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k2tmd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八章   夏皇之怒,斬開光球!【7000字,求月票】鑒賞-kwt3k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一剑,又一剑。
每一剑都径直的扎入了太子的胸膛,染红了衣襟,有滚烫的血液从太子的胸膛中蔓延而出,浸染四爪蟒袍。
而霎时回顾天安城,却是一片狼藉。
一道纵横粗大无比的沟壑,从天安城被劈开的城门上蔓延,一路蔓延到了天极宫前,若非天极宫被夏皇设有禁制,或许,连天极宫都要被一同劈开!
太子耳畔,一片寂静。
他面容有几分狰狞,狰狞下又有几许平静,看着按住他脑袋,将他抵在天极宫紧闭的门户上,一剑一剑,扎个不休的罗鸿。
这个曾经在他眼中,不过蝼蚁一般渺小的存在,如今,居然亲手握着冰冷的剑,将那锋锐的剑尖,递入他的胸膛,汲取着他的生机,掐灭着他的意志。
魔剑阿修罗……很强。
特别是吸收了足够邪煞力量的魔剑,在威势上,甚至不比夏皇手中的皇权剑来的弱。
太子的确是陆地仙,但是,此刻的罗鸿,叠影四万位军士的力量,爆发出的实力,亦是不弱二境陆地仙,更何况有魔剑加持。
太子夏极看着罗鸿,口鼻流淌着鲜血,他已经不复之前的华贵,此刻,像是一只被暴雨浇淋的野狗,失去了身为大夏太子的从容。
“你……好大……的胆!”
太子咳着血,盯着罗鸿。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或者说是超出他的想象。
从雷成以及数十位金甲近卫追杀罗鸿入那牌坊门户中,夏极以为一切应该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罗鸿似乎翻盘了,不仅杀了雷成,更是屠光了金甲近卫。
此子……怎么做到的?
奇迹么?
又一次的奇迹?
“大胆?”
罗鸿戴着邪君面具,咧嘴一笑,银发抽击着虚空,戴着几许邪魅。
“不大胆的事,本公子还不屑去做。”
罗鸿道。
话语落下,魔剑抽出太子的胸膛,带起一蓬鲜血,尔后,又一次扎入,只不过,这一次扎入其中,罗鸿爆发魔剑阿修罗中的邪煞力量,将太子的胸膛绞的一团烂。
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刻被切碎,斩爆。
心脏亦是被魔焰和剑气彻底的撕裂!
太子眼眸紧缩,大口的咳出鲜血,他的发丝凌乱的遮蔽着脸颊,气息犹如倾塌的大厦,瞬间不断的滑落,滑落。
“哈哈哈……”
太子低沉的笑了起来。
有几分疯癫,亦是有几分……不甘。
“你怎么杀我的?”
太子夏极盯着罗鸿,罗鸿如何能够拥有二境陆地仙的力量,明明只是三品修士的境界。
而罗鸿,笑了笑,心神一动,身后邪煞涌动,一张又一张的面孔在他的身后浮现而出。
那都是入血雨原中,被夏皇一掌磨灭的各大王朝精锐。
四万人,四万精锐。
太子一阵恍惚,看到了罗鸿身躯中蕴含着密密麻麻的不屈的亡魂。
那些死去的人,其实都是被他坑入血雨原的。
只不过,没有想到,如今居然成为了罗鸿的助力,曾经死去的人,如今皆是成为罗鸿的帮手,被他坑杀的人,最后成为杀死他的人。
太子低声的笑,“原来……杀我的,是那不甘心死去的四万人?”
而罗鸿却是嘴角微微一挑。
“错。”
“杀你的,是我。”
罗鸿道。
话语落下,罗鸿骤然拔出了魔剑,手臂之中雄浑的力量骤然爆发,化作这咫尺距离刺出的一剑。
快,准,狠!
直刺太子夏极的咽喉。
噗嗤!
