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dtlj8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尋寶儀討論-第4233章 詭異的符獸!熱推-siils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超級尋寶儀
小說推薦超級尋寶儀
“我觉得周中此子,应该能成为新的十大弟子。”
冰宇神微微一笑,看着光幕里的画面,只见周中等人,已经进入树林里了。
听到冰宇神的话,周围有许多长老,都露出不屑的神色。
一个背负大剑的长老笑说:“呵呵,冰宇神,虽说周中此人,修为颇为厉害,但这次选拔赛,要对付符兽,他都没在冰塔神宗系统修炼过,不知道对付符兽的经验,恐怕没那么容易通过选拔吧?”
这个背负大剑的长老,正是高阳的师父剑王长老。
他说话之间,就见光幕画面转动,一头头猛兽出现,狠狠朝着参赛的弟子们扑去。
这些猛兽,身上烙印着一道道的符文,并没有实质的血肉躯体,仿佛山水墨画般,只有野兽的线条。
这是冰塔神宗特有的符兽!
只是一团能量体,用符文催动,和普通野兽完全不同。
符兽拥有诡异的符文之力,如果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人,很容易遭到袭击。
而周中,修为虽然强悍,但他一直在外面闯荡,没有在冰塔神宗长久修炼过,也没系统学习过对战符兽的技巧。
所以,在场有很多长老,都不觉得周中能够脱颖而出。
果然,众长老说话间,一头狮子模样的符兽,狠狠攻击向周中。
而周中,单纯用对付普通猛兽的方法,去对付那狮子符兽,但结果,那狮子符兽浑身符文诡异流动,爪子居然冒出符文烈焰,打了周中一个措手不及。
“此子就是周中?”
陈苍生眯着眼睛,他也听过周中的种种传言。
却见光幕中,周中被符兽袭击后,脸色微微变化,立刻后退,调整状态。
冰宇神并不紧张,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说:“我相信周中可以击败符兽,夺得比赛的胜利。”
剑王长老哈哈一笑,说:“最好如此,我也想看看,这小子有多大能耐。”
剑王长老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浅浅的不悦和恨意。
他是高阳的师父,而高阳和周中的争斗,他已经知道了。
为了今天的比赛,他昨晚已经暗中赐给高阳一把新武器,只希望今天,高阳能够翻盘,最好在比赛中杀掉周中,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如果这一次,高阳还被压着打,他也没有再培养的兴趣,这种废物,留下来何用?
后山树林,比赛已经开始。
一众弟子们,各自去寻找令牌。
但周围的树丛间,却有一头头符兽,猛然冲杀而出。
周中刚刚猝不及防之下,也被一头狮子符兽袭击到,最后也是付出了点代价,才将那符兽击溃。
“这是什么东西?”
周中环视四周,只见那一头头符兽,都没有实质的形体,好像从山水画里走出来一般,只有黑色的线条,被击溃之后,就化作能量体烟雾消散了。
“周大哥小心,这是冰塔神宗特有的符兽,潜藏着符文之力,你没接受过对战符兽的训练,这次比赛可能要吃亏了。”
杨西西站在周中旁边,翻出一把匕首,警惕看着周围。
“没想到这次比赛,宗门居然释放出符兽,小心点,我们三个结伴行动。”
赵文博也凝神戒备起来。
砰!
突然,旁边传来一阵猛烈的劈砍声。
只见一个壮汉,扛着一把重型巨剑,狠狠一劈,就把一头犀牛符兽砍翻,气势非常威武。
巨大的犀牛,在他重剑下,跟纸糊似的,毫无反抗之力。
“阳哥威武!”
“阳哥好厉害,求带!”
“阳哥带带我,这次比赛靠你了。”
周围一群弟子,欢呼喝彩,簇拥着那壮汉。
这个壮汉,却是剑王长老的徒弟,高阳!
他手中的兵器,是剑王长老昨晚赐给他的新武器,杀伤力非常巨大,对付符兽有奇效。
“呵呵,有点意思。”
周中看到了他,冷冷一笑。
“周中,你还想竞选十大弟子,不怕被符兽打死?”
高阳紧握着重剑,不屑笑了,昨天被周中狠狠折辱,他心里窝着一团火,只想在今天发泄报仇。
“我昨天应该废了你。”
周中目光一寒,昨天废掉云冰的双臂,可惜高阳跑得快,他还没来得及动手。
“你别嚣张,今天看看谁死!”
高阳哼了一声,也不废话,转身走入山林深处。
他很清楚,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因为,周中的实力很强大。
就算他有新武器,也未必是敌手。
但只要拖延片刻,等周中的力量,被符兽消耗掉,就是他反杀的时机。
“敢得罪阳哥,你死定了。”
“嘿嘿,今天这场比赛,可不限定生死。”
“啧啧,还有这小美人,可别让符兽吃掉了,咱们还想好好疼疼你呢。”
高阳的几个狗腿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丑陋嘴脸,有些人还一脸猥琐的,在杨西西身上瞄来瞄去。
“一群渣滓!”
周中目光一寒,骨骼黑暗之力猛然发动,一根骨矛刺出,横空杀破空气,噗的一声,将一个狗腿子的身躯贯穿,直接钉死。
“什么!”
“你敢杀人!”
“这个疯子,快跑!”
众人见状,顿时吓得不轻,慌忙转身逃去。
这场选拔比赛,虽然不计生死,但并不代表可以滥杀。
毕竟每个弟子背后,都有一堆复杂的人脉关系,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轻易不会动杀手。
而且杀人太多,也会被宗主和长老们,判定为危险份子,可能会逐出比赛。
也就是说,只有在非常必要的时候,才可以杀人,比如争夺令牌。
但现在,令牌都还没出现,周中就动杀手,果断凶狠,简直是无情。
周围有许多弟子,见到这一幕,都纷纷远离周中,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这家伙……”
高阳也回头看了周中一眼,咬牙切齿,但终究没有出手。
现在还没到出手的时机。
“周大哥。”
杨西西呆呆的看着周中。
“没事,我们走。”
周中摸了摸杨西西的头发,收起黑暗之力,往山林内走去。
令牌的隐藏地点,肯定不在这里,必然在山林最深处。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