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9vbbk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全職國醫討論-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心病同治展示-h1khx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这会儿已经五点多了,青山观的香客已经少了不少,上庙烧香这种事,很多人都是有讲究的,哪怕不争头香,烧香也大都在上午,下午烧香的人就相对来说少了不少。
当然,现今社会,真正刻意进道观寺庙烧香的其实不多,大多都有游客,前来旅游参观的,顺道烧个香磕个头。
真正的道教徒或者佛教徒真的很少了,现在人很多是什么都不信,这也就造成了什么都信的一种假象,看到寺庙也烧香磕头,看到道观也烧香磕头,见佛像拜就是了。
甚至还有一些,其实不怎么懂,却总喜欢百度了解一下,什么在寺庙怎么磕头,怎么烧香,在道观怎么磕头怎么烧香,然后因为记混乱了,又寺庙道观一通乱拜,在寺庙用道家的仪式,在道馆用佛家的仪式的多不胜数。
这会儿青山观还没关门,允许游客进入,只不过进道观是要门票的,门票也不贵,成人票二十,学生票十块。
然而这个门票方寒确实不打算出的。
这倒不是因为他舍不得这点钱,而是今天是给人看病来的,他又说了和了尘认识,自然就不能买票了,要在患者面前竖立起自己确实和了尘熟悉的这么一个形象。
来之前,方寒就特意找陈国中要了了尘的电话,而且已经和了尘沟通过了。
一些细节还是要了尘清楚的,必须提前沟通,要不然冷不丁,了尘万一漏了馅,那可就没把办了,毕竟方寒清楚这位了尘真人其实是一位无神论者,信仰归信仰,鬼神归鬼神,到了现在,很多宗教人士其实都是能区分开的。
其实有时候越是内行,越是清楚其中的道道,一些事外人还有可能信,内行却更加不会信,除非是狂信徒。
在门口打了个电话,不多会儿,高无海穿着一身道袍出来了,很是热情:“方医生!”
方寒用符水给了尘治病已经是大前天的事情了,当时了尘在陈国中办公室的卫生间一阵上吐下泻,回来睡了一觉,第二天就红肿就减轻了不少,到了今天,几乎已经看不到红肿了,腿疼也强了很多,这些高无海是知道的,因而对方寒是相当的客气。
“来看看了尘道长,同时有事求了尘道长帮忙!”方寒很客气的和高无海打了招呼。
“方医生您是我们青山观的贵客,随时来都可以。”
说着话高无海前面带路,方寒几人跟着一起进了道馆,边上有专门负责检票的,高无海领着,检票也知道是贵客,没敢询问。
进了寺庙,最前面是一个大殿,后面也有一个大殿,边上还有偏殿,整个青山观规模不小,并不是那种小道观。
上次来方寒没怎么注意,天黑了也看不到太多东西,这次倒是好好大量了一番,不过也没多问,上学那会儿他其实和同学来过一次的。
边上有个侧门,过去之后就是道士们的生活区了。
了尘并没有在房间等着,而是在不远处的一个凉亭下面等着,凉亭里面石桌石凳,石桌上还放着茶具,边上烧着热水。
“方医生,几位居士好!”
了尘站起身,很是客气的和方寒一群人打了招呼,然后热情的招呼几个人坐下,这才开始泡茶。
滚烫的热水倒进茶壶,顿时茶香四溢,茶是好茶,水是好水。
方寒几人坐在石凳上,韩磊继续坐在轮椅上,方寒和韩磊秦芸倒是很淡然,老人和老人的儿子则有些紧张,毕竟是小地方的,了尘这种真人对老人和老人的儿子来说却是算是大人物了。
洗茶,泡茶,之后了尘给众人都道了一杯茶,这才笑着看向老人,笑着问:“老人家进了道观是不是感觉舒服了不少?”
老人急忙点了点头。
道观,那是神圣的地方,进了这种地方,香火气息很泷,不由的就给人一种安静祥和,老人不由自主的就觉得很舒服,老人本就是心理原因作祟,此时进了道观,就觉得小鬼们好像没敢进来。
再加上方寒并未开口,了尘就开始询问,更是让老人觉得了尘是得道高人,好像什么都了如指掌。
事实上,现代社会,人不到一个电话什么事都能知道,然而老人却下意识的就忽视了这种想法。
了尘穿着道袍,仙风道骨,这种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好像是脱离世俗的,真要拿着手机打电话之类的,反而看着不怎么和谐,很多人下意识的就会觉得这种高人估计是不玩手机的吧?
