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hwbeq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匠心笔趣-714 不公平相伴-m385z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官方确实是为这次展销会花费了大量的心思。
平镇入口处的一家商铺被租用了下来,作为探古活动的接待处与报名处。
同时,这家对面的一个店铺也被租用了下来,做成一间茶铺,摆了几块大屏幕,请了一位老师傅。
一块大屏幕上会实时显示探古活动当前的进度——所有提交后获得认证的技术,都会显示在这里,由这位姓田的老师傅细细讲解给大家听。
这位老师傅来自田家,是十五家之一,就算在所有的十五家里也是出了名的博闻强识。
他当然也是顾问团的成员,但今天没轮到他值班,主办方邀请他来这里为普通人讲解,田师傅欣然同意,已经在这里讲了大半天了。
他口有点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顺便拿起旁边的平板看了一眼探古活动当前的整体情况。
到目前为止,一共有一百八十五个人报名参加探古活动,当前提交最多的那个人一共十个,最少的暂时一个也没有,人均大概五个。
这个参与人数比主办方之前想的还要多一点。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最后放低了条件,只要有证,不管是哪个门类哪个级别的职业证书,都可以参加活动。
其实一开始主办方考虑过是不是不要门槛,增加活动的大众参与度,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
一个重要原因,拥有评审与讲解资格的师傅们人数有限,十五家加起来也没多少。
放开资格限制随便谁都可以参加,万一真的出现那种屁都不懂就会胡说八道的怎么办?
一看就是假的也就算了,万一说得真实可信,把老师傅们都骗过去了,回去再揭穿,丢人事小,这活动还有没有可信度了?
所以虽然很遗憾,但他们还是给参与者进行了限制,只有满足条件的人才能参加。
毕竟传统技艺源远流长,中间的不确定性实在太多了。
但官方也并不想因此就把普通大众给放弃了。
这次活动的第一大目的,是促进双向交流,促进传统技术的现代商业化发展;第二大目的,就是向大众推广传统技艺,培养新的审美形式,为传统技艺扩大市场了。
只有更多的人喜欢与认同,传统技艺才有更大的可发展的空间,这是十五家的共识。
他们能抵抗住时代潮流的冲击,坚持把家族和产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保守落后是做不到的,必然要有足够的远见。
所以,为了提高活动的大众参与度,他们设置了这个茶馆,没有要求,有兴趣的人都可以来歇歇脚听一听,甚至连这一杯好茶也是免费的。
活动开始到现在,结果出现得还比较多,人均五个左右的技术,一百八十五人,就是九百多个。
这个数量确实不少,但大部分都可以在数据库里找到,其中重复的也很多。
参与者没写名字,只有编号,登记的时候给他们做了个简单的归类,甲是有固定传承的,乙是有展销会摊位的,丙则只有最基础的证书。
可想而知,丙类参与者数量最多,乙类最少,而当前的成果,主要集中在甲类参与者身上——十五家的子弟,也是可以参与这次活动的。
田师傅眼界之广在全部这十五家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单看编号名下的技术,他就能看出来这个人是谁。
譬如现在编号甲零一的这位,探出技术十项,全部都是房屋结构方面的。
这人一看就是算房高家的,名叫高望远的那位。
他在算房高家的地位类似于陆远在班门,是新一代里将要接受传承的那位,是高家的未来之星。
排名第二的甲零五,是他们老田家的,找到了八项不同的技术,成绩也很不错。
后面六个七个的都不少,很多并列的成绩。
总地来说,这些人提交的技术绝大多数都是田师傅熟悉或者听说过的,重复的也不少。
然后他目光向下,落到了编号甲四十二的那位参与者身上。
到现在为止,他只提交了两项技术,两项都引起了他的注意。
佛光雕,他跟方家关系不错,一眼看出这是什么。
当时他就有些惊讶。
这技术不是失传了一大半了吗?怎么还有人知道?
他是仅仅知道,还是掌握了这门技术,可以把它复制出来?
如果是后者的话,方家这次活动可真是参加得可真不亏。
相比较而言,第二项技术简单一点,但也很有趣,重要的是,田师傅确实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偶然出现的独立技术,还是全新的传承?
田师傅接着特地留意了一下,这号下面却没消息了。
他不知道许问这是被扣下了,还有点失望。
排行榜这东西始终都是非常吸引人的,田师傅讲解的时候,还顺便给他们讲了一下高望远等人的技术体系以及来历——这也算是对各家的一次很好的宣传。
这很有代入感,坐在这里的很多人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好些人找到了支持的对象。
支持高望远的最多,毕竟他的成绩最强势,高家一砖不错的故事也很吸引人。
支持第二名田小田的的也不少,这名字可爱,还是田师傅的后辈,也算爱屋及乌。
“你们不觉得有点不公平吗?”人群里突然有个人大声说。
他站出来,指着大屏幕,手从第一个一直往下滑,“这一溜排前面的全是这帮人,评审的也是他们的,参赛的也是他们的,这不是裁判下场?人家怎么跟他们打?”
“这宅子又不是他们家的,也不是他们建的,大家都是外来户,凭什么不能参加了?”一个高望远的支持者反对。
“对啊,而且都是匿名的,评审团也不会知道是谁。”田小田的支持者表示同意。
“少自欺欺人了。田老师都能看出来,他们看不出来?都是自己家人。我敢说这榜上排名靠前的,田老师全认识!”那人说着,看向了田师傅。
田师傅端茶在手,沉吟片刻,点了点头:“确实。虽然我们尽量选了比较年轻的孩子参加,参加前也特地留意了一下,没让他们提前平镇,都是今天才到的。但单就评审而言,确实很难完全回避。从这方面来说,这些孩子的确是占了便宜的。”
他说得坦诚,那人也不好意思这么咄咄逼人了,气势稍微收了一下,说:“这样的话,我要换个人支持了……”
他的目光在榜单上扫了一遍,指向了甲四十二号。
“我支持他!田老师你刚才说,这两项技术,你也不清楚是吧?那他就不是你们的人了。那我就支持他!”
“你这不是纯杠吗?你支持他有什么用?他现在才两项。半天没添新的了,输定了!”高望远支持者有点不爽,讪讪地说。
“我这就是一个态度……”那人话音未落,突然间,叮叮叮叮的声音不断响了起来。
所有人同时抬头,茶铺里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一俄户籍,屏幕上连续刷新出十几条新技术!
瞬间的安静,然后瞬间的嘈杂。
“哗,全是一个人的,太牛逼了!”
“十七条了,瞬间窜到第一了!”
“哇,还在增加,太牛了!”
“甲四十二,都是他的!”
“这些技术,田师傅你知道吗?”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