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apiv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笔趣-一千三百一十二 他們吃的好,對你而言很重要相伴-39lt3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奶制品对于草原游牧骑兵来说,是不可获取的重要口粮。
奶制品军用口粮的发展是游牧民族军事发展的重要辅助。
所以郭鹏手头宽裕之后,便开始学习蒙古人的口粮制作手法。
他下令大量制作风干肉和奶制品,让骑兵随身携带,随身食用。
蒙古人行军作战讲究一个高效便捷。
他们会把一整头牛的肉风干,一头牛可以做差不多二十斤风干肉,直接塞进这个牛的膀胱里,一个牛膀胱就变成一个食物包。
骑兵把这个牛膀胱放到马背上就等于牵着一头牛机动作战。
这种牛肉一小块就能满足人体一天所需,对于士兵的蛋白质补充绝对是非常充足的。
不过这种肉经过风干之后质地比较硬,牙口不好的人吃不了,还需要用热水泡开吃,需要生火,容易暴露方位,所以使用频率不高。
蒙古人一般不在机动作战的时候使用风干肉,而在长途赶路的时候使用风干肉。
在进入战争状态之后,在机动作战、奇袭的时候,蒙古人更多使用奶制品。
奶制品便携,重量小,不用生火就能食用,热量还贼高。
这种东西吃一块就能快速恢复体力,大量补充蛋白质和脂肪,简直是战场上不二的能量补充剂,可以说是蒙古骑兵的另一法宝。
接下来当然还有马奶,蒙古骑兵会直接食用马奶,所以他们作战的时候往往会携带一些正在哺乳期的母马一起行动。
所以蒙古人作战的时候,对后勤的需求并不高,至少没有中原军队步兵为主的体系之下对后勤的要求高。
中原帝国的军队讲究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对后勤的要求非常之高。
而蒙古人则随身携带后勤。
后勤对战争的影响程度是个正常人都能理解。
所以,蒙古骑兵之所以经常战而获胜,后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点。
想象一下,敌人的军队脱下沉重的铠甲,下马,换上轻便的衣服,正在埋锅造饭或者单纯正在准备吃饭的时候,蒙古骑兵忽然来袭。
被袭击的军队甚至不知道蒙古骑兵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东边?南边?西边?北边?
蒙古骑兵吃饭不生火,没有炊烟,敌人观测不到。
而当敌人观测到蒙古骑兵出现的时候,再设防,已经来不及了。
骑兵呼啸而至,数千米数百米的距离一瞬间就能完成冲锋。
敌人的军队还没有做好战斗准备,甚至连盔甲都没穿上,武器都没拿好的时候,蒙古骑兵已经冲过来大杀四方了。
焉有不败之理?
高速机动,极低的后勤需求、神出鬼没的作战方式。
这让无数后勤跟不上的敌人面对蒙古骑兵的时候遭到了灭顶之灾。
这种超越时代的后勤模式的确足以碾压很多后勤落后的军队,直接体现在战争结果上。
郭鹏控制草原以后,开始大量放牧,拥有一定基数的产奶源之后,就开始大量制造这种【草原口粮】——风干肉和奶制品。
他让人研究制造奶酪等便携奶制品,配备给平州和漠州的骑兵部队,让他们实现高速机动的灵活战术。
他认为让自己的骑兵拥有这种模式的后勤,将进一步推动魏帝国的骑兵革命,让魏帝国骑兵的威胁更上一层楼。
辽阔的平原上,和这种骑兵对抗绝对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不过因为这种口粮目前的成本比较高昂,所以一般不给步兵使用,只给需要执行特殊任务的精锐骑兵部队使用。
于是这款口粮的知名度不高,很多人都不知道魏军已经掌握了这种口粮的制作方式。
但是以此为基础,郭鹏的犁庭扫穴政策才得以贯彻落实。
给骑兵配备风干肉和奶制品,在寒冷干燥的北方草原高速机动,神出鬼没,精准打击每一个发现的草原部落,战而胜之。
犁庭扫穴政策因为这种口粮的配备而非常成功。
现在,郭鹏也在让人加速技术的改进,争取可以早日制作出保质期更长且成本更加低廉的奶制品,可以配备给平原地区的步兵军队使用。
那对于魏军主力步兵的机动作战又是一种革命性的改变。
不管怎样,能能稍微缩减军队对后勤补给的高要求的进步,都是革命性的。
郭鹏为军队考虑了很多。
他力主把军队的待遇和训练模式无限度的往近代水准拉近,还教军队识字,教会军队何为家何为国,试图让魏军脱离封建军队的属性,向近代军队迈进,成为一支非常可靠的军事武装力量。
魏军也终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在郭鹏眼中,令行禁止,以军规和皇命为最高指示的魏军集体已经有了那种记忆中的味道。
拥有这支军队,他觉得自己可以挑战这个时代的任何敌人。
若非交通限制,他真的很想让自己的军队去和罗马军团交手看看,看看到底谁才是陆战之王。
随后,郭鹏带着郭瑾去看了军队的厨房,食物仓库,每日补给,今日菜单之类的,告诉他给军队吃好的重要性。
郭瑾就笑着说道:“感觉军队吃的东西不比咱们吃的差,也是有饭有肉有菜,什么都不缺,如此,就不用担心军队打不了胜仗了。”
“军队是你执政的根基,他们吃的好,对你而言很重要。”
郭鹏拍了拍郭瑾的胳膊:“以后你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想想军队有没有吃饭,有没有吃饱,这种事情如果处理不好,那就很严重了,明白吗?”
