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mi5es精华都市异能 造化大仙 楚小草-第96章.勝利熱推-bhc3w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720发爆炸弹和火油弹轮番降临在金帐军头上,不但是横扫的钢珠,还有四处泼洒的火油,造成的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宛如死神的镰刀横扫,金帐军密集的阵型中仿佛开出了一朵朵死亡之花,即使以金帐军的训练,遭遇如此炮击也难以保持纪律。
更何况还有不会轻易熄灭的异火油火焰,让混乱更加扩大。
当炮击停止的时候,忽必烈虽然没事,但是周围的亲兵没有他那么多护身法宝,死伤惨重。
他抬眼望去,只见原本密集的骑兵阵中处处是圆形的疮疤,其中倒伏着无数人马,皆是被钢珠穿透,惨不忍睹。
陈天也想让武陵府研发出现代意义上的火药,利用爆炸的气流杀人,可惜,产量太低了,作为炮弹的子药都不够。
这一番炮击下来,中央处的金帐军阵势大乱,建制不存,根本就不可能形成战斗力了。
而武陵军却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死命往前冲,誓要冲破与他们直接交战的那些金帐军的阻拦,直捣空虚的腹心。
而此时的忽必烈终于反应了过来,激灵灵一抖,立刻策马往四周奔跑,聚集败军,重整军势。而四周那些金帐军,也策马死命往这边聚集。
可惜,没有机会了,武陵军此时士气大盛,不顾伤亡地往前突,片刻间就将阻拦的一点金帐军斩杀殆尽,然后,不断引军穿凿、分割、屠杀。
魏长陵看见忽必烈的装束后甚至直接引着一个千人队追杀不辍,逼得忽必烈不断躲闪,再也不能组织起有效的战斗方队。
躲了几次之后,忽必烈长叹一口气,知道没有机会了,直往后退,只希望能多带一些金帐军退出战场,保存元气。
而四周那些受到金帐军冲击的明军各部,也一一开始组织反击,以蔡州为中心的上百里内,无数厮杀又展开了。
而在远方观看的那些蒙兀方面的真君,看到这一幕尽皆无言,这一战下来,不但元军普通军队败了,金帐军也败了,他们还能有多少人能逃回来?
没有了金帐军镇压,蒙兀人的统治能延续多久?
带着这个疑问,众真君尽皆隐逸。
而战场上,追亡逐北才刚刚开始,看到金帐军也被武陵军彻底切割为两部分,那些蒙兀汉军终于彻底绝望,大片大片的要么投降,要么脱逃。
对这些,明军和武陵军并不理会,而是专门紧盯着金帐军,能围住一个就是一个,能杀死一个更是赚了一个。
金帐军也开始动摇,无数有建制的金帐军开始慢慢脱离战场,但是失了建制的,就只能四处乱跑,然后任由屠杀。
忽必烈此时已经成功脱离现场,望着眼前的一幕,心丧若死,不过他还是强打精神,不断收拢败军,希望能多带回一些金帐军,保留一点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场大战一直持续了三天,从蔡州一直到黄河岸边,上千里方圆都扩散成了战场,无数骑士小队在其中来回穿插,追杀金帐军。
即使是黄河南岸汴梁、洛阳那些雄城,也不敢接纳金帐军败兵,害怕被武陵军趁虚而入,夺了城。
无数金帐军逃到黄河岸边,跑到人疲马死,最后对着滔滔黄河,绝望的直接跳了河,想直接游过黄河去,可惜,绝大部分人都喂了河鱼,少部分又被冲回了岸边,被生擒。
忽必烈也不敢进入黄河南岸的诸城,怕被那些城池中的汉军将他擒了献给明军,直接渡河,去了平阳府城。
在这里,他重新收纳败军,可惜,十多日下来,来投的金帐军不过五万,都是见机得早,成建制往外撤的金帐军,至于汉军,来投的不过寥寥几千人,因为所有人都看见了,至少在中原,蒙兀人完了。
