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bncut人氣言情小說 天降鬼才-第1798章 太善良太天真了推薦-jfef6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你刚才的演讲,是不对的。”天宫鸢传音入密,一边抚摸周兴云的腰背,一边对他说悄悄话。
“我不对?”周兴云一头雾水,他哪里错了?
周兴云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他刚才的表现,理应非常棒,让小伙伴们士气飙升。天宫鸢为何说他错了?
“你当然不对,要我来指出你哪儿不对吗?一是你冲太前了,二是你肩膀上的担子太重了。你不该学我,更不该成为我。埋在你骨子里,为同伴自我牺牲的精神,很危险,那是不该存在的东西,那是会害苦你的东西。”天宫鸢严肃的叮嘱道:“你应该学会把肩上的重任分摊下去,而非学我,把所有事情都揽上身,一个人撑起全部,那是自寻死路的作风。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自己。”
“天宫鸢!果然是你!武林盟果然与蟠龙众是一丘之貉!”
慕容沧海高声怒斥,打断了天宫鸢和周兴云对话。
天宫鸢是慕容沧海等人最最最忌惮的人,她出现在周兴云身后时,慕容沧海一众江湖协会的决策层,无不瞳孔收缩,为那道恐怖的身影而骇然失色。
“武林盟怎么就和蟠龙众是一丘之貉了?”天宫鸢迈出一步,站到周兴云身前,俯视着江湖协会质问:“请问慕容盟主,你们江湖协会置法理不顾,能代表人间正道吗?我身为一介良民,发现某些江湖门派违法犯罪,滥用法权奴役他人,今天特地寻找周少傅鸣冤,恳请他把江湖上的恶迹上奏朝廷,让皇上下令依法整治乱象,难道不行吗?”
天宫鸢就是天宫鸢,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不跟慕容沧海一众江湖人唠嗑江湖规矩,张嘴就扯上朝廷。
官大一级压死人,周兴云身上的官职,说是宇宙第二强都不为过。江湖协会一众草莽,真就给他提鞋都不配。
诚然,天宫鸢当众说出这番话,其实就是无形的踢了周兴云屁股一脚。
周兴云继承了天宫鸢的思维方式,很清楚以前的自己,因为江湖气太重,总想着江湖上的问题,就按照江湖上的规矩去解决。
毕竟,江湖人普遍厌烦朝廷官员插足江湖问题,朝廷官员也懒得去管江湖上的恩怨。
天宫鸢则不同,她是个野路子,在对付江湖协会的时候,当真无所不用其极,从多个层次、多个维度来攻击对手。
天宫鸢此时搬出周兴云的身份,无异于暗暗讽刺他……
你呀,不要那么天真好不?如此金贵的身份,藏在腋窝里等发酵吗?该亮出来时就亮出来,何必跟一群江湖莽夫一般见识。
当然,天宫鸢不是不能理解周兴云这么做的用意。
周兴云是想以江湖武者的身份,和江湖武者搞好关系,以便将武林人士统合起来。
其实,周兴云深层次的计划,在天宫鸢眼中,虽然有几分天真可爱,但却不失是个好法子。
周兴云深层次的计划是什么?
江湖武者的内心,普遍都抵触朝廷人士,所以周兴云尽可能,以江湖人的身份,获得武林人士的拥护。
就好比现在,周兴云成为武林盟的盟主。
然后,周兴云即可号召天下武者归于法治,让江湖规矩设立在法律的框架下。
如此一来,即可兵不血刃,使混乱,脱离法治的江湖,归于正途。
周兴云的想法很好,可惜……天真。他真的很天真。就像以前的她一样。
周兴云根本不了解人类的劣根性,他依旧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努力,终会功败垂成。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只能赢得一时平定,只能换来一代安宁。
天宫鸢知根知底,历史的长河已经说明,江湖一日不亡,纷争终会不断重演。
不过……这样就行,这样就好,让他天真的活着,只要我为他创造出一个童话般的世界,他就不会受到伤害。他就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天真的想法,其实是错得离谱。然后,他会在天真中堕落,并在堕落的生活中,安度幸福晚年……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天宫鸢都打从心底鄙视慕容沧海等人,觉得他们很蠢,非常的蠢。
听过什么叫与虎谋皮吗?西郡王是什么人?江湖协会是什么人?
