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4ijuw优美都市言情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ptt-第五百零七章 歡迎來到科裏洛山看書-e5wcl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巨兽从城墙后探出头的瞬间我愣住了,但我从那只巨兽的眼神里,竟然也看到了一丝的错愕。
……为什么一只看上去就很猛的怪兽,会有这种眼神?
上一个有这种眼神的,应该是某2005年的骷髅岛靓仔。那水汪汪的眼神看上去情绪极其丰富,疑似出身莎士比亚戏剧学院,跨种族都打动了女主角,可惜在帝国大厦上死得老惨了。
双方错愕间,巨大的怪物徒手攀爬住高墙,瞬间荡过壁垒滑下斜坡,疯狂地向我冲来。
越过高墙后,我才发现这只怪物并没有想象中十多米高。刚才的视觉误差是因为参照物的影响,实际上城墙后的高度仅有三四米,因为怪物只要稍微高过这个标准就能露出头来。
但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这只四米高的怪物从城墙上爬下之后,身型似乎在不断缩小。按照视觉上近大远小的原则,远处看上去明明已经是庞然大物,如今离我越近,看上去却完全没有等比放大。
等到我凑近了看见它时,才发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头青面獠牙的狰狞怪物,身体呈一种灰暗的绿色,虽然肚皮是白色的,身体的大部分都光亮滑溜,但背上有着带鳞的高脊,每一脚踩在地上都有极强的震感,转瞬即至我的面前……
这家伙的长相跟深潜者如出一辙,难道这个星球也有深潜者的存在?
但我看不懂这是深潜者的什么亚种,因为跑到我面前的时候发现它只有半米高!
半米高是什么概念?顶多0.35个郭比特人!
原本狰狞可怖的骨刺和爪牙由于微缩的缘故,显得阴森中带着一点滑稽。重新形容的话,那就是雄壮的深潜者硬生生缩水成了一头猥琐鱼人,嘴里似乎随时会叽里哇啦地,冒出谁也听不懂的语言。
但我转念一想,这也许真的是鱼人吧?
不同的星球出现长相类似的生物也很正常对吧?我把克苏鲁和克苏恩认错更正常!待会儿顺便问下艾泽拉斯怎么走,我改道去寻找火之高兴算了。
下一秒这怪物就开口了。
“请给我黄瓜!”
……我是不是幻听了?
它说的是不是“Aaaaaughibbrgubugbugrguburgle!”,由于我瞬间走神,听成了“请给我黄瓜”?
嗯……
一定是这样的!
但是这头身高仅仅到我膝盖的生物没有放弃,张大了嘴巴喋喋不休地喊道:“给我黄瓜!我很可爱,请给我黄瓜!”
我像是雷劈一样回过神来,一拳敲在了这头“鱼人”的脑袋上,惊喜地喊道:“河童!居然是你!你怎么长成这个鬼样子了?!”
在我观察对方的时间里,这家伙身上的属性栏已经瞬间跳了出来。生物品种上明确标注了“河童”,下面的关系栏还很贴心地写着“主人:马库斯。”
我一把拎起河童,没想到在这里找回了牧场最后一个失踪的成员!
算上表情包小马、两只战斗鸡和格雷,牧场四大天王已经全部归位,而且正好有五个,非常符合四大天王有五个的传统!
河童委屈地顺着我的胳膊就爬了过来,灵活地转了一圈骑在我的脖子上,嘴巴里还在不停地说道:“师傅,你怎么也在这里?你是来给我送黄瓜的吗?我已经等了三个月啦!”
“没有黄瓜!你先说说种田大法练得怎么样了?”
我随口否定了它的询问,但它又是魔音贯耳般的洗脑碎碎念,却被我直接过滤干净,抬头看到了城楼上那一排,整整齐齐目瞪口呆的人。
他们本来打算放狗咬人,结果放出来的家伙看起来和对方玩得很开心,这谁也想不到的吧?!
哎,我就知道没有那么碰巧的事!什么艾泽拉斯、德拉诺都是假的,会在虚拟世界里找寻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
怨艾后我再次抬头,就发现城墙上多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马库斯!真的是你!”
