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ibmaj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第七百十二章 不公看書-jd74y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武德三年(620年),三月初三,上巳日。
“上巳”者,俗称三月三,乃是汉民族的传统节日,古时以三月第一个巳日为“上巳”,汉代定为节日。
“是月上巳,官民皆絜(洁)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病),为大絜”(《后汉书·礼仪志上》)。后又增加了临水宴宾、踏青的内容。魏晋以后,上巳节改为三月三,后代沿袭,遂成汉族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
而对于李唐朝的唐王李渊而言,这等节日肯定是要军民同乐的,所以这日一早便点发了三千禁军护卫着一家老小和文武群臣出城踏青宴宾去了。
只是,莫约到了巳时初的样子,但见得一锦袍青年独自一人策马回宫,径直来到晋阳宫内“文德殿”前,便大喇喇席地而坐,随后更是掏出一只牛皮酒囊,放浪狂饮起来。
不过,守卫宫禁的卫士们见状,倒也没有人上前阻拦,却是因为他们既认识这锦袍青年是当今的二王子,唐军的左军大都督和益州道行台尚书令,也知道了这李二王子乃是在跟随唐王出城踏青的路上,因为惹恼了李渊而被罚来“文德殿”思过。
至于说,这“思过”到底是要他在“文德殿”里还是殿外,又或者说该是坐着还跪着,却是没人收到过确切的消息,也就只能由得他放浪形骸了。
便瞧着李二口手不停,不一会便把囊中酒喝了个干净,脸色瞧着也越发红润了起来,不过瞧他随手抛却酒囊意犹未尽的模样,以及直愣愣盯着文德殿梁柱门廊的眼神,却是让人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但见得又有十几个卫士担着一部肩舆匆匆而来,却是叫人认出肩舆坐着的青年乃是前不久才回归唐国,如今在国中地位仅次于李二的四王子李玄霸。
李玄霸到了之后,便在卫士的搀扶下慢慢下了肩舆,而后举步走到李二身边,却是整了整衣袍后慢慢跪坐下来,低声道:“二哥,这是何苦?”
李二一听却是乐了,将身子一仰,一手撑地,一手指天,笑道:“何苦?不过是上天,待某不公矣!”
李玄霸闻言眉头便是一皱,回头左右一看,见卫士们倒也懂事,早早便自散去,前后左近倒也无人,便低声道:“与上天何干?”
李二听了哈哈一笑,可笑声之中却叫人听出几分凄凉来,道:“呵呵!兄长本该就是储君,怎有半分差错?”
这话说来,李玄霸也是无话可说,顿时便见兄弟俩一个瞧天,一个望地,各自不语了。
至于说二人话里意思,与旁人而言似是哑谜,究竟寓意如何呢?
事情说来也不复杂,还得从去年突厥入寇雁门关说起,当时李世民被困打箭谷,李建成驰援雁门关后坚守关隘不出,还是天凤军这边派出空军小队紧急驰援,又奇袭得手叫李世民部反败为胜,还一路追杀至了突厥王庭。
然而,待得李世民回师,朝中议定的战果却是李建成领军驰援又坚守雁门关不使突厥扣关寸进,实乃重中之重的头功,至于说李世民贪攻冒进,陷大军于险地不说,还差点全军覆没自是大过,虽有千里奇袭突厥王庭之功,可功过不能相抵,所以说还是过大于功,所以给他评了个次功。
这两兄弟一家人,什么头功次功其实无所谓,而且当时李二正一门心思的组织工匠搞山寨三角翼,忙着为李唐组建空军,也丝毫没半点兴趣去计较这个事情。
然而谁也没想到,随着李渊借李二击破突厥王庭,还救回隋义成公主这事,又是祭天又是自己给自己加九锡不说,居然还在裴寂、王搏二人的撺掇之下,正式把李建成给升级成了太子,然后还糊里糊涂的给李二弄了个什么益州道行台尚书令的官职。
这特么的,是明摆着要李二靠边站啊!
大好的李唐江山,这节奏是要便宜给李建成了啊!
然而,光是这事问题还不算大,也就刚过年没几天,天凤军这边却是突然把李三娘还有李玄霸给发还,还让李三娘带话说要换质子。
这换质子就换质子,可当李渊听说人选居然是他李二之后,竟然没口子的答应了下来,这就特么的太叫人伤心了对吧?
而根据之前的安排,三月上巳之后,便要安排李二上路前往高密为质了,李二肯定是不想也不愿意去的,这也才有了与李渊冲突被罚之事,才有了方才兄弟两人哑谜般的对话。
一时间两人都是沉默,也不知道他们各自心中都在想些什么,良久李二也才听得李玄霸低咳之声,忙也脱下身上的锦袍披在他身上,想了想便道:“四弟,你身子才好不久,万不敢再乱发性子,快些回府歇息去吧!”
李玄霸也不阻拦,任李二将自己搀起后,一手紧着肩上的锦袍,一手却是拽住李二的衣袖低声道:“二哥方才所言倒也对,兄长本该就是储君,杨隋之祸尚在眼前,父王此举倒也不错,只是……只是委屈了二哥!”
李二搀着李玄霸,显然没想到他会如此说话,禁不住苦笑摇头,想想倒也觉得自己多少有点委屈,毕竟这该打的仗自己也没少打,该干的事情自己也没少干,甚至前不久他还殚精竭虑的想着要为李唐组建一支能够与天凤军抗衡的空军来,却没想到转眼他爹就给李建成封了太子,还答应了把他当成人质给人主动送过去,这特么是玩的什么啊?
可是,回头想想,不给他大哥封太子也是不可能的,难不成封他为太子么?
李玄霸听了,眼神之中倒是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彩,忙也抓着李二的手道:“听三姐说,凤娘这次点名要二哥为质,未必是什么坏事……”
李二听了赫然一乐,反问道:“难不成还能有什么好事?”
李玄霸的双瞳顿时一亮,轻声哼了几个明显轻松明快的音节,而后笑道:“二哥可知道,凤娘赠与二哥的那阙‘不染’,还有其他的曲调?”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