“是,儿子明白。”
郭瑾认真的点了点头。
郭鹏和郭瑾来视察的时候,赵云在一旁陪同,郭鹏走在前面和一群军需官进行交谈,郭瑾和赵云跟在后面,也在说话。
赵云的嫡长女赵可岚许给郭瑾为妾侍,侍奉郭瑾有一段时间了,暂时还没有传出怀孕的消息,让赵云颇有些挂怀。
偶尔见到郭瑾的时候,赵云出于父亲的担忧,也会询问一些自家女儿的事情,生怕被他疼爱的嫡女没有很好的侍奉郭瑾。
郭瑾则笑了笑。
“可岚在家中过得很好,她性子温婉,很会体贴我,女红做的也不错,我有几件新衣服就是她帮我做的,我穿起来觉得很舒服。”
郭瑾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展示给赵云看:“这就是可岚做的,我觉得很好,将军不用挂怀。”
“如此便好。”
赵云微微笑着说道:“可岚在家里的时候,颇有些娇生惯养的感觉,我不常在家,她母亲就很疼爱她,所以我很担心她不能很好的侍奉殿下,甚至顶撞殿下。”
郭瑾哈哈一笑。
“完全没有,将军尽管放心好了,我虽然公务繁忙,但是也会注意照顾家人的想法,可岚既然许给了我,就是我的家人,我会照顾她,关注她,不会让她平白受委屈。”
“如此,便多谢殿下了。”
赵云颇有些老怀大慰的感觉。
这个话题结束了,郭瑾也有些想要知道的事情询问赵云。
“将军很早就随同父亲一起征战了吧?”
“嗯,是的,臣十八岁就跟随陛下一起征战,至今二十多年了。”
赵云谈起这个话题,脸上浮现一丝骄傲。
作为元从老将,生存到现在已然把持高位执掌权力的为数不多的老人之一,赵云的确值得为此感到骄傲。
“那么多年了啊……”
郭瑾笑着问道:“赵将军还记得最早的时候,军队行军打仗的时候都吃些什么东西,可曾有过饿过肚子的时候?”
赵云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须,稍微沉思了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
“最早的时候,的确有饿过肚子,那个时候根本不像现在条件那么好,那个时候陛下还是前汉的护乌丸校尉,没有大权,虽然地位不低,但是没有管理军务之外的权力。
那时候有段时间粮食供给全靠朝廷拨付,但是从来也没有足额过,不少士兵训练量大,但是饿着肚子不好训练,好多人为此怨声载道,陛下到处筹集粮食才能勉强度日。”
“原来如此……那么那个时候士兵都吃些什么呢?”
“吃些很粗糙的东西,不去壳的谷物,少的可怜的盐菜,有些时候粮食吃不饱,盐菜也不够吃,对付着骗骗肚子,也算是吃过了,总归不至于空着肚子。
后来就好多了,陛下打出了赫赫威名,能从草原上抢吃的,也能和乌丸人交易,换一些吃的,总归不会再让咱们饿着,但是还是有饿肚子的时候,管不住。”
赵云摇了摇头。
就算有粮食,道路泥泞不堪,或者受到阻碍,根本没办法把粮食往前线送,送来了很快就吃掉了,接下来的粮食还是很难运送,直到咱们把仗打完,粮道才算是安稳下来。”
赵云想了想那个时候,露出了不堪回首的表情。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