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e2tpz人氣言情小說 臨淵行 愛下-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熱推-1c2rn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天府各世阀领袖当即有不少人向苏云杀去,但都被帝心挡下。其他世阀还是有些迟疑,在无法联络仙廷的情况下,贸然站队,他们也唯恐站错。
倘若站错,极有可能万劫不复!
这时,郎玉阑大步跨出,朗声道:“诸公,此乃天赐良机!是仙廷给我们的机会!若是斩杀邪帝使,必将光宗耀祖,飞黄腾达!”
“放屁!父亲,你的话孩儿不敢苟同!”
郎云的声音响起,郎玉阑不由火冒三丈,循声看去,只见郎云从桌子底下钻出来,鼻青脸肿,脸上有一个脚印,鼻梁被踩断,肩膀上还中了一刀。
郎玉阑还未来得及说话,郎云已然高声道:“诸位叔伯,干爹,听我一言!我父亲他已经不是我郎家的神君,而今郎家神君是小侄,是你们的儿子!我爹他就是野生的神王,不属于上天敕封!”
郎玉阑怒不可遏:“孽障,你尽管胜过我,但联系不上仙界,我便还是天府的神君!”
宋命也从桌子下钻出,屁股上中了数剑,还在滋血,高声道:“我天府有三大神君,一尊神皇,而今苏圣皇,我,和我干儿郎云神君,都是站在真正的武仙这一边,四尊领袖占了三位!花红易则站在伪帝使这一边,只有一尊神君。郎玉阑就是个凑数的,还不做数。”
郎玉阑恨得三尸神暴跳,七窍生烟,叫骂不休。
宋命叫道:“我祖上是仙君!谁敢反我?”
此言一出,刚才那些打算出手的世阀也顿时打消了这个主意。
这时,秋云起道:“拿下匪首郎云脑袋,奖赏仙人名额一个!拿下匪首宋命脑袋,奖赏仙人名额两个!拿下邪帝使者苏云的脑袋,奖赏仙人名额十个!”
此言一出,天府洞天所有世阀之主都动了心,各自出手,向苏云、宋命等人杀去!
任何言语,都难比利益。
秋云起直接拿出令他们心动的利益,他们自然无法继续坐下去。更何况这次拿出来的是仙人名额!
长久以来,天府洞天已经无人成仙!
世阀之中不少人都修炼到原道极境,自忖有实力飞升,却被仙界一纸令下,无法成仙。
别说十三个仙人名额,就算只有一个,也足以让人打破头!
秋云起的高明之处,不是直接说杀掉苏云奖赏多少仙人名额,而是告诉他们,哪怕他们只杀掉郎云也会有一个仙人名额,杀掉宋命,则有两个名额!
苏云有邪帝心保护,很难杀,但杀掉宋命和郎云却不难。
只要他们动手,起到领头羊的作用,那么去杀苏云便是水到渠成!
“何况,我的目的也并非是让你们杀掉苏云,而是拖延时间,让水师妹和楼师妹得以召唤帝剑。”
秋云起面带笑容,心道:“那时,斩杀邪帝心,斩杀邪帝使的功劳,还是我的!”
突然苏云朗声道:“杀掉秋云起,赏三个成仙名额,活捉水萦回、楼珠翠,送到我房中,赏十个成仙名额。”
那些向他们杀去的世阀停下,有些迟疑。
秋云起冷笑道:“苏圣皇,你能拿得出仙人名额?”
苏云淡淡道:“仙界之战,胜负尚未可知。倘若胜的人是老仙帝,那么我拿出十三个成仙名额又有何妨?你是仙帝使者,我也是仙帝使者,一个新,一个老,你能许下的好处,我也可以。”
秋云起放声大笑:“不会有人相信,邪帝真的能复辟成功吧?”
苏云悠然道:“邪帝能否复辟成功,尚未可知,仙界没有分出胜负之前,下界的天府却打生打死,打得头破血流,然而对仙界的胜负半点作用也没有。非但没有作用,将来获胜的是另一方,自己反倒被清算,岂不是死得冤枉,死得可笑?”
秋云起脸色微变,向那些天府世阀看去,只见这些世阀之主的脸上果然露出迟疑之色。
宋命暗赞:“苏圣皇的屁股论,果然是至理名言!我天府洞天世阀的屁股,果然是谁给一巴掌便往谁那儿歪!”
苏云道:“仙界胜负未知,下界也需要胜负未知。不提前站队,便永远也不会出错。等到新仙帝老仙帝分出胜负,分出生死,你们再站队,怎么站都是对的。”
刚才还杀气腾腾的天府世阀,此时又变得和颜悦色,纷纷道:“天象大变,危及我们的福地,伤及我们治下的百姓!快快前去救灾!”
天府各世阀的领袖面色惨然,各自乘上宝辇飞速离去。
花红易迟疑一下,也转身混入人群中,逃之夭夭。
郎云见状,佩服万分,心道:“苏圣皇对我天府世阀的心理把握,真是太精准了。”
苏云一席话,便让天府世阀再也不会针对他,最低,在仙界分出胜负之前,不会再针对他!
