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b04fw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末日崛起》-第一千零七十九章、行事狠辣閲讀-etob0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老大,你的武功——”大象眼中露出惊骇,刘危安刚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察觉不对,但是只是怀疑,以为是刘危安进步太快,精华内敛,不泄分毫,他感应不出来。但是刘危安一赶路,脚步虚浮无力立刻暴露无遗。
“出了点漏字,功力尽失。”刘危安脸上坦然,已经适应了没有功力的感觉。
“老大,我会保护你。”大象认真道。
“好,那就靠你了。”刘危安的话音落下,一道橙黄色魅影从远处飙射而至,刹那出现在眼前。刺耳的刹车声和引擎的轰鸣声混合一起,让人热血沸腾。
“上车!”超音速,驾车的是吴丽丽。天风省,最喜欢开车和开车最彪悍的人就是她了。如果说大象只是怀疑,她则是肯定,不死草的感应比人类更加灵敏,刘危安一出现,她就察觉出了问题。
“我用脚!”大象道,他的体魄太健壮,超音速装不下他。
“去哪里?”吴丽丽直接把大象忽略。
“跟着指示走。”刘危安把一枚纽扣大小的玩意从耳朵里面扣下来,塞进吴丽丽的耳朵。
“系好安全带!”吴丽丽的一脚油门下去,超音速犹如出膛的炮弹射出去,刘危安身体猛然后仰,重重撞在座椅上,只感到道路两侧的景物变化,走马观花,五分钟的时间不到,已经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大型停车场,废弃的汽车平铺地面,煞为壮观,激烈的打斗声从地下一层传出来。劲气呼啸,震耳欲聋。
“大象,去帮忙!”刘危安眉头一邹,到现在都没有解决,可见敌人之难缠。
“是!”大象犹如一道旋风射入了昏暗的地下入口,只有一盏淡黄色的灯一闪一闪,其他的灯都灭了。下一秒,惨叫声响起。
砰——
啊——
砰——
啊——
……
轰鸣声从身后传来,接着是刺耳的刹车声,10辆超音速停下,每辆车坐三个人,一共30个人齐刷刷下车,都是平安战士的精锐,领头的是林中虎。
“总督!吴长官!”林中虎大步走上来,表情严肃。他负责对内的情报,主要向刘危安汇报,刘危安不在的时候,由吴丽丽处理。
“现在是什么情况?”刘危安问。
“一共5000吨粮食,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不过东海集团的高层已经逃走了。”林中虎道。
“逃到哪里去了?出了天风省,还是还在天风省内?”刘危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能逃过林中虎的手掌,说明东海集团谋划不是一天两天了。
“种种痕迹都表示东海集团逃出了天风省,不过属下认为,逃走的都是不重要的人,重要的人还在天风省。”林中虎声音带着一丝杀意,在天风省内,东海集团敢和他玩手段,简直是对他的挑衅。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东海集团图谋非小。”刘危安冷笑一声,没在说话了。
吴丽丽目光一闪,正要开口,地下传来一声恐怖的爆炸,她脸色一变,地下突然安静下来了,过了十几秒钟,大象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石虎、不死猫还有浪子闫世三,三人脸色难看。
大象一身是血,但是都是别人的血,他没有受伤。石虎、不死猫和闫世三三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其中不死猫受伤最重,走路都要靠闫世三撑着。
“有一人自爆,把其他人都炸死了,属下无能,没有捉住活口。”石虎一脸惭愧,动用了四个高手,三寸钉也出手了。还是在偷袭的情况下,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说出去都丢人。还得感谢大象支援,要不然,能否留下这些人都不好说。
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股可怕的势力,他感觉自己的工作严重失职。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快离开这里。”吴丽丽忽然脸色大变。
“走!”刘危安没有一丝迟疑,极速钻入了超音速。
一秒启动,超音速如离弦之箭,射出去,远远望去犹如一道橙色幻影,在半空中划过刺目的色彩。废弃的停车场突然化作碎片,恐怖的冲击波横扫八方,火光冲上天空数百米,各种岩石、碎片射向周围,飓风追在超音速后面,刘危安明显感觉超音速的速度快了三分。
爆炸的声音远远地传递出去,半个信丰市都能听见,很多人趴在窗户去,惊恐地看着刺目的火光。
超音速在一公里之外停下来了,刘危安下了车。废弃停车场已经完全化为废墟,大火还在燃烧,浓烟滚滚,天空之飘落着一颗颗白色的雪花,落在地上一看,是爆米花,一半白色一半焦黑,烤的不均匀。
“王八蛋!”林中虎几乎把牙齿咬碎,东海集团藏的5000吨粮食就在废弃停车场的三楼,一声爆炸,所有的粮食都灰飞烟灭了,不仅如此,留守的四个战士怕也是凶多吉少。
“希望大家都能重视起来,我们的对手不仅熟悉我们,而且心狠手辣。”刘危安平静的声音地下隐藏杀机,浪费粮食可耻,东海集团的行为,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5000吨粮食,可以解决多少人的口粮问题,这些人简直丧心病狂。
“总督,这个案子交给我,我会把每一个东海集团的人都挖出来的。”石虎上前。
“这个案子是我们先接下的。”林中虎对他怒目而视,案子如果被石虎抢走了,他这个情报局局长就不用混了。
“现在不是意气之争的时候,我感觉,这条鱼比你们想象的都要大,你们两个人联手,一明一暗,同时进行!”刘危安道。
“是!”石虎大声道。
“遵命!”林中虎虽然不甘,但是刘危安已经发话,他也只能听话。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