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j7o2n精彩言情小說 獵諜 txt-653、還有誰!分享-2hofb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再见到田蓝的时候,楚牧峰的心情已经不像是刚才那样急切。
刚才虽然说表现的很淡定,可他的内心却是非常着急的,比谁都想要撬开瓷都的嘴,让她将干过的那些事儿交代出来。
但现在却不必如此。
谁让楚牧峰已经心里有底。
田蓝在看到楚牧峰的时候,神情也是微变的。
她现在是想要见到楚牧峰,又不想要见到,是非常矛盾的。
你说楚牧峰要是不来见她,也就意味着她没有了价值。
没价值,意味着只能是死路一条。
田蓝想死吗?
当然不想死!
隐忍了这么多年,她还想风风光光享受荣华富贵呢!
“瓷都,你知道北境吗?”
楚牧峰开门见山的问道。
“北境!”
田蓝骤然间听到这个名字,瞳孔微缩,再看向楚牧峰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愕然和警戒。
“你怎么会知道北境的?你认识他吗?”
“怎么知道不需要你操心,现在是我在问你问题!”
楚牧峰没有回答的意思。
“北境北境。”田蓝只是低声念叨。
“瞧你的模样,应该是知道北境的,既然知道,那就说说吧,北境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瓷都,该说的话,我之前已经给你说过的,我也不想要不断唠叨。所以说现在你想说的话就说,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装蒜充楞,你要这样做,我是没有耐心陪你慢慢玩了。”
“如果你愿意老实交代,我可以保证你在监狱里面是安全的。”
“你要是不说的话,那即刻就将你枪决。”
楚牧峰一字一句地说道。
“枪决?”
田蓝扬起嘴角一笑说道,“楚牧峰,我相信你是知道点情报的,但你知道的那些和我所掌握的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你说你敢枪决我吗?你难道能舍得那么多情报吗?你舍不得的!所以说,你就不要拿这些危言耸听的话语来吓唬我,我……”
“砰!”
田蓝的话都没有说完,就突然惊恐地喊叫起来。
她满脸布满着恐惧,看向楚牧峰如同看着一个恐怖怪物似的,因为就在刚才,楚牧峰竟然真的开枪了!
这一枪是冲着田蓝的耳朵开的。
子弹擦着耳边而过。
瞬间带来的那种灼热和冲击感,震动着田蓝整个人呆滞。
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感受死亡,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死亡离她这么近。
她耳鸣了!
“啧啧,好久没有开枪,这眼瞅是有点生疏了。西门,等会有空陪着我去靶场练练枪。”
楚牧峰吹了吹枪口,云淡风轻的说道。
“是!”
西门竹恭敬道。
“你……”
满眼怒火的田蓝,拼命的想要扬起手来去捂住耳朵,可惜却是做不到,被捆绑着的她,只能是眼睁睁的盯着楚牧峰。
“你说我要是这样的话,总能射中了吧?”
在田蓝的愤怒中,楚牧峰慢慢的站起身,扬起手臂,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田蓝眉心处。
刚才还恼怒的田蓝,瞬间就熄火了。
她感受着脑袋上传来的那种冰冷寒彻的感觉,使劲吞咽了一口唾沫。
此刻,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怒气,怨意,她都不敢再开口。
因为,她怕死!
“给脸不要脸是吧?”
“你真的觉得我拿你没辙吗?你真的认为你是个高级特务,掌握着一个情报小组,我就该对你客气,会求你说出来情报。”
“瓷都,告诉你一个消息,你的部下郑思同,或者说应该叫做三井四郎的,他主动给了我一份名单,上面的内容很简单,第一是你们小组的组员身份,第二是被你们策反的卖国贼都是谁。”
“你说有这样的名单在,我非要你开口吗?”
“你说,是我在给你机会。”
“你不说,那就是自寻死路。”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何去何从,你自己想清楚再说。”
话音落地的瞬间,田蓝的脸色已经大变。
郑思同竟然招供了!
该死的三井四郎,虽然说早就知道你不是一个东西,是一个软骨头,可没想到你这软的有点太彻底吧?
我这边还在坚持,你那边就主动缴械投降。
你背叛了帝国。
“我说!”
心里面左右衡量过,田蓝便看着楚牧峰慢慢说道:“你说三井四郎招供了,那么我要看到那份名单,只要我看到,我就会说出来我知道的。”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在耍心眼。”
楚牧峰听到这话后,不以为然的一笑,真的要是说我将那份名单拿出来,岂不是给你们串供的机会?
