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caj0x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庶長子 愛下-第 776 章 捉拿讀書-5mju1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贾政听到说是其中有贾雨村,心里就放下一些,他可是知道贾雨村和他们家也算是同宗,而且也算贾珂的心腹,既然有他在其中,看来是不会出什么大事。
于是贾政立刻命太监请他们三个来康宁宫觐见。
果然没有一会儿功夫,外边就有人进来通报,说是军机大臣礼部尚书范康,户部尚书九门提督贾雨村,金昌侯禁军统领萧昆求见。
贾政立刻命人传他们三人觐见。
不一会儿这三个人就进了明寿宫的大殿,他们来到大殿前见到太上皇,贾政正经危坐,于是这三人上前几步跪倒在地,如贾政行三拜九叩君臣之礼。
这三人行完礼之后,贾政才让他们站起来,然后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为何要带兵围困皇宫?”
作为这件事最为清楚的贾雨村赶忙上前一步跪倒在地,给贾政回话:“启禀太上皇,微臣等人接到皇上圣旨,令我等带兵围困皇宫,同时捉拿文化殿大学士李文斌。”
贾政听了就是一愣,这贾珂这戏唱的是哪一出?他在江南游山玩水,怎么想起来带兵围困皇宫了,难道皇宫之中有什么人得罪了他?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作为皇上的近臣,想来应该明白,给朕好好说一说。”
于是范康排众而出,跪倒在地,接着说道:“臣等不知具体事情的经过,只是听说楚王贾芝犯上作乱,皇上这才派我的封锁皇宫。”
贾政听了之后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贾芝,要知道贾芝可是嫡长子,在贾政的心中那是天然的继承人,谁造反他也不会造反的。
“可是弄错了?贾芝可是嫡长子?”
正在这时候外边的太监进来通禀,说是楚王贾芝在宫外候见。
在底下的三位大臣互相看了看,他们马上也猜到了贾芝到底为什么来,这是知道皇宫被包围了,找太上皇贾政来求庇护了。
而太上皇贾政一听是贾芝来了,立刻就命人传他进了这件事,他要当面问的清楚。
贾芝进了大殿抬头一看,发现在大殿上站着范康,贾雨村,萧昆三个大臣。
贾芝狠狠的瞪了他们三个一眼,这才来到正中间,跪倒在地给贾政行礼。
“皇孙,楚王贾芝见过太上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贾政并没有立刻让贾芝站起来,而是就这么问道:“他们说你意图谋反,是不是真的?”
楚王贾芝在得到消息,皇宫被围之后,就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但是他思前想后,发现自己并没有留下破绽,只要自己咬死不承认,父皇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最多是从今以后失去夺取皇位的机会,不过这样一来,至少能保证荣华富贵。
因此出完贾芝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到太上皇贾政这里来求庇护,省的贾珂恼羞成怒直接就赐死自己。
并且在来贾政这里时,他就已经想好了,这一次去一定要咬紧牙关,决不能承认。
因此他现在听到贾政询问,立刻就委屈的流下眼泪,“皇祖父明鉴,孙子作为嫡长子,只要是安分守己,将来得到大位的机会最大,哪里用阴谋作乱?这一定是小人在诬陷孙子,父皇听信的谗言,这才派人来捉拿我。”
贾政听了之后,也不觉地点头,贾芝说的话正说到他的心中,他也不相信贾芝会谋反,毕竟贾芝一无钱二无势,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但是这时候范康却站出来说道:“楚王殿下是否谋反,自然由皇上决定,我等作为下臣,只是听命行事。”
范康对楚王贾芝说完这句话之后,又拱手向上,对太上皇贾政说道:“现在真假未明,不如请太上皇下旨,将楚王贾芝暂时囚禁在宫中,等到皇上回来之后自见分晓。”
贾政听了果然是这个道理,不是住了,对旁边的太监说道:“再康宁宫中给楚王贾芝,安排一间房子,从今以后楚王贾芝不得出入,所有的一切饮食皆由你亲自负责。”
那太监得了贾政的旨意,立刻出去办事,不一会就来回报,给贾芝安排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贾政听了之后,转过头来对贾芝说道:“你就先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等到你父亲回来再做决定,如果你真是冤枉的,我必然会在你父亲面前给你说相。”
贾政说完之后一摆手,立刻就进来几个小太监来到了从王贾芝面前,将他拥在中间,推着他往外走。
到了这时,楚王佳芝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随着这些太监们出了大殿。
