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j5pv7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起點-第七百零六章 江湖客來大拜山相伴-6k5oz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水妖的强大,那是不言而喻的。
身为三荒之中水荒之主,不可谓不强大。
哪怕就是理竺,都不是其对手,更别说这水妖还是一位成名多时,又做着这个水荒之主不知道多少年的高手了。
再加上,水妖与理竺一样。
都早已是抵达了武道之境七层的颠峰。
可以随时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
要不是因为有那个魔咒的存在,估计水妖早就突破到八层去了。
也不至于处在这七层不知道多少年了。
曼清二人瞧着已是死去的云那四人,想阻止,却是不敢阻止。
水妖如何,她们二人哪里会不知道水妖的强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那四人就此身亡了。
而此时。
灵州方向,有着不少人从百家楼纷纷离开。
往着太一门所在地的利州赶去。
百家楼的消息,他们绝对是相信的。
江湖之上,突然崩出了一个如此强大,如此黑马的宗门出来,他们断然是要前往拜会的。
如有机会加入到太一门,那才是他们最大的期望。
身在江湖之中,他们当然知道有一个强大宗门的好处。
只要入了太一门,那这未来,绝对前途一片光明。
从百家楼拿到消息的人,纷纷离开灵州。
其中,甚至还有突厥人,以及西域人。
“大哥,你说我们此次去太一门,真能入那太一门吗?要是太一门不收我们,那不是白跑一趟嘛。”路上,一对兄弟二人一边赶着路,一边说着话。
此兄弟二人,年岁不年轻,但也不年老,三十多岁的样子。
其身手嘛,也只有后天境中期,以他们兄弟二人的年纪,放在江湖之上,也算是不错的身手了。
“真要是入不了太一门,拜会一下也是好的。”那兄长说道。
其实。
他的这位兄长,心里还是挺有信心的。
毕竟,以着他们二人的根骨天赋,能以散人的状态,修练到如今的地步,着实难得了。
况且。
这位兄长,还守着一个秘密。
为此,这位兄长心中认为,如太一门真不收他们兄弟二人加入太一门,那就用这个秘密换二人进入太一门。
至于情况如何,谁也不知,谁也不晓。
不止是他们兄弟二人。
往着利州的方向各条官道之上。
至少有着上千人这样的江湖人士,从百家楼拿到了太一门所在位置的消息。
有年老的,有年轻的。
有男子,也有女子。
当然,主要还是以男子为主。
女子习武,放在当下这个时代,虽有,但绝对不会太多。
“九首,多谢你帮了我明山观啊,要不是你们,我真心不知道我还能守着明山观多久啊。”此时,早已是回到了陆地的钟文,正拜别着明山观的徐德徐道长。
前几日里。
钟文一离开东极岛之后,回到了陆地,就直奔明山观。
明山观的事情,钟文得处置。
谁让明山观的老道长徐德,乃是自己师傅的好友呢。
如不帮上一帮,钟文真心过不去。
这不。
钟文一到明山观后,就见到了一群和尚前来明山观找事了。
说来。
明山观在这四明山一带,属于老道观了。
而且,四明山也属于一处绝好之地。
这不,就招来了不少的佛家中人。
为了争夺香客,争夺地盘,那些寺庙直接断了明山观的上山之道,更是把原本明山观的弟子都一个一个打跑了。
只留下徐德一人守着明山观。
而前几日,钟文他们一行人抵达明山观之时,正好遇上这一幕。
钟文自然是不会不管,直接由着自家小妹动手。
四明山寺庙,少说有七处。
而这七座寺庙,均有参与对明山观的打压。
李山随后带着小花伍弟二人,去了这七座寺庙,从上到下,打了一个遍。
更是放下话来,谁要是敢为难明山观,就是与太一门作对这样的话。
对于这样的寺庙。
钟文原本之意是铲除。
夺了明山观的不少田产不说,还把明山观的所有弟子全部给打跑,更是阻断明山观上山的道路。
如此可恶之行,就钟文身为一名道士,都无法看下去了。
对于佛家,钟文也没有说看不起,但在这江湖之上,总有着佛道相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今。
明山观仅余一老道长了,还如此欺人。
这让钟文对于佛家,更是越发的看不顺眼了。
明山观观门前,徐德的一通感谢之言,让钟文有些不好意,“徐道长,你与家师乃是至交好友,只因家师腿脚不便,也不方便前来探望。而今明山观受欺,我九首自然是不会不管的,以后,如明山观有任何事情,均可捎信前来,我九首必当帮上一帮。”
徐德对于钟文,不管是因为李道陵的关系,还是因为钟文他们帮了他的明山观,徐德心里对钟文那是非常的感激的。
就明山观当下。
徐德真心不知道自己能守到何时。
而今。
四明山那七大寺庙的人,没有人敢再前来找事。
李山除了是一位太一门的先天之境高手,更是朝廷的守卫统领。
就这两个身份,往着他们面前一摆,他们必然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了。
而且。
就这样的小寺庙,他们就算是再有野心,那又如何呢?
