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zprv2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163章 忠心就是個女妓-gl7a2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帝王是否勤勉,一般情况下是看他举行朝会的频率。
和先帝相比,李治的频率很高,几乎每天都要和宰相们聚首议事。
等宰相们走后,他还会召见一些官员,了解大唐各处的情况,以及官员的情况。
这会是一个青史留名的明君……王忠良用崇敬的目光追随着皇帝。
一个内侍进来。
“陛下。”
李治看了他一眼,说道:“都出去。”
王忠良悄然告退。
“陛下,昨日王琦手下的张虎被人活生生打死在永安坊,王琦恼羞成怒,悬赏一千贯要凶手的消息。幽州刺史许敬宗也派出了不良人去查探……”
李治嘴角微微翘起,却是漠然,“那张虎什么人?”
“王琦是躲在阴暗处的毒蛇,而张虎就是一头猛虎,悍勇无敌……”
李治点头,内侍继续说道:“随后,永安坊有一名坊卒突然失踪……”
“有趣。”李治丢下奏疏,起身走了下来。
“张虎死在永安坊,那坊卒失踪……定然是看到了凶手,如此,这便是灭口……可谁在为凶手扫尾?这长安城中难道还有一股对抗他们的存在?那朕倒是有兴趣看看。”
他看向内侍,“郑远东如何?”
内侍低头,“依旧忠心。”
“忠心不忠心的……”李治淡淡的道:“若是朕被压制了,权臣当朝,帝王衰微,所谓的忠心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妓。若是朕能站稳了脚跟,他们不敢不忠心。所谓大势当前,说的就是这个。势在朕这边,就无人能挡!”
皇帝这话说的透彻,内侍颤声道:“陛下英明。”
这个皇帝当朝时就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对宰相们尊敬有加,甚至显得有些软弱。可那只是他的一面。
而他的另一面,毫无疑问的就是帝王。
帝王无情!
内侍心中打颤,觉得国舅带着一伙人在朝堂上风光一时,可看到了这样的皇帝,他是否会后悔……
晚些,李治去了感业寺。
“陛下,明空煮茶好喝。”
苏荷讨好的笑了笑。
李治点点头,觉得这个娃娃脸虽然呆萌了些,但知趣,比王忠良都知趣。
王忠良站在边上,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仿佛下一刻边上就会窜出来一个刺客。
苏荷告退。
王忠良看了皇帝一眼。
李治淡淡的道:“你要在此晒太阳?”
王忠良灰溜溜的出去。
晚些,武媚来了。
李治看着她,微微意动,但旋即就被压住了,“后宫之中二虎相争,若是你在,可有办法对付她们?”
武媚低头,再抬头时,笃定的道:“分化……各个击破。”
李治的眼中多了欣赏之色,“有趣。”
皇帝随后走了。
“小苏……”
刚准备回去的武媚听到了少年的喊声,微微侧身看去。
“在!”
往日在她们那里竭力装作威严状的苏荷,此刻笑吟吟的昂首挺胸。
“给!”
贾平安摸出个油纸包递过去,转身却看到了武媚。
苏荷蹲在那里吃,贾平安说道:“坐着吃,女人吃东西要慢,快了容易胃穿孔。”
“什么胃穿孔?”苏荷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就是你的肠胃穿孔,疼。”
苏荷果然就慢了些。
“某去那边转转。”
贾平安溜达了过去,笑嘻嘻的道:“阿姐今日看着越发的漂亮了。”
连夸女人都不会,这个小老弟……武媚微微一笑,“宫中之事你可知晓?”
瞬间贾平安脑海中的那根线就崩断了。
要开始了吗?
“知道些。”
武媚看着他,突然说道:“罢了,不为难你。”
贾平安怒道:“阿姐这是看不起人吗?”
少年被激将后,脸色涨红,落在武媚的眼中,竟然是有些可爱。
我老了吗?
