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wvk5w熱門連載小說 信息全知者討論-第三百五十一章 大忠臣亞當斯熱推-7hj2c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长江上,黄极坐在一艘游艇上,正在喝茶。
而他对面,余沫朔已经找上门来了。
“好你个黄极,你竟然自己布局抓人,我们不是谈好了,我负责调查,找到之后,你们再出手吗?”
“你竟然把人引到魔都,借助一个无辜的傻子设局。”
“你从一开始说自己叫黄极,就打算利用我们。”
余沫朔直接质问黄极。
黄极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撒谎,你信吗?”
“我不想跟你扯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余沫朔怒道。
黄极摇头道:“那行吧,我的化名叫华极,大家都这么称呼我,你也这么叫吧。”
“好,华极,你现在就告诉我,那黄极能不能救回来?”余沫朔说道。
黄极说道:“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抓住布兰度。”
余沫朔怒道:“那黄极呢?你想过没有?他死了怎么办?他还有一个爷爷呢!”
“你能保证那个疯子不会对他痛下杀手?”
黄极平静道:“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就说病治好了,我就是黄极。”
“那爷爷就是我爷爷,我给他尽一辈子孝。”
“搞笑!你以为我信吗?”余沫朔气乐了。
黄极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光明会的高层,就一定是恶贯满盈,自私自利,而我说的肯定都是假话,又岂会给一个棋子,当孙子?”
余沫朔冷着脸道:“不是吗?”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接通电话那头是他的手下。
手下汇报,之前被布兰度打得濒死,送进医院抢救的几名人员,已经都被治好了。
本来医生都放弃治疗了,结果有两名光明会人员,带了几个小肉球,就把那些严重的外伤和器官破损给修复了。
挂断电话,余沫朔看向黄极道:“你们的医术还真是高明啊,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他嘴上说着,心里却惊骇光明会的生命科学技术,这可真是凌驾于全球啊……
黄极说道:“世界上所有的绝症,包括人类的长生基因,我们全都攻克了。”
“嘶!”余沫朔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这是什么神鬼医术?
所有绝症,外加长生,光明会的底蕴已经恐怖如斯了吗?
“这些技术,都是我们自己研发的,敝帚自珍可不好,你们想学,我们可以教。”黄极说着。
余沫朔嘴角一抽,心里狂吼:卧槽!这可太好了啊!
但他嘴上却没说,还是道:“你少给我来这套,那个傻子绝对要救回来。”
黄极说道:“你确定?这样的话,布兰度恐怕又得放走了啊,他跑之后杀的人,算你头上?”
余沫朔沉思,这肯定也不行。
“可恶,你这家伙把一切都算到了,就是逼我放弃那个傻子!”余沫朔咬牙道。
黄极认真道:“我再说一遍,那个傻子只是我的替身,他本是十恶不赦之人。”
余沫朔神色挣扎道:“你这是……在让我自己骗自己?”
黄极微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说罢,他打了个响指,有手下递上来一份文件。
余沫朔一看,竟然是两份DNA比对结果。
黄极说道:“一份是我的,我和爷爷有血缘关系,是近亲。另一份是那傻子的,他跟我爷爷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一年前,我打算出国,就抓了一名毒·贩伪装成自己作为替身。如今我已是光明会高层,只想把身份换回来。”
余沫朔惨笑一声,暗想信你个鬼啊!
连故事都编好了,这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啊。
否则华极干嘛要自己做好DNA比对报告,而不是直接让他们去验证呢?
显然,他们去验证DNA,肯定就穿帮了。所以这必然是两份假报告,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减轻他的道德负罪感,好让他余沫朔‘装糊涂’,接受华极这一番布局的结果。
因为接受这结果,继续维持合作关系,捏着鼻子认下华极的瞎话,那好处太多了,比如光明会的生命科学技术,这东西简直没法拒绝……
反之,强行为了正义,结果只会更糟糕。那布兰度拿傻子性命威胁,跑了怎么办?
这是个选择问题,牺牲这个傻子,好处多多,坚决不放弃,反而还有恶果。
“我想想……”余沫朔踉跄退后,走到栏杆旁默默坐下。
古峰走到他身边,低声道:“组长,如果是我,就选择相信华极的谎言。”
余沫朔咬牙道:“谎言就是谎言,它真不了!”