而明军也顺利推进到黄河南岸,洛阳、开封等大城不战而降,甚至有些中原的儒生提议黄芪,应该乘胜追击,直接将蒙兀人逐出中原。
但是此时进驻到开封的黄芪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明廷还没有做好彻底占领中原的准备,没有人、没有物资,就连刚刚大胜的军队也要修整、抚恤。
反倒是被封为鲁王的李檀,趁机出击,一连占据了河间府、真定府等南北府县,独据了肴山以东,形成了明军占据黄河以南,李檀占据中原以东,蒙兀人占据中原以西,三足鼎立的局面。
接着,李檀派人渡河,要求与明廷约为兄弟之邦,共同讨伐忽必烈,同时,要求明军退出黄河北岸的邳州的要求。
对此,明廷一一拒绝,黄芪以不敢擅居于李檀之上而拒绝了兄弟之邦的要求,又以明军伤亡惨重,无力北上而拒绝了共同出兵讨伐忽必烈的要求。
不过,明军可以在邳州与鲁王互市,交易李檀所需的各种物资,包括军械。
李檀一听这个条件,就知道明廷对自己有了防备,更不会退出邳州,而是要用邳州做一个跳板,日后进军黄河以北所用的,顿时就继续加强黄河防线的力量,将主要精力用于防御明廷而不是蒙兀人。
而蒙兀人和明廷,经此一场大战,都元气大伤,无力继续战争,偃旗息鼓,准备休养生息,整个天下进入了难得的平静之中。
在这平静之中,明廷还是得不断地运输物资到河南,因为这几个月的大战,不但产生了百万流民,还有近二十万俘虏,每一个人都是一张口,每天都需要消耗天量的物资。
而新增了这大片区域,明廷的人手再度告急,不得不将所有明军派往各地,一来修整,二来也是直接用军法管束地方。
不过,对这些事,陈天并不关心,明廷内阁能处理这些,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另一个难题:如何处理以蔡州为中心的这百里地域。
因为战争、杀戮、死亡、绝望,这里变得比当初在白帝群山中见到的那个袁继初弄出来的打开鬼门的阵法还险恶,整日阴云笼罩,白天还好,一旦到了晚上,几乎就是群鬼乱舞。
那些不散的阴灵,没到晚上就会聚集成团,再度互相厮杀,那声势,百里外都能听到,人人都对这里避之惶恐不及。
但是作为战胜方,明廷却不能不管,否则,任凭它演化下去,是不是真的会出现一个鬼门,联通九幽。
所以,陈天将万溪、红星、陶翁等都叫来了,商议着怎么处理这里,让其正常化。
几人都束手无策,陈天想了想,只得让几人坐镇这里,自己去了昆仑,准备问问叶秋真君怎么处理,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玉简中也可能说不清楚。
除此之外,陈天还打算去拜访昆仑派,如今,蒙兀人在中原已经确定失败,就连幽燕地区,他们恐怕也守不住,但是如果没有这些门派的支持,明廷也不可能顺利统一神州。
他让陶翁临时将本体移到原来的蔡州城,现在的断壁残垣之处,先镇压这里的阴气、鬼气,不让那些妖魔鬼怪有机可乘。
又让红星也到这里来,每日随着太阳升起而运转,消磨阴气,甚至某些要成气候的鬼怪直接让他用他的朱雀灭魔真火直接毁灭了。
他将太玄珠放在陶翁处,让他每天尽量吸纳阴气,导入太玄珠中,反正其中没有阴气,正好可以吸收一些阴气。
反倒是红星不乐意,嫌弃陈天没将太玄珠给他玩,陈天懒得搭理他,直接遁光飞走了。
一路往北,就见到这几十年连绵不断的战争对人民的摧残,不但是中原,就连草原也人烟稀少,无数的生命消耗在连绵的蒙兀、金、宋廷、明廷之间的战争中。
对此情景,陈天既喜且悲,喜的是人口凋敝,日后明廷行政,几乎不存在多少阻力,想必这场大战过后,也没有几个儒生嚷嚷着明廷是离经叛道了。