太子夏极根本无力躲避,魔剑漫入他的咽喉,将他钉杀在了天极宫的门户上。
而罗鸿这蕴含着四万人力量的一剑,将门户都给冲击的打开出一道门缝,无尽的漆黑从那门缝之轰暴露而出。
太子夏极倒下。
独臂捂住自己被魔剑刺出一个血洞的咽喉。
倒在了天极宫的地榜之上,殷红的血,从伤口中流淌而出,一点一点的宛若江河泛滥,像是一朵狰狞的血腥花朵。
而他看着天极宫那绘画着各种各样图案的屋顶。
他这一辈子都不曾踏入天极宫半步,而如今,却是以这样的方式入了天极宫。
罗鸿落地,看着打开了门缝的天极宫,握着魔剑,魔剑的剑尖在滴血。
他蹙着眉,盯着门缝。
隐隐约约中,丹田中的圣人虚影给出了警示,有危险,有大危险。
不过,罗鸿也无需踏入,因为太子夏极必死。
肉身已然被斩断所有生机,不可能恢复。
天安城中,所有人都惊呆了。
罗鸿从天安城外,劈出一剑,一剑将天安城给劈成了两半,蔓延的沟壑从天安城外一路到天极宫前,触目惊心。
然而,更让人震撼的,却是罗鸿将太子夏极按在了天极宫门户上,一剑一剑的捅死。
太子夏极,这个从一开始就不断针对罗家,迫害罗家,导致罗家反夏的罪魁祸首,如今……被罗鸿的剑,给贯穿钉死。
这个位高权重,一人之下的男人,被罗鸿钉死在了天极宫中。
宁王落在远处,眼眸中带着深深的惊骇以及不可思议。
他看着打开的天极宫门户,又看着太子夏极跌入其中的身躯,竟是感觉到了一阵荒诞和可笑。
怎么会这样?
罗鸿……三品……蝼蚁一样的存在。
居然亲手杀了太子夏极,杀了流淌着夏皇血脉的夏极?!
不仅仅是宁王。
被宁王一掌拍的跪伏在地的楚王,亦是发丝凌乱的抬起头,眼眸中有不可置信。
但是,不可置信之后,便是有几分淡淡的笑。
果然……这此子又一次的缔造了奇迹,在不可能中创造出了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孙楚天南都死了,那太子……凭什么不能死?”
楚王呢喃着。
正在与陈管家交手厮杀的守山人,浑身俱颤。
他一招荡开了陈管家,看着跌入了天极宫的太子夏极,满是不可思议。
太子,被罗鸿所杀?!
那个满是野心的男人,就这样死了?
陈天玄青衫染血,手中的地蛟剑一抽,斩出骨龙逼退两位天门中的天人。
他看向罗鸿,微微蹙眉,提醒道:“陆地仙不容易死,意志海不灭,还有复活的可能。”
太子死了么?
意志海没有被斩灭,应该死不了。
他这是在提醒罗鸿,要斩草除根。
太子夏极一直在针对罗家,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如今的太子夏极,与罗家乃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若是在给太子复生的机会,那对罗家而言,绝对很糟糕。
罗鸿立于天极宫前的白玉丹墀之上,闻言,眉毛不由一挑。
“第一次杀陆地仙,没经验。”
罗鸿嘀咕。
陆地仙意志海不灭,还能复生?
罗鸿盯着那天极宫中的太子破烂的尸体,抬起手,魔剑顿时释放着恐怖的邪煞,邪煞力量犹如黑龙缠绕在魔剑周围。
罗鸿抬起手,轻轻一叩。
魔剑微微颤动,下一刻,飙射而出,朝着天极宫中呼啸的撕裂而去。
他可不管天极宫是什么夏皇闭关之所。
他只知道,太子夏极……今日要死!
要斩断他所有的希望,让他不得在作妖。
当然,最大的一点是,太子夏极作为罗鸿小本本中记载的束之高阁的针对对象,若是杀之,必然会有磅礴的针对罪恶到手。
因而,不管如何,太子夏极都得死。
轰!
