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vdu2d精品都市言情 前方高能討論-第八百八十二章 領地熱推-nsnf6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是不是你故意带我们进来这里的?”疑心极重的四号转头冷冷的盯着说话的修士,这会儿如果眼光可以杀人,他眼里的杀机已经足以化为万千锋芒,将修士千刀万剐了。
不过就算是四号还没有动手,但他的杀气已经很重。
分神境修士的威压放了开来,牢牢将修士的气机攫住。
他这会儿心中的怒火已经冲上头顶,令他一张大脸涨得通红!
飞扬的水珠将他满头的红发打湿,蓬松的头发沾水之后牢牢的贴在他脸颊、头皮四周。
没有了头发的装饰,四号的头一下显得比先前还要大些了。
火光从他头顶之上化为焰息钻了出来,将水气蒸干,那头红发又重新飞扬。
只是这火焰还未成气候,就被此地铺天盖地的水系灵力‘嗤’的一声泚熄了,并再次淋了他一头。
“你是不是将我们关进此处,想要利用我们帮你封印‘月’贤者?”四号怒目圆睁,刚运转的灵力被水波浇熄,让他的怒火比先前更盛了,身形一闪之间,出现在修士身侧,伸出薄扇般的大掌,一把将修士瘦弱的身躯从队伍之中拽出:
“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他是火系灵力,施展的火焰在此地受限极大,整体实力至少被克制了三成之多。
而且运转灵力的消耗也比平时更大,他本身实力就已经弱于宋青小很多,这会儿再被水系灵力一压,四号感觉头皮都要炸了。
“我不是,我没有。”修士已经年迈,又是孱弱的法系修士,哪时是强壮的四号对手。
被他一拖之下,身体如无根的浮萍,当即被拖出队伍,脚不沾地遭四号擒住领口提着半浮在水中。
“宋已经答应我们,帮我们再度封印‘月’贤者了,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
面对四号暴跳如雷的质问,修士极力挣扎着开口:
“更何况我们也不希望被困在里面,到时让哈亚斯他们赶在前头,抢先一步到达银色发沼泽。”
他原本准备如宋青小所说,先到达传说之中深渊领地的水潭,将其作为定点,然后再寻找当年封印了‘月’贤者的银色沼泽。
哪知最后会被困在这里,不要说再去寻找银色沼泽,现在根本前后退路都被封死了。
现在情况不止是对试炼者们不利,对圣徒们同样不利。
如果不是‘黑暗’派系的六圣徒因为中计的原因,被青魔蜥群缠住,导致落后了众人半步,修士都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他们的阴谋。
“别吵了。”事到临头,宋青小反倒十分平静,丝毫没有被困在空间魔法中的恐慌——
她几次任务都曾进过时空夹缝,对此经验丰富,完全不像四号这样的‘新手’。
“我看我们不管怎么走,最终都会到达这一处。”
修士虽说力量恢复,可此时被四号一提,却感觉气都像是要喘不过来了。
宋青小看了四号一眼,示意他放手。
“哼!”四号心情十分恶劣,但在宋青小目光之下,仍是十分不甘的将修士‘噗通’一声扔进水中。
汹涌的水流带着修士孱瘦的身躯往前冲了半米,幸亏宋青小及时伸手将他捞出。
“谢,谢谢——”修士此时头发、衣袍已经全部被浸湿了,就连被他背在后背的帕拉牧师的尸骨都被水流冲透。
宽大的祭袍全贴在他骨瘦嶙峋的身上,‘哗啦啦’淌落的水流形成重压,几乎令他瘦弱的身体再次重新坐回水流之中。
他有些狼狈的抹了把脸,冲着宋青小感激的道谢。
“深渊领地到底是什么样的?”
