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mq2b9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鐵血殘明-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口鑒賞-b2qqe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鐵血殘明
小說推薦鐵血殘明
一只大手落下,将半满的酒杯轻轻放入流淌的清水之中,酒杯微微摇动几下,顺着蜿蜒的溪流向下缓缓流去,转过三个曲折的弯道之后,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来,将酒杯从溪水中拿起,杯底水滴落下,在清水中激起几圈小小的涟漪。
“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本官何幸,能与六一居士古今遥对,今日定要一醉方休,同请庞将军。”
庞雨听到上游传来的声音,连忙客气的举杯,对那位放流酒杯的壮汉道,“谢过雷将军抬爱,让在下得以品尝古人雅趣。”
雷时声哈哈大笑,“一会庞将军来放,本官也尝尝下游的味道。”
庞雨借着饮酒的动作,转过头去对身边的导游低声问道,“本官觉得他读的似乎是兰亭序,不是醉翁亭记。”
导游脸上略微有点不屑,“自然是他记错了,也或许是他手下的书手故意让他出丑来着。”
庞雨摇头笑笑,他回到滁州已经三天,执行卢象升安排的安靖滁州的任务,其他官军各营也多留下一些人马,以抢夺抢粮和人力,全营留下来的只有副总兵雷时声。
滁州知府刘大鞏对两人不甚热情,城门仍处于戒严状态,只开放东门让城内人出入,另派了些胥吏出来帮忙,今日陪同的是两名承发房书办,态度也有些冷冷,在亭外远远候着,既不来介绍景点,也不跟两人说话。
庞雨觉得祖克勇说那番话,放在此时对这些胥吏说倒是很应景的,不过他也懒得生气,毕竟守备营以前在安庆境内也受过不少白眼。
由于境遇相同,又找到了打马将牌的共同爱好,庞雨和雷时声几天时间已经打得火热。雷时声虽然是个没啥文化的武人,但比较喜欢附庸风雅,滁州附近初步安定下来之后,就约了庞雨出门游琅琊山中的醉翁亭。
此时坐于亭中,庞雨没看到琅琊山的山峦,但亭周确实修竹茂林,若是夏天过来一定是风景优美,但冬天之时略显萧索。
旁边的导游低声道,“醉翁亭中此水名六一泉,洪熙六年时,引酿泉之水入亭内方池,再经沟渠作三折形为曲水流觞,出庭外再归于溪水,流经山下百家桥入清流河。”
听到清流河三个字,庞雨的神经又跳了一下,四天前的那场大战,仍然让他心有余悸,尤其是强渡清流河时那种空气都几乎凝固的紧张。难得有这么一天功夫放松,庞雨不想又被扰乱心情,埋头吃起自己方桌上的小菜。
下游的月牙池里哗哗水响,庞雨转头看去,几个士兵已经提了水桶,走到亭外上游处排队,然后依次往那水槽里面倒。六一泉在冬天水流很小,为了雷大人这点文艺爱好,只能在下游月牙池那里提了水,在从上游缓缓倒下来,以满足雷大人曲水流觞的情怀。水流既不能快了也不能慢了,要恰好让水能把杯子浮起来,又不能在石壁上撞翻,士兵们满头大汗,小心的控制着木桶的角度。
庞雨自然不会让自己士兵干这种事,都是雷时声营中的步卒,全都没有军装,看着跟百姓没多大区别。庞雨这几天看了不少其他营伍,各营构成甚至有点像流寇,营中充斥大量的厮养,随军做各种后勤工作,各营家丁都有自己的厮养,家丁就是官方的长家老爷,不知道是兵学的寇,还是寇学的兵。
所以这些士兵其实就是军中苦力,雷时声对他们自然不会客气,这么提水倒水已经进行了一刻钟,雷大人的雅趣还没有结束的意思。
庞雨转头对那导游问道,“此次你随在军中,对丘八的观感可有改变?”
导游指指那些苦力,“丘八跟丘八也是不同的,浦子口那守备营兵马,小人也事常见的,大人营中与他营便是不同,但小人也说不好。”
庞雨思索了片刻问道,“那你可愿来我军中任职?”