古峰平静道:“这不是真不真的问题,而是‘选不选择相信’的问题。一个谎言,你我心知肚明,但是我们不能去揭开它。华极直接把报告给我们,这一步就很妙,说明他们在照顾我们的道德感,在尊重我们的法律。所以如果是我,我永远不会再去验证一遍DNA,就拿他给的对比结果当做事实。”
“这个盖子,永远不要主动去掀开它,他有种就当一辈子孙子,那这就是事实。”
余沫朔眯眼道:“我不信他能装一辈子,他一个领袖,他会这么做?”
古峰说道:“他行事滴水不漏,又极其需要与我们的合作关系,我怀疑他真的会这么做。其实也不难,他一开始就说了,让我们给他一个工作身份,就说药效很厉害,他又聪明又强,要跟我们出任务。如此,他不必天天陪着那个爷爷。”
“其次那老人,我估计也没几年寿命了,华极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不用装一辈子。”
余沫朔咬牙道:“你在劝我听他的?”
古峰说道:“你一定要救那个傻子吗?”
余沫朔说道:“那黄极何辜?是,我可以装糊涂,把华极伪造的这两份报告,以及他编的故事,当做事实,上报交差。这样所有人皆大欢喜,还有益于国家,但是黄极那个傻子何辜?他是傻子就该死吗?”
“我若是装了这个糊涂,我一辈子饶不了自己。”
古峰叹道:“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组长,你就是太固执了……与他们翻脸,会死更多人。我们自己无能抓不到,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我说实话,华极已经很给台阶下了。他利用我们这件事,揭过吧。大局为重。”
余沫朔默然无语,眼睛直勾勾盯着在那喝茶的黄极。
“老陈那边,让他立刻从林立那里作为突破口,问出华极一伙儿的真实目的,我不管他用什么办法,立刻!”余沫朔突然说道。
古峰无奈,只能打电话去催促。
……
另一头,布兰度一马当先,扛着曹晶狂奔,白兰迪则背着芙然,紧跟不舍。
他们绕开了严重怀疑有埋伏的两处地方,来到了一片荒郊野林中。
走着走着,突然一群鸟儿被惊走。
树枝摇曳与百鸟齐鸣的声音,在夜晚极为渗人。
芙然惊道:“有埋伏!”
白兰迪瞬间拔出光剑警戒,布兰度有黑魔杖,所以汇合后光剑就给了他。
怎料布兰度不怕,反而大笑:“哈哈哈!”
白兰迪不解道:“大哥何故发笑?”
布兰度手指钻着白兰迪的太阳穴,说道:“动动你的脑子!”
“芙然从小被关得太久了,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倒也正常。怎么连你也一惊一乍的?”
“我们到来惊动了鸟群,这恰恰说明,我们来之前,这里没人,鸟类都很安静地待在树上。”
芙然挠头道:“对哦……”
白兰迪也点点头,布兰度说的有道理,这里定然没有埋伏。
只见布兰度指了指四周环境,道:“这里僻静无人,隐蔽自然,周围树木高大,花草丛生,夜晚影影绰绰。”
“如果是我,考虑到这里的环境,怎么也应该指派几个人把守!”
“然而华极太自大了,他以为能算死我的逃跑路线!却没有在这,布下埋伏……哪怕是个弱者也好啊,这样起码能获知我们的逃跑方向……重新调整包围网。”
布兰度正说着,突然树上亮起一把光剑,瞬间俯冲而下,势如破竹!
“什么?”布兰度大惊失色,立刻一脚踹开白兰迪,同时借助反震之力,躲开了这一击。
“亚当斯!”
布兰度认出袭击者,正是亚当斯。
亚当斯散发着极其亲和的气息微笑道:“不愧是你,果然谨慎,这都能反应过来!”
布兰度冷汗都下来了,刚才如不是亚当斯有个开启光剑的前置动作,而是直接拿把不发光的钢刀突然砍下来,他绝对躲不开!
此刻他看出来,亚当斯的实力也达到了S4巅峰,这要是被砍到,最起码少条胳膊。
“可恶,怎么会在这里埋伏的!”布兰度咬牙切齿。
亚当斯没有攻击,只是站在原地,之前被惊走的鸟儿们,就非常亲昵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原来这里埋伏而不惊动鸟儿的原因,在于他连亲近鸟类的荷尔蒙,都可以散发。
相比起人类思维复杂,可以靠意志力无视亚当斯的能力。
鸟类等动物,思维单纯,更好骗。生理上是怎么感觉的,就怎么相信这种‘荷尔蒙的语言’。
亚当斯苦笑道:“我也不想来的,我故意选了个没人去的地方,想当个混子,结果你就偏偏撞上来了……”
“草……”布兰度无语了,这个理由要把他气死!
