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k3jw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一章 靜海(4k)推薦-k43u9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汉西市,光明区,高层居民楼。
名为孙连城的中年男子,站在阳台上,一边哼着歌,一边调节天文望远镜与行星相机。
他是光明区前领导,因仕途不顺,心灰意冷,而赋闲家中。
平时的爱好就是研究天文学,经常带少年宫的孩子们看星星,偶尔自己也拍些星体照片,上传到天文同好者的论坛,生活佛系而清闲。
今天,他准备拍月亮。
之前蜃龙冲破云霄,脱离地球轨道,跨越真空,降临月面的静海中心(月球盆地,低于月球表面1700米),并开始喷吐灰白雾气,令雾气形成古代东方风格的复杂建筑群。
与人类少女状生命体,隐藏在了厚重雾气之下。
各地区航空航天局的专业人士,做了无数努力,试图探测到云层之下,或者直接联络到蜃龙。
可惜,使用各类科学仪器都无法看透那片云层,
无论是紫外/可见光相机、近红外CCD相机、激光高度计、高分辨率相机还是带电粒子望远镜,伽马射线光谱仪、磁力计,中子光谱仪,
在扫过片堪比陨石坑的广阔云雾时,都无法得到任何数据反馈,简直就像是遇到了信息黑洞。
出于地球安全(月球潮汐力关系到海洋生态)与平稳民心考虑,航天航空局加快了探月工程,将携带科学仪器、通讯仪器的着落器,朝着月面东北方向发射,降落在静海云宫边缘。
最后按照航天航空局的说法,那台着陆器在进入静海云宫后,传回了一部分重要讯息,但很快就与地球轨道外专用中继通信卫星以及地表指挥中心,失去了联系。
原本设定好的“失去联系后自动离开静海云宫”程序,似乎也已失灵。
至于重要讯息的内容,大概就是静海云宫并无实体,能量波动非常稳定,对人类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严重威胁,请大家放心。
虽然各地区的航天航空部门一致同意,要尽早确认静海云宫与蜃龙的情况,但登陆月面可不像出门买菜那么简单,就算有着财政上的大力支持,以及杀场游戏带回来的各类新奇科技,
月球着陆与载人登陆工程,依旧要慢慢推进,无法立刻执行。
这也使得各地掀起了一阵规模不算大的天文学热潮,静海陨石坑中的云层并非静止不动,而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有时候透过稀薄的云层,能看见下方同样发生了变化的静海云宫建筑群。
天文爱好者们每天都会拍摄月面照片,上传到网络平台,记录建筑群的样子。
“不知道今天能拍到什么样的照片…”
孙连城喃喃自语着,慢慢调整三脚架高度。
身后阳台门拉开,孙连城还在上初中的儿子孙鹏邈端着两杯热咖啡走了过来,递了一杯给父亲。
在孙连城的影响下,孙鹏邈从小也对天文产生了浓厚兴趣,在汉西青少年天文科学大赛中获得过二等奖,拍摄的星体照片多次也登上过杂志封面。
在现实世界,孙鹏邈学习成绩优秀,懂事听话,就是性格比较孤僻,朋友不是很多,平时喜欢研究电脑、天文、数学什么的。
而在平凡生活之上,孙鹏邈还有另外两重身份——黑客,以及玩家。
再精准一点形容的话,大概是个人战力排行榜第181位,Lv21,【异步调用·LAN】,辛迪加门徒第五席。
和扮演LAN这重身份时、脸色惨白身形瘦削的虚弱少年形象相比,
现实世界的孙鹏邈无疑正常了许多,
他看着父亲调试好了相机,慢悠悠地喝了口咖啡,“爸,我这学期的奖学金快下来了,到时候加上点过年红包,换个大黑吧。这小黑都用了好几年了。”
小黑指的是星达bkp150750望远镜,大黑则是它的大口径高配版。
“奖学金你就自己留着吧。”
孙连城漫不经心地说道:“爸用不着你买。等什么时候打折了,我就去买个大口径的apo…”
上次打折了也没见你买啊?