“先喝茶!”
了尘笑了笑道:“老人家你的问题我已经知道了。”
说着,了尘向不远处的高无海招了招手,高无海应了一声,转身走了,不多会儿拿着符纸、墨汁、毛笔之类的东西来了。
墨汁是方寒刚在悄无声息的给高无海的的药粉,高无海也早就得了吩咐,知道情况。
符纸是淡黄色的,汁液是金红色的。
了尘道人就当着老人的面画了一道符,画的依旧是上次方寒画的祛病消灾的符文,画好之后,了尘从边上拿了个杯子,倒了一杯水,把符纸放了进去,然后递给老人:“老人家喝了这个符水,我再给您一道驱邪的符纸贴身收着,这符水是祛除老人家身上沾染的鬼气,符文是避免鬼魅魍魉再次靠近。”
“谢谢,谢谢!”
老人要比当初的了尘道长痛快多了,闻言急忙接过水杯,端着一饮而尽,而且还把里面的符纸都喝进去咬着吃了,一点不剩。
了尘愣了一下,没想到老人这么直接,早知道他就把纸拿掉了,没想到老人连这个也吃。
老人可不是了尘,他是信这个的,就觉得自己被鬼缠上了,自然是非常虔诚的,连吃带喝,喝完还舔了一下水杯…….
味道有点苦,有点甜,怪怪的。
为了避免符水里面全是中药味,方寒让高无海给里面加了蜂蜜。
韩磊和秦芸都在边上看着,啧啧称奇。
事实上过程倒也没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了尘画了一张符,老人连符带水一起喝了,可知道内情之后,再看有些东西其实就不仅仅只是看表面了。
等老人喝过符水,了尘又从道袍的袖子里面拿出一个折成三角状的符文,上面还带着红线。
“老人家把这个东西挂在脖子上,保证驱邪消灾,诸邪避退。”
老人像是宝贝一样双手接过,然后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放进衣服里面,还用手捂住,显得非常的郑重。
老人的儿子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自己的老爹这真的是鬼上身?
把符给了老人,方寒等人也不急,继续喝着茶,说着话,老人和儿子就坐在边上听着。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老人就说要去上卫生间。
老人的这个符水和了尘的那个符水是不一样的,了尘的哪个可以说是祛痰祛湿,通里攻下,因而了尘喝了符水之后没多久就上吐下泻,然而老人的这个符水其实是安神凝神的方子,老人要上卫生间是因为真的尿急。
路上一路,在这儿又坐了这么一会儿,差不多五十分钟了。
老爹要上卫生间,儿子急忙起身,打算陪着一起去,了尘却让高无海陪着去了。
儿子其实也想去,方寒却笑着道:“道长有些事交代,你顺便听一听!”
老人的儿子也没多想,就坐了回去。
老人走远了,方寒这才把其中的原因给老人的儿子说了一遍。
有些事能瞒着患者,却不能瞒着患者家属,家属真要胡思乱想,亦或者到处宣扬,并不是什么好事,方寒不介意用一些特殊的法子来治病,却不会真的打着神啊鬼啊的幌子来让人误解中医。
方寒的某些看法其实和韩磊是一致的。
事实上这其中的缘由在医院的时候方寒就想说了,只是老人的儿子和老人形影不离,找借口吧又怕老人多想,因而就没刻意提。
而且治病也要看人,老人和儿子都是那种比较淳朴的,没多少弯弯绕,当时不说,老人的儿子也没怀疑,换了精明的,可能当时在医院就要找机会挑明,万一人家儿子不乐意,觉得医生是骗子,拉着自己老爹走人呢?
走人事小,走了之后还四处宣扬,什么江中院的方医生其实是个骗子,那就更不好了。
老人的儿子听罢目瞪口呆,原来是骗人的,搞的他都差点信了,那会儿真是心里发毛。
老人上过卫生间回来,老人的儿子又去了卫生间,了尘又和老人聊了几句,等老人的儿子回来,方寒一群人这才起身告辞。
回到医院,老人的儿子道了谢,带着父亲回去了。
“柱子,人家了尘真人真是厉害,道法高深!”
一路上老人不停的给儿子说着:“喝了那个符水,还有这个符,那个鬼真的不见了,我现在感觉很舒服,心里面很安稳…….”
喝了安神凝神的药,再加上自己的心理催眠,老人瞬间觉得全身轻松,闭上眼睛也没有什么鬼怪了,还在车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到了村口才醒来。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