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ezlmu都市异能 造化大仙 愛下-第80章.濟南府推薦-sppl6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一见有人当场加入,剩下的人也纷纷心动,就连金丹修士也蠢蠢欲动,不过是碍于这么多修士在侧,不好当场说而已。
如今,有人开了头,那就好办了,不但筑基、金丹们也心动了。
不过,黄芪还想试下请清徐真君,如果能请动,那可就是突破性的进展,是辰漏观系统外第一位加入明廷的真君。
于是,他向清徐真君道:“真君,晚辈那里还有许多天竺、西域来的稀罕玩意,请真君莅临,帮我掌掌眼。”
“哈哈,你这小子,有你师傅在,有什么需要我掌眼的,陈真君几乎走遍了世界,什么宝物没见过。不过,我近期在推演剑修功法,如果有朝一日我遇到了瓶颈,一定会去找你们借阅那几本剑道功法的。”
“晚辈一定扫榻以待。”
虽然没有直接说上门,但是还是极有善意的,有了一定的默契,黄芪就很满足了。
接着,双方就是一阵闲聊,主要是黄芪听罗浮派的众人在谈天说地,兼谈一点修行理念。
黄芪时不时插句话,他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跟着陈天,看的功法绝对够多,眼界够宽,只是资质一般,也无心真正的苦修,修为上不去而已。
就这样说说谈谈,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在这飞云顶做完了早课,才告辞下山。
他下山之后,山顶那些金丹们又议论开了,他们对明廷大致来说,还是颇为友善的,至少这位明王态度谦卑,上山是以修士拜山,而不是一国之主。
对于能否加入,他们还是倾向于可以的,去问清徐真君的意见,这位真君道:“别的不说,这位黄国主和那位陈真君都算是君子之风。”
“特别是那位陈真君,我有一位友人,与陈真君识于微末之中,据他所言,陈真君即使在散修之中,当年也是智慧通天,手段了得却处处谨慎自律。”
“大家还记得当年白帝城的白龙井之变吗?那便是陈真君的手笔,本来,白帝城、妖族和大派在那里开放给散修们探索,最大的好处也是他们得了去,如此也就罢了,他们竟然还想打杀陈真君一行人,只因为陈真君手段了得,进度最快。”
“陈真君回辰漏观蛰伏了一段时间,金丹之后,干脆去白帝群山将那坤地蕴龙阵直接破解了,将那半成的白龙井直接打开了,气得白帝城那所谓的岁寒三友三尸神暴跳。”
“由此可见,陈真君为人磊落,却也吃不得亏,你们去可以,遵守他们的规矩,我想,明廷绝不会食言。”
“真君所说,可是子飞真人?他既然是陈真君微末时好友,我听说他自真君成就元神时却闭了死关,这是为何?”
“子飞道友还是放不下啊,当年,他在白帝城就薄有资产,又有长辈余佑,按理说环境比陈真君好多了,可是他们一起探索白帝群山时他却一直受陈真君照顾。”
“后来他们探索得到的最珍贵的一样东西,金丹巅峰阴风天蜈的定风珠,蕴含有三昧神风的宝物,他们都让给了子飞道友,只因他是修习风系功法而已。”
“后来,陈真君在打开白龙井之前,为了不连累他,刻意没有与他联系,还将他介绍给龙君。”
“结果这么多年下来,陈真君都已经成就元神,他却还只是区区一金丹,他心有不甘,所以闭了死关,言道不成元神,就寿尽于其中,如果再过两年没有动静,恐怕他就要寿尽而亡了,他还嘱咐我,到时将那枚定风珠取出来送还给陈真君去。”
听了这样一个故事,众人俱都沉默,修道路上,能有这样一位生死之交的朋友,对他们活了几百年的人来说,也是稀罕。
于是,冲着这两人的友情,无数人也准备稍后就去明廷做个供奉。
黄芪下了罗浮山之后继续南行,到了原宋廷广州都督府,番禺县。
这里是岭南的中心,现在已经被改为南方十八府之一的广东府府治所在。
黄芪到了这里,接见当地父老乡绅,重申了明廷的治政理念,并承诺,日后,会重点发展广州港,作为南北贸易的南方支点,与合浦港的功能做区分。
同时,岭南千里沃野也会大力开发成良田,推行教育和修行,等等,总之,就是给整个广东府开了一张大大的支票,让他们能更向着明廷。
同时,又减了一波税,更赢得那些村老乡绅高呼万岁、圣明。
在这里转了一圈之后,黄芪又返回武陵府,从武陵城到玄武城,一一视察,尤其是在火桑城看到了各种准备大规模推广的作物种子,直接给主持的万溪真君拜了三拜。
接着,他沿长江而上,准备去往白帝城,可惜那里封了城,尤其是陈天从白龙井逃出后,他们将整个坤地蕴龙阵重新整理了,只有持令符者才能出入,大劫起时,他们彻底封闭了整个白帝群山,不再与外界交通。
他无法,直接沿江而上,直接到了成都城。
他首先去了青羊宫,始建于周,汉唐以来一直繁盛,同时也是青城派放在成都的一个点。
黄芪来此的目的很简单,拜访青城派这一个传承悠久的炼气士大派。
这一路也很顺利,他在青羊宫祭祀老子,又上青城山受到了青城派的接待,只是作为一个传承久远的门派,他们对明廷所藏的典籍兴趣不大,不过也承诺,不会阻碍明廷施政,但也不会帮忙,等大劫完结再说。
就在黄芪在南国四处巡游的时候,苏越到了青岛。
这里原本只是一个海湾,一片荒地而已,是明廷的船队到达这里建起了一座新城,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命名为青岛,不过建起了此城以后,就在城中遍栽了一种名为青柏的初阶灵植。
