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md5wt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木葉養貓人 愛下-第三百一十章 驚變【求月票】推薦-vloce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随着舍人将中忍考试最后的赛场建造完成。
中忍考试的第三阶段,也正式开始。
身为火影、水影以及风影,舍人、枸橘矢仓、罗砂三人就坐在观看台的最顶端,观看着下方参加本次中忍考试的下忍们的战斗。
只是现在,不少人都没有多少心思再将注意力放在下方下忍们的战斗上了。
不管是之前有没有见识过舍人木遁的人,此时心中都不平静。
站在舍人身后的波风水门悄悄地朝着舍人竖起一根大拇指。
这也是他们这些木叶高层在一开始就商量好的,要给这次带着各种心思来参加中忍考试的各国代表们,一个下马威。
中忍考试博得头筹只能算是木叶年轻一辈天才出众,将来将会有更多强者。
但这只是将来,而不是现在,虽然说会对中忍考试后的谈判产生一定的影响,不过却也仅仅只是产生一点影响而已,影响不会很大、
至少,不过成为改变他人想法的关键。
可舍人所展露的这一手可就不一样了,这可是一个占地面积极大的竞技场,并且能够同时容纳下数万观众同时进行观看,却被舍人的木遁分分钟建设完成。
这可不仅仅只是视觉上的冲击,实力上的压力,更说明了一件事,木叶只要不是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只要他愿意,整个木叶村几分钟的时间内就能完全恢复。
不然,要是真的想要提前建设,就算没有舍人的木遁,这么长的准备时间,难道整个木叶还不能将这么一个场地建设完成吗?
不就是为了这谈判前最后一次给其余隐村的众人展示一下他的能力与实力,产生足够大的威慑。
现在看来,此时造成的结果还是相当不错的,这西负责进行最后谈判的外村忍者们,心中或多或少地产生了一些触动。
特别是在刚才相当于死里逃生的云隐村负责人,土台。
此时的他坐在位置上,喘息还未完全平静下来,并且身上的查克拉也被吸收了一大半。
在舍人的示意下,下方的下忍们,也终于是开始了本次第三阶段的考核。
奈良鹿久作为负责人,同时也是这最后一轮考核的总考官。
枸橘矢仓身后,跟着的是青,照美冥以及舍人的木遁分身所伪装的佐佐木两人,则坐在看台的最前方,看着中间来自各个隐村的下忍们进行战斗。
他们除了分析这些下忍的能力,在雾隐村的忍者登场之前给予一定的提示外,就是在关键时刻,救下自己一方可能会战败的下忍们。
“佐佐木君,刚才木叶第四代火影的木遁,你有什么看法?”
百无聊赖之际,照美冥此时还未完全从舍人刚才木遁所给他的震撼中恢复过来。
舍人轻轻瞥了她一眼,眼中微微一闪,面无表情地说道:
“很强,非常强!不仅是查克拉的量,还是查克拉的质量甚至是查克拉的控制上,都几乎是超越在场的部分人。
不仅如此,木遁的能力也十分强大,你看看云隐村的土台,此时都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估计是消耗了大量的查克拉,被木遁吸收了大量查克拉。”
闻言,照美冥眼睛一亮,轻轻捋了捋自己鬓角出的棕红色长发。
“没想到佐佐木君你的观察能力这么仔细。”
先是感叹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么你觉得,如果你对上他,能有多少胜算?”
舍人微微转过头,看向她的眼睛,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后,无奈地问道:“那你觉得,我有多少胜算?或者说,你又有多少的胜算?”
照美冥没有听出舍人话语中的意思,摆出了思考状,最后颓然道:
“如果是我的话…恐怕…没有半点胜算吧?”
不管她从那个方面进行思考,都觉得自己恐怕是没有半点胜算,这是综合实力方面的差距。
不过紧接着,照美冥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希翼地看着舍人。
“但如果是佐佐木君的话…”
“咳咳,你可不要只看到他的木遁,你还要看到,他左眼中的那只眼睛,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能在黑暗中映照出猩红之光的眼睛,是写轮眼无疑。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其中的不是勾玉而是风车状,不过以他此时的实力,想必这只写轮眼应该是不会弱于三勾玉写轮眼。
这样的实力,你可是要好好分析。”舍人在第一时间补充道。
自己分析自己的实力,就差没把自己的家底给透露出来了。
听到他这么说,照美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略微迟疑后,伸出手,给出了一个数。
竖起食指以及中指,比出耶的姿势。
“两成,不能再多了,我觉得佐佐木君应该有两成,要是水影大人的话,应该是有四成胜算,毕竟都是一个村子的影,就算实力有差距,应该也不会有特别大。”
舍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好嘛,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大自己,几成胜算都差不多。
“你赢了,你说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吧。”
舍人要是反驳还好,但他不反驳,却是让照美冥真的惊讶了。
本来她的话语中,多多少少还是带着一些水分的,她觉得自己没胜算,佐佐木就算有胜算最多也就只有一成。
现在说两成他居然不反对,那是不是就说明,佐佐木在和她进行战斗时,还有很大一部分实力没有使用出来。
这还是让她有些惊讶的,没想到舍人的实力居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
想到这里,忽然又觉得自己的雾隐村,实力也没有那么弱。
除了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外,雾隐村内还隐藏着舍人这样的一个强者。
同时她也渐渐地“明白”了,恐怕枸橘矢仓将舍人直接拉入到火影护卫队中,还有着别的用意。
作为护卫队队长的青虽然实力不弱,不过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机遇,他的上限也就只有这样了。
过段时间,可能护卫队队长一职还会换人。
那么作为实力强于她照美冥的佐佐木,也就是舍人,肯定是首当其冲。
而护卫队队长一职,代表着什么特殊含义,她也清楚。
是不是就说明…舍人有成为第五代水影的潜力?