在西郡王的眼中,暮上阁、灵山派、天下会、长盛武馆、鹫峰尚云宫,不过是可利用的江湖势力。
慕容沧海也好、裘震西也好,他们仅仅是小人存忌妒,见不得九大护国门派大红大紫。
西郡王正是看透了这群虚伪的正道门派,才利诱他们肢解武林盟,利用他们去对付镇北骑、去对付武林盟。
天下会、长盛武馆一众门派,正愁没理由诋毁九大护国门派,害怕九大护国门派壮大之后,会撼动他们在江湖上的地位。
于是乎,这群把脑子练出肌肉的傻子,就跟西境的老狐狸一拍即合,仗着西郡王势力,公然与北境王针锋相对。
天宫鸢真想给江湖协会的决策层一个忠告,王与王之间的斗争,是一群江湖武者能参合的吗?
说句不过分的话,江湖协会所拥有的力量,与北境王和西郡王所代表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体量级。
看不清局势的江湖武者,在王与王的斗争中,只怕连马前卒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炮灰!
不信?
假设到了生死存亡一刻,周兴云能调动的力量有哪些?
武林盟和镇北骑师团,不过是周兴云亮出来的手牌,是明面上看得到的力量!
看不到的力量有哪些?
第一梯队,数十万的镇北骑军团!上百万的镇南骑军团!还有当今皇上!整个中原朝野!
第二梯队,阿伊莎的部族、天虎禅师部族。
第三梯队,极西国度的4万余精兵。
塞露维妮娅、黛诗妲、夏胧、蒂娜四人,横跨大洋来到中原,怎会不带亲卫随行?
塞露维妮娅她们分别来自三个不同的国度,换而言之,至少有三个水师军团,随她们一起来到中原。
所以,江湖协会所代表的势力,和周兴云所代表的势力,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周兴云要是发狠,像天宫鸢那般无所不用其极,江湖协会还打个锤子?回家玩泥巴去吧!
天宫鸢暗暗心叹,周兴云坐拥如此庞大的人脉与势力,竟不懂得坐享其成,非要冲到一线,吃最多的苦、挨最多的打……这孩子,真的心太软、太善良、太天真了。
尽管周兴云成天嚷嚷要酒池肉林,看似个吊儿郎当的骚年,但是……
在武林盟里面,恐怕没多少人,能像天宫鸢这般看透周兴云的本性,为了不让身边的亲朋好友受伤害,他总是默默地承担着一切。
有多少人看到他心累的一面?又有多少人能在他疲倦的时候,给予他舒怡的环境。
周兴云不是圣人,他只是一个被赶鸭子上架的江湖小子,但出于保护同伴的决心,他毅然决然的顶在前方,与最强大的敌人争锋。
这就是他的善良,这就是他的天真。最终,他会彻底的累垮掉……
如果没有人来阻止他,那就由我来供养他!用你们的血与肉,滋润他疲倦的身心!
天宫鸢目光阴沉,死死地盯着慕容沧海一行人,他们竟敢动歪念头,竟然想要伤害他,不允许、我决不允许!你们怎能去伤害一个如此善良的人!
“天宫鸢……”慕容沧海眺望着天宫鸢,内心忐忑不安。
今天的天宫鸢,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在她的眼眸中,仿佛酝酿着一股诡异的扭曲情愫。
天宫鸢望向慕容沧海的时候,慕容沧海清楚的感觉到,那是充满憎恨的视线。
与上次在天龙庄时不一样……
慕容沧海在天龙庄与天宫鸢对峙,就隐隐发现,天宫鸢是个极端疯狂的存在,她看似非常的怜悯与同情邪道武者,可真实情况,天宫鸢根本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她只是在享受煽动正邪仇杀,享受颠覆正道门派,享受撕裂中原武林的快感。
世人的死活对天宫鸢而言,根本无关紧要,所以无论正道获胜,还是邪道获胜,天宫鸢都不会为此感到喜怒哀乐。
天宫鸢把人生当做游戏,她只会因自己高兴和哀伤。
今天的天宫鸢,却变得十分诡异,她宛如一只被触怒的凤鸾,她的眼中竟映照出憎恨与怒火。而且,她的憎恨与愤怒,是因他人而生……
“慕容盟主,不要被他们的气势唬住!江湖上的问题,向来不是由朝廷做主!”华禹孟提醒慕容沧海。
华禹孟看到慕容沧海愣住,没有反驳天宫鸢的质问,误以为他意识到周兴云的官职,担心坚持讨伐武林盟会大事不妙。
更何况,西郡王姑且算是他们的靠山,江湖协会就算把水仙阁灭了,也有人替他们在朝中周旋。问题是,他们是否有能力灭掉对方!
“我明白。”慕容沧海忽地向后方人群喊道:“把武林盟的人都带上来!”
慕容沧海没有回答天宫鸢的质问,而是让人把秦寿等人押上前,准备与武林盟谈判互换人质的条件。
毕竟,裘志平、江南七少等人在武林盟手中,会让裘震西一众荣光武者投鼠忌器。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