一头魔龙咆哮而出,化龙剑,只不过,这一次化的是魔龙!
魔龙嘶吼着,咆哮着,魔焰涛涛。
而太子夏极冰冷的尸体之中。
顿时,一道虚幻的身影伫立而起,四爪蟒袍整洁神异,那是太子夏极大道绽放出的花朵所孕育出的意志之躯。
意志不灭,陆地仙便不算死。
“差点被你瞒天过海了。”
罗鸿眯起眼。
太子夏极的意志之躯飘扬而起,面对飞速斩来的魔龙,飘荡着,看了一眼宁王。
“亲爱的弟弟,你不替皇兄挡一挡么?”
太子夏极苍白的意志之躯看着宁王,道。
宁王此刻亦是平静了下来,面对夏极的话语,他没有动身,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站着。
他的态度,表明了一切。
“哈哈哈……皇家无情啊。”
太子夏极的意志之躯疯癫的笑了起来,其实他早就疯了。
下一刻,他的意志身躯骤然隐匿,朝着天极宫的深处,飞速掠去。
魔剑所化的魔龙紧随其后,瞬间漫入了天极宫中,一下子似是石子沉入了瀚海,泛不起任何的波动。
罗鸿负着手,黑衫飞扬,满头银发如霜雪蒲飞。
他抬起头,看向云海翻腾的天穹,有无穷的威压,无尽压迫在蔓延。
哪怕如今叠加了四万修士的力量,但是,罗鸿依旧是感觉到巨大的压迫,那不是寻常陆地仙所能波及的战场。
那宛若是“神”的战场。
罗鸿眯起眼,实际上,在罗鸿将魔剑阿修罗扎入太子身躯中的时候,罗鸿就在关注着天穹之上的情况了。
他想要影响到夏皇,太子夏极毕竟是夏皇的骨肉,两人血脉同源,夏极若是濒死,夏皇应该会有所感应。
若是战斗中分神,以夫子的实力,绝对能给夏皇致命一击。
这便是罗鸿一直以来的打算,可惜,天穹上风平浪静。
夏皇甚至连瞥一眼太子夏极的小动作都没有。
仿佛,被罗鸿所杀的不是夏皇的骨肉,只是一个毫无血脉关系的陌生人。
罗鸿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
他看向了深邃黑暗的天极宫,尔后,一步迈出。
咔擦!
黑衫衣袂抽击虚空,脚下的白玉丹墀,象征了皇家颜面和荣耀的丹墀,被罗鸿一步踩下,踩的四分五裂。
罗鸿的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的飘荡入了天极宫。
宁王眼眸闪烁了一下,没有拦。
而另一边,守山人几乎要陷入疯狂,对陈天玄的展开的攻势,几乎是不要命的搏杀。
不过,陈天玄依旧是冷着脸,死气蔓延之间,拦阻守山人。
罗鸿踏入了天极宫,一片黑暗。
宫殿两侧的油灯,都被掐灭了灯芯,黑暗的像是无尽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罗鸿看着太子夏极满地尸骨。
尔后,又看向了天极宫的深处,眼眸不由微微一缩。
在天极宫深处,有一个白色的光罩,笼罩着高贵的龙椅。
在那白色的光罩中,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个人。
而太子夏极的意志之躯,踉踉跄跄的朝着那光罩行走而去,他的眼眸中带着几许疯狂,带着几许……炽热。
噗嗤!
魔剑所化的魔龙瞬间寸寸崩灭,有一股无形的威压,似乎让空气都化作了泥泞的沼泽,动弹变得十分的困难。
罗鸿微微蹙眉,他盯着那光球,莫名间,体内血液流动的速度竟是加快了几分。
光球之内,是谁?
罗鸿心中想到,可是他想不出来,难道是夏皇?
可是,夏皇此刻正在苍穹之上与夫子一战,挑战人间的规则。
那不是夏皇,这光球中,这处于夏皇闭关的私密处的,会是谁?
