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etaho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頌》-第六百四十四章 天命在長生看書-46054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第六百四十六章
——
天门关崩塌,没有过多的修饰,也没有继续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
天门之后,壶子的精神坐定,肉身化为尘埃,而他已经看不到人间的情况。
天门,裂了!
而在人间,天门关裂开,化为浩瀚的云开始散去,于是天地明空澄澈,世间的仙人们,都陷入了极端的沉默当中!
这一剑的威力,已经在人间几无敌手!
“还有一剑。”
有身处世间最高点的某位仙人轻声开口:“三剑就打碎了天门关,我等都做不到的事情,即使是感悟了商天子三剑,这进步也未免过于快了些。”
“不过想到有人间相助…这是第二次了,大概也就能够接受了,如果我等被人间所助,想来也是可以击破天门关的,只是人间不会相助我等,所以这种念头,也就只是想想罢了。”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啊….而这天子剑,一共是四剑…..”
三剑就打碎了天门关,但是还有第四剑没有挥出。
向前直刺就一无阻挡,高高举起就无物在上,按剑落下就是所向披靡,而挥动起来,则是旁若无物。
这最后一剑,就是涤荡世间一切尘埃,开辟万象的一剑,没有什么能抵挡,在这最后一剑的描述中,即使是世间最强大的东西,也并不比空气坚固多少。
万物触之皆如泥土,剑锋所掠无物不斩,这就是第四剑,而没有用上第四剑,天门关就崩溃了,人间的仙人们看不见天门之后的情况,但也依稀能够,能够大致的想到,壶子此时的模样。
那一定是面色青红交错,十分的难堪吧。
昔年他用四种道相,让巫咸吓得仓惶逃遁,他便在自己的位置上,教导列子天与地之间最质朴的道理,当时世人都说他已经得了大道真意。
而如今,天子剑没有出四剑,仅仅是三剑就在他的眼前摧毁了天门关。
可谓,时移世易!
剑声颤动,程知远低下头来,俯瞰世间!
匈奴的大军开始躁动起来,原本因为天门大开,以及钧天道尊突然出现而导致的平静状态,再度被打破,众人这才想起来,此时,大家还是在战场之中!
“攻还是不攻?”
呼衍王之前负了伤,退出了战斗圈,但现在大部分人都受了伤,断胳膊断腿的满地都是,他的伤势比较起来反而就显得轻了点,于是抱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他问了这么一句。
向他们的大天子,也就是浑邪王开口询问。
浑邪王没有说话,而是看向祭天金人。
“您说这一次,天命在我等!”
浑邪王说这话,但明显可以看到他的嘴唇都在颤抖,背都有些驼了下来。
“天命,难道不在长生吗?您欺骗我们?我们不能相信。”
祭天金人道:“天命确实是在长生,直至现在,还在长生。”
浑邪王看着他:“然而世上根本没有长生天主….您是向道询问所得到的答案吗?”
祭天金人:“长生天主就是道,道就是长生天主,这不过是一种称呼罢了,就像是曾经在周成王的时期,世人视昊天上帝为道,后来楚国人说东皇太一是道,齐国人说天齐神是道,晋国人说帝辰是道,燕国人说清微是道,宋国人说玄天是道,郑国人说上宰是道,鲁国人说圣王是道…..”
“这些里面,有人,有神,有天帝,有不存在之物,但道是一种称呼,不论是圣人还是天神,都是世人所以为的道的载体与意志体现罢了。”
浑邪王释然,向祭天金人单膝跪下。
但是他又抬头,指着那高天上的程知远。
“若天命在我等,如何胜他?”
这本是公平的较量,即使是天帝人物,长生之地也能拿得出来,白马胡巫是天帝人物,对上了赵悝,他们匈奴三王足以担当圣人们的对手,而更有金天君王,大漠龙神,甚至能请动钧天道尊的径路圣子。
雁门关根本不可能打败这种战力,而且匈奴有十几万大军,又说服了鬼方等一系列北狄,前来帮助,要效仿当年周幽王时期之时,而赵国没有恒山武士相助…不,在匈奴人看来,即使恒山武士回来了,面对这种强大的兵力,也是必然会覆灭的。
但现在,有一个超越天帝级数的人物,不需要白马、龙神他们开口,浑邪王也不是傻子。
这位周宫的大祭酒,就是冲着北上御敌而来的,而要面对这样一位人物….
这里的匈奴高手,只有祭天金人可以与其一战。
“您说天命在我等!那请您告诉我!在钧天道尊离开,在那位曾经的天子离去之后,在天门也碎裂之时,我们要怎么样打进雁门关?”
浑邪王甚至是低声嘶吼出来的!
那个人只是站在这里。
他随意挥下一剑,就抵得上百万大军!
“请您出手!请您出手!长生之地的子民,还在盼望着他们的儿子,她们的丈夫,他们的父亲!盼望着草原的人回去。”
然而祭天金人并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改变他的判断。
“不能出手。”
浑邪王傻了眼。
不能出手?
天命在匈奴?
这都是什么狗屁的话!
北地之王,不破雁门,何以入中原!
但这个时候,程知远出现在浑邪王的身后!
一阵云烟,浑邪王浑身僵硬,而身边所有匈奴勇士都大惊失色,他们拔出马刀,但是却摇摇晃晃,不敢举起!
因为之前程知远一气破天关,连天门都碎裂了,他们看到那一幕,已经被吓破了胆子!
“天命也是会变的,有些人和事,并不在提前可看到的天命之内。”
程知远似是在和浑邪王说话,也像是在和祭天金人说话。
“现在天命真的还在匈奴吗?”
然而让程知远没有想到的是,祭天金人的回应,却是斩钉截铁。
“正是。”
程知远看着祭天金人,而祭天金人道:“天命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强大而改变什么,也不会因为秦军,齐军的援助,而迁移….”
他的话没说完,浑邪王却是手足冰冷!
什么东西?齐军?!
东方的山戎迟迟不见人影,浑邪王还以为他们是背弃了盟约,而到此时,他才明白。
原来还有另外一支军团,正在北上!
程知远问道:“天命在哪里呢?”
祭天金人给予回应:
“有什么东西出来了,所以,正与反,就颠倒了,没有的天命也成为了固定的存在。”
“这就是道的轮转,是阴阳与两仪的交错,寻常的时候,是不会出现的,但是两仪,偶尔也会出现逆转的时候。”
“你打破了天门关,现在的人间,不挨着天,也不靠着黄泉了。”
他的话落下。
就是这个时候。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