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ffdx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反派啊笔趣-第973章戰袍,殺百里、踏蕩魔鑒賞-tht51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经鉴定应该是天影石,但盒子未打开,晶石之完好不敢保证。
你是否要领取?”
“给我吧,”徐子墨接过盒子。
那老者也开始记录了下来。
离开奇珍阁,徐子墨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盒子。
盒子是白色的,倒也没什么特殊。
唯有里面装的晶石,乃是透明的九菱形状,内部有神秘的力量在涌动着。
他将天影石带回雁南峰,随即又拿出一个硕大的水晶箱子。
水晶箱中装着一件战袍,徐子墨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着水晶箱。
许久许久之后,他方才将天影石放入了水晶箱凹进来的部分。
只见一道七彩般的光芒闪过,这水晶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融起来。
随着水晶箱的消逝,里面的战袍魔气也冲天而起。
这战袍通体黑紫色,鎏金的品质,黑紫条纹在不断的闪烁着。
高领处绣着几颗狰狞、凶狠的面孔,这些面孔各有特色。
其他位置则是魔印覆盖。
战袍身后的披风是血红色的,血红色中隐隐约约印着一尊魔座。
当水晶箱子溶解的那一刻,
战袍冲天而起,直接朝徐子墨袭来。
在接触到身体的那一刻,徐子墨只感觉一股温热的力量传来。
这魔袍自动套在他的身上,体内的魔气瞬间暴动了起来。
就连镇狱魔体都隐隐有激活的现象。
体内的奇经八脉,灵气转换为魔气,鎏金的黑紫条纹涌动着。
红色披风随着狂风骤骤直响,徐子墨站在雁南峰的山巅。
他的长发飘扬,双眸漆黑一片,魔气夹杂着大道之意,仿佛穿过亘古。
透过千万里之外,落在了百里城之内。
背后全新的霸影也在颤栗着,似是兴奋,请求出战。
徐子墨觉得如今的自己,好像就缺一首BGM。
他右手一挥,混沌庞大的身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浩浩荡荡的仙气在头顶的虚空回荡着。
如今的混沌早已踏入仙之极,有大道放在面前给它参悟,就算再庸才的人,也能有不俗的成就了。
“老大,”混沌看向徐子墨,说道。
“去往百里城,”徐子墨踏空而起,站在混沌的头顶,平静的说道。
“遵命,”混沌一声怒吼,径直朝雁南峰上一跃而下,直接跳了下去。
……………
“你说,如今的真武圣宗,年轻一辈中谁最强啊?”几个入门的新弟子坐在一起,新奇的议论道。
“年轻一辈中最强的,自然属圣子了,要不然也当不上圣子之位啊。”
旁边有人回道。
“可是圣子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我来宗门这么久都没有见过圣子。”
之前那人质疑道:“再说最近关于咱们宗门的圣子,好像风评不是很好啊。
都嚷嚷着要讨伐他。”
“对,我总感觉最近宗门附近的人多了许多,每次回宗,都好像被无数双眼睛给盯着。”
“宗门的强者很多的,咱们这些人坐观井底之蛙,难以想象的。”
正当几人闲聊时,突然“轰”的一声爆炸从不远处传来。
声音之响亮,差点将几人的耳膜震裂。
而且仅仅是爆炸的余波,就差点将几人的身体冲飞了出去。
“这是什么怪物?”有人看着混沌,大叫道。
“该不会有人攻打我的真武圣宗吧。”
“开什么玩笑,哪个势力有这么大胆子。”
“你们快看,那怪物头顶有人。”
有人突然大喊了一声,随即所有人皆是抬头看去。
身穿黑袍,红色披风鲜红如血,身上魔云笼罩的男人就站在那里。
“如虎何在?”徐子墨一声轻喝。
“在,”只见林如虎同样大喊一声,从不远处踏空而起。
他所穿之战袍乃是蓝色为主,黑色为辅,胸膛的正面,就仿佛龙鳞般,一片又一片,其中有蔚蓝光芒散发。
尤其是双臂处,赤枭肩铠笼罩在上面,一只硕大的虎头映照在他的领口上。
虎纹围绕着虎头战铠,赤枭搭配着蓝色光芒,腰系丝蛮宝带,他踏空而至,出到混沌面前。
“你的黑暗天虎呢?”徐子墨问道。
还记得当初,他与林如虎将黑暗天虎一人一只,分别起名司徒狗蛋、诸葛翠花。
没想到如今时光荏苒,这一转眼,往昔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徐子墨的话音刚落,便是一声兽吼传来。
紧接着只见黑暗天虎庞大的身躯带着腥风血雨而至。
它硕大的瞳孔幽暗的看着林如虎。
林如虎纵身一跃,哈哈大笑着。
“今日你我并肩而战,踏平这百里城,去踏马的荡魔盟。
拿百里筱的头颅下酒菜。”
两只妖兽的身影左右而立,朝远处的百里城踏空飞去。
路过真武圣宗的大门,萧宗主一袭白衣,剑吟四海,高声问道:“圣子此去为何?”
“杀百里,踏荡魔,”徐子墨同样高声回道。
“若一去不返?”
“便一去不返。”
两只巨大的妖兽虚影在天际边渐渐远去,只留下两道爽朗的大笑声。
人生快意恩仇之事,不过如此罢了,罢了………。
……………
“唉,”萧宗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宗主为何叹气?”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只见三长老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我没理由留下他,”萧宗主说道。
“为什么要留下他?”三长老反问道。
“你让你孙子跟他一起去,这就是支持他的选择了?”萧宗主说道。
“我告诉如虎,让他不要参与这件事,等若干年后,我这核心三长老的位置给了他。
到时候什么东西都唾手可得,”三长老笑道。
“你猜他怎么回我?”
“怎么回?”
“他说我老了,看不懂这世道。
真武圣宗平静了千万年,我们不过是享受着先祖的余荫,坐山等死罢了。”
三长老也不恼怒,呵呵笑道。
“他还说男儿在世,自要有豪情万丈,去站在这世俗之巅,去看看众生难以看到的风景。
否则人生太过窝囊,不过精彩。
至于生死,就那样吧。”
三长老手里把玩着一把剑,继续笑道:“这剑啊,它不出鞘,无论他是宝剑还是神剑,不过就是一把剑而已。
但若是出了鞘,血溅三尺,染千万生命,他人见之,必退避三舍。”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