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5mxje精华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159章 一路走好啊-af3vw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乔东兴报案直接报给了大理寺。因为贾平安乃是武阳男,属于勋戚,应该是由大理寺来审案。
可谁曾想消息才将出去,雍州就派人去了百骑,径直带走了贾平安。
这是抢人啊!
大理寺随即上告,可宰相们不好出手,皇帝不置可否,最后只好派了徐源来监督。
大理正的责任本就是复核和纠正审判结果。
可现在许敬宗一开始就不走寻常路,徐源气得出来说道:“他那时人在何处?”
老许看了他一眼,干咳一声,肃然道:“老夫自然会问,淡定。”
某淡定你妹!
徐源本就是小圈子的人,在乔东兴事件发作后,他们一合计,觉得是个好机会,就出手了。
可谁曾想老许更快。
“三日前那一夜……”老许想了想,看看卷宗,“戌时中,你在何处?”
这是最关键的。
徐源得了消息,那一夜贾平安并不在道德坊,行踪不明。
这是个好机会。
就算是胡搅蛮缠也好,也得把贾平安带上。
贾平安说道:“那时某在外面。”
徐源冷笑。
许敬宗干咳一声,看了贾平安一眼。
小贾,究竟是不是你干的,你给个暗示啊!
若不是,那老夫马上就蹦起来喝骂。若是……
“在何处?”许敬宗严肃了起来。
贾平安叹息一声,“却不好说。”
“有何不好说的?”老许心中暗自叫苦。
贾平安苦笑道:“真是……不能说。”
许敬宗板着脸道:“老夫看你是喝多了,来人。”
衙役们以为要动手,都大喝一声。
徐源冷笑着,想亲眼看看贾平安被拷打的模样。
只要被拷打,这一次就值得了。
“老夫头晕,先歇息一番。”
许敬宗说完就想走。
卧槽尼玛!
徐源真心忍不得了,冲出来喊道:“这是枉法!这是包庇!某要弹劾你!”
许敬宗瞬间翻脸,“贱狗奴,老夫为了雍州政事废寝忘食,雍州上下有目共睹,这才头晕了一番。你竟然污蔑老夫枉法?来,老夫今日与你去面圣,让陛下来分辨一番!”
他这是缓兵之计,先把事情搁下,随后百骑那群猪脑壳自然会为小贾弥补。
徐源却咬死不走,“今日这案子不弄清,某就在此不走了。”
许敬宗劈手就扔了砚台下来,呯的一声,落地反弹,击中了许塬的脚。
“嗷!”
徐源抱脚狂跳,众人:“……”
审案子竟然把大理寺的打了,这样也行?
徐源随即坐在地上,喊道:“去禀告陛下,去禀告长孙相公,请他们做主!”
机会来了啊!
徐源虽然脚痛,但却知道这是难得的良机。
原先只是想让贾平安倒霉,现在许敬宗竟然主动入坑……
他一边痛呼,一边欢喜,渐渐竟然就忘却了疼痛。
许敬宗把肠子都悔青了,心想先前老夫只是想扔毛笔的,怎地手一滑,就抓到了砚台呢?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
贾平安微微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可许敬宗却会错了意,以为贾平安是在提醒他小心,暗示咱们俩要玩完了。
许敬宗的腿马上就软了,若非是在大堂之上,他定然会瘫坐下去。
徐源见了更是冷笑连连,随后被人扶了起来。
“邪不胜正!”他只说了四个字。
廖全在下面焦躁不安,担心老许倒霉,更觉得老许今日昏了头,竟然徇私……
这还是那个正气凛然的许使君吗?
廖全失望了,进而失落。
脚步声传来。
众人回头。
来人赫然是皇帝身边的王忠良。
陛下终于要除掉这个扫把星了吗?
徐源看了贾平安一眼,这一眼里全是得意和快意。
许敬宗缓缓站起来,腿在打颤,幸而有袍子遮住了。
王忠良进来,先是看了徐源一眼。
这是对某的赞许?