LAN心中腹诽,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对了,马上期末考试了,你晚上可能不能偷偷起来打游戏啊。”
孙连城一拍手臂,将手上的蚊虫驱赶走,
把头凑近行星相机,絮叨道:“师大附中里面有个直升班,里面师资力量很强。下一年你就要中考了,可能不能懈怠,最好能考进直升班,学习氛围能好点,也让你妈平时少说我带着你瞎跑瞎玩什么的。”
喂喂,那你还叫我半夜起来陪你拍月亮?
倚靠着阳台的LAN眼角一抽,他慢慢喝着咖啡,神念一动,徘徊在这层居民楼周围的蚊虫像有了什么感应,自然而然地飞行远离。
“唔…”
彻底沉浸在天文摄影中的孙连城完全没有注意到外界的一切,他看着镜头中逐渐清晰的静海云宫,感慨地长叹一息。
宇宙浩渺,时空无限,和恒古星云相比,人类算什么,那些仕途路上遇见的沉溺于勾心斗角的蝇营狗苟蛀虫又算什么,不过都是蚂蚁尘埃罢了…
一旁的LAN,则怔怔看着阳台屋檐下方的一小张蛛网,有些出神。
在上次那个时间流速异常之快的电子游戏剧本世界里,遗忘了所有记忆的他度过了十六年的时间,甚至比“孙鹏邈”活得更久。
如果把那段生命也算作年龄,他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岁了吧…
啪。
身旁传来椅子腿摩擦地面的声音,LAN转头看去,只见孙连城猛地站了起来,眼睛还靠着行星相机,脸上却满是惊愕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这…”
LAN眉头皱起,眼眸深处亮起一道极微弱的光芒,五感感官骤然放大。
他的视线扫过天际,加强了数十倍的视觉,瞬间看清令孙连城如此惊愕的来源——浩瀚苍穹,月面之上,静海云宫缓慢崩解,
云宫正中心伸出一尊由云雾组成的巨型龙首,默默凝望着地球的方向。
“那是龙…”
孙连城的话语戛然而止,他的意识被LAN释放出的精神力量影响,瞳孔无意识地扩散,惊愕表情重归平静,像是梦游一般默默站起,转身走进卧室,在妻子身边睡下。
LAN没有回头,继续死死盯着月面,扩张的五感让他知道父亲已经回到卧室,整间房屋中弥漫着由LAN释放的精神力屏障。
月面上的蜃龙实力深不可测,不可度量,对于这种等级的传奇生命,凡人仅仅只是凝视都有危险。
已经多久了?蜃龙一直没有动静…
【老师让我转告所有人,登陆广场。】
好友系统中,发来了信息通知,来自【失控】
LAN深吸了一口气,【怎么了?和蜃龙有关?】
【我只负责转达。】
失控回复道。
LAN嘴唇微抿,看了眼卧室中酣睡的父母,身形并没有消失在原地。
————
此时此刻正在观测月面的,不止有孙连城这样的天文爱好者,
各国航天航空局设立在各地的观测站,自动将异变信息上传至超凡事务管理机构,十分钟的时间里,信息层层上报,无数电话被拨通,
由LRO月球勘测轨道飞行器发回的超高分辨率静海云宫龙首照片,出现在各地超凡事务管理机构的高层桌面上。
特事局总部大楼的走廊墙壁上,预警灯亮起象征最高危害等级的红色光芒,身穿特事局工作制服的员工们在走廊中飞奔,回到各自工作岗位。
呼——
一道微风在走廊中吹拂而过,直至特事局总部大楼高层的某间宿舍门口。
风骤然停下,竺学民的身影从风中滑出。
他手上拿着一叠刚刚打印出来的月面照片,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宿舍的木门。
“进。”
平静声音,并不从门内传出,而是直接在耳畔响起。
竺学民突出一口浊气,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咔嚓。
门应声而开,却不是普通寻常的宿舍间,而是一片空间广阔的山顶景象。
葱郁密林,缥缈云雾,脚下踩着的柔软泥土,耳边听到的清脆鸟鸣,以及呼吸到的、带着水气的林间空气,都在提示这里并非幻境。
山顶处,修有一座朴素八角观景亭,亭中石桌上摆放着一把古筝,一座香炉,
石桌后一道白裙人影站立着,眺望远处山景。
竺学民踩着石阶走向观景亭,不敢直视那道白裙背影,脑海中犹豫该如何开口。
对方与当代异学会的关系实在太过复杂,他是该叫师姐?还是该叫师尊?师祖?