这个念头只是一晃而过,武媚微笑道:“你且说来。”
她觉得小老弟最多知道些皮毛,也仅仅能做个参考,聊胜于无。
“阿姐,宫中如今王氏和萧氏闹腾的厉害,就连陛下都为此焦头烂额……”
武媚心中微动,“为何闹腾?”
这是核心,也是各个击破的基础。
“那王氏无子,萧氏二女一子。”
这个就是所有矛盾的来源。
武媚狭长的眼睛微眯,“王氏无子,萧氏逼宫……”
这就是基础。
“陛下宠爱萧氏。”
贾平安觉得李总就该把两个女人抛一边去。
武媚看着他,突然笑了,就像是牡丹花开。
“王氏背后有人,他不宠爱萧氏,王氏就会步步紧逼……他宠爱了萧氏,萧氏就会仗势欺人……如此,他旁观就是了。”
尼玛!
竟然是这样吗?
贾平安觉得自己的脑子真心不够用。
原来李治这是驱虎吞狼啊!
利用萧氏的性格,宠爱就是挑拨,于是萧氏嗷嗷叫着扑了过去,和背后有人的王氏大打出手,他反而避开了纷争。
原来这就是宫中的争斗?
他觉得自己进去怕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连李治都要退避三舍,可见其中的凶险。
想到这里,贾平安不禁觉得眼前女子未来的那条路很凶险。
她是怎么一路走下去的?
等贾平安走后,武媚站在那里,寒风中,突然嫣然一笑。
“王氏步步紧逼,在宫中牵制你,你用萧氏去抵御,可你还是撑不住了……”
她伸手,在枝头上取下一片枯叶,仰头仔细看着。
“你要寻个帮手,可你却担心这个帮手尾大不掉……我的身后并无大背景,也无人撑腰,这样的女人……你可心动了吗?”
……
“校尉,千牛卫那群畜生和咱们的人打起来了。”
唐旭正在看文书,闻言霍然起身,“谁赢了?”
来禀告的百骑鼻青脸肿的,“咱们……咱们……输了。”
唐旭大怒,过去一把揪住百骑的胸襟,“可是人数不够?”
百骑摇头,“咱们人多,可……蒋巍那个畜生,他竟然带人伏击咱们。”
“伏你娘!”
唐旭大怒,“召集兄弟们!”
“老唐!”
邵鹏来了,面色也很难看。
“蒋巍进宫请罪,说是和百骑斗殴。”
唐旭骂道:“那个奸贼,他竟然恶人先告状!”
邵鹏摇头,“蒋巍说了,千牛卫和百骑多番争执,此乃好事,你追我赶,方能不懈努力……陛下说是既然如此,十日后在玄武门外校阅千牛卫和百骑……看看谁更出色。”
唐旭骂道:“那还等什么?操练起来!”
“老唐!”邵鹏皱眉道:“十日你操练什么?难道还能脱胎换骨?”
贾平安回来,就看到了一个奇景。
“操练起来!”
唐旭拎着一根大棍子,把那些百骑打的呼爹喊娘。
“这是怎么了?”
包东去问了,回来说道:“千牛卫和咱们的人发生了冲突,咱们输了,随后陛下交代,十日后在玄武门外校阅千牛卫和百骑。”
“杀!”
百骑齐声高喊,然后劈砍。
“没有精气神。”邵鹏幽灵般的出现在了贾平安的身后。
“小贾,你上次说的那些,让人热血沸腾,对此你如何看?”
这个……
邵鹏盯着他,“你想撒手不管?老唐对你这般推心置腹,你能忍心?”
是啊!
老唐对他不错,邵鹏对他也不错,那些兄弟同样如此。
“千牛卫和百骑都是陛下身边的侍卫,百骑还兼顾着一些事。若是百骑输给了千牛卫,那些千牛备身大多是权贵子弟,他们的父兄发力,以后千牛卫就会压住百骑一头……谁能忍?”