徐源心中暗喜。
王忠良再看了许敬宗一眼。
老夫……老夫想求饶。
许敬宗真想去跪求皇帝,可此刻众人都在,特别是舔狗廖全正用失望的眼神看着他。
不能低头。
他强撑着。
王忠良淡淡的道:“此事陛下已然知晓,那一夜,贾平安的行踪陛下尽知,和此案无关。”
陛下果然还是护着老夫的!
许敬宗心中一松,旋即就得意的道:“老夫就说小贾这等君子怎会动手砍人,果然是污蔑!可耻!无耻!”
这老东西小人得志的模样真的招人恨。
徐源是大理正,有纠察之责。
但这是皇帝作保。
他心中天人交战,然后问道:“那一夜贾平安在何处?”
渣渣!王忠良看着他,冷冷的道:“这也是你能问的?”
徐源心中一惊,但此刻他骑虎难下,就硬着头皮道:“某身为大理正,有纠察之责,就算是陛下也不能避而不说!”
卧槽!
廖全不禁肃然起敬。
这等不畏权贵……不,是不畏皇帝的硬汉,真是罕见啊!
硬汉贾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王忠良走近一步,深吸一口气:“作为大理正,你有纠察之责,可陛下的行踪也是你能过问的?你的上官是谁?是谁举荐你为大理正的?你往日有何政绩……说!”
一连串的问话就像是利剑,扎入了徐源的心中,他退后一步,眼神坚毅,“某问心无愧!”
呵!
王忠良冷笑一声,“问心无愧与否某不知,但你为何窥探陛下踪迹?谁指使的?”
呃!
徐源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进了个死胡同。
窥探陛下踪迹,也就是说,当时贾平安和皇帝在一起。
他颤声道:“这……这……”
王忠良冷笑道:“你想说陛下为了庇护贾平安而说谎?”
你可敢说?
徐源的身形摇晃了一下,眼中多了悲色。
这不可能撒谎。
皇帝可能会为了谁撒谎,但那人定然非常重要。
否则一旦被查到,皇帝颜面无存。
贾平安……不值当皇帝这般冒险!
也就是说,那一夜贾平安在皇帝的身边。
可……
小圈子查过了,没有贾平安进宫的痕迹啊!
徐源梗着脖子喊道:“那一夜他没进宫!”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
你的路走窄了!
王忠良冷笑道:“你既然要知晓,那咱就让你明明白白的……那一夜,贾平安进了禁苑!”
禁苑的入口并非全在宫中!
徐源嘶声道:“他……他进禁苑作甚?”
“大胆!”
王忠良骂道:“贱狗奴!这也是你能问的?”
这是作保!
那一晚王忠良亲眼看到贾平安和皇帝在一起。
徐源面色煞白,知道自己遇到了麻烦。
除非他能去请长孙无忌出面,否则这件事不可能再往下纠缠。
长孙无忌会亲手弄死他!
那一夜贾平安在禁苑,也就是说,动手的另有其人。
“说不得是他指使百骑的人动的手!”徐源知道自己要倒霉了,不甘的怒吼道。
这个傻逼!
百骑再傻,也不会容许有人利用皇帝来藏匿自己的踪迹。
王忠良摇了摇头,觉得这等傻逼不值当自己挂心,他对许敬宗颔首,漠视了贾平安,随后离去。
“哈哈哈哈!”
许敬宗仿佛是走了一趟鬼门关,从刚开始的绝望到现在喜出望外,不过是一瞬。
那种喜悦之情是这么的顽固,让一直在暗示自己要低调的许敬宗忍不住说道:“老夫行得正,贾平安坐得端,可偏生就有这么一些人见不得我等安生,畜生!”
徐源骂道:“那是百骑!他们能行走于黑夜之间,金吾卫的从不敢拿下百骑,这是弄虚作假!”
他知道自己要倒霉了,既然要倒霉了,好歹也得弄个好名声。
王忠良已经出了大门,压根不回头。
撒比!
许敬宗叹息一声,“老夫本不想这样,谁知道你咄咄逼人,如此,老夫……”
他是这般的伤心,以至于身体在颤抖。
老夫真的高兴的不行啊!