毕竟,枸橘矢仓只是看起来比较年轻,但其实他的儿子都快到结婚的年龄了。
想到这里,照美冥忽然就觉得,以后雾隐村的路,绝对会比以前好走很多。
“嘿嘿…”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舍人诧异地看着她,刚才就一个劲地在那里傻笑,也不知道他在傻笑点什么。
这大概就是一个人恐怕永远也想不明白,另一个人的自我脑补能力。
这么看起来没有多少关系的联系,居然也被她给脑补出来了。
“口水收一收。”舍人略带调侃道。
吸溜——
照美冥立刻到吸一口气,同时还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
当发出了一声,极端羞耻的吸口水声音后,她的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一抹羞红,并且脸上的红晕还越来越明显。
同时她也意识到了,这是舍人在开她玩笑。
立刻白了他一眼。
这风情万种的眼神和眼中本身就携带着的一抹妩媚,舍人居然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也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
罪过罪过,这迷人的小妖精,完全长开了就是比小时候更有诱惑力。
“咳咳…”舍人再次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此时的照美冥也还不像以后的第五代水影,因为深受婚姻问题困扰而脾气暴躁,此时的她还是一个正直青春年华的少女,有着懵懂春心的同时,暴躁所掩盖的,终究还是她那颗蠢蠢欲动的少女心。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照美冥立刻就将话题引到了此时正在比试的场地中。
“佐佐木君,你觉得这两个人,谁能赢?”
此时,处于场地正中间的比赛场上,进行比试的是一名来自于砂隐村的傀儡师,以及从最开始就受到舍人一定重视的,那名来自于川隐村的不知名的忍者。
砂隐村的傀儡师控制着自己的傀儡不停地发动进攻,那人此时看起来也并不好受,只是不停地在场地中闪躲着。
每一次闪躲看起来都像是险象环生,却又恰到好处,让人很难看出他究竟是因为实力强能做到收放自如,还是因为运气好而每一次都能及时闪避。
“我觉得,应该是那个川忍。”舍人略微犹豫后,回答道。
“嗯?那个川忍?难道佐佐木君你觉得,这个川忍在隐藏自己的实力?要知道他可是一个瞎子。”
轻轻摩擦了一下下巴,“有这个猜测,不过从他此时破碎的衣服还有神色来看,的确是很难确定他的真实实力。
只是他的战斗手段和方式的确不是很娴熟,这一点倒是能看出来。
可也正是这样才令人意外,一个战斗经验不是很足的人,却能走到现在,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本身的实力很强,只是被战斗经验拖了后腿,这才导致他希望每一次的战斗都能持续比较长的时间,这样就能让他的实战经验收获更多。
不过,一个没有战斗经验的人,又是怎么拥有现在这种实力的呢?
这一点我很好奇。”
听到舍人这么分析,观察了对方一段时间的照美冥忽然也发现了,这个川忍的动作越来越娴熟,规避傀儡攻击也是越来越连贯和顺手,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狼狈。
紧接着,她眼中浮现出惊讶,转头看向舍人,“这个川忍…不会在参加这次中忍考试之前,都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吧?
他是要通过这次中忍考试来急速给自己提升战斗经验?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天才人物吗?”
舍人缓缓摇摇头,“恐怕,并不是他天才,而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其实已经足够强,这也是他敢这么做的保障。”
说着,他微微偏过头,朝着后方的最高台上,坐在正中间的自己的本体。
好似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舍人本体也是看向他,用只有自己明白的方式轻轻耷了耷下眼睛,表示自己也发现了。
既然自己的本体已经发现了,那么此时伪装成佐佐木的分身也就放心了。
他说到底,现在只是一个分身,能做的事情并不多。
他的这个动作并不起眼,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
“这次中忍考试居然还隐藏着这种实力的人?川隐村到底想要做什么?”
