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w1ihg優秀言情小說 明天子-第八章 修律vs修例推薦-z6es1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八章 修律vs修例
朱祁镇心中暗喜,说道:“先生的意思是?”
李贤说道:“大明律乃是万事不易之经,而今当以例补律。”
朱祁镇微微皱眉,说道:“你的意思是修例?”
李贤说道:“正是如此。”
例是什么?就是具体的案例,也就是某一类案件,选择最具有代表性的案例作为规范,以后的案例,就按照这个案例而进行判决。
就好像是英国海洋法系一般。
当然了,这种思想在中国也是源远流长的,在汉代大臣都喜欢引用故事,这个故事就是指以前发生过的类似事件,引用当时的决断。
朱祁镇立即觉得自己想法扑空了。
首先,修例上面的主动权不会在朱祁镇手里。
因为朱祁镇很清楚,在具体执行层面,选一个具体案例成为一个标准。这一件事情,刑部,三法司毕竟容易操作,朱祁镇却并不容易操作。
如果说修订大明律,那么就是当世最重要的事情,朱祁镇可以将这一件事情放在翰林院之中,而翰林院是距离皇帝最近的衙门之一,朱祁镇可以确保自己对翰林院的影响。控制大明律修订的走向。
但是如果是修例,那么在什么衙门就不好说了,很可能是三法司联合修订。
当然了,例也不仅仅是具体案例,也有低于律的,法律文件。在现在称作司法解释。
但是总体上,李贤已经秉承他的原本的“救弊”的思想,并不愿意在大明律上动刀子。
朱祁镇心中一瞬间想了很多。
说实话,他也不想再僵持下去了,白莲教的事情还是小事,不过疥癣之疾。但是如果再不能安定百官之心,弄出其他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毕竟,而今大明还同时做着这么多大事。
无论是清丈土地,改卫为县,修建水利,等等等。都是极其重要的。
但是让朱祁镇如此罢手,朱祁镇也不大愿意,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修例之事,缓不应急,放放在说吧。先将其他事情处理了。”
李贤立即说道:“陛下的意思是?”、
朱祁镇说道:“有一点先生说的对,律法有不足,总是要弥补的。”
李贤心中一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刚刚的话可没有这个意思,但是硬要被朱祁镇引申到这个意思上,却也不好否定。
因为朱祁镇所说的是事实。
毕竟如果大明律真的没有一点问题,为什么朱祁镇要大明律判决,三法司不能接受?
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李贤也是明白的,两人的主要分歧不在这里,而在是要大动干戈,还是要小小修补之上。
李贤只是说道:“陛下英明。”
朱祁镇说道:“大明律,乃是大明治国之经纬,不可不慎,自然不能轻动,但是如此各方争议,总是要平息的。否则岂不是说朕处事不公。”
李贤心中暗道:“哪里有什么各方争议?”
如果皇帝的意见流漏出去,自然会有人来捧臭脚,所以李贤为了防止外界思想混乱,他竭力压制内阁与皇帝之间的矛盾。
即便上这矛盾还在暗流之下。大家只是看着内阁似乎有分歧,并不知道这分歧其实是与皇帝有关的。朱祁镇同样如此。
也捂着盖子。
有什么事情闹大了,反而双方都不好下台。
要知道一个得力的内阁班子,朱祁镇也不是太好找替补的。
所以而今其实上没有什么各方争议,但是皇帝说有了,那一定有各方争议的。
朱祁镇接着说道:“不如先将各家犯官压入锦衣卫看押,京察就到此为止吧。”
如此做,朱祁镇是为了安定人心。
这一次京察,内外震动很大,不过很多地方也没有多查,想来除恶务尽是做不到了。不过朱祁镇也明白,真要想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估计反而有反作用。
这一次之后,朝廷内外大概能维持几年清净。
就此打住,也算是到位。既然京察结束,下面官员们,也不会担心火再往他们身上烧。
李贤松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其中奥妙,说道:“陛下英明。”
朱祁镇说道:“不过,已经入诏狱的人,总要是论个分明,不如这样吧,将这一件事情写在邸报之上,明发天下,令百官都可以上书言此事。”
“总要一个让全天下信服的处置办法。”
朱祁镇这一招,一下子将李贤打懵。
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李贤作为首辅,也是传统文人士大夫出身,资治通鉴几乎就是案头书,历代故事,也都是明了之极。
但是朱祁镇这一招,却让李贤一时间没有理清楚用意何在?
他并不觉得百官上书议论此事,就能有什么变化。因为这关系到他们具体的利益,想想就知道,那一方面处置对他们有好处。
李贤代表的也不是他自己,是相当大一部分官员的想法。甚至可以说是大明官员之中主流想法。
无非是绕个圈子,再回到了原来的意见上。
只是他并不知道,在网络上争论之中,必胜的从来不是甲方,也不是乙方,而是管理员。
负责邸报的通政司,而通政司在谁手里,在商辂手中。
朱祁镇或许拿捏不了文武百官,但是他如果具体拿捏一个人,却是毫无问题的,商辂听谁的,这也就分明之极了。
朱祁镇也不觉得,这个战场上,朱祁镇会输。
不过,他也是单纯想耍赖皮,推进修订大明律。
他有三个想法。
首先,变法之先,舆论先行。这是他深刻明白的一点,如果不能形成一个统一的变法思想,单单靠皇帝强权推进,这种变法,主动先天不足,必然夭折。
想要变法成功,固然要形成一个能维护新法的阶层,但是想要变法开始,却要需要一个想要发生改变的阶层。
这也是秦国变法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秦国到了不变法就要灭亡的地步了。
而今大明比秦国的处境好上千万倍,也就是说想要安享太平,不想折腾的人,占据了大多数人。
甚至朱祁镇创造出的大明内外比较安定的环境,也是他变法的阻力。
所以,朱祁镇必须要找一批愿意变法阶层。或者说想要改变的阶层,这个阶层到底是什么人?朱祁镇有几个选择,第一通过学院崛起的掌握各种专业技能的吏员,或者中低级官员。第二商人特别是海商。第三就是依附在皇室的权贵集团。
但是这些都不是主流。
大明的主流是什么?是士大夫集团。
所以,先办法分化士大夫集团,从士大夫集团内部找出变法的支持者,尤为重要。
怎么找?自然是形成舆论。从后世来的自然知道舆论是如何影响一个人的。
已经发展一年的邸报,此刻就要演变成为报纸了。
其次,就是吹吹风。
朱祁镇想要变法的思想,也不可能一直藏在深闺之中,也该给外面一些暗示了。并从这一次讨论之中,朱祁镇也能选择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才。
毕竟朱祁镇一个人是成不了事情的,不管是什么事情?
最后,才是要利用李贤对这种新手段的陌生,扳回来一局,好让李贤看看,如何让满朝文武,群情激奋,请求朝廷修订大明律了。
朱祁镇的新思路,那就是用民意来对战祖制。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到底可用不可用,好用不好用,就要看结果如何了。
李贤不明就里的中了朱祁镇的套,一场不受李贤控制论战,就要开始了。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