那导游略微有些愕然,庞雨不知道他是不是装的,一般这种人事问题,他不会直接去问当事人,应该让候先生一类的人出面,以免被人当面拒绝,损害他为官的尊严。
不过这几天在滁州的遭遇表明,武官的尊严原本就不多,庞雨决定对这个导游特殊一点。
“不知大人给在下多少月饷,小人以前做河南生意的,家中老小用度不少……”
“军中自有规矩,你能当到多大官,就能拿多少银子,本官这营中的丘八与其他丘八是不同的,不会单独给你定下一档来,但本官亦可告诉你,日后我这营中的月饷,必定是所有丘八里面最高的,更有些东西不是用银子能算的,如今河南生意并不稳妥,你可想好之后再告诉本官答案。”
那导游眼神灵动,庞雨想要这个人,因为他与军中其他军官都不相同。
正在此时,一只大手啪一声拍在庞雨肩上,庞雨也没有吃惊,不用看就知道是雷时声。
“这曲水流觞,人少了也无趣。”雷时声说着就将导游挤开,在庞雨身边大咧咧的坐下,顺手从水里捞起一盏刚漂下来的酒杯,一仰头喝个精光。
“还是给老子换碗来,醉翁亭都来了,不喝醉回去怎生交代。”
庞雨倒喜欢雷时声,这人已经是副总兵,还没有多少跋扈姿态,相处起来更容易一些。
“雷将军有兴,在下自然奉陪,只是此地离滁州二十里,耽搁久了回去,就怕那李觉斯又到卢总理那里举告,你知道兄弟原本与辽军争执,在卢总理那里起了纠葛。”
雷时声一摆手,“庞兄弟你勿要忧心此时,谁不跟辽军纠葛,那辽军无论到了何处,都仗着他骑兵多,欺压咱们这些小营头,军功粮草缴获,都紧着辽军用,那也没法子,咱们这些带小军的,不必跟他们比。”
“要说辽军跋扈,谁让辽镇家大业大,背后那祖大寿就是靠得住。再者也是人家能打仗,山东那李九成孔有德造反,内地兵马打不下来,辽军来给平了,以前咱们打流寇还成,如今流寇越来越多,还得指望着辽镇来打,人家不跋扈谁跋扈?” 他说罢递过一个酒碗来,庞雨伸手接过,辽镇入关之后得罪的人也不少,他们看不起内地兵马,雷时声这样的,自然跟他们关系不会很好。
庞雨笑着道,“人家每年几百万辽饷拿着,总要养几千能打的出来,辽饷给了雷将军,多半还比那辽镇强。”
雷时声嘿嘿一笑,“那银子我不拿,辽镇打谁都成,唯独就打不过建奴,谁拿这辽饷,谁就得去跟建奴干仗,老雷我还想多活几年。”
庞雨这趟救援,已经是第二次听人说及建奴战力,看辽镇那战力不弱,但听起来好像一点赢的可能都没有。
“那建奴到底是如何兵马,雷大人可与他们交战过?”
雷时声摇摇头,“咱就这么给你说,从那老奴起兵来,死在辽东的总兵不下十个,我这样的副将得几十个。那些边军兵马,打流寇砍瓜切菜,但一见了建奴,还没交锋就一溃千里,比起流寇还不如。”
“这么奇怪。”庞雨摸摸下巴,那鞑子兵在官兵口中就像兽人一般,他一时还想像不出来,听的次数多了,莫名的还有点害怕。
雷时声把两个酒碗倒满,“咱们兄弟今日喝酒,安心当这个醉翁,不要让建奴、流寇这些玩意扫了兴致。”
庞雨连忙举起碗,“雷将军既如此不喜那些流贼,此次那些俘获的活口,都由兄弟来代劳。”
“那感情好,要我老雷说,一群贼子都杀了干净,文官又不准杀,老子一看他们就烦,就有劳庞兄弟了。”
……
滁州城西三里的西涧河边,矗立着一片庞大的建筑,这里就是南直隶的太仆寺。
太仆寺这一片是查验马匹的地方,算滁州最平坦开阔之地,围绕着这个中央机构,外围也衍生出一个产业链,沿着官道有不少房屋,流寇没来得及烧毁。
太仆寺里面建筑广阔,还有验马的广场,自然适合驻军,流寇当时在附近搭建了大量的帐篷,五里桥之战后,又成了关押战俘最合适的地方。
庞雨在太仆寺外的街道慢慢走动,候先生和王增禄跟在身后,还有就是形影不离的郭奉友等人。
这条街道人群拥挤,到处一片喧嚣,各部的士兵都有,叫卖的东西各不相同。