宋青小及时又伸手拉了他一把,他脸色惨白,脾气仍旧很好的道谢。
“传闻之中的深渊领地,是诞生魔王的领土。”这里散播着恶意,是滋养恶魔的深渊。
“当年我们来过一次,在银色沼泽封印了‘他’之后,是在大圣贤的带领下离开此处的。”
修士的回忆陷入三百多年前,脸上露出几丝迷惘之色:
“至于印象,就是满地黑气弥漫,以及数之不尽的亡灵大军拦路。”
法师爱德华点了点头,也补充:
“还有来自地底深渊的诡异植物。”
“也就是说,你们印象中并没有进入这样的深渊了?”宋青小听到这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修士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里的水域极大,形同汪洋大海,目无边际,水波从四面八方涌流而来,流入这面前奇大无比的深渊之中。
如果当年真的看到这么大的水域,几人不会都不记得。
“那就奇怪了。”宋青小眼角余光看到修士艰难的抖着袖袍中的水,他穿着极为隆重的祭祀法袍,那衣物层层叠叠,异常厚重,吸饱了水后份量陡增,令他不堪重荷,此时站立不稳之下摇摇晃晃的。
他背着背包,又夹了本厚重的书,根本腾不出手,显得可怜兮兮的,不由顺手替他拧了把袖口。
‘哗啦’的响声中,一大股水被拧了出来,修士沉重的手臂一下就觉得轻松了许多。
“深渊领地之中如果有这么大的水域,不可能你们完全没有察觉。”
不等修士道谢,她快速替修士拧干了两边衣袖及袍边的一些水份,接着开口:
“暗河之森里的暗河连接深渊领地是已经证实了,传言之中,深渊领地有一水潭,我估计就是眼前这一个。”
她看了修士等人一眼:
“深渊领地名字的来由,会不会就是眼前这一汪深渊呢?”
六圣徒身体一抖,脸上都露出迷惑之色。
宋青小话中的意思大家都很清楚,如果这里是传闻之中的深渊领地,那么这里无疑与当年六圣徒记忆中去过的深渊领地是大相径庭的。
也就是说,要么六圣徒的记忆出错,要么就是他们说过的话出问题了。
“就是撒谎呗!”四号耿耿于怀,总觉得自己是被这几人骗来的:“说不定跟另外一边串通了!”
听到宋青小的话,不由冷冷回了一句。
修士的脸上露出含冤之色,正想要出声,却不料宋青小将他的话打断:
“他没有撒谎。”
她这话说不出的笃定,斩钉截铁的态度令得四号感觉宋青小可能被这老修士下了降头。
“你怎么知道?”他这话还没脱口而出,很快四号就察觉不对劲儿了。
漫天水幕之中,空间像是被撕出一条裂缝,一支狼狈的队伍凭空冲破水气的封锁,一头撞入这无尽的水域深渊之中。
“……”
为首的人正是满身狼狈,整齐的道袍被撕裂,头皮被铲平,两侧头发垂落,眼中沾染了戾气的道士。
在道士的身后,面色冷淡的少女、穿着五分袖对襟武士袍的年轻男人,以及哈亚斯等六圣徒,还有一大堆狼狈不堪的信徒,粗略一看这一队的人数竟然有三、四十人之多。
“哦豁。”四号咧了咧嘴,“不是冤家不聚头。”
‘黑暗’派系的人都来了,确实能证明修士先前并没有撒谎,兴许真实的事件与地点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出现了变故,但受到蒙蔽的并不只是他们,而是大家一起上当后,四号发现自己恶劣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
在初时的怔愕之后,接下来四号看到道士的表情开始扭曲。
他先是有些不敢置信,显然没料到会在此处跟他们碰上,紧接着他的目光锁定了宋青小,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凹凸不平的颅顶,怒火‘嗖’的一下涌出来了。
道士双眼瞬间变得通红,闪过愤怒、怨毒、阴鸷,紧接着化为浓浓的杀机,显然是失去了理智,要不顾一切动手。
“等下。”好在关键时刻,站在道士身后的一号冷漠少女出声将他的动作止住:
“我们好像走错路了。”
这会儿道士心中怒火中烧,看到宋青小的刹那,那火气更是提增数成,几乎把他理智都烧毁了。
尤其是他摸到自己光头的时候,他心中的念头只有一个:老子不管走没走错路,反正抓到仇人挫骨扬灰就对了!