而悲的,自然是下方生民涂炭,流离失所的场景了。看了一会,他便不再继续看。
一路直飞到昆仑山门外,已经看到了昆仑护山大阵,陈天首先发了一封法讯给叶秋,然后静静等在山门之外。
一会,昆仑上下金钟敲响,原本紧闭的山门大开,大阵撤去,首先是一行男弟子,一行女弟子,沿着山门列行,人人皆是金丹修为,气息凛然。
接着,叶秋陪着五六位真君迎了出来,为首的正是昆仑掌教,静虚真君。
陈天看到这么大的阵仗,也是一呆,他自忖虽然修为还可以,但是以往与这些大派打交道,一般就是派个真君交往,这是干什么?搞得他好像是地仙了似的。
看向叶秋,他也是一脸无奈,接到陈天法讯时,他正好在昆仑太清殿中与一众真君讨论这一战的影响,不论如何,这一战,明廷赢了,而且赢得极为漂亮,蒙兀人元气大伤,恐怕中原都待不住了。
而且,在对决中所使用的那种大炮,更是让一众真君们心惊,如果这东西用于攻山,怎么阻挡?要知道,现在大多数阵法,对纯粹的物理攻击都是不怎么防备的。
而要完全隔绝内外,连这么强大的物理攻击也抵挡,他们要么发展同样的武器,要么如明廷和蒙兀人一样训练大批道兵,这两样,每一样都很困难。
而更重要的是,明廷还开发了南洋,开辟了到达天竺的航线,日后修士肯定会迎来大发展,光昆仑一派,肯定是没办法与之抗衡,甚至说,就是全天下所有的大派加起来,也抗衡不了。
因为按照武陵府的模式,培养修士从孩子开始,理论上来说,每一个孩子都有资格接触修行,即使功法、灵物都不如昆仑等大派,凭借多到难以计数的基数,也会让这这些老怪物倒吸一口凉气。
正好此时陈天的法讯发给了他,叶秋看了轻咦了一声,引起了昆仑掌教的注意,要知道,封山期间,又是从外传进来的法讯,自然会引人注意。
对这种事,叶秋也不可能隐瞒掌教,而且陈天也说了要拜访昆仑掌教,他也就说了。
他以为,静虚还会让他像以前一样,先与陈天接触、交谈,再拿主意,不论成与不成,让双方都不会尴尬。
哪知道,静虚竟然敲响金钟,召集未闭关的所有真君,又派出绝大部分金丹来迎宾,搞出这样一出超高规格待遇来。
看到陈天一脸不解地望向叶秋,静虚连忙上前施礼道:“陈真君大驾光临,是我等怠慢了,请进。”
一边说着,一边解说道:“往日陈真君与叶师弟私交甚笃,私人交往也就罢了,如今,真君到了昆仑山下,我等还故作不知,岂是待客之道。”
一边说,一边扯着陈天进了山门。
一路行来,静虚极为热情,向陈天介绍昆仑的名山胜境,尤其是一些珍惜的灵物,看得陈天也啧啧称奇,其中甚至有许多在外界早就消失了的东西。
既来之,则安之,陈天也冷静下来,陪着静虚游山玩水,直到太清殿中。
到了大殿中,已经有许多修士在这里等着了,静虚将他迎进了大殿中,让于上首,道:“今日道友来临,我等有一个要求,请道友为我等解惑。”
“不瞒道友,自从道友成道之后,神通广大到不可思议,又创立了明廷这诺大的基业,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再造神州,与道友的造化之道如此契合。”
“后来,道友又小范围公开了所著的《辰漏经》,我昆仑这些弟子,人人向往,我等便不告自取,得了拓本,如今人人研读。”
“可是,其中有许多与我等修士所思所想,大相径庭,让我等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今日,还望道友为我昆仑上下讲道一番,解我等疑惑。”
陈天推辞了片刻,就欣然同意,公开部分《辰漏经》,本就是他刻意为之,他自然乐意讲解一番,这对人对几都是大有好处之事,干嘛不干。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