但……
小贾的话浮现脑海:许公,咱们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矜持!矜持!
许敬宗叹息一声,“平安的性子老夫尽知,老夫……”
——要把百姓当做是你的父母!
许敬宗哽咽道:“可老夫的一番苦心……为何就无人知晓呢?”
“使君!”
廖全站了出来,哽咽道:“先前某还说使君是徇私,可此刻某才知晓,使君是在忍辱负重,是为了大局而隐忍,……”
老许一直都很稳,此事从开始到现在,大家都看出来了,徐源是别有用心,而老许坚持自己的立场,觉得没有证据就不能认定贾平安有罪。
可徐源太坚定了,而且还站在了有理的一方,让大家以为老许是在徇私。
“平安真要动手,也不可能动用百骑!”
老许的马后炮让廖全内疚了,出来说道:“许公,某先前误会了你!”
许敬宗肃然道:“老夫一生行事只求心安,旁人误会了又如何?淡然处之罢了。”
老许的人设炸裂了!
贾平安笑了笑,随后转身出去。
几个衙役想问老许这事儿合不合规矩。
许敬宗抬头,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多了欣慰。
徐源悲呼道:“这不公!”
他看着贾平安的背影,知道自己明日大概就要换地方了,心中不禁一阵揪扯,随即目露疯狂之色,就冲了出去。
贾平安走出了大门,就见外面一骑而来,红色的裙装很是显眼。
“咿律律……”
高阳勒马,马蹄扬起。
贾平安皱眉。
马蹄落地,高阳轻松下马,扬起马鞭。
“贾参军小心!”身后有声音传来。
卧槽!
这个疯娘们想干啥?
贾平安怒了!
小马鞭挥舞!
啪!
声音来自于身后,贾平安回身,就见到徐源捂着脸在惨叫。
高阳大步过来,贾平安闪开,就见她一脚踹去。
呯!
徐源被一脚踹倒,高阳喝道:“竟然敢背后偷袭,找死!”
后面的两个军士拱手:“多谢公主!”
刚才徐源追赶出来,伸手不知道是准备偷袭贾平安还是什么,幸而高阳一皮鞭解决了问题。
这个暴力的娘们!
“回去。”贾平安不想让高阳在这等地方发飙。
可高阳却怒了,“你本是好男儿,为何被这等胥吏羞辱?为何?”
贾平安本想发怒,可一抬头,却看到了那盈盈水光。
这个娘们真是……
“喝酒去!”
高阳的眼前一亮,“好,不过不醉不归!”
二人一路去了平康坊,寻了一家酒肆。
一进去,高阳就指指掌柜,随行的侍卫喝道:“这里一日能挣多少钱?”
掌柜一怔,等看到高阳的装扮后,就知道来了贵人,肃然道:“不敢胡言乱语哄骗贵人,小店一日能挣一贯多一些。”
侍卫回头。
高阳点头。
“今日这里某包了!”侍卫进去检查。
掌柜低头,不敢多看高阳一眼,但后面的贾师傅……
少年啊!
怎么和贵女搅合在一起。
“酒水少拿些!”贾平安真心不喜欢喝酒。
高阳挑眉,“只管上。”
你是故意的吧?
贾平安准备硬化。
高阳眉间多了欢喜,“不喝就不喝!”
随后酒菜上了,高阳不吃菜,但却觉得无趣,“可有女妓?”
贾平安觉得奇怪,“你也是女人,为何对女妓感兴趣?”
高阳诧异的道:“那是歌舞啊!”
“可这里的女妓更多的是陪侍。”贾平安觉得高阳的取向有问题。
高阳举杯,一饮而尽,很是欢喜的道:“虽然都是女人,可我能玩弄她们,很有趣呢!”
贾平安被击败了。
晚些来了几个女妓,高阳吩咐道:“要歌舞,谁能让他欢喜,重赏!”
操蛋的娘们!
贾平安无语!
可几个女妓却欢喜不已。
“最近长安城出彩的诗就是贾参军的两首,二位贵客稍等。”
她们从未见过这般豪爽的客人,于是都欢喜不已。
“贾参军?”