我是相信三井四郎不敢骗我,但你看到后,你会不会藏私我如何知道?
何况,我也想要拿你的口供来印证这份名单的真实性。
“田蓝,不对,应该叫你瓷都,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楚牧峰扭了扭脖子后,眼神陡然寒彻阴森,随即在田蓝的颤栗中,他毫不犹豫地继续开枪,这一枪命中的是田蓝的右脚。
枪声清脆,一颗子弹当场洞穿。
鲜血滋溜着如喷泉般冒出。
“啊!”
再镇定再坦然的田蓝,这下都没有办法再隐忍,当场就惨叫起来,一阵阵惨烈的喊叫声,响彻在审讯室中,听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但这样的喊叫声只是刚响起,很快便戛然而止。
为什么?
因为楚牧峰紧接着就将冒着青烟的枪口塞进了田蓝的嘴中,眼神冷漠的说道:“你现在只有三秒的机会,说还是不说。”
“3!”
“呜呜!”
被枪口这样对准着的田蓝,连忙用力点头。
她知道自己算是完蛋了,刚才想要表现出来的那种精气神,随着楚牧峰这第二枪的射出完全消失不见。
她不想死,便只能招供。
“能不能先给我止血?”
田蓝强忍着脚掌传来的疼痛,脸色惨白地问道。
“先忍着吧,等你交代了再说。”
楚牧峰无所谓的挑起眉角来,现在想止血,晚了。
你要是不能说出我想要的答案来,我会让你就这样失血而亡。
反正我有戴隐命令在,无所顾忌。
“我是……”
就这样随着田蓝刚开口的瞬间,西门竹他们便全都离开,审讯室中只剩下两人。
事关机密,除却楚牧峰,没有谁有资格聆听。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不断流逝。
中间在田蓝说的差不多的时候,楚牧峰让人进来给她止血。
他是可以随意裁决田蓝的生死,但能活还是尽量留活口,这样才更有价值。
死了还有个屁用!
审讯室外。
“你们说咱们这次抓到的间谍小组,能给咱们带来多少功劳。”
“要我说肯定是不小的。”
“这个叫做瓷都的家伙,绝对是一条大鱼。”
就在这群特工们好奇心作祟私聊的时候,西门竹的身影出现,扫视过全场后,所有人全都闭嘴,恭敬的聆听着命令。
“现在听着,目标是魏武路上的顺成车马行,任务就是要将这个车行里面的人,不管是谁,一并捉拿,中间不能走漏风声,不能放走一个人!”
“是!”
“出发!”
西门竹便带着人前去执行任务。
……
差不多又半个小时后,楚牧峰这边才算是完事。
他看着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脸色苍白如纸的田蓝,淡淡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要是说早点配合我,怎么会吃这个苦头呢。”
“楚牧峰,你就是一个魔鬼。”
田蓝有气无力的喊道。
“魔鬼?”
楚牧峰摇摇头,平淡无奇的说道:“你说我是魔鬼,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真正的魔鬼,你要是说见到我另外一个手下,你就会知道,原来死亡比起来活着是更加幸福的事情。”
“瓷都,咱们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你就安静的在这里待着吧!”
“放心,你的人很快都会被关押进来的。”
关押就关押吧。
已经没有心情去想这事的田蓝,现在疲倦的就想要睡觉,困意宛如潮水般袭来,她真的是眼皮都没办法睁开。
“好好的看管!”
“是!”
等到楚牧峰离开审讯室后,那边的西门竹也刚好带队回来,他满脸振奋的说道:“科长,咱们这次真的是逮到一条大鱼。”
“您是不知道顺成车马行太有钱了,他们手中的资金有那么多,所有东西已经全都送到您的办公室中。”
“当然,有一批已经先送到皇胄大街您的家中了!”
西门竹办事够滴水不漏。
而听到这话后,楚牧峰点了点头。
自己还向着戴隐和唐敬宗他们送孝敬那,西门竹送给自己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倘若没有这些不义之财,楚牧峰今后做事也会举步维艰。
“走!”
回到办公室,看到眼前的情景后,饶是楚牧峰见多识广,也不由被这种阵容惊到。
皮箱总共有十个。
五个皮箱装着的是古玩字画,两个皮箱装着的是美金,两个皮箱装着的是英镑,还有一个皮箱装着的是现在流通的法币。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