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0xzdy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我最兇 txt-第27章 蛻變熱推-sr6xi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諸天我最兇
小說推薦諸天我最兇
当许莫超不知道为什么跑到野蛮人的先祖那儿的时候,外界的情况也发生了相应变化。
之前已经说过,因为许莫超凶气全开,所以珍妮和阿德拉无法承受,第一时间就晕了过去。
至于许莫超,他的精神不见了,肉体还在,所以反映到外在就是跟珍妮和阿德拉一样,也是一头栽到了两个妹子身上。
珍妮和阿德拉毕竟不是普通人,大概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已经醒了过来。
然而两个妹子就一脸懵逼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许莫超。
阿德拉:“许?”
珍妮:“莫超?”
阿德拉:“许?许你怎么了许?”
珍妮:“莫超?莫超你怎么了莫超?”
经过一番简单的检查,两人就发现许莫超的情况有点不对劲。
呼吸平稳有力,身体也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可就是紧闭双眼,仿佛睡觉了一似的。
睡觉了倒也算了,可关键是你见过谁不挑场合地点就睡觉的?
还是没办法叫醒的那种?
当下两人就一起把许莫超先抬回了房间,好在如今野蛮人的主城已经被拿下,偷家成功,哪怕伯拉格前线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恐怕也没有办法立刻赶回来。
一方面是埃拉西亚的反扑应该快到了,另一方面,想来泰塔利亚也不会放过这种天赐良机。
想想看其实很好理解,虽然自己在埃拉西亚的边境吃了败仗,但好歹大后方是稳定的。
可野蛮人在战场上看着牛气哄哄的,连家都被偷了,不趁这个时候揍他们还等什么?
所以她们就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报给了附近的凯特琳。
目前她和罗伊德干得也很不错,虽然不像许莫超他们这边厉害直接拿下了主城,但是也让泰塔利亚后方不稳,这也是他们在前线那么快被野蛮人打败的原因。
毕竟以防守著称的泰塔利亚后方被揍听起来比野蛮人被揍更加危险一些。
也不管这个逻辑是不是能说得过去,反正泰塔利亚的那些驯兽师就是这么对外解释的。
不过现在战场的形势已经发生了转变,相应的战术自然也要进行调整。
虽然听起来许莫超和凯特琳这两种奇兵了许多事情,但是真正左右整个战争的并不是他们,至少现在不是。
就在克鲁罗德在西线和泰塔利亚交战的同时,尼贡也开始对埃拉西亚的南部地区发动总攻。
人类军队在肯达尔将军的指挥下,拼死战斗。
除了埃拉西亚的正规军之外,就连许多民众也拿起了武器,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
又有像克里斯汀这样的名将出世,不断地给予尼贡迎头痛击,在这种情况下,尼贡的进攻看似铺天盖地而来,实际上却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成效。
但是埃拉西亚的人类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数万普通程度的壮汉在战争装死牺牲,数十座城镇化为焦土。
不久之后,克鲁罗德打败泰塔利亚,许莫超率领的阿维利军队占领克鲁罗德大后方的首都乌拉克,另一只由凯特琳和罗伊德率领的军队也迅速来到乌拉克,与许莫超、珍妮和阿德拉率领的部队会合。
这一来就大大充实了守军实力,西境的换家战术完美成功。
与此同时,埃拉西亚的东线战场传来了更加振奋人心的消息——进入了伊欧弗的姆拉克伯爵在正面战场上击退了克里根的军队。
伊欧弗人的表现甚至连泰塔利亚人都不如,在跟姆拉克军团的交锋中表现的格外虚弱。
当然,这也和天使们也加入了埃拉西亚的阵营有关系。
伊欧弗是恶魔的地界,作为恶魔的死敌,天使们对于讨伐这样的敌人自然是乐意之至。
偏偏恶魔还打不赢天使……
天使的入队让埃拉西亚士气大振,在取得了一场足以奠定胜局的战役以后,姆拉克伯爵代表凯瑟琳女王,与克里根国王会面。
双方在进行了数日的谈判以后,终于宣布正式停战。
伊欧弗更是单方面宣布解除与尼贡和迪雅的同盟,并跟埃拉西亚恢复到战前的和平状态。
接下来,在迪雅境内的受到了许莫超的启发,竟然也是率军直接突袭迪雅的都城。
虽然没能成功,但也给迪雅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阿维利精灵直接宣布出兵,与从伊欧弗回归的姆拉克军团在正面战场一同截击迪雅的军队。
这样一来,迪雅不得不减缓对埃拉西亚的攻势。
当肯达尔军队和克里斯汀率领的皇家军团正式在南方重城马尔构筑了防线以后,尼贡的速攻计划彻底破灭。
没有了伊欧弗,尼贡和迪雅并不死心,两军合力,对肯达尔军团进行多次合围,可惜在克里斯汀的援助和肯达尔的小心谨慎下未能成功。
这只埃拉西亚的主力军团得以保全。
至此,光复战争正式进行相持阶段。
又过了两个月,一个令埃拉西亚和神圣同盟兴奋不已的消息再度传来:
大陆南方的法师国度布拉卡达国王马格努斯答应凯瑟琳女王的请求,对埃拉西亚进行物资援助。
眼看时间进行到了冬季,凯瑟琳同时向北方的格鲁、东方的姆拉克、西方的许莫超下令,要求暂时停止大规模作战,以防守为主,等待春季到来。
消息传到野蛮人的都城乌拉克,几人欢喜几人忧。
“伊欧弗已经和我们停战,只要能再打败尼贡和迪雅,克鲁罗德和泰塔利亚根本不成气候!”
阿德拉信心十足地说道,接着目光又转为担忧,忍不住问道,“他怎么了样,还没有醒过来吗?”
身旁的凯特琳听到她的话后摇了摇头,目光凝重地说道:“还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这就怪了……明明看上去非常正常,怎么这一睡就是一个月呢?”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