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hj0wx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繼承兩萬億 俠想-第二千零九十二章 一頓飯的魅力看書-at7nf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娜迦莎是在赴白小升之约途中,收到的消息——振北集团南美区商业机密泄露,有不知名者通过邮件,把消息发到了弗克林家族地区主管手中。
“有意思。”娜迦莎听到这件事,眼眸明亮,微笑自语。
这件事在她看来,本身就透着太多的不同寻常!
首先,那份外泄的商业计划,据说是振北集团代理董事长白宣语亲自拟定出来的。
那种商业机密竟然会在施行的第一阶段就产生泄露,这本身就很不可思议。
振北集团也是如同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一般的强大存在,还没有孱弱到会犯如此低级错误的程度。
那份外泄的计划会不会是故布疑阵,是烟雾弹,甚至是商业陷阱,还未可知。
各方势力,包括弗克林家族也在抓紧分析,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不过在娜迦莎看来,振北集团这时候在南美玩什么商业套路的可能性极低。
是想套路大小商业势力,还是想套路两大家族,那无异于惹祸上身,弊大于利。
白宣语这个人,家族里无数次分析过,根本就不是擅用如此手段之人。
那极有可能,是真的商业机密被泄露了。
那么很好,第二个问题也就诞生了。
是谁泄露出来的?泄露的目的又是什么?
又是谁,把这份商业计划发到了弗克林家族手中。
会不会,米卢特洛斯家族先拿到了文件,发给他们,是挑唆他们与振北集团发生冲突。
又或者会不会米卢特洛斯家族也收到了神秘人发去的商业计划,在思考是不是他们的阴谋手段。
振北集团商业机密外泄,南美区生意计划完全曝露在大众视野,可谓群狼环伺,那么除了两大家族外的其他人会如何以待,趁机大下其手,还是作壁上观。
……
无数的问题,无数种可能性,越发让这件事在娜迦莎眼里变得有趣。
娜迦莎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
一旦这件事被确定是真的商业机密泄露,她会力荐家族,趁着振北集团反应过来之前,狠狠咬上一口!
什么怕与振北集团起冲突,怕引发误会摩擦,那都可以容后在说。
放在眼前的利益若是不吃,就彻头彻尾是个傻子!
娜迦莎这种想法,也足见她被冠以“金融毒妇”这个名头,可不是毫无根由。
娜迦莎看来,该狠狠咬一口的时候,不管对象是谁绝不该犹豫!
大不了事后第一时间致歉,然后处罚掉一个顶锅的负责人,主动给对方一个有面子的交代,以示这全是一场误会。
但是吃下去的东西,也就没有再吐出来的道理!
想来,振北集团也不可能真的因此撕破脸,不然的话,他们在这场大动荡的一开始,就不会是以守的姿势出现。
娜迦莎想到做到,就在路上,在车里就给家族中关键人物打去电话,把自己的想法打算报了上去。
她在家族中地位极为重要,堪称智囊,她的意见也会受到最大程度的重视。
而娜迦莎之所以出现在北欧而非更重要的“战场”,甚至也是她自主的选择,就连家族决策者都会“纵容”她的决定……
如此可见,白宣语乃至振北集团的第一个大麻烦,来了!
……
另一边,雅米也在赴约途中。
巧了,她几乎同时收到了家族发来的消息,获悉振北集团南美事业部商业机密泄露一事。
对此,雅米持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
这种情绪跟白小升有莫大关系,因为白小升确是在与她签约一事上,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她机智无比,及时利用了颓势,但对白小升依旧有几分咬牙切齿。
眼下,听闻振北集团遭受了莫名之灾,她心里很是快意。
想着一会儿见到白小升,他肯定也是知道了消息,会焦灼难耐,这就让她很开心。
雅米对振北集团商业机密外泄之事,也是思考良多。
她的选择与娜迦莎一般无二。
这种好事还犹豫什么,下手就是了,反正弗克林家族那边也绝不会手软。
眼下的振北集团已经不是当年白振北执掌之际,那时他们敢于亮剑,敢于在世界商界动荡中火中取栗。
现今白振北的接班人,明显差得远。
还有就是,当年米卢特洛斯家族跟弗克林家族争斗时,振北集团可没少打擦边球、捞好处,才使得他们资产急速膨胀。
现在,就是他们还债的时候!