告辞离去的钟文他们。
一路之上,到也不再如来之时那么的不急不缓了,而是纵身往着长安方向奔去。
离开龙泉观都已是有着不少的时间了,钟文更愿意待在龙泉观。
或许是因为修道的因素。
最近几年的钟文,越发的喜欢安静。
对于左奔右跑这样的日子,说来已是有些厌倦了。
不过。
在回利州之前。
钟文得去一趟长安。
为何?
当然是找影子问些事情了。
如能碰到自己的三师傅鬼手,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一日后。
钟文他们一行人终于是回到了长安。
而此时。
利州城中,突然之间多了上千名江湖中人,惊得利州的衙差也好,还是利州的府兵也好,都紧张了起来。
对于江湖中人。
利州的衙差,以及统军府的人,可真不好管制。
虽唐国有兵器管制之法,可对于这些江湖中人,却是无法限制住。
能限制的,也只有普通的百姓罢了。
“统军,城中突然多了这么多的江湖人士,我们该如何?”统军府的副将,巡查回来后,向着统军府的统军吕林栋焦急的问道。
“只要他们不闹事,就不用多管,如他们敢闹事,那就全部抓起来。”吕林栋对于江湖人士出现在利州,虽有些担心,但身为利州的统军,他也知道该如何处置。
况且。
就利州的刺史钟文,他可是知道,钟文同样也是一名江湖人士。
而且,吕林栋更是知道。
只要这些江湖人士敢在利州闹事,钟文必然会出山大下杀手不可。
其实。
吕林栋他们这些官吏们的担心,也正常。
一座城中突然出现这么多的江湖人士,哪怕是曾参加过战事的人,也都会担心这些江湖人士的担忧。
但是。
吕林栋可能并不知道。
这些江湖人士可真不敢闹事。
他们此行,乃是过来拜会太一门的。
而且。
他们从百家楼拿到的消息,更是知道太一门的那位高手,同样是这利州的刺史。
在一位如此绝世高手的地盘上闹事,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随着这些江湖人士入了利州城后。
没过多久之后。
又纷纷从利州城北离开,往着太一门所在的方向奔去。
随着这些江湖人士的离开,利州城内的各衙以及统军府的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他们松了一口气。
可利州百骑司的人员,却是大气不敢喘上一口。
从情报上来看,这些江湖人士,完全是冲着龙泉观去的。
这让百骑司的那名校尉,心急如焚似的。
如此多的江湖人士往太一门去,这不是找事也是找事了。
可是,他却是没办法。
没办法前去龙泉观报信,也没办法把此事以最快的速度传至长安去。
最终。
他只得去寻吕林栋了。
一个来时辰后。
那批江湖人士终于是赶到了龙泉观,站在观外,纷纷大声向着龙泉观客气的喊着话。
观中的陈丰,听到了喊声后,先是一愣,又听着声音嘈杂,赶紧从观内奔到观门口。
“诸位前来我龙泉观所何为事?如拜山,可有拜帖?”当陈丰一出现在观门口后,发现观外空地处,站着不下于千人的江湖人士后,赶忙行礼问道。
“道长安好,我们是前来拜山的,这是我的拜帖,还请道长收纳。”有人见龙泉观出来人了,率先把自己准备好的拜帖递给陈丰。
随后。
那些江湖人士纷纷往着陈丰递上了拜帖。
“诸位如此多的人前来拜山,我龙泉观可招待不了,你看要不这样,诸位还请离开,毕竟山下有不少的村民在这里,诸位前来必然会惊吓了众村民,如诸位真心是来拜山的,想来也应该知道规矩,还请诸位先行离开,待你们商议后,每两天前来十人如何?”陈丰拿着这么多的拜帖,着实有些不知所措。
以前。
龙泉观虽也有客前来,但都不是拜山,只是挂单的罢了。
而且,就算是前来挂单的,要么是李道陵的朋友,要么就是一些道人。
再者。
龙泉观,几年都难得有一次客前来。
而今。
突然来了这么多的江湖人士,陈丰也是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置了,所以,陈丰脑袋一转,这才有了这样的一种安排。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