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o1hou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市井之徒 ptt-第1295章 壯士斷腕閲讀-ilrvq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事实上,尚扬的出现出乎所有人预料,就连尚丸也没有想到,昨天夜里刚刚受伤,今天就能忍痛出现在众人面前。
房间内足足静止五分钟。
站满客厅的人这才有所动作,终于能转过头堂而皇之的看被打的没有人样的龙爪,虽说没有肉眼看见的清晰伤口,也没有刀砍斧砸之后的创伤,但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足有说明其有多悲惨。
“呵…呵呵”
尚扬嘴里断断续续的笑了,事已至此,愤怒和咆哮没有任何用,反倒会让这些人认为自己无用,与其抓狂,不如平静。
“这小子确实出乎我预料,很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看来应该用别的方法来对付他了,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手软!”
这番话的本意是要稳定军心,让大家别被吓到,表现的越是风轻云淡,越能给他们吃定心丸。
然而…
这些人听到尚丸开口,都面面相觑,内心波澜起伏。
敢来与“五爷”站在一起的前提是感情,但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一笔风险投资,而是价值投资,博的是成长,现如今,已经被尚扬杀进门警告,都不得不重新考虑。
更何况,尚扬临出门时做过严肃警告,他的手段更是清楚,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今的五爷能不能扛得住他压力的同时,又保护自己。
尚丸见没人附和,心里咯噔一声,同时怒火横生,这些家伙,一定是被尚扬吓到,不敢轻举妄动,要是没有尚扬出现,今天的动员会非常成功,接下来就要制定具体作战计划。
现在全都完了。
“大家不用担心,你们都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尚某人是什么脾气都很清楚,尚扬,终究是儿子,他还嫩了点,更不用害怕,大家齐心协力,在他出院之前,把集团控制权夺过来!”
“我仍然会无条件支持尚总”蔡总缓缓开口:“尚扬的性格大家都很清楚,他之所以过来就是给我们警告,也就意味着无论现在决定与否,都改变不了他的印象,所以我愿意继续跟在尚总左右,一起走到最后!”
被尚扬点名的张总也点点头:“尚扬刚刚所做的一切,只能更加印证他的狼子野心,跟在这样人身后,我看到不到未来,也不会有以后,我表态,会全心全力听从尚总安排!”
“我也同意…”
“我同意…”
尚丸仔细观察这些人的表情,多数人确实还很坚定,但也有被尚扬吓到的,果然是墙头草随风倒,这种人不能堪当重任!
清了清嗓子道:“看到各位的决心,我更有信心了,新尚氏国际的主体构成本就是尚氏国际,接下来我会通过一定途径拿回股权,尚扬也正是看到这点,知道自己实力不足,才会不顾伤病露面,从这个角度而言,他已经开始慌了!”
众人纷纷点头。
他们的点头还没停止。
“叮铃铃”
“叮铃铃”
客厅内响起嘈杂的电话铃声,这些人的电话铃声几乎同时响起,他们拿出一看,同时皱了皱眉,随后接起电话。
“什么?”
“我的办公室被清理?”
“集团网站上宣布开除?”
这些人同时惊愕开口,电话里的内容如出一辙,都是被开除的消息,所有人脑中嗡嗡作响,又都看向尚丸。
尚扬确实掌握公司控制权,也有人事任免,但他们万万想不到能把自己开除,要知道,这些人加在一起,在新尚氏国际扮演着重要组成部分,手中还有业务、也掌握很多数据,即使开除,也需要过一段时间,把当下工作理顺,而等尚扬把工作理顺,五爷很有可能已经拿到控制权。
现如今的做法,无异于壮士断腕,需要流血…
霎时间,客厅内的气氛又变的无比沉闷,压抑…
尚丸感受他们一道道目光,脸色终于控制不住变的难看,这招对于尚扬是壮士断腕,对于自己,可是把后路给切断,他损失八百,自己损失一千。
“五爷,我们…怎么办?”
“尚扬已经发布任免公告,我被开除…”
“我在新尚氏国际工作二十年,就这样到尽头”
尚丸脑中也开始嗡嗡作响,缓缓站起身道:“别着急,事情很快就会解决,三天之内,我给大家答复!”