如果振北集团真的急了眼,大不了致歉,若是还揪着不放,就跟他们算一算当年的账好了。
雅米就此事,也直接给她父亲打去电话,怎么想的怎么说,如此建议一番……
白宣语与振北集团第二个虎狼之敌,也诞生了。
……
在两个女人收到消息之前,白小升就收到了消息。
出了如此大事,身为集团副董,他焉能不知。
白小升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绝不是简单的泄密。虽然没有丝毫证据,那个窃密的秘书又消失不见踪迹,但他第一反应就是事件有人幕后操控。
且不去想阴谋,考虑到南美那边集团高级管理者被抽调极多,事态很可能比想象的还要严峻的多。
南美事业部因此可能遭受巨大冲击,甚至波及影响到整个集团。
集团利益损失只是一方面,此外,白小升想到这件事上,白宣语这位代理董事长可能难逃干系。
毕竟,是白宣语一手制定的南美区计划,又是在他掌控中遗失的,还有他的全球调派计划,让那边的高级负责人匮乏,损失加倍。
这一笔笔账要是算下来,就算白宣语是代理董事长,也难逃其咎。
董事局那帮人很可能会因此发起一场问责,迫使白宣语下台!
白小升忽然觉得,集团南美区商业机密泄露,或许就与董事局有难以摆脱的关系!
虽然这只是一个猜想,但白小升觉得极有可能。
看来,集团董事局那些人已经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枉顾集团利益,也要趁此机会入主管理层了!
内讧,有时才是最可怕的。
白小升一直在想着这些,沉吟许久,不觉间,眉头已然拧成一个疙瘩。
他在考虑,要不要把北欧这边的商业计划暂且搁置,动用一切商业资源,帮白宣语把南美的窟窿补上。
不过如此一来,自己那些盟友们未必没有意见,毕竟第一次大联动就是为他人擦屁股,谁人愿意。
“真到了不可避免的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大不了让我自己那些企业把接下来的合作利益让出来,就算是给出力帮忙的人一些好处、补偿。”白小升最终下了一个决定。
毕竟,振北集团也是他的,他绝不能坐视集团出现不可挽回的局面。
本着这种思路,白小升开始思考起来,他能在最短时间调动的商业资源,能最大限度把危机降低到何种程度……
这一想就是极为漫长时间,直到林薇薇跑来告知,说雅米小姐与娜迦莎小姐来了。
那俩人同时到了酒店门口,甚至结伴露面。
听到这个消息,白小升忽然眼眸微闪,继而以掌击额,甚至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怎么忽然就一根筋了呢,把这俩个人忘了,或许在她们身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白小升心中暗道。
其实,白宣语在南美那边的最大的威胁,不正是米卢特洛斯家族与弗克林家族吗,这两个存在可说是猛虎,其他势力才是群狼,猛虎出山,群狼环伺,等老虎动了口吃了饱,其他的才敢下嘴。
那如果,让两只猛虎停下来虎视眈眈,震慑群狼呢……
更快,更有效,更低成本解决麻烦的办法,或许就在眼前。
白小升直接起身,大步往外走,“去见见那两位客人!”