高阳看着贾平安……
“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贾平安没想到自己最新的两首诗竟然已经成了长安青楼的新宠,他淡淡的道:“这些……算事?”
高阳的眸色马上软了。
“嗯,不算!”
这样硬气且多才的男人,就该这样霸道。
乐师来了。
乐声起!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歌声悠扬,高阳缓缓偏头看着贾平安,“你的?”
“当然。”
贾平安默念:柳大佬,我真不是有心的。
第二首接踵而至。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歌声很出色,至少在贾平安看来,不比五香楼的差。
高阳神色惆怅,眯眼听着。
乐声结束,歌声终了。
高阳看着贾平安,“小贾……”
“何事?”贾平安在想着先前的事儿。
目前看来他有些形单影只,要想在未来拥有更多的保障,就必须要拉拢一些人。
高阳的眼中多了柔软,“你……为何这般多才?”
……
王忠良回到了宫中。
“陛下,这是臣妾先前做的羹汤。”
萧氏端着一个碗,一脸笑意。
李治微笑,“放着吧,朕看完奏疏就喝。”
萧氏眉间多了妩媚,“陛下,是臣妾做的。”
王忠良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
萧氏会做饭才特么见鬼了。
这多半是别人做的。
但这汤……
王忠良觉得定然不好吃。
李治抬头,皱眉道:“何事?”
这语气很不耐烦,萧氏放下碗,福身告退。
等她走后,王忠良抬头,“陛下,先前告贾平安之事,大理正徐源一直纠缠。”
李治皱眉:“他纠缠什么?”
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若是纠缠,那就是居心叵测。
王忠良说道:“那徐源纠缠陛下当夜的去处。”
李治的眼中陡然多了冷意,随后嗤笑一声,“他想知道什么?”
王忠良想起了徐源当时的坚持,心中不禁冷笑,“他想知道陛下当夜的行踪。”
“有趣。”李治嘴里说着有趣,神色却格外的冷漠,“去,传朕的话。”
王忠良肃然。
李治起身,眉间多了恼火,“告诉相公们,以后朕离开宫中,是否就得向他们禀告……”
“陛下!”
王忠良跪下,颤声道:“他们万万不敢!万万不敢呐!”
“不敢?”李治起身,胸膛起伏着,“一国之君,竟然被臣下质疑,那一夜,朕记得谁在?”
王忠良想了想,“陛下,当夜薛仁贵在。”
薛仁贵目前在看守玄武门。
李治眸色冰冷:“去,让相公们来,让薛仁贵来!”
王忠良点头,旋即就去了玄武门。
玄武门本来没什么名气,但在先帝当年的突袭后,这里就成了网红打卡的地方。
可玄武门过去就是禁苑,一般人也没资格去打卡。
“中郎将何在?”
王忠良一到玄武门下就仰头高喊,看着有些焦躁不安。
不是他不稳重,而是今日他没办好事,再不积极主动些,回头皇帝怕是就要把他杀了祭天。
右边有人喊道:“谁?”
王忠良怒道:“某!”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从侧面过来。
他一双浓眉皱起,见到王忠良后,脸上浮起了欢喜之色,“见过王中官。”
王忠良尖声道:“陛下召唤。”
男子躬身,“臣领命。”
……
晚些,殿内。
长孙无忌等人不知道自己为何被召唤了来,但却不好问。
李治在上面看奏疏。
“陛下,薛仁贵来了。”
李治抬头,赧然一笑,“那一夜,朕去了禁苑,在寒风中踱步,但有人质疑,如此……薛仁贵,三日前的夜间,你来说说。”
薛仁贵上前,“那一夜……”
长孙无忌毫不犹豫的起身,“陛下,臣不知此事为何,但……胆敢质疑陛下行踪之辈,当严惩!”
王忠良想到了癫狂的大理正徐源。
一路走好啊!
……
为盟主‘老巨!’加更。
为盟主‘迪巴拉爵土’加更。爵土(tu)。
更新时间再说一下:9点,12点,19点。这是三更的时间。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