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mk6h6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九天劍主》-第兩千九百零一章 醫治?展示-wl321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九天劍主
小說推薦九天劍主
众人打量着白夜。
发现他的穿着打扮根本就不是宫中之人,顿时大怒。
“混账!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居然敢在这撒野?找死吗?”
“速速给我滚出去!”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快点滚!!”
众人叫骂着,一个个怒不可遏,仿佛要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生吞活剥。
然而白夜浑然不惧,反倒是喝道:“一群无能之辈!你们治不好丞相,就莫要在这添乱,统统给我滚!如果耽搁了丞相的医治,让丞相有什么意外,你们统统得给丞相陪葬!”
这话坠地,众人脸色顿变。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能治好丞相?”这时,一名御医走了出来,盯着白夜冷冷说道。
“我可以试试。”白夜思忖片刻,平静道。
“试试?”
“哼,我道你是有多大能耐呢!”
“试?你知道这位是什么人吗?你敢拿他试?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人们义愤填膺,不断叫骂。
“我能试,代表我有办法,若说你们有办法,那我便不试了,你们去医治丞相吧!”白夜面无表情道。
“这…”
人们哑口。
“太御医!”
众人将目光朝中间一名白发白须模样苍老的老人看去,一个个似是在等待着他做决定。
然而老人也是一脸犹豫,踟蹰不定。
这时,一名尖嘴猴腮模样消瘦的男子突然靠近了老人,低声而笑:
“到了这个地步,我等已束手无策,不如就让他医治!若是医治成功,那也便好,若是医治失败,咱们也能把责任推到此人身上,如此上面怪罪下来,咱们也不必完全遭罪不是?”
这话一落,老人双眼顿亮。
旁边的人也纷纷点头。
“有道理啊!”
“如此甚好!”
大家都赞同了。
老人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当即点头:“行,既然如此,那好吧小子,就让你试一试!不过我可得告诉你,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这责任,你可
免不了的!”
“可如果我治好了丞相,那么这份功劳,跟你们也没关系吧?”白夜笑道。
“你说什么?”
老人眉头一皱,顿时生气了。
可旁边那尖嘴猴腮的人却是忙扯了扯老人,给他使眼色。
老人会意按耐住心里头的怒火,冷声哼道:“行啊,你要真能医好丞相,功劳自然都是你的,但你要是医不好!我告诉你,那你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老人手一挥。
四周的御医们全部撤退。
任由白夜去医治即将死去的丞相。
无数双眼睛盯着他。
而轻羽已是吓得快要晕厥过去。
“你疯了?”
轻羽快步上前,一把抓住白夜的胳膊,情绪激动道。
“你干什么?”白夜侧首。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问你吗?”轻羽激动道:“你知不知道这位是谁?这位可是我们神鹰族的丞相!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该怎么办?”
“不必担心!我说了不会有事的,怎么?你不相信我吗?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吗?”白夜淡淡看着轻羽道。
“你是非要我轻家灭亡不可吗?”轻羽气的连连跺脚,恨不得将面前这可恶的家伙一口咬死。
然而她是无能为力。
白夜已经将海口夸下去了,这个时候除了让他胡来,也没有别的办法。
轻羽脑袋乱糟糟的,思绪着待会儿如何离开这里。
而在这时,白夜已是抬起了手,释放出灵花天魂,覆盖于床上的丞相身躯。
顷刻间,丞相的身子被灵花天魂那勃勃生机的气意包裹,可他身上的伤势并未有所好转,嘴里还是在不断的吐血,且气息愈发羸弱,胸口的裂痕也越来越大。
“丞相的伤势好像恶化了!”
“可恶!你到底在干什么?”
“混账东西!丞相怕不是要死在你手上了!”
人们义愤填膺,一个个不断咒骂。
但没人去阻止白夜。
现在有个人为他们神医殿的人背锅,他们何乐而不为?
“区区晋帝
期存在,实力不怎样,却也敢在这里出风头?当真是不知死活!”
“他似乎在用他的天魂为丞相疗伤?呵,晋帝期存在的天魂之力能有多强?”
“这根本就是一出闹剧。”
众人讥笑着,一个个脸上全是不屑。
“你是 轻羽小姐吧?”之前那老御医盯着轻羽道:“这人是你们轻家的人?你们轻家如此乱来?来日必遭灭门之祸!”
“这…”
轻羽张着嘴,不知如何反驳。
与此同时,一大群衣着华丽的官员们汇聚于神医殿外。
“肖太医!你可在里头?”一声呼喊传来。
老太医不由一怔,侧首朝大门外望去。
“肖太医,是张侍郎他们!”旁边的人提醒道。
“张侍郎?”
肖太医走了出去,望着众人道:“诸位大人怎来了?”
“肖太医!听闻丞相伤势加重,情况不妙,我等担忧丞相,这便赶来。肖太医,丞相当下如何?”门口的张侍郎忙抱拳道。
“丞相情况很糟糕!我等竭力相救,本还是有一线希望的,但这轻家之人突然赶来,阻扰我们医治,并口口声声说他们能救丞相,现在轻家人来医治丞相呢!丞相之情况,我们可不知道!”肖太医望着外面的人,面无表情道。
“什么?”张侍郎等人错愕万分。
这边的轻羽也不由一颤,脸色白的跟张纸一样。
肖太医这话何意,他自然是听得出!
这根本就是要把所有责任推到她轻家身上来!
神医殿内的这帮太医!是想用轻家来当替死鬼,以平复神鹰族人的怒火?
“混账!”
轻羽气的是咬牙切齿。
但她不仅仅是气愤肖太医这帮人,更气白夜那个白痴!
这种烫手的山芋别人是丢都来不及,他居然还抢过来死死拽在手里…
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竟有此事?”
张侍郎脸色一冷,几步上前,盯着站在门边的轻羽,严肃喝道:“轻羽!你们轻家是怎么回事?你们莫不成是想害死丞相?意图谋反?”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