其实一开始,白小升就看出来雅米、娜迦莎两个女人跟自己签订了意向合作的背后,各怀心思。
所以,他才准备了这场饭局,来打消她们各自包藏的祸心,真正跟自己合作。
那俩人虽是心思藏得深,奈何白小升眼睛毒,会“读心术”。
白小升带着林薇薇很快见到了过来的雅米与娜迦莎,俩个女人都面带微笑,看起来很愉快,很舒畅。
白小升一眼就识出,她们肯定是全盘知道事情的。
“雅米小姐。”“娜迦莎小姐。”白小升不动声色,微笑与两个女人打起招呼。
“白小升先生。”“白先生。”
俩个女人也笑着跟白小升打招呼,两双美眸带着审视的目光,似乎想探究什么。
白小升岂会让她们看出自己的真实心思,微笑着请她们一道前往餐厅。
这路上,白小升甚至给她们介绍起晚餐要喝的红酒,那可是“邂逅”酒业集团珍藏的五号藏品,有钱都买不到的。
俩个女人都惊奇于白小升的轻松自然,就好像他什么还都不知道一样,同时也真的对那支红酒感兴趣。
“邂逅”酒业集团成立不过数载,但是有欧洲酒业巨头加持,后续跟亚洲、非洲、美洲酒业巨头皆有重大联动,已经一举成为全世界知名的美酒商。
他们号称有排名前五十号的名酒,其中前一十五号,就算是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两大家族都买不到,是彻彻底底的非卖品。
没想到这个白小升居然能搞得到,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过,雅米倒是联想到,对上这个白小升,连克劳德先生都莫名“败”下阵来。
他身上的秘密,如云遮雾绕,让人看不清楚,或许真的有弄到那种世间罕见美酒的本事……
三人一路有说有笑,进了餐厅。
诺大餐厅依旧被包了场,清了空。
所有的人都需要留在外面,上菜都要由雷迎亲自推过去。
大厅中央,诺大水晶吊灯下只放着一张桌子,三把座椅,桌面上是三套昂贵的青瓷餐具,一支红酒格外醒目。
俩个女人走过去的一瞬间,目光便被酒所吸引,甚至不约而同伸手想拿起来瞧上一眼。
最后,还是娜迦莎颇有风度让雅米先看。
雅米身出名门,眼神自然毒辣,一番查看之后,眸子闪动异色光彩。
这一支红酒,确实是难得的珍酿。
旋即,娜迦莎也拿过酒瓶看了一番,啧啧称叹。
“如此看着有什么意思,还是来尝一尝吧。”白小升微笑道。
俩个女人闻言顿时点头,娜迦莎双手捧着宝玉一般向白小升递过美酒,可就在白小升伸手接的一刹那,酒瓶居然滑落出去。
“砰”的一声,那支号称极品中的极品美酒,竟然坠地爆碎。
琥珀红的酒液飞溅,香气荡漾开来。
单是酒香就让人瞬间迷醉,难以自拔。
娜迦莎却脸色骤变。
雅米也不可思议看着这一幕,旋即对娜迦莎怒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可是酒中极品,世所罕见!”
世间珍物在眼前被破坏,那种心痛确实让人心声共鸣。
娜迦莎皱眉道,“这不怪我。”
“那怪谁!”雅米不依不饶。
娜迦莎也生了气,就要跟她理论。
“好了好了,两位,也是我没有接住。”白小升淡淡一笑,“不就是一瓶酒吗,至于如此大惊小怪?”
只是一瓶酒?
俩个女人顿时气息一窒,那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几瓶之一,毕竟两他们两大家族都买不到,邂逅酒业集团编号珍品第五!
白小升直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随后笑道,“莫昕吗,是我,白小升,酒打破了,给我再送来一瓶吧,三号藏酒怎么样。”
雅米、娜迦莎凝视白小升这举动,忍不住惊愕相视一眼。
莫昕,这名字听起来好熟悉。
不正是不久前名噪一时的酒业大亨,邂逅集团新的董事长吗。
白小升竟然识得她,轻巧让她送来三号藏酒,语气甚至不像是对朋友说的,倒像是老板吩咐下属。
一下子,俩个女人心思飞转。
如果能通过白小升,跟世界级酒业巨头建立联系,便是对他们家族相关生意也是莫大帮助!
酒业可是一个产业链,从源头农业,到中间运输业,再到末端销售,可意味着无数生意。
小酒商自然不能入她们法眼,但是纵跨五大洲的世界酒业巨头,就是另一种概念!
正当俩个女人如此想之际,白小升放下电话,微笑道,“两位愣着干什么,坐啊。”
俩女人当时察觉失态,顿时佯作无事,坐了下来。
白小升微笑看着俩人道,“刚才说了喝什么,现在不妨谈谈吃什么。对了,你们面前的餐具可是东方匠企李泥工坊的珍品,有钱都买不到的哦,若是喜欢,我让他们送你们一套。”
俩女人闻之一惊,白小升还有这种关系吗?
那家李泥工坊与亚欧美三大洲的瓷器大商都有密切关联,涉及到的又是广阔无比的产业链!
振北集团虽然声名极大,但那家公司可跟他们并无关联,这白小升怎么能搭上的线。
着实让人匪夷所思,不得其解!
就在俩女人心思飞转之际。
白小升又不动声色地笑道,“还有,我忘了与两位说了,今天每一道菜,这背后可都牵扯一家大公司、大集团。我请客,我朋友们来攒局。不知道,你们有兴趣听一听他们都是谁吗?或许,可以让你们耳目一新呢!”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