罗鸿此刻,内心中忽然涌动起了极致的好奇。
“你很好奇这光球中的是谁吧?”
“不仅仅是你好奇,任何人都好奇,哪怕是之前的张怀义,而张怀义是唯一看到了光球中人身份的。”
“所以,张怀义死了。”
“他本可以不用死的。”
太子此刻已经临近了那高高光球笼罩的皇座之下的阶梯。
阶梯铺着华贵的地毯,共九阶,九为极数,代表了至尊,登九梯,坐皇座。
“你想知道吗?”
“求本宫啊。”
太子夏极疯疯癫癫的笑了起来。
笑完。
他转身,便欲要朝着那阶梯之上爬去。
然而,他刚提起脚步。
罗鸿的身影,便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一把扯住太子夏极的意志之躯,将他拉扯了下来。
罗鸿瞥了一眼太子夏极,眼眸中充斥着淡漠。
太子夏极顿时心头一惊。
意志的力量爆发,强大的意志力冲击入罗鸿的意志海。
欲要通过意志攻击,泯灭罗鸿的灵魂。
然而,对此,罗鸿却是一点都不在意。
太子夏极的意志冲入罗鸿的意志海,下一刻……他见到了让他难以忘怀的一幕。
意志海中,他看到了高大无比,散发着极致压抑的恐怖气机的邪神。
那神秘的存在,缠绕着滔天的邪恶和罪恶,那冰冷的眼神,犹如地狱中的恶魔贪婪的注视着人间。
这便是罗鸿体内的怪物么?
太子夏极一怔。
下一刻,心头毛骨悚然!
不……这怪物,怎么没有被齐广陵封印?!
他仿佛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而太子夏极的眼眸一转,看向了邪神二哈的手中,攥着的鼻青脸肿的齐广陵的意志。
齐广陵肿胀的眼睛微微张开,似是看到了太子夏极的意志力量……
叹了口气。
老夫的一世英名啊。
下一刻,索性闭上眼,当之什么都没看见。
邪神二哈冷漠的看着浮现出的渺小的太子夏极的意志虚影。
又来一个愚蠢的凡人?
邪神二哈毫不犹豫,一掌拍下,那遮天蔽日的一掌,瞬间笼罩太子夏极的意志。
嘭!
太子夏极的意志被拍的四分五裂,犹如炸裂的西瓜。
现实中,太子夏极发出惨嚎,他的意志力量崩溃,意志之躯刹那间变得模糊,仿佛随时要崩灭似的。
“求你?”
“不需要……本公子,可以自己去看。”
罗鸿撇嘴看着太子夏极,淡淡道。
尔后,罗鸿伸出手,五指之间似乎有黑暗流转,猛地拍在了太子夏极的意志之躯之上。
“意志的力量……对付起来,本公子最有经验了。”
轰!
刹那间,太子夏极只感觉罗鸿的身后,有无尽的佛光涌动而起。
尔后,那佛光逸散之间,竟是有一尊庞大无比的佛像横亘。
千手邪佛,那是意志力量的具化。
千手邪佛拘禁住了太子夏极的意志力量,邪佛脸上流露出了邪笑,看的太子夏极一脸莫名惶恐……
这是什么佛?!
而罗鸿再度挥手。
一盏又一盏的佛灯浮现而出,佛灯之上的火焰,骤然跳动化作了幽绿色,千手邪佛亦是笼罩在幽绿色的佛光中。
“阿弥陀佛……桀桀桀……”
邪佛的声音激荡在太子夏极虚弱的意志之躯耳畔。
尔后,佛灯长燃,焚烧着太子夏极的意志之躯。
凄厉的惨嚎,骤然从太子夏极的口中传出,那是一种焚烧灵魂的痛楚,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折磨!
邪佛拘禁,佛灯长燃。
随着佛灯的焚烧,太子夏极的意志之躯竟是在不断的扭曲,像是被焚烧的融化,一点一点的融化……
意志的力量像是融化的奶油,滴入了佛灯之中,让佛灯的火光越发的灿烂和明艳。
反哺着罗鸿的精神力量,使得罗鸿的精神力量越发的强大。
“啊!!!”