天空变得愈发恐怖,两尊仙君开战,天空中火焰长达数万里从天而降,坠向天府,仙光如潮涌动,撕裂大地!
两大仙君的剑气,枪花,神通的余波在空中炸开。有的神通余波击中燃烧劫火的劫灰,劫火炸开,让天空中更多的地方被劫火点燃!
秋云起死死盯着苏云,苏云站在帝心前方,有帝心在,便无人能伤他分毫!
“大师兄,无法召唤来帝剑!”水萦回面色凝重,悄声道。
秋云起眼角跳了跳,目光落在苏云身上,声音嘶哑道:“无法召唤帝剑?”
水萦回和楼珠翠悄悄点头,道:“冥都应该发生了大事,导致陛下须得召回帝剑迎敌,帝剑无法脱身被我们召唤过来。”
秋云起心中大乱,却不动声色。
另一边,苏云也在紧紧盯着秋云起等人,莹莹从帝心后面飞来,落在他的肩头,悄声道:“士子,我召唤不来紫府。”
苏云面带和煦微笑,不动声色:“为何召唤不来?”
“他们不肯来!”
莹莹叫苦道:“我试着召唤他们,这两座紫府尽管被我感应到,但像是处在蜕变的关键时期,没有回答。你的脸比我的脸大了好多倍,你来试试看,说不定他们会响应你的召唤。”
苏云依旧不动声色:“我现在一点真元也没有剩下,只剩下一些先天一炁,但先天一炁不足以施展紫府印召唤紫府。”
莹莹悄声道:“你的仙气呢?快点炼化一些仙气。”
苏云怒火攻心:“所有的仙气,都被武仙人吸收了!我现在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修为!”
他原本觉得这段时间搜刮的仙气不少,没想到对于武仙人这等仙君来说,这些仙气只是够他恢复修为而已。
苏云与秋云起遥遥相对,两人都面带微笑。
突然,苏云笑道:“秋师兄,两位师妹,你们觉得我的话是否有道理?”
楼珠翠和水萦回哭笑不得,他们双方一方是帝使一方是邪帝使,不可能像天府的世阀那样左右横跳,他们必须维系自己一方。
但苏云这意思,分明是建议他们放下干戈,和平相处,等到仙界的胜负已分,再一决高下!
“这种提议,大师兄根本不可能答应!”
她们刚刚想到这里,秋云起笑道:“苏圣皇的话大有道理。那么便这么定了,今后和平相处,一切等到仙界之争结束之时,再做决定。”
苏云面部笑容不减,邀请道:“今日是我三圣学宫招收士子的大好日子,秋师兄,两位师妹,是否要留下来观礼?”
秋云起欣然道:“敢不从命?”
楼珠翠耳环微微晃动,压低嗓音道:“师兄,他杀了夜师兄和萧师弟!”
秋云起嘴角动了动:“形式不如人,召唤不来帝剑,我们便杀不了邪帝心,自己反倒可能会被对方害死。我们需要拖延时间!这段时间内,绝不可动手!”
楼珠翠点头。
水萦回道:“倘若一直无法召来帝剑呢?我们如何对付邪帝心?如何对付武仙?”
秋云起迟疑一下,道:“那便等待袁仙君与武仙人一战的结果。倘若袁仙君胜,立刻翻脸。倘若武仙人胜,联络狱天君,要他务必前来。”
他顿了顿,有些恼怒,压低嗓音道:“天府洞天的这些世阀,说得好听点是见风使舵,说的难听点,都是些屁股长在脸上的混蛋!指望他们,母猪都能上树!”
水萦回和楼珠翠连连点头。
秋云起叹了口气,低声道:“冥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云这边也是焦头烂额,莹莹不断尝试召唤紫府,紫府始终没有回应。
“武仙人若是不能胜过假武仙的话,那么我们便死定了!”苏云心中默默道。
天空中,劫灰飘扬,仙君之战还在继续,不知胜负生死。
劫灰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多了,不过天府洞天中有些地方被劫火点燃,陷入火海。
三圣学宫大考的第二天,天空中的劫灰如同细雾一般,甚至可以看到天外多出了两个明亮无比的环。
那是天府落入第二道天渊的异象。
大考的第五天,也即是最后一天,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够看到钟山和烛龙了。
这几日,秋云起一直留在三圣学宫,与苏云观看这次大考,两人谈笑风生,像是没有半点仇恨。
突然,白泽走来,瞥了瞥秋云起,迟疑一下。
苏云笑道:“秋云起,是我兄弟,虽然未曾拜把子,但感情却胜过同父同母的胞兄弟。有话,元老可以明说。”
白泽道:“冥都被人打开了。”
苏云心头大震,顾不得自己的亲兄弟,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白泽点头道:“我适才打算流放一位好朋友,将他丢入时,他又爬了回来。我再度流放,他又再度爬了回来。我这才知道,冥都的门户被人打开了。”
苏云与秋云起异口同声道:“帝倏跑了!”
————月初求票!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