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dj3ks优美都市小说 南明洶涌 杜春秋-第廿九章 包圍阿瓦讀書-9h6eb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朱由榔问身边的人。
虽然这位胆小的永历天子知道他身边的人根本就不会回答他任何问题,但是他仍然忍不住的问。
因为他听见城外杀声震天,还不时地传来大炮的轰鸣声。
“是晋王……是晋王来救架了吗?”
皇帝虽然一再追问,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回答。
在七月的“咒水之难”中,沐天波等人遇害。永历皇帝的驻地可谓一片狼藉,尸横遍野,触目惊心。
永历皇帝最亲近的人,包括太后、皇后、太子等二十五人集中于一所小屋内。缅甸人对其他人横加凌辱。朱由榔的刘、杨二贵人,吉王与妃妾等百余人为了避免受辱,大都自缢而死。永历小朝廷的财产被缅甸兵一扫而空。
这个时候,缅甸官员跑进来大喊:“王有令在此,不可伤皇帝及沐国公。”可是,沐天波已经在吃咒水时被击杀。沐王府的二百多宫女遭到强奸,竟然一度出现“母哭其子,妻哭其夫,女哭其父,惊闻数十里”的景象。
皇帝陛下被吓得瑟瑟发抖,屁也不敢放,就像一只待宰的鹌鹑。完全没有当年崇祯烈皇的勇气。更远远不如国姓爷誓死捍卫的那位勇敢的唐王。
经过这一番彻底的洗劫,幸存人员已无法生活,附近缅甸寺庙的僧众送来饮食,才得以苟延残喘。
为了能够活下去,永历的皇后哀求比丘尼说:“君自为王,仅求留命,吾等当奉佛以度残生。”然而莽白却不允许。
其实,皇后似乎已经忘了,在永历皇帝派出使者向罗马的天主教教皇求援的时候。永历以下所有人都已经加入了天主教。
从七月下旬到八月上旬的二十多天时间里,朱由榔也许是因为怕,也许是因为气,生了一场病,这位病重的皇帝仍然自称是朕,说道:“当日朕为奸臣所误,未将白文选封亲王,马宝封郡王,以致功臣隳心,悔将何及?”
朱由榔在缅甸听说马宝降清了。后来白文选的部将狄三喜裹挟白文选降清,消息也传到了永历这里。当然,白文选最终还是没有降清,可是永历却不知道。自此,朱由榔已经完全失去抗清复明的斗志。
缅甸国王莽白怕朱由榔自杀,请永历皇帝回到原驻地居住。又送来铺盖、银、布等物,传言:“缅王实无此意,盖以晋、巩两藩杀害地方,缅民恨入骨髓,因而报仇尔。”
就在莽白等着清军到来,将永历上交,便万事大吉的时候。不幸的消息传来了。明军数万大军兵临城下。
“是晋王来了吗?是晋王来了吗?”朱由榔光着脚,披散着头发,在寝宫内跑来跑去,俨然如同一个疯子。
皇后根本就管不了皇帝,也没有心思管。但是听到外面杀声震天,仍然抱有一丝希望。她知道肯定是打起来了。但是不知道来的是清军还是明军。
缅甸兵虽然来抢劫,但是还好没有敢动明朝皇室的核心成员。皇后虽然受到了一些惊吓,但是终究身体无恙。
她盯上了一个看管他们的缅甸小官,叫做“波刚”。波刚其实心里一直是向着莽达的,但是政变突如其来,像他这样一个人根本就没有能力掀起什么反抗的浪潮,治好逆来顺受,承认莽白的合法性。
皇后观察了波刚一些日子,感觉这个人是可信的。这一日便把自己随身的首饰全都送给了波刚,只求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反正这些金银首饰本来也没有用了。
波刚一开始还扭捏着不要,但是说实话,他这样的穷鬼怎么会不想要首饰?