说完,准备回到书房,需要独立思考空间。
刚刚走出两步。
“呜呜…”躺在担架上的龙爪,用只剩下一条缝隙的眼睛,哀求看着,满是可怜,他后悔了,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些,说什么也不会去找,明明有大好前程,现如今,只能靠博取同情继续工作。
尚丸听到声音停下脚步,低头看他肿胀几圈的面孔,恨不得也上去补几下,奈何这里人太多,必须得扔着。
咬牙道:“给他抬出去!”
说完,终于走进书房。
客厅里的众人,有人脸色煞白、有人满头大汗,还有人身体颤抖,他们突然开始怀疑,今天出现是不是有些冲动?
医院。
尚扬重新回到病房,李念、唐悠悠、徐婉婷都在旁边,就连叶盛美都从外地赶过来,几个人犹如唐僧,从四面八方不停念紧箍咒。
所用之词都逃不过不听话、累死你、不让人省心等等。
尚扬满脸附和,再次对“世界上所有女人的共性是她们都是女人”有深刻了解,温婉的悠悠、性感的叶盛美、野蛮的李念…一旦开始“絮叨”就是连续不间断,比逛街还有战斗力。
尚扬听是听,心思早已飘到九霄云外。
当下大背景是尚家和光阴会发生矛盾,只是从目前的原油和黄金市场表现来看,光阴会只是放出消息,并没有太大实质性动作,王天啸不可能把这口气咽下去,斗是一定要斗,但为什么还没用太大力不得而知。
尚垠在尚家的情况没有之前好,首先是自己的影响,其次是欧洲钱家在自己出事时候的占队立场问题,让他们之中产生隔阂,最后一点是,老爷子对他的态度应该会有所改变…
尚垠自有尚垠福。
而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尚丸赶走!
其实在老爷子让他来的时候,就注定把他赶走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拖”走,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他没有掌握控制权,没有让自己倒下,老爷子势必会产生怨言,如果能拖到一个月以上,那么他来的目的就不攻自破。
毕竟,老爷子从来看不上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个小喽喽,多浪费一个小时都是耻辱,怎么能容忍自己屹立不倒?
“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尚扬冥思苦想着。
“喂,你听没听见我说什么,回个话,肝受伤,脑子也坏掉了?”李念站在旁边,美眸怒瞪,自己嘴巴都快说干,他却没有半点反应,非常生气。
尚扬被她喊的缓过神,笑道:“知道了,知道了…都记在心里”
他在刚刚回来的时候出现在会议室,确实让所有人都害怕,包括这些女人,可只有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才会清楚哪些人重要,所以在她们面前,比之前更加“随和”
“我说什么了,重复一遍!”
李念磨着银牙道。
“厄…”尚扬一阵语塞, 根本没听,自然不知道说了什么,答不上来。
“我就知道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李念一伸手:“掐死你,一直不长记性,早晚有一天让人砍死在外面!”
站在旁边的徐婉婷见状,迅速上前一步:“还是不要动手了吧,他身上有伤,动手不好,而且说归说,不能太恶毒”
“你要干什么,还要护着他?”李念见状更生气:“让开,他这样的就得好好教育,要不然以后还得惹事!”
“说话归说话,也不能动手啊”唐悠悠忍不住开口:“差不多就行了,我相信他一定都听在心里,记住了!”
“你还好意思说话?”李念吃了火药一般:“都是你,他要干什么都同意,身上有多重的伤不知道,还能推他出去?”
“他让的…”唐悠悠缓缓回道。
“他让你就干?他让你以后都别出门也不出去嘛?”
徐婉婷见唐悠悠说不过她,直接表态道:“反正我认为怎么说都可以,就是不能动手,他受不了的…”
“你也是,还帮着他?咱们应该一起打!”李念气的双手掐腰。
“呵呵”
坐在一旁的叶盛美抿嘴笑了笑,对她们的内部立场不坚定非常鄙夷,有人教育,有人保护,这样是教育不好丈夫滴,看她们吵起来,小声问道:“看她们为你吵架,是不是可舒服了?”
尚扬白一眼,这娘们儿唯恐天下不乱,回答舒服与不舒服都是错,干脆把眼睛一闭,当成是什么都没听见,累了,睡觉。
他把眼睛闭上,竟然真的睡着,等睁开眼时发现病房内已经漆黑,病床旁边坐着一个人,通过轮廓就能判断出…是冯姐。
轮廓只是一方面,坐在那里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女强人气息,是其他女人无法模仿的,她不强势的时候可以很女人,也可以优雅。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