庞雨在滁州呆了三天,也是看习惯了,官兵中也有不少厮养,辽军两千多人,真正上阵决胜的就一千左右,厮养也有两千, 杨世恩等部厮养更多,为作战的官兵提供后勤。
卢象升催得既,官兵主力去追高迎祥之后,很多厮养还留在滁州抢夺战利品,处置战俘的事情也多半是这些人在做。大家抢到的东西不一定适合,于是在这里形成一个跳蚤市场,不但交换物资,也交换俘虏。
很多摊位后面都捆着一大堆人,男女都有,女的是流贼营中的各种家眷,庞雨有时路过也看一看,那些女子基本都是骨瘦如柴,在流寇营中必定也是最底层,多半是那些厮养的家眷,跟他在桐城见过的婆子营不是一回事。
“珠龙桥之捷,是否还要跟张都爷那里发塘报。”候先生走在庞雨身边,停顿一下之后又道,“李觉斯和刘大鞏是滁州地方官,他们必定是听卢总理的,没有他们佐证,报上去亦算不了功,又何必再违了卢总理的意。”
庞雨沉吟片刻道,“咱们报咱们的,原本就是守备营和标营打的,有没有用是朝廷的事情,报总是要报的。再者说,咱们只弹劾辽镇,那天周元儒过来说话时,那话里有话,以本官想来,没有违了卢总理的意。”
说起这事,庞雨还是并不痛快,珠龙桥军功全部归了祖克勇,与辽镇冲突是计划之外的,但庞雨确实有打算不与卢象升一起追击,因为守备营一直立足于防御安庆和沿江救援,机动能力基本都是依托沿途城镇和船运,对后勤十分轻视,他的军队没有在陆地的远征能力,如果真的被卢象升征调,走不了几天就会垮掉。
但冲突的结果是珠龙桥军功丢了,周元儒来告知他的时候,明确了五里桥的战功,暗示了安庆兵额的事情上,卢象升会帮他说话,他大概明白一点卢象升的意思,目前必须要依靠辽镇,但并不想一直依靠辽镇,所以也会提拔庞雨这类内地军头。
得失并不好计算,但从实用的角度来看,军功最终也是体现在官职和兵额上,如果卢象升真的能在安庆军额分配上起作用,感觉用珠龙桥来换仍是划算的。
兵额涉及的最主要是饷银和本色,特别要争取从南直隶税收中留饷,这样少了户部和兵部下拨的环节,只给巡抚衙门、道台衙门、南京户部几个关口回扣,到手总是要多一些,能缓解庞雨的经济压力。
乘着在滁州善后,庞雨也在统计自己的缴获,五里桥王增禄收获并不多,因为抢夺的官兵实在太多,卢象升所部总兵力在万人左右,还有数目不少的厮养,守备营人手不够,最后在营地和道路上抢到一万三千两。
珠龙桥那些马兵明显比厮养富裕,他们马匹上也携带了大量的银钱,用于收买官兵所用,那些马匹上带的银子就有超过五万两,这只是庞雨的预估,最后的数字还没有计算出来。
珠龙桥附近的马匹有五百匹左右,有些在夜间跑远,庞雨在晚上只抢到桥附近的一百六十匹,天亮前让第九局带着往东走,是出于客军的警惕心理,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然也证明了这一点,天亮后抢到的马都没能带走,好在周元儒出面接收,免了庞雨当场丢脸,当然后最后肯定还是流到辽镇那里去了,珠龙桥附近还有大量的银钱未及收拾,肯定也是辽镇收了。
候先生大概也想到了这事,有些心痛的道,“只可惜了那些马、银子……”
庞雨摆摆手,“那笔交易已经过去了,只看眼下的,这笔交易做好了,比那些马和银子更值钱。”
候先生诧异的四周看看,“小人愚钝,大人说的交易是指何物?”
庞雨停下脚步指指周围,“人。”
“这,这些人还有何用?刘知府说只供他们的吃食到后日,雷将军恨不得把他们都杀了。”
庞雨摇头笑道,“怎会没用,前面三日基本把老贼都清出来了,雷将军将剩下厮养都交给咱们办,这可是几万人,天南地北都有,咱们按最缺的选,有用的都挑出来,里面的铁匠、铜作匠、木匠、造纸的、造船的、钱庄帮佣……”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