…………
一架简陋的拼接木梯被放了下来,将我从狼藉一片的战场接入城中。
还没上城楼,我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在毫不客气地训斥着守卫勇士。在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斥责下竟无一人敢反驳,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好凶残……这真的是之前拜访过我牧场的小姑娘?
我一手夹着河童,迅速地爬上了高墙,一迈腿就跨过了垒石垛口,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
“松鸦!终于找到你了啊!”
出于激动,我还没落地就热情地挥手打招呼,打算先跟许久未见的朋友打算寒暄两句。两人能在这么长时间的混乱中活到现在,横跨星河再于草原上聚首,这是何等的缘分!
不巧的是,两个人打招呼的方式有些不同,距离上也出现了明显的误判。
结果就是在我刚背身下了石垛,举着的手都还没放下的时候,就发现松鸦已经向我跑过来,像一颗炮弹一样撞在了我的胸口上。
时隔许久,我又用胸口扛了一波伤害,再次触发了百分之百被转角杀的特性——幸好我穿着木甲,这一次终于可以用护甲代替结构抗了!
撞到我怀里的松鸦,脑袋和木甲发生了激烈的碰撞,“duang”地一声就被弹了回去,两眼冒金星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结结巴巴地说:“马库斯……你……你怎么有……三个脑袋……”
……糟糕,别不小心把见面变成了见面杀!
我连忙上前扶起松鸦,但我立刻就见到了城墙和鏖战多时的战士,此刻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天都塌了下来。
这困惑的场景没有持续多久,松鸦就从眩晕中恢复了过来,又一次冲到了我身边,然后有些嫌弃地说:“马库斯,你身上好脏啊,好像还股臭味……”
我哈哈一笑道:“那是当然了!为了上这座山,我先混进了粪坑一样的部落围攻营地里,天天穿着这些脏兮兮的部落装,又在泥塘里躺了几个小时装死,怎么干净得起来?”
松鸦用手掩住嘴低呼了一声,眼圈微红地说道,“你……你这是为了来救我们的吗?”
我揉了揉她脑袋上的碎发,“我们是盟友嘛,如果我有危机,你也会来救我的对吧。”
随后我才比划了一下她的个头,略带揶揄地补充了一句:“好久不见……你好像完全没长大嘛?”
感动状态中的松鸦闻言一愣,然后嗔怒道:“不许胡说!我已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萨满了!”
随后气呼呼地命令守卫继续巡逻,拉着我往城墙后面的营地走去,“哼,我要让你看看我的成果!快快快,乌利塞斯你也给我让开!明明……又不是只有长高才算……”
看到松鸦充满活力的样子,我也就随她拖着往褐池部落的驻地走去。
虽然我们分别不过几月,但是两个星球的时差似乎已经一年多了。面前这个部落少女身形上没有变化,还是绝对的平板身材,压低了嗓子也和男生没什么区别,但是性格明显外向了许多,甚至说话显得有些急躁。
她外面披着五彩斑斓的豹皮长袍,上面缀满了白石、骨片、兽牙、螺丝等装饰,显得厚重而神秘,牢牢地裹住了她瘦小的身体,就如同这个部落压在她身上的重担。
现如今的她已经不需要再挎着兽皮袋,带着草药和火种材料翻山越岭,但在兽袍缝隙间,依然能看到她背着我送的小背包。
松鸦带着我先来到了部落的生活区。这里散落着七八十顶帐篷,呈圆形扩散开来,相互之间的距离匀称、朝向有序,中间留出了足够的通行道路,也没有见到山下营地那样堆积如山的垃圾和杂物。
“马库斯,这就是我从矿石镇学到的城镇管理!”松鸦骄傲地叉腰说道,“最中间是萨满议事帐篷和医疗帐篷、厨房帐篷,公共空间有效利用了起来!”
她的手指向了分列四个角落的大帐篷,“那些是仓库,部落剩下的东西都存在里面!再外面还有菜园和茅厕,已经全部按照规划设计实施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我看着高山草甸上井然有序排布的褐池部落营地,拍着手赞叹道:“了不起!真是了不起!我本以为你们在这里会缺衣少食、担惊受怕,竟然在你的指挥下过得这么悠闲!”