此时,这个白衣瞎眼的川忍,已经是目前迅速进行中最后剩下的一名小隐村的忍者了。
能在五大隐村共同参加的中忍考试中坚持到现在,川隐村足以感到骄傲。
其实有很多小隐村的负责人他们也清楚,这次中忍考试真正的主角是这些大隐村的下忍,他们只是来陪跑的,意思意思给木叶的邀请一个面子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强求。
不过这名白衣瞎眼的川忍却是有些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料。
并且看他这幅模样,估计还能继续走下去。
要知道,为了让这次中忍考试快点得出结果,让舍人接下来所期望的谈判快点进行,奈良鹿久在抽签上,也是动了一些手脚的。
尽量让实力比较弱的人前几轮就全部被淘汰,然后那些实力相对比较强的,则被尽量留到最好。
“不只是他,别的隐村或多或少,也都有那么几名强者,不容小觑。”
“你说的是木叶那个年纪轻轻就开启三勾玉,并且瞬身术非常快的,名叫宇智波止水的小鬼吗?”照美冥问道。
舍人瞥了她一眼,“叫别人小鬼,你觉得自己年龄很大吗?不过他也的确是这次中忍考试头名的重要竞争者。”
闻言,照美冥眼睛一瞪,挺起胸前在紧身衣包裹下的圆润,“我还不够大吗?”
舍人:“…”
这丫头,真的是开始有点为所欲为了啊。
舍人有绝对的理由相信,恐怕还是自己上次她全身湿透后的不作为,让她开始变得有恃无恐。
这让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往哪里放?
想归想,舍人还是老老实实转过头,轻轻摩擦了一下子自己的鼻子,免得丢脸。
“行了行了,你大,行了吧?你最大。”
看着此时舍人脸上的那一丝窘迫模样,以及那她从未见过的脸红,照美冥尽管自己也是红着脸,不过却是浮现出了胜利笑容。
甚至,握拳摆出了一副胜利的姿态。
“那你觉得,我们雾隐村的再不斩、泡沫或是刚刚成为雷刀·牙使用者的天才雷遁忍者林檎雨由利,他们中有没有机会能战胜他?”
再次将话题撤了回来。
舍人故作沉吟,片刻后说道:
“恐怕难,再不斩最擅长的无声暗杀术,在写轮眼面前很难发挥出作用,并且他引以为傲的速度,也略逊于宇智波止水的瞬身术。
泡沫虽然是六尾人柱力,不过他对六尾的力量掌控还是比较薄弱,实战中并不能发挥出太好的效果,而且只要对写轮眼的掌控力度比较大,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克制尾兽。
至于说,林檎雨由利,虽然号称天才雷遁忍者,不过能不能攻击到对方,也还要看各自的实战能力和战斗经验。
我可是听说,这宇智波止水,是现在木叶第四代火影的弟子,并且深受他器重。”
闻言,照美冥白了他一眼,“你这是在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啊。”
对于照美冥这风情万种的白眼,舍人觉得自己差不多应该是免疫了。
耸耸肩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说实话,其实这次中忍考试,木叶真正能拿得出手的下忍并不多,其中宇智波止水就是最出色的。
并且在很久之前,舍人就告诉他一定要赢得头筹。
而止水显然也不是一个会让他失望的人。
真要说变数,恐怕那名好似来自川隐村,却不知道真实能力的瞎眼川忍,是这次中忍考试的最大变数。
时间就在舍人与照美冥的插科打诨间快速流逝。
中忍考试也逐渐接近尾声。
此时剩下的每一个中忍考试的忍者们,都是一脸疲惫,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
到了这个阶段,也就是今天这场中忍考试第一次的休息时间了。
最后的战斗,不应该以这样一种状态结束,应该让每一个坚持到现在的下忍们恢复足够多的体力,才能呈现出更精彩的战斗。
而来自于各大隐村的负责人,之所以能观看到现在不选择离开,就是因为他们要帮助自己隐村的下忍收集对手的情报。
争取在这次休息后,在过几天的最终决战中,能拿到一个好成绩。
就当整个观战台上的人长长吐出一口气,意犹未尽地准备离开时,却是突发变故。
轰——
距离此时赛场的远处,木叶正中心区域处,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紧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轰鸣声。
所有人表情一变。
舍人豁然站起身,身上的查克拉喷涌而出,脚下以他自己查克拉所制造出来的木遁木头居然直接因为这强大的查克拉波动而轰然破碎。
锐利的眼睛扫视全场,特别是在那几个大隐村的负责人身上。
被舍人眼神所扫到的人,全都表情一变,就感觉全身僵硬,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背上、额头上瞬间分泌出浓郁的汗水。
这样的威慑,可是比那一开始使用木遁建造这处竞技场还要恐怖。
而此时压力最大的,无疑就是处于舍人身边,被那股将其强横的查克拉波动所冲击到的人,就比如波风水门,还比如,第四代风影罗砂。
——————
PS:弱弱地求月票!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