“噗嗤。”四号看道士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发出一声嗤笑:
“道士,你啥时候理发了?”
道士是个体面人,这个新发型是他心中的痛。
四号的嘲笑一下打到他痛点之上,顿时将他内心勉强压抑的怒火再次点燃。
他的目光从宋青小身上转移到四号身上,决定在杀死宋青小之前,先打死这个嘴贱的四号再说。
“你找死!”道士说话间,手腕一转,数枚古钱被扣到了他的掌中。
“究竟谁死,”四号态度狂妄,嘴上并不服输,但说话的同时却已经闪退到宋青小的身侧,一副坚定与她共进退的架势,冲着道士喊道:
“打了再说。”
两人之间气氛紧绷,连带着两队其他人都目露警惕之色。
‘黑暗’派系的人都靠拢在道士身后,对宋青小等人显出若隐似无的敌意,而修士剑士等则下意识的往宋青小的方向靠拢。
从人数看来,‘黑暗’派系的人相对占优势得多。
魔力火车的后半截装载了不少信徒,车身被骨龙撕裂之后,大部分信徒被骨龙带走,仅留了少部分人下来罢了。
而这一部分又死了不少在骨龙袭击之中,最终只有19人存活。
相反之下,‘黑暗’派系的人活下来的人数很多,在暗河之森的魔法传送阵被打开的时候,宋青小分明感应到这些信徒人数不少的,但此时却仅剩了三十多名信徒。
看样子道士等人就算是从青魔蜥群逃脱,应该也是付出了不少代价的。
虽说数量上比‘光明’派系的人多,但‘黑暗’派系的这三十来名信徒与‘光明’派系仅存的19名信徒相较,无论气色、状况都要差了许多。
所有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伤,此时见双方气氛紧绷,这些信徒的神色也各不相同。
‘光明’派系的十九名信徒面对‘黑暗’派系的人多势众却并不见慌乱之色,反倒都下意识的站到了宋青小的身后,对于一来就气势凌人的道士露出几分敌视之意。
宋青小一眼就将这些人的神情尽收眼里,见到道士被四号气得要死,正欲动手的刹那,她的神识像是被某种气息微微一拨:
“来了!”
她话音一落,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四号正欲开口发问‘什么来了’时,突然就听到深渊之内似是传来一声沉默的声响:
‘卬——’
那声音极为古怪,紧接着水中的漩涡开始旋转,仿佛有双无形的大手在搅弄着那深渊之水似的。
原本一触即发的气氛刹时一凝,正欲动手的双方来不及拼个死活,很快被深渊内的动静吸引住。
此时头顶上方稀薄的云层开始聚拢,仿佛要将今夜明亮的圆月挡住。
月光受到黑云的遮蔽,如同染上了一层层墨汁,饱满的圆月一下残缺,光芒也瞬间暗淡了许多。
只是那月光却并不甘愿受黑气所缚,仅瞬息功夫,月亮之上陡然散发出更加明亮的银芒。
那银芒越来越璀璨,所到之处穿透黑云的封锁,从天空洒落。
中间遮挡月光的云层被迫散移开来,露出一个宛如巨型圆盘般的空洞。
明月当空,月光从那破开的云层洞中洒落下来,直直的照进深渊水潭之中。
急速转动的潭水表面开始沸腾,冒出‘咕咕’的大量水泡。
一见到这样的情景,那一直低垂着头颅的苦行僧突然‘扑通’一声跪往水中:
“我的暗夜之神,你终于照耀到你的信徒了!”
他的声音沙哑,语调如哭似诉,随着他的话音一说出口,月亮的余辉洒落到他的身上,就见他身上大量的血气化为雾气蒸腾而起,萦绕在他头顶的上空。
塞缪尔、克罗利等一一跪下,嘴中低声念念有辞,仿佛在完成什么仪式,试图请出他们的信仰之主。
“他们和我们的目的不同了。”剑士靠近了宋青小的身后,小声的说。
‘黑暗’派系的人似是在向‘月’贤者祷告,态度虔诚而又顺从,这根本不是想要封印他的态度。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