“罗鸿!放了本宫!”
“你不是正义表率吗?给本宫个痛快!”
太子夏极凄厉的嘶吼着。
痛苦,太痛苦了!
罗鸿身为正义表率,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手段?!
他一直都听说罗鸿正义表率之名,对此他多有厌恶,罗鸿越是正义,他就越厌恶。
没有想到,罗鸿居然这般阴毒。
而罗鸿黑衫摇曳,银发飞扬,扭头看了一眼被邪佛和佛灯折磨的太子夏极,眉毛不由一挑。
“你骂谁呢?”
罗鸿木然道。
说谁正义表率呢?
都特么折磨阴毒的折磨你了,你还说本公子是正义表率?
你特么怎么这么贱啊?!
罗鸿抬起手,猛地一攥,佛灯的火光大盛,而且,打了个响指。
一道又一道邪影扭曲着浮现而出。
都不是什么强大的邪影,比如狄山邪影,他们攀附在太子的意志之躯上,不断的啃咬着,撕咬着……
痛苦加倍。
宛若在地狱中遭受折磨。
太子夏极感觉自己第一次了解到罗鸿。
此子……
是魔鬼!
痛苦在继续。
罗鸿就这样冷漠的看着,双手抱胸,嘴角淡淡上翘。
他感觉自己像极了大恶人,像极了大反派,手段如此恶毒,胸襟如此狭隘,他全天下第一坏。
而太子夏极在无尽的痛楚中,被焚烧的一点点的消融,最后……彻底的泯灭了生机和气机。
太子夏极,陨!
而罗鸿,看到夏极的意志彻底被焚灭,亦是迈开步伐,踏上了龙椅前的九阶阶梯。
轰!
顿时,有恐怖的皇道威压骤然压迫而下。
刹那间,天极宫上空的天色都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厚重的旋涡在天极宫上空盘旋。
天安城上空,有血色云层滚滚而来,刹那间,血雨飘洒。
陆地仙……陨落!
太子,死了!
然而此刻,每个人关乎太子死没有死,因为,所有人都看着天极宫上空的异象。
天极宫门口,宁王眯着眼。
而在天色变化的那一瞬间。
天穹之上,云海骤然破碎。
像是一道恐怖的刀气,将漫天云海斩出了数万里的沟壑。
夏皇魁梧的身躯,缠绕着无止境的气运力量,从云层中浮现,浑身散发着金光,犹如一轮灿烂烈日。
而此时此刻,夏皇的脸上,满是铁青,满是愤怒,满是杀机。
太子夏极被罗鸿一剑洞穿的时候,他没有动容,没有怒,甚至没有一丁点情绪波动。
哪怕太子夏极意志被焚烧破灭的时候,他亦是没有太在意。
然而,当罗鸿抗住皇道威压,踏上光球,踏向龙椅的时候,他终于出现了情绪波动。
“拦住他!不计一切代价!”
夏皇的声音,浩荡犹如从九幽之上传下。
而在他话语落下的瞬间。
伴随着咳嗽声,一个硕大的拳头,炸灭云海,从云海之后砸下。
“夏劫,你分心了。”
咚!
夏皇顿时被硕大的拳头砸中,一股恐怖的爆炸性的能量涟漪在云层上激荡开来,冲散万里云层。
夏皇化作一束光,砸落在大地。
大地顿时寸寸爆碎,一拳余波,仿佛抹平山河万里。
犹如一团蘑菇云从平地之上蒸腾而起,实质性的硝烟如沙瀑蔓延。
宛如天崩!
浩大的声势,让所有交战之人,皆是色变。
而云层中,夫子飘然而下,沾染点点斑红血迹,面色淡然。
大地之上,夏皇于沙瀑硝烟中站立而起,大夏铁律所化的甲胄,密布裂痕,他神色冷峻,皇权剑指天,欲屠天!