这是争夺皇帝信重的一次校阅。
贾平安说道:“兄弟们的个人武勇不差。”
“他们大多都是元从禁军的后裔,从小就在操练,个人武勇自然不差。可却少了精气神。”
元从禁军当年跟着老李家造反,算是铁杆心腹。
“此事某倒是有个法子,只是……”贾平安觉得唐旭不会答应。
“让小贾来操练?”唐旭摇头,脸上的横肉就像是在甩干机里的衣裳,来回摆动。
“他说当年异人也曾教授过一些操练之法,咱们若是敢冒险,他就敢出手试试。”
唐旭在犹豫。
“老唐!”
邵鹏指着那些百骑说道:“你看看他们的德性,十日之后,你觉着他们会有多少起色?那些千牛备身家学渊博,出去就能为将……你觉着百骑能赢?既然不能,那就丢给小贾,回头输了你就滚回军中去,正好遂了你的心愿。”
唐旭皱眉。
“咱们就在边上看着,若是不妥就说。”
邵鹏点头。
“小贾!”
操蛋。
贾平安正在琢磨武妹妹下一步怎么走,思路一下被打断了。
出来后,唐旭指着那些百骑问道:“你有何法子,能让百骑十日后取胜。”
这个……
“十日能做什么?”程·蒙娜丽莎·达都丢开了老油条的面具,怒道:“十日什么都做不了!”
扯尼玛淡!
“为何做不了?”
贾平安淡淡的道:“某来试试。”
当年军训时,一群来自于全国各地,散乱不堪的男女学生,在经过短暂军训后,那精气神能让他们的爹娘跌破眼镜。
百骑大多是家传的拳脚刀枪,从小就在操练,大抵有些特种兵的雏形。这样的兵员经过短暂军训后会是什么样……
老子很期待啊!
“某接了!”
程达一拍脑门,“校尉,这不是儿戏吗!”
唐旭咬牙切齿的道:“耶耶看看再说。”
“小贾你去哪?”
贾平安去了值房。
“某要整理一下。”
他花费了一个时辰,系统整理了一下各种相关记忆。
“集结!”
百余人站在院子里,满满当当的的。
“操练之前,某先说说……”
唐旭等三巨头站在侧面房间外面,听到这话,唐旭心有余悸的道:“不会又是什么五个大点,三个小点之类的吧?”
邵鹏怒道:“听!”
面对这些个人武力值强大的百骑,贾平安知道什么忠君报国的话都没卵用。
“你等都懈怠了吧。”
一开口,他就把所有人的精神提了起来。
“你等的父祖当年跟随高祖皇帝一统中原,随后不肯归乡,就此留在了长安,号称元从禁军……”
“他说这个作甚?”程达有些不解。
“到了你等这一代,父祖厚着脸皮去求求上官,上官想着你等的出身,总是会想办法安置了你等。这是什么?铁饭碗!”
谁都不知道百骑没有精气神的根源在何处。
贾师傅知道。
后世他在铁饭碗企业待过,在没有革新之前,那种地方……什么叫做精气神?你怕不是喝多了。
“手中拿着铁饭碗,出门吹嘘一句耶耶可是元从禁军出身,是陛下心腹的心腹……你等就觉着心满意足了。”
唐旭脑子里像是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小贾说这个……好像有些道理啊!”
“闭嘴!”邵鹏跺了他一脚。
“心满意足了,不担心以后了,那人还有什么精气神?就是在混吃等死!”
那些百骑茫然,显然是被贾平安说到了心坎上。
“可那样的人,他可耻!”
贾平安怒道:“一个人该怎么活着?农人种地,他努力耕耘,期盼着丰收。工匠努力,期盼着自己手艺不断提升,期盼着工钱增多……将士们努力操练,期盼着自己杀敌本领提升,以后一刀一枪去为了大唐拼杀,去博取功勋,去封妻荫子……
官员在努力做事,他们期盼着自己办事的本事不断提升,期盼着能升官……可你们在期盼什么?没有!你等就是一群行尸走肉!”
