄色的兽核,这兽核能量庞然,隐隐有着接近三级的层次,让陈安很是感慨。
这才末世一个月,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许子墨在原本的时间线上太孤陋寡闻,还是当下这个时间线的变化太大。
将那枚兽核收起,看着那小山一般的身体,陈安心里猛然一动,想起了在东荒时的魂牌制作。
曾经的东荒就是受到了神魔力量的污染,所以才孕育了魂牌体系,而这个世界也是受到神魔力量的影响,才开始的能级跃迁。
基础环境一样,说不定法则也是相当。
另外,东荒在中央界,与破碎洪荒同出一源,都是曾经的洪荒碎片,还真有可能在这里实现魂牌体系的发展。
这样的话,这些变异兽的尸体就很有用了。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
一边想着这些,他手上也不停,回转刚刚的战场,将那五只困兽犹斗的豪猪一爪一个解决了,收取兽核后,这才看向目光有些犹疑的张松。
和周围的人一样,张松心中思绪翻转不休。
眼前的家伙的确救了他们,可这幅恐怖的形象完全不似人类,也不知道是敌是友,可不可以正常交流。
万一其是丧尸的变异体,现在看着模样平和,但突然暴起发难把自己等人也解决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而陈安看了他们这个样子,却是不怒反喜,觉得是个装神弄鬼的好机会。
因此,全然没有刻意改变银翼的僵硬表情,也没有刻意避开他们人,反倒是当然众人的面,一副高深莫测地样子道:“张松,先知令我前来寻你,还不与我速速回归。”
张松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先知”这两个字指代为何,但他惯来聪慧,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什么似的试探道:“你是说学长?”
陈安操纵着银翼,表现的就像是个机器人,只会按照程序指令行动,根本对张松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这其实也是银翼的正常状态,陈安未附体下的正常状态。
张松向来自视甚高,对方这个样子,反倒比直接承认还让他相信两分,顿时激动地道:“我们过了涧河就迷路了,还请阁下指明道路。”
接着他又指向另外一伙人道:“我们在途中偶遇了一些幸存者,他们也有意和我们一块回基地,不知学……呃,先知的想法是……”
随着张松的叙说,另一伙人中一个面相方正浓眉大眼的自然变异者满含期待地看向银翼。
刚刚银翼的强大表现,震撼了他,那恐怖的变异兽竟被对方压着打,其实力明显更加恐怖。
而对方只是被那神秘的先知,指派出的一个使者。几乎可以想见那个基地的实力有多强。
在这朝不保夕的末世之中,实力强大就代表着安全。
他本身就是个普通人,在末世中挣扎求存,即便是骤然获得力量,也没有滋生出什么野心,只想过安稳的日子,眼下或许有着这么一个机会,自然很是期待。
至于被抢夺兽核的事,他倒不是很介意,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只是机缘巧合才与这些怪物杠上的。
可银翼却没有给出准确的回答,只是机械地道:“跟我走。”
说完,并不理会众人,当先开路就往回走去。
张松笑着跟上,同时招呼这位一脸莫名的自然变异者道:“我们先走吧,你们的事情,先得到了基地再说。”
那自然变异者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招呼众人,集合队伍,一起跟在了银翼的身后。
至于那些变异兽的尸体,却是无人去管。
这玩意有毒,他们都是经过了血的教训,而陈安则是指派了后续跟来的铜尸处理,总归不会浪费了,银尸只要把人带回来就好。
回去的路程就比来时要慢多了,为了照顾普通人,他们一行足足走了两天时间,。
但好在银翼的实力强横,就算是这个时期最强的变异兽,往往在它手中也支撑不了多久,另外又有大量的行尸为他们探路,使得他们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基地之中。
这个时候的基地一片忙碌,接受了市政基地的人口,使得整个地下基地一下膨胀到五六万人的规模。
新建的地上部分,顿时派上了用场,甚至还不够住,还在往外扩建中。
只是为了不刺激还未彻底褪去的尸潮,这个进度有些缓慢。
张松等人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忙碌的景象。
他第一时间去寻找陈安,对方派遣银翼来寻找他的举动,让他心中对这个组织充满了归属感。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