太上皇假证件出王贾芝已经被压了下去,这才对下面的三个大臣说道:“现在楚王已经被囚禁,既然如此,我都被封锁皇宫了。”
这三个大神互相看了看,最后其他两个人都一起把眼睛集中到了范康身上,范康也有些无奈,只能站出来回禀,“回太上皇,这旨意是皇上下得,没有皇上撤出封锁的命令,我等怎么敢私自撤兵。如有不便,还请太上皇海涵。”
贾政听到这里也沉默下来,他这个太上皇,不过是一个泥胎木偶,在朝廷上一点权力也没有,这些大臣不听他的话,也是有情可原。
“既然是这样,那就等到皇上回来再做处置吧。”
贾政也是有火气的,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一甩袍袖就带着太监离开了康宁宫的大殿。
殿中的三个文武,互相看了看也是苦笑,看来这事把太上皇得罪了。
于是这三人也只能唉声叹气的离开了康宁宫。
再说贾政气匆匆的出了大殿,回道了后宫,刚刚坐下准备喝点茶。就有宁寿宫的太监过来询问,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贾政一听就知道这件事已经惊动了老太太,于是贾政赶忙命人摆起銮驾,亲自前往宁寿宫,向太皇太后贾母解释了一遍。
贾母听完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可不像贾政那样单纯,既然贾珂动了这么大的干戈,看来是楚王贾芝毕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件事情不要怪皇上,这几天宫里大家都老实着点,你们要是受了什么委屈,等到皇上回来在找他诉苦。”
贾政听完贾母的话,看他的语气中竟然没有一丝的责怪贾珂的意意思。
到了这时,贾政就是再单纯也能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于是贾政点点头,决定不再管这件事了。
等到贾政离开之后,贾母脸上却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原来贾母早就忌讳楚王贾芝的身份,她可不愿意自己家打下的江山,最后有一半落在前朝的人手中。
现在可好了,这楚王贾芝自寻死路,也怪不得别人了。
但是贾母心里高兴,脸上却不能露出来,这楚王贾芝好歹也是她的重孙子,如果是看见他出了事,自己高兴,那不显得太凉薄了吗?
再说萧岳,再接管了京城防务之后,立刻就带着几千人马来到了李文斌的府前,二话不说就将怎么过府邸围了个水泄不通。
外边的吵闹声马上就把里面的人惊醒了,不一会儿整个李府就变得灯火通明。
接着大门就吱吱呀呀的打开,然后就有一个老管家探出头来,向外边一看,这一看之下的是魂飞魄散,原来大门外已经被军兵围得严严实实。
这个老管家立刻关了门,转过头来就向内宅跑去。
得了这宅李文斌已经收拾停当,走出了卧房,他一看到老管家就问道:“这边是怎么回事?乱哄哄的。”
那老管家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仍然极力的平静自己的气息,“回…回老爷,外面…外面…已经被官兵包围了。”
李文斌一听这话,心里就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是东窗事发。
李文斌虽然早就有失败的思想准备,但是这个消息真正的到来,仍然是让他有些颤抖。
但是他极力地平静的心情,然后摆摆手对着老管家说道:“不必慌张,你们先在外边候着,我回去和夫人说句话,一会儿就去前面。”
李文斌转过身来进了内宅埋到自己的卧房中,这是他的夫人,已经穿戴整齐,正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见到李文斌进来立刻就问道:“老爷,外边怎么了?”
李文斌没有说别的话,只是拉着夫人来到房中的一个角落,然后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一回我摊上大事了,恐怕有身首异处之灾,我想着等到皇上回来,夫人您去帮我求情,当年在荣国府的时候夫人对皇上颇为照顾,现在这个情分也许能把我的性命。”
这妇人听了李文斌的话是大吃一惊,“老爷,你到底干了什么事?竟然让皇上派人来拿你。”
李文斌看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也是我贪恋荣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贪念,才有今日之祸,夫人不必问了。”
正在他们两个正说话的时候,那老管家也不顾规矩,疯了一样跑进内宅。
“老爷不好了,那些当兵的已经闯进来了。”
李文斌听了之后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于是抓着夫人所再一次叮嘱,“一定要去求皇上,如果皇上不答应,你就去求周太后,这样也许能保住我的性命。”
李文斌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放开的夫人手走出了房间。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