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pvs3i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1625冰封帝國笔趣-第四十八章 雨季來臨,尾聲開始之六:餘音未散看書-npiym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就在李邦华召集众人在莫愁湖上商议战和之事时,崇明卫城附近,发生了一场海战。
杨承恩带着一整支舰队南下了。
这次,除了九艘新式战舰,还有十艘信天翁号,那上面装载着整整一个步军旅。
除此之外,还有十艘在外形上与以前的石勒喀、因果达很像的战舰,不过都装上了小一号蒸汽机,也只有一根主桅杆,上面挂着纵帆。
还有十艘桨帆船,也是石勒喀、因果达的级别。
长江舰队,已经在海河上操练了好几年的舰队,终于驶到长江口了,这支舰队的首领是从海军里抽调过来的,前满清旅顺水师将领宋国辅。
盘踞在崇明岛的水师总兵黄斌卿一开始还准备与瀚海军大战一场,不过在游隼号、金雕号的打击下,他的舰队很快就溃不成军,最后唯一的一处港口也被瀚海军占据了。
在从信天翁号上吊下来的尼布楚青铜炮轰击一日后,崇明卫城的西城门垮塌了。
已经在岸上休整一日的步军旅从缺口杀了进去。
没有悬念,半日后,步军旅已经完全肃清了城池,包括黄斌卿在内的多人被俘,此时,闻讯赶来的舟山水师副将王朝先在外海又遭到海军的打击,最后在得知卫城已经陷落后便逃了回去,杨承恩并没有追赶。
崇明卫城陷落的消息让李邦华等人的步伐加快了。
整个六月份,双方都是在唇枪舌战中度过的,在这段时间,瀚海军倒是允许明军向黄得功部输送部分粮食,不过每次只能输送三日份的,每六日输送一次,让黄得功及其麾下既饿不死又没什么战斗力。
七月初,瀚海军已经完全占据了湖北,此时,与明国的谈判也达成了。
在江北的明军全部撤到江南后,完成运送任务的沈志祥部突然投降了大夏国,让明国上下有些欲哭无泪,但仔细一想,这也在情理之中,以前在辽东时,尼堪就与沈志祥等交好,如今明显是明国势弱,彼等能在完成运送任务后投降,还总算保留了几分对故国的情分。
八月,已经回到北京的尼堪也泛舟在太液池(中南海)上,他的面前只有两人。
孙秀节、王文慧。
三十五岁的王文慧面白无须,脸上还抹了一层白粉,显得更加煞白,北京的初秋就要来临了,太液池上凉风习习,待久了还真有些凉意,尼堪在镶蓝袍的外面罩了一件紫红色的披风,正在聆听王文慧的汇报。
“陛下,按照您的吩咐,喀克笃礼在湖北,杨庭栋在陕西,曲承恩在河南,阿克墩在江北分别征募两个以步军为主的军团,由于俘虏甚众,光从俘虏里挑选就够了,眼下诸般事项很顺利”
“嗯,整训完成之后,以阿林阿为长江提督,留在安庆,统领江北的所有兵马,让枢密院即刻发出诏书”
“那文官方面?”
“朕提议让洪承畴担任江北省的布政使,驻地扬州,以范文程为湖北布政使,驻地汉阳”
“那都察院?”
“让韩承影上吧,由许直顶替他的刑部尚书一职,当然了,这只是朕的建议,一切还要看政务院的想法”
“陛下,那范文程也就罢了,可洪承畴……”
“无妨,此人先后投靠清国、我大夏,还有可能回到明国?在彼等眼里,他可是妥妥的的三姓家奴,何况眼下天下大势明朗,他若不是瞎子就不会轻举妄动”
“微臣还是不明白,为何要让这两位担任如此紧要之处的布政使?还请陛下提点”
“呵呵,也没什么,这两人不但文事精通,还精通军略,那范文程更是在战马上厮杀过的,担任边境省份大员正适合”
“陛下,好消息,新收四省的丁口大致统计出来了,这还是因为在战乱之后大部分丁口集中在大的城池附近的原因,尚有部分人丁藏在深山未来得及统计”
“快说”
“是,按照明国万历年间张居正掌权时的账册,陕西省有近八百万丁口,我军接手时锐减一半,只剩下四百万,河南原有丁口五百万,如今只剩下两百万,湖北有近千万,如今只剩下七百万,江北原有丁口一千五百万,如今只剩下八百万……”
“江北?为何如此?”
“陛下,江北各府本也是富庶之地,不过战乱、干旱、蝗灾、瘟疫、水灾,加上逃亡江南的,故此……”
“知晓了,你继续说吧”
“是,陛下”,王文慧继续说道,“如今我国境内的丁口累计超过五千万,五千万,已经是一个大国了”
听到这里,尼堪自己也隐隐有些兴奋,不过转瞬一想,“五千万,放到后世也就是一个省的人口,又有何可喜的?”
又想到,“也就是如今田地产量有限,否则不需要如此多的土地就能养活更多的人口了”
便开口说道:“秀杰,关中平原、江淮平原历来都是中原的核心,如今也就是田地都种老了,肥力减弱,加上历年的水灾导致的盐碱地增多,否则养活更多的人口不成问题”
“政务院应该立即着手以下事情”
“其一,自然是重新丈量、分配田地,就算顺国分过一次的也要重新分配”
“其二,就是大兴水利,特别是黄河、淮河,既要考虑灌溉,又要考虑水灾,水泥等物,要不吝使用!”