这里原本只是一个海湾,明廷来到后,不但改造四周地形,还引了附近的山中、海中灵脉到此,将此地布置成一个小小的灵地。
但也仅仅能如此了,这附近的灵脉太过细微,布置不了大型灵脉,只是一个供修士落脚的地方,所以他们干脆将灵气散发,种植初级灵植。
其实这附近就是上清派修行圣地崂山派,不过他们也早早封山了,即使明廷想与他们接触都没用。
这座城并不大,不过方圆3里而已,借鉴了西方堡垒形制,因山而做,靠山面海,尤其是高处,修建了大量堡垒,应付可能的攻击。
这座城池刚有起色,船队就派人到内地接引流民,往南方而去。
当苏越到达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个极为畸形繁盛的所在,每天有无数一无所有的百姓、流民,或者自愿,或者被人卖到这里,经过简单的检疫后启程去往南方。
在这里一下船,苏越就见到了无数悲欢离合,人间悲喜剧。
对这些人口,明廷一方面让他们就地筑城,另一方面就将他们安排到两淮地区屯垦。
苏越并未在这里多停留,而是往东而去,进入了济南府地界。
济南府自古就是人烟繁盛所在,但如今,苏越进入这里,只感觉到萧条、异样和一种狂热。
是的,狂热,所有人的眼光中都燃烧着的狂热,对某种存在的狂热。听着他们口中念叨着:“白莲圣母,光耀世间,信奉者,得永恒极乐。”
苏越刚靠近济南府城门,就已经有一人等在那里,是一名美貌的女子,见到苏越,恭声道:“见过苏公子,圣女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苏越点点头,一见到济南府这种氛围他就知道,自己的行迹肯定暴露,因为这里人的气质特性与自己相差太大了,就如同一个走进了疯人国之中的正常人一样。
哪怕眼前这位女子,看着与寻常人无异,但是眼底的那种狂热,那种从神魂身心之中迸发出来的信仰,是很难在苏越这种修行有成的修士眼中隐藏的。
他点点头,随着这位女子往城内而去,济南城号称泉城,城内有泉水数十万眼,一路行来,景色优美,恍如江南。
苏越跟着她到了城内大明湖,然后乘船到达湖心一处亭阁中,这里一顷碧波,无垠莲花,清风徐来,让人一见忘忧。
苏越对这里的环境确实极为欣赏,尤其是到了这湖上时,还能感觉到丝丝缕缕的灵气,在如此繁盛的城池中较为少见。
到达亭中,见一位女子正斜倚在靠栏边,百无聊奈地望着湖面,见苏越到来,回首侧望,仪态万千。
“苏公子,你认为我美吗?”
“美,皮肉美,骨相美,气韵美,集世间万千美态于一身,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美的美人,即使是我师叔万溪真君,单论仪态,也不及圣女。”
一开始,这位圣女还笑吟吟地听着,可是一转眼看到他眼中冷静的神态,不由极为厌恶,喝道:“够了,你们师徒一脉一样的恶心无趣,说罢,这次找我来是为了什么。”
“我奉师兄黄芪之命,前来问候圣女,并问圣女,是否愿再做一笔交易。”
“你们武陵府已经席卷南方,称王建制,还需要与远在天边的我们做什么交易?”
“明廷已经决意近期北伐,恢复中原,问圣女是否与我们一同起事,事成之后,黄河以南属我们,黄河以北属贵方。”
“呵呵,陈天如此睚眦必报之人竟然这么大方了?”
“这是我师兄的决策,与师傅何干?再说,此事,与你我双方都是好事。”
“不必说了,滚蛋吧。”
说完,不待苏越分说,直接将他撵了出去。
苏越无法,只得退出大明湖,准备再想想办法。
就在苏越离去后不久,一位中年男子从亭后草木中转了出来,跪在女子面前,问道:“母亲,您为什么不答应他,反正我们也已经要与蒙兀人撕破脸了,何不找一个外援?”
“咯咯,我的乖儿子啊,我不许,你就不会自己与他接触了吗?我代表的是圣母,一言一行,身后就代表着两位元神真君的意思,天道自有感应,轻易违逆不得。”
“你就不同了,你只代表着益州都督,到时想反悔也好,想继续也好,你自为之就是了。我只提醒你,如果这次再失败了,圣母可不会再荫庇你们了。”
一边说一边用手执划过这人的脸庞,手指划过的地方,他身上鸡皮疙瘩隆起,又激动,又恐惧,但是眼底的那丝清明还在,没有失控。
当苏越走出大明湖,开始在城内闲逛的时候,一位谋士打扮的人拦住了他,彬彬有礼道:“苏公子慢走,我家都督已经等候公子多时了。”
“哦,可是益都府都督李檀大人?”
“正是,公子请跟我来。”说完,领着苏越上了一辆马车,直接登车,出城,往东南而去。
“先生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我家都督既然是益都府都督,自然在益都府了,这里是圣女坐镇,我家都督极少干涉。”
苏越转念一想,就想到了他们的关系,不再多话。
马车一路往东南而行,走了一天,行程两百余里后,才到了益都府。
这里的感觉比济南府正常多了,至少,眼前之人,没有那种狂热的信仰了,虽然仍处处可见白莲教的标志,到给苏越的感觉,只是一些较为虔诚的信徒,不再是那种不可动摇的狂信徒了。
说完,都跪下了,苦苦哀求。
苏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身为一地都督,割据一方的枭雄,竟然一见面就给自己下跪。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