和山下难民营比起来,这里称得上是世外桃源了,不远处有明镜一般的湖泊,天上有优雅行经的白云,草地上是一队队有序行进的部落勇士与妇女,不断穿梭在田地与驻地间,显得极为悠然自得。
松鸦有些害羞地笑着说:“嘿嘿,这是长老奶奶的功劳啦,要不是她支持我,我也没办法让大家都按我说的做。”
我忽然听见耳边响起了匀称的呼噜声,转头一看,发现河童已经骑在我脖子上睡着了。现在的它就是一头微缩版的深潜者,这么近地猛然一看还真的吓人。
我和松鸦在小路上漫步着,仿佛回到了当初在矿石镇,两个人爬马德斯山的时光。但是周围迥异的风光让我想起现实,满心疑惑间又不知道怎么发问。
“松鸦……”
“马库斯……”
一不小心两个人一起开了口,于是两人对视了一眼,我果断说道:“你也很多想问的对吧?咱们轮流问,从你这儿开始!”
松鸦点了点头:“那我先提问啦!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呀?”
一听到这个问题我就头大,里面涉及的物理学知识大概能够装满一间仓库,所以我打算从简单的角度入手:“情况是这样的,我碰巧来到这颗星球,一开始在荒漠区里闲逛了几个月。半个月前我们从海盗手里救出了一批奴隶,里面发现了褐池部落的孩子……”
还没说完,就看见松鸦神色凝重地抓紧我的衣袖,于是我立刻补充道:“放心,那些孩子都很健康,我打听完消息就找人照顾起来,不会有问题。”
松鸦本来急得眼泪都快出了,听到这句话才松了一口气:“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马库斯!”
我摆了摆手,谦虚地说道:“你要谢我的还多着呢,留着最后一次感谢就行……接着说哈,一听到你们部落出事,我就带着人翻山越岭过来,手下差点得身体机能紊乱症,所以最后只来了十多个人。我们以部落的名义混进来,其他人留在山脚下做内应,我自己先上山啦!”
说完我呼了一口气,对松鸦说到:“轮到你了。你们被袭击后,怎么跟河童碰到一块去的?”
脸上涂满油彩的松鸦向前蹦跳了两步,诧异地说道:“我在山上的湖里发现它的。它叫河童吗?我还以为它叫黄瓜呢!明明每次一喊黄瓜它就会跑过来!”
“……你这个叫法也没错,要是你能给它黄瓜,随便叫它蘑菇、电饭煲、摩托车、卡卡罗特都行。”
松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样吗……可是长老奶奶说它是阿尔塔纳之子,这座科里洛山意志的化身,是独一无二的神兽呢!”
“阿尔塔纳?”我问道。
松鸦狡黠地说道:“嘿嘿,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哦,待会儿我要连问两个!长老奶奶是部落里的萨满,她从小和我们说,这座星球有着沉睡在地心中的意识,被称为星球阿尔塔纳。”
松鸦原地转了一圈,环视着高山上空旷的天地,“我们和所有动物、地面上的山川植物,都是阿尔塔纳的衍生,只有最得阿尔塔纳喜爱的生物,才能称为阿尔塔纳之子,来到地面代行职能哦。”
一套很合理的理论,解释万物起源的同时兼顾了科学和宗教的差异,留下足够多的空间进行阐释发扬。能创造和执行这套理论体系的人,八成是星球上第一批高等文明的孑遗。
我忍不住吐槽道:“这么丑的神兽你们也接受啊……这家伙除了能放在门口辟邪,基本上就是个复读机的作用了。”
松鸦挠了挠头反驳道,“但是黄瓜它很神奇呀!明明个子这么小,远处看却跟巨人一样!上次到城头还吓退了敌人的进攻呢!”
听到这句话,我福至心灵地在眼前浮现出了一张无良牧师的嘴脸……
当初卡特神父说,它把深潜者成功封印了起来,变成动物寄养在我的牧场。现在出现这种远大近小的不科学现象——魔法!一定是魔法!
我估计是传送到星球的过程太激烈,或者这里离卡特神父太遥远,导致河童身上的封印出现了松动,不仅从丑萌造型变回惊悚片造型,还会让人产生视觉错差,在远处看到它本来的体型!
松鸦见我发呆,忽然想起来了提问顺序:“不对不对,明明应该我问!快告诉我外面发生了什么?”
“外面啊……天要塌了……”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