经过皇后一阵劝说,他也知道拿了,说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而且皇后一再表示不会出卖他。于是,波刚拿了皇后的首饰,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一股脑全都告诉给了皇后。
皇后听完波刚的话,眼前一阵眩晕,幸好被波刚用胳膊肘顶住,这才没有倒下去。
“你说的全是真的吗?”皇后激动的问。
“真假我也不清楚。但是确实听说是这样的。”波刚回答。
皇后赶快把波刚领导半疯癫半正常的皇帝面前。“快,把刚才和我说的话,再和陛下说一遍。”
波刚便一五一十把自己知道的又和朱由榔说了。
“真的?你说南京光复了?”
“是的!”波刚回答道,“据说,光复南京的是大明吴王殿下,叫做李存真。而且,坐天山大战击败清军,满清皇帝也死了。”
“顺治死了……顺治死了……”永历重复这句话,兀自走来走去,没有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俄而,他突然疯癫起来,大叫:“太好了,太好了,复国有望了。”
说着却真的如同一个疯子疯起来一样。到处乱跑,谁也拦不住。
就在此时,太后便当即给了皇帝一个耳光,皇帝吐出一口痰来便晕倒在地。
本来以为皇帝这是要不行了,可是没有想到,很快他就又醒了过来。一把抓住波刚的脖子问:“外面的是晋王吗?”
“是的……是的……”波刚已经被眼前的疯癫皇帝吓到了,说道,“不仅有大明的晋王,还有巩昌王白文选,马宝、马惟兴、祁三升等人。”
“你莫不是在糊弄朕?”
“没有,没有。陛下你久居深宫,不知道外面的事。巩昌王根本就没有降清,他被狄三喜胁迫,但是后来又逃出来了。马宝几位将军早就反正了。此外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你快说!”
“还有吴王殿下的人马!”
“吴王?”
“吴王大将武丹率领数千人,战象十二头参战。”
朱由榔听说这些突然一跃而起,大声说道:“既然是这样,朕还惧怕什么?去,告诉莽白,朕要回国。”
波刚却说:“臣以为王上是不会让陛下回国的。”
“有陛下,莽白才能安心坐在王位上。毕竟他是弑兄自立。大明岂能承认他这样一个弑兄篡位的王呢?况且,如今,吴王势头虽猛,但是天下仍然是大清为大,人口土地财富都是吴王的十倍。陛下如今……如今……这个……巡狩缅邦……怕是王上非要尽地主之谊不可的呀!”
听得缅甸小官都这么说,朱由榔不免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间泄了气。
很快,便有其他缅甸官员来请永历下旨让明军撤退。缅甸官员趾高气扬,目空一切。
“这是打算挟天子以令诸侯吗?”朱由榔问。
缅甸官员却笑着说道:“岂敢岂敢,只是晋巩二王杀伤缅民甚众。若不早早退去。恐怕会把怨气撒到陛下身上啊。”
缅甸官员的意思是如果你不下旨让李定国、白文选、武丹退兵,那就把你给宰了。
朱由榔说道:“即便是缅民杀朕,你们以为晋王会放过你们吗?”想了想又说,“吴王会放过你们吗?”
缅甸官员对此早就有了打算,从容应对:“吴王在万里之外,此处还是我缅甸兵多。况且晋王虽勇,北面却还有清军。即便晋殿下、吴殿下不放过我等,陛下恐怕也先是不好过啊。”
缅甸官员的意思是,吴王虽然兵多,可是现在在江南,在缅甸还是我们更有优势。如果再多说我们就联合清军了,李定国不就是被清军打败的吗?再说,就算我们被打死了,先死的也是你。
缅甸官员继续说道:“陛下不顾个人安危,可是终究还是要顾念太子的吧。只要殿下让晋巩二王的兵退了,自然是衣食无忧。”
这一句话刺痛了朱由榔。他本来就是个胆小的皇帝。如今听说可以保住性命便立刻同意写诏书让明军退去。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