“陛下为何想扩编百骑?看看你等的模样?这样的百骑,能做什么?护卫陛下?就你等的精气神,怕是逆贼近身了都不知道,坑人!”
但百骑们依旧无动于衷。
唐旭叹道:“小贾说的真好,可这些废物就是不肯动心。”
“某以为,要想让百骑重新成为陛下信重的心腹,唯有一个办法!”
贾平安回身,冲着唐旭拱手,“请校尉进言,百骑从今往后采取轮换制,能者上,庸者下,要让努力的人出头,让混日子的滚蛋!”
后世铁饭碗被打破后,只要上官得力,下面的人都会兢兢业业的,为了自己不被淘汰而努力,什么懒懒散散……你试试。
……
“要监督,谁不肯努力,谁出工不出力,上官没发现,这便是渎职……每日操练,出去做事,上官都要督查,若是出了岔子,第一责任就是上官。”
李治饶有兴趣的听着邵鹏在介绍情况。
“每月一次轮换,庸者下,从元从禁军中挑选精锐来代替……”
这个……好像不错啊!
百骑让李治比较头痛。
这是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军队,他们的父祖是老李家起家的军队,堪称是忠心耿耿。
可这些人进了百骑后,那懒洋洋的模样,若非顾虑着他们的出身,李治早就把百骑解散了。
现在百骑内部要出手……他颇为期待。
“甚好。”
皇帝点头,百骑的改革就开始了。
“依次站好,目视自己的右边同袍,以他为基准,列阵!”
贾平安带着哼哈二将,手中拎着竹条,狞笑着走了下去。
“偏到哪去了?”
一竹条抽去,百骑闷哼一声,赶紧看向右边的同僚,发现自己超出了些。
“都站好,来人,去弄碗来。”
几百个碗被弄来了。
“每人头上顶一个,掉了自己赔,掉了重新计时。”
“双手贴着大腿。”
“昂首,特娘的,碗掉了。”
“站好!”
一连三日,贾平安就让百骑练习怎么站队。
开始大伙儿都觉得这是折腾人。
可渐渐的……
“老邵,那些兔崽子们的眼神不对了啊!”
毅力从来都不是天生的,需要去激发。
“男儿一生要追求什么?金钱,美人,让亲人过上好日子。可这些从何而来?谁会白送给你?这些都要靠着你等的双手去获取。”
“跟着某,喊起来。”
“自己无能,儿孙遭罪!”
“自己无能,儿孙遭罪!”
“跑起来!”
百余人在慢跑。
“保持阵型整齐。”
贾平安渐渐的熟悉了这些操作,越发的游刃有余了。
“开始操练!”
随后就是操练,按照军中的操典演练厮杀。
贾平安就在边上看着。
唐旭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宝贝。
“如今的操练……整齐划一,精神抖擞,小贾,这是何等手段?”
后世的手段!
贾平安笑了笑,“百骑就是懈怠了。人有劣根性,若是干的好坏都差不多,那为何要努力?以此为基准,击破那个劣根性,让好的能出头,让坏的滚蛋,谁敢懈怠?”
唐旭叹服。
晚些,他寻了邵鹏说话。
“老邵,某觉着小贾怕不是池中物。”
“咱早就知道了。”邵鹏没好气的道:“他读过书,有异人传授学问,你……你就是个粗胚,怎能和他相比?”
“以后百骑之事……”唐旭想了想,“某觉着程达油滑,你无用……”
曰你娘!
邵鹏怒了,“贱人!”
唐旭厚着脸皮说道:“某孤木难支,以后让小贾再多管些事,这也算是培养,以后他若是成了名将,某也能吹嘘当年栽培过他,那是何等的快意!”
……
——左右千牛卫应当是六年后的称呼,此刻该是左右府,但改换称呼太麻烦了,就一直叫做千牛卫。
……
周日了,大伙儿休息,爵士依旧有一万五的任务……早上起来码字,不敢耽误时间。
求月票!啥票都求!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