“其三,对于陕西、河南、江北三地的农户,要指导彼等轮作,黑麦、苜蓿肥力都很强,如今丁口不多,正好可以多分田地,让黑麦、苜蓿加入轮作,逐渐恢复土地肥力”
“以贷款的形势鼓励农户多蓄养家畜,增加肥料,还是老法子,头一年申请贷款的免息,第二年低息,第三年正常利息”
“湖北的水稻产量惊人,其一地便相当于陕西、河南、山西三地的产量,一定要细细经营,经营好了,这一省便抵得上好几个省,此地同样存在水灾的问题,特别是荆江一带,需要仔细考虑”
孙秀节一一记下了,心里也是有些惊骇,“皇上似乎对这些地方了如指掌,是怎么做到的?”
“陛下”,见尼堪再没有说话了,王文慧继续说道,“汉中的贺珍既没有跟着李自成南下,也没有投降张献忠,听说李自成麾下的宋献策也投靠了他,向他鼓吹什么‘汉中,王霸之基’之类的东西,这厮手底下还有几万人马,倒是准备在此地称王称霸了”
“先不管他”
“在最近的一战中,四川的张献忠在阆中战胜了重庆总兵曾英,此后,其有南下重庆的意思”
“哦?这厮最近不是没有打过胜仗吗?听说那曾英手底下也有好些能征惯战的大将,兵马也不少,怎地败了?”
“呵呵,职部大致打探清楚了,在听说李自成大败,且完全被逐出江北之后,张献忠这厮似乎恢复了一些正常,也能如常视事了,如今他将政事交给了他的长子张可望,军事交给了次子张定国,此后境内情形倒是好了许多,这张定国先败杨展,后败曾英,大有一统四川之象”
“明国方面,彼等将退往江南的黄得功安置在池州-芜湖一带,牟文绶安置在苏州、常熟一带,高杰余部安置在松江府,刘良佐余部安置在宁国府,四镇封号依旧不变,另外,听说彼等目前已经完全恢复了海运,并加大了广东、福建两省两省粮食等物资输往江南的力度”
“哦?是谁在承担运输?莫非是郑芝龙?”
“不是,是一个文官,叫沈廷扬的,听说还是沈默,沈部堂的叔叔,也出身淞沪造船世家,如今被朝廷任命为福建、广东两省水师提督,当然了,他肯定管不了郑芝龙,不过让他出任此职,广东、福建的赋税、物资通过海运输往江南倒是通畅得多”
“陛下,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在崇明的海军指挥使杨承恩奏报,如果彼等运送粮食的船只从崇明岛附近通过,是否拦截?”
尼堪想了想,说道:“先不说这个,李自成呢?他这几十万大军,加上家属,区区一个湖南能安置的下?”
“陛下,却是如此,果如陛下所料,在金声恒北上之时,他让李过督领大军攻向袁州、吉安,眼下已经拿下袁州,吉安府的战事正在进行中,李贼的部队与左梦庚的都很庞大,双方倒是棋逢敌手”
“另外,田见秀督领一支人马开往贵州了,贵州贫瘠,但利于像李贼这样的大军隐藏,何况拿下贵州后,彼等还能觊觎四川,眼下彼等已经拿下了铜仁府,贵州兵力薄弱,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不出一年,整个贵州就会成为李自成的地盘”
“他的目标不是贵州”,尼堪突然插道,“四川,在长江以南还有大量的土地,那些土地,也是产量高企的地方,恐怕那才是李自成说觊觎的”
说完不禁一笑,“这下又好戏看了,吴三桂、李自成、张献忠挤到一起了”
“陛下,袁时中、宫文彩两部一共十五万人正在向克里米亚迁徙,预计要花上两年时间,有一个骑兵旅跟着他们,此时应该到了喀尔喀”
“嗯”,尼堪眼里闪现出一丝不忍,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两部迁过去后,头两年的赋税还是免了吧,从第三年开始征收,其它房舍、家私、牲畜等物按照老规矩办”
“是,陛下。日本方面,自从豪格拿下九州岛后,虽然德川幕府极力掩盖,在广大的农户里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倒是在武士里面掀起了巨浪,彼等已经显露出对幕府的不满了,按照柳川静云的情报,彼等中的一些年轻人开始在暗中串联,企图发起一个‘推翻幕府,让天皇归位’的运动”
“而德川家光也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在适当的时候给豪格致命一击”
“嗯,让他们闹吧,只要豪格能在九州站稳脚跟,日本就无法安心发展,呵呵”
听到这里,尼堪不禁暗忖:“一个又恢复了老奴时代精悍的满洲八旗,一个神道教深入人心的幕府日本,到底谁会强一些呢,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以满洲八旗的精悍,日本想要彻底消灭彼等,没有个十年八年是不可能的,十年八年过后,恐怕日本国也是势力大衰,届时大夏国再给他雷霆一击,嘿嘿”
“哈哈哈”
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让孙秀节、王文慧都是莫名其妙。
“咳咳,是的,陛下,按照柳川静云的情报,这日本国有丁口一千多万,虽然远不如我国,不过彼等的武士阶层生性强悍,又读过书,接触过西夷,确实不可小觑,对了,瀛洲的孙德茂刚刚发来消息”
“哦?”,尼堪一下坐了起来,瀛洲,帝国拿下此地接近十年了,自己还从来没有去看看,是时候去看一下了。
“先别说这个,回复杨承恩,不许劫掠沈廷扬的船只”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