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groh8優秀言情小說 漢世祖-第38章 濮州案(1)展示-ett6q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臣与那张建雄有旧,张建雄被杀后,是他的僮仆,快马南来东京,告与臣知!”面对刘承祐的问话,李业目光有些躲闪。
刘承祐不由面露哂意,阴阳怪气的:“看来舅舅与张建雄何止是有旧啊,生死大事,首告与你,这速度,也是够迅捷啊!”
被刘承祐呛得,有些憋闷,李业脸色也不好看了,只觉得这个侄儿,并不尊重自己。
殿外晨曦初露,柔和的光芒挥洒而下,美好的清晨,美好的心情,被李业这番上禀弹劾,给打扰了。
就“郭荣杀濮州刺史”的消息,刘承祐面色沉凝,大脑中快速转动着。隐约有所感,此事,应当属实。而他想要搞清楚的是,到底是什么情况,而他这舅舅,不务正业地掺和其中,又是什么缘故,只因为那“故旧”之情?
见天子那满脸漠然的表情,李业在下,眼珠子转悠了几圈,还是有些忍不住,道:“官家,臣虽顾念故旧之情,为张建雄陈情相告,但郭荣杀他,确系属实。他郭荣仗着陛下所赐信任与权柄,耀武扬威于地方,竟敢擅杀一州使君,置国法刑统于何地……”
看李业这急不可耐,想要自己处置郭荣的样子,刘承祐有点怀疑,郭荣什么时候得罪他了。语气淡漠应道:“朕说了,先把事情搞清楚。还有,纵有其事,也不是宣徽使职责以内事!”
刘承祐这话,已经很不客气了,看得出来,对于这个舅舅,他当真不是很待见,而此番进言,从一开始,就让刘承祐心里不舒服。
对于心高气傲的李国舅而言,心头的难堪,已显于脸上了,十分羞愤,他可是抱着一颗“拳拳忠心”来的。但再不痛快,还得忍着,而今在朝中,已基本没有人敢在皇帝面前撒泼放肆了。
很快,张德钧自政事堂归,随行而来的,是宰臣李涛与范质。
刘承祐问其事,二臣对视一眼,由李涛拿出一封册页,谨慎地呈上:“陛下,确有其事。这是今晨收到的镇宁军节度的奏册,节度使郭荣上报,濮州刺史破坏大汉法统,不尊朝廷政令,苛捐杂税,残虐生民,怒而杀之。郭荣知其罪,已自下濮州狱,请朝廷处置!”
“大胆!好大的胆子!”闻言,刘承祐顿时便怒了,目光一扫,气势骇人。
“我素知郭荣肃重而性情刚烈,却如何也想不到他会如此莽撞。那张建雄,纵有千刀万剐之罪,也轮不到他来杀!他这般做,又视朝廷法度为何物?”刘承祐长叹一声:“郭荣有负朕望啊!”
“陛下息怒!”平时是少见天子有如此激动的表现,李涛、范质赶忙劝解道。
迅速地平复下情绪,起身,在殿中缓缓地踱起步子,刘承祐转身问道:“两位相公以为,对于郭荣之事,当如何处置?”
闻问,还是范质上前一步,揖手道:“陛下,郭荣在镇宁军任上三年有余,为政清肃,士民得安,可称上品,人皆称道之,对于国家,是有大功的。臣也知道,陛下素来看重其才。”
“然如陛下之言,国朝初立,经纶初构,法度条制都在不断完善中以约束天下,这等时候,身为朝廷重臣,更不能带头破坏法度。”
“是故,论功,当赏拔;论罪,当重罚。以臣之见,当对郭荣,严厉惩处,以儆效尤。让天下节度都看看,警醒其行为!”
大汉第一代《刑统》是由范质牵头穷一年之宫编纂的,对于此法典,自是要极力维护。是故,即便知道自己的话,会得罪朝中权势极重的郭氏一族,也不加犹豫,大胆进言。
别看这几月,郭威抱病在家,郭氏的权势,有所受抑,但聪明人,绝不会因此而轻视他们。
“官家,臣以为范相公乃秉公执言,甚是有理!”李业在旁听到了,赶忙道。
对于李业的积极,刘承祐终于点了点头,又看向李涛:“李卿以为如何?”
李涛也有所考虑,但几乎是猜测着刘承祐的心思,谨慎道:“臣,附议!”
想了想,刘承祐直接道:“去,让御史中丞赵砺去一趟濮州,将事情调查清楚。至于郭荣,先行押回东京,容后处置!”
“是!”
待几臣退下之后,刘承祐脸色平静了下来,眼神深沉如潭。闻濮州事,刘承祐初有些惊讶,但如论情绪,并没有在李涛、范质几人面前表现的那么愤怒。
事情已然发生,刘承祐此时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善后问题。擅杀一州大吏,上纲上线的话,是要论死的。但是,杀郭荣,在刘承祐,是不可能的,至少在如今这个阶段。
具体如何善后,刘承祐脑子里只有一些笼统的念头,还未成型。但是如范质之言,借机维护朝廷法制,警示天下节度,约束方镇行为,这样的效果,是可以实现的。
濮州刺史张建雄,刘承祐这边是有些印象的,因为这几年下来,濮州每岁对朝廷的贡赋,从来都超过标准,侍奉异常恭顺。
但濮州刺史的位置,是张建雄趁汉兴之年,杀契丹人委任之刺史,自专其事,效顺汉廷,高祖刘知远接纳之。
从那之后,濮州刺史的位置便没变过,刘承祐继位以后,按其尿性,是该有所变动的,尤其在濮州这等中原州县。但是,张建雄对朝廷也确实是恭敬臣服,也就没顾得上。
至于郭荣为何会与张建雄对上,刘承祐也有少许的猜测。依朝廷州镇划分,镇宁军下辖澶、濮二州,濮州属于支郡。
以郭荣的性格,在澶州三年,治其军政,又岂能容忍下属的濮州长期被张建雄把持着。矛盾的产生,是可以想见的事情,只是让刘承祐想不到的是,郭荣会以这样激烈的手段来应对。
深思几许,刘承祐心有计议,命人传召武德副使王景崇。
王景崇奉诏觐见,刘承祐没有废话,直接吩咐着:“郭荣杀张建雄一事,你亲自去一趟濮州,将此案前因后果,给朕调查清楚。有些事情,御史是看不到的!”
“臣奉命!”见天子语气郑重,王景崇当即应道。
“另外!”刘承祐沉吟了一下,补一道命令:“顺便查查,宣徽使李业在其中,到底有何关系。还有,他是如何得知的,竟然比朝廷还快!武德司对此事,为何没有察觉,为何没有消息上报!”
闻此令,王景崇心中略惊,能够感觉得到,天子似乎对武德司的办事,有些不满了。
不敢怠慢,躬身道:“是!臣立刻去办。”
待王景崇退下后,刘承祐稍微琢磨了下,又朝张德钧吩咐着:“派人,去郭府,将濮州之事,通报与邢国公!”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