“我信你个鬼!就你一个人?找死!”
布兰度拿出黑魔杖,哈塞一声,冲击波起手,紧接着就顺着风冲上去。
然而亚当斯被气浪震飞的同时,突然额头爆出两根犄角,琵琶骨气柱喷涌!
“卧槽!”布兰度吓了一跳,连忙暴退。
亚当斯竟然变身了!和罗言一样的变身,也就是说这实力至少S6!
“这变身竟然是可以学的?”布兰度崩溃了,这打个毛!
亚当斯本来S4巅峰,他还能拼一把,结果突然变身……他就没得打了。布兰度回想起当初圣清岛罗言大杀四方的模样,就知道自己栽了。
他现在,只能垂死挣扎一番。
“这是华极的弟弟,你放我们走,我把他放了。”布兰度紧握着黑魔杖,此刻只能赌曹晶真是华极的弟弟……
亚当斯拨弄着一只小鸟道:“好啊……”
布兰度松了口气,不过见亚当斯答应地这么轻易,又不敢相信。
这时候,白兰迪说道:“亚当斯,你其实不想跟重瞳混,都是被华极逼得对吗?”
亚当斯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拉拢我无数次,我每一次都是拒绝的……除了最后一次。”
他的确是每一次都拒绝,打从一开始被拉入伙就是这样,真可谓被黄极逼得。
但是最后一次,他服了,黄极把自己当做后悔药,可谓竭尽心力。
亚当斯也是从那一刻彻底理解黄极,这个人不是把自己拖下水,而是真心想带自己走向一个美好的未来。既是兄弟,便选择相信到底。
不过话听到白兰迪耳中,却是另一层解读。
白兰迪对布兰度说道:“大哥,我一直也没有停下从光明会获取情报,我们逃离圣清岛之后的事,我也有所了解。这个亚当斯,是率领你所组建的勤王之师,抵抗到最后的人啊。”
“手下的人无数次想投降,他都坚持团结大家,说服大家继续抵抗叛军。一次又一次,最后是没办法,所有人都绝望地投降了,所有掌剑都死了,才强行逼着他亚当斯也投降的。”
布兰度一听,顿时惊喜,竟然还有这样的大忠臣!
尽管最后亚当斯还是跟了重瞳,但这种人绝对还是心向光明的,心中其实没有异心,甚至想力挽狂澜的。
否则面对那种绝境,早就随大流,心理防线崩溃而投降了,没有必要一次又一次拒绝投降,坚持到最后,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人时,才投降。
可以说,那种局势下能坚持到最后一个才投降的人,绝对不会心向重瞳!
“兄弟,你信我,跟我走,等帝斯下凡,就可以扫清寰宇,重整光明会!届时,你当会长,我居第二!”布兰度激动道。
他太渴望有同行者了!连‘我居第二’这话都说出来了。
然而亚当斯平静地摇头道:“别说了,我既然已经跟了华极,就再也没有降而复叛的说法。”
布兰度痛心疾首道:“别啊!你跟着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你信我啊!”
亚当斯还是摇头道:“别说了,拔剑吧。”
布兰度绝望,打?怎么可能打的赢?
白兰迪连忙道:“亚当斯,好,你要留下就留下,我们不逼你……但你放我们走吧!让我们把华极的弟弟也带走!”
亚当斯沉默。
布兰度也意识到,直接拉着亚当斯跟着混,恐怕不现实。
于是也说道:“亚当斯,我知道,你也是心累了,你也是绝望了。没关系,我撑得住,你放我走,这条路,我来走到底!”
他们苦苦哀求,亚当斯抚摸着小鸟,看都不看他们,幽幽道:“其实我很懒,什么都不想管的,就想当个混子。”
布兰度眼睛一亮,他看出来,这其实是同意了。
他拉着众人,连忙从他身后跑过,回头看亚当斯果然还在玩鸟,没有追击,不禁大为感动。
“兄弟!你信我!此恩必报!我若活下来,他日帝斯下凡,血流成河之日,我必保你不死!”
说完这话,他们跑了个没影。
……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