地面一震,犹如地怒,山河皆在颤动滚沸。
而夏皇迸射入天穹,再度与夫子交战厮杀在一起。
有血扬洒。
而那一滴血,却是沉重万钧,砸落在人间大地,蒸干湖泊,砸碎山河。
……
大周天子,大楚女帝还有金帐王庭的大汗,皆是感觉到一股寒意。
“好强!”
“这气息……怕是达到十境的极致了吧?!”
三位人间至强者,在这一刻,心头皆是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夫子本身就强。
而夏皇亦是不弱,如今更是汇聚天下七分运,再加上大夏铁律和皇权剑,他们三人联手,怕是都要被夏皇斩杀。
如今的夏皇,太强了。
气焰正盛。
“汇聚天下气运于一身,夏劫或许真的能够成为人皇!”
金帐王庭的大汗眼眸闪烁着,在这一刻,竟是有些犹豫了。
而大楚女帝冰冷的嘲讽一笑:“人皇?也配?”
“不过是天门之后天人玩弄人间的傀儡罢了,他夏劫这是在玩火自焚!”
“与天人合作,迟早会被玩死!”
大楚女帝冰冷无比,一击打飞了施展蛊虫竭尽全力拦阻她的南离火。
她对于天门之后的天人,没有任何的好脸色。
轰!
而与大周天子交战的高离士则是色变。
眸光看行了天极宫方向。
“该死!”
高离士怒骂一声,便欲要脱身向天极宫而去。
而大周天子淡淡一笑,此刻的他,却是不急了。
造化炉压下,有三色火焰席卷而出,将高离士拦阻在原地。
一时间。
所有人都关注到了天极宫中的情况。
谁都不曾想到,连太子身死都不动容的夏皇,会因为罗鸿迈出的一小步,而色变。
“拦住他!”
夏皇震怒的话语,犹自在天地间萦绕和横亘。
而罗鸿自然也是听到了。
罗鸿却是很欣慰,皇道威压很强,这皇道威压,哪怕罗鸿可以无视大部分威压,但是,此刻罗鸿依旧是感觉自己几乎要被压爆,罗鸿每踏一步,都感觉沉重万分。
不过九阶,却是宛若有数万阶般,茫茫不可攀。
而罗鸿不急,一步一步的登梯。
天地间似乎都变得安静,只剩下了血脉流淌间的声音在响彻,那光球之中的人影,似乎与他罗鸿,同出一脉。
“是谁?”
罗鸿盯着光球。
不知道何时,罗鸿已然冷汗涔涔,若非四万邪影汇聚的力量,他此刻已经被压爆,被压的身死。
寻常陆地仙,根本连登梯的力量都没有!
到底是什么?!
罗鸿的心中满是好奇。
还有一种来自血脉之中的呼唤。
光球近在咫尺。
罗鸿盯着光球,隐隐约约,仿佛可以看到光球之中的人影。
罗鸿抬起了魔剑,他要劈开这个光球。
蓦地。
天极宫的上空。
夏皇浑身染血的身躯浮现而出,周身有密密麻麻的浩然正气化作匹练,缠绕着他的身躯,束缚着他的身形,他冰冷的眼眸之中,满带着恐怖至极的杀机。
“住手!”
冰冷的声音,在这无止境的威压。
浩浩荡荡的宛若龙柱一般砸下,传入天极宫内。
砸在罗鸿的身上。
罗鸿身躯一颤,闷哼一声。
尔后,抬起头,似乎看到了天极宫上空愤怒至极的夏皇。
咧嘴一笑。
“气么?”
“气就对了。”
话语落下。
罗鸿手中的魔剑,顿时喷吐出所有在血雨原中吸收的魔气,劈向光球。
咔擦一声脆响!
光球骤然破裂,四分五裂!
光球破碎的刹那,罗鸿亦是看清楚了其中的盘坐的人影。
那种血脉之间的共鸣,越发的清晰。
罗鸿感觉自己好似在哪里见到过这人。
PS:第一更,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