“那条龙没有事。”
那道白裙人影,或者说素霓笙,在竺学民开口之前就回答了他的疑问,“她只是在警惕。”
“警惕什么?”
竺学民下意识地问道,又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急忙在后面补充一句,“师祖。”
素霓笙没有回头,淡淡道:“有东西,在试图钻破墙壁。”
“墙壁?”
竺学民再次陷入疑惑,然而下一瞬间,素霓笙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一道微风,扰乱了香炉升起的白烟。
————
距地球两百一十亿公里之外,没有任何人类踏足的深空。
一扇门,没有任何征兆地出现在了虚空当中。
这扇门疑似木质,表面为粉红色,门把手则为圆形金属材质,看上去平平无奇。
门把手徐徐转动,如果这不是在真空中,应该会响起咔嚓的转动门把手声。
门扉被从内侧推开,
一具身高一米多的圆滚滚宇航服,从门内走出——门内同样闪烁着璀璨星光,但从星光分布来看,绝对不属于太阳系所在的星域。
宇航服的面罩内部亮着灯光,借助光亮,能看见里面有一只形似企鹅的生物,后背蓝羽,前胸白羽,鸟喙狭长,脖颈下方系着红白双色的方格领带。
“…”
企鹅漂浮在虚空当中,左顾右盼,环顾四周,很快在广阔星空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台制造于上世纪七十年代,采用同位素温差发电机,质量815千克的深空探测器。
旅行者一号。
这台探测器见过木星背阳面的极光,拍摄过土星的彩色照片,在距离地球60亿千米的地方,回首遥望,为太阳系各个行星拍摄了一张合影——承载了无数生命、诞生过璀璨文明、被人类施加以各种神圣意义的地球,笼罩在星海光芒之中,只是一粒不起眼的淡蓝小点。
旅行者一号的等离子子系统在十三年前停止运行,行星无线电天文实验在十二年前陷入停滞,它的数据磁带机、回转仪以及各类科学仪器,也早已因能源缺乏而停止运行。
如果没有意外,五年后它将因为没有电力供应任何单一仪器,而陷入不可逆转的沉睡,永远与人类失去联系,
像一个漂流瓶一般,向着宇宙深处孤独前行,直至被下一个“人”所捡起。
名为阿基利的企鹅,默默漂浮在虚空之中,翻出了一块造型古怪的怀表。
他的计算精准无误,
这扇门出现在旅行者一号的运行轨迹前方,
怀表上的数字疯狂跳动,清晰显示出双方的实时距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那艘曾经承载人类希望与雄心壮志的探测器不断接近,逐渐放大。
最终,在门扉侧方五十米处,急速掠过。
没有任何人类注意到,怀表周围充盈着庞大而温柔的电能,
在旅行者一号掠过的一瞬间,电流涌入陷入沉睡的古老天文探测器。
仪器重新激活,数据开始传输,阿基利的宇航服面罩上,清晰投映出旅行者一号所携带的所有人造信息。
其中,就包括了那张录制了55种人类语言问候语和各类音乐的铜制镀金唱片。
“这是一份来自一个遥远的小小世界的礼物。上面记载着我们的声音、我们的科学、我们的影像、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思想和感情。我们正努力生活过我们的时代,进入你们的时代…”
阿基利用字正腔圆的英文,轻声念着唱片中的问候。
他的黑色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轻轻关上粉色木门,再次打开,门外星空再次转变,就像这扇门能够自由穿行星域、降临在任意位置一般。
阿基利穿过门扉,再合上大门。
————
月面,静海,云宫。
云层形成的蜃龙头颅,默默凝望着深空苍穹。
盘腿坐在龙首上方的旱魃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淡淡说道:“他已经到了。”
蜃龙头颅闻言,缓缓下沉,承载着旱魃降落至云层下方,急速俯冲,贴近静海地面。
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扇粉色门扉,静静伫立在月壤之上。
站在门外的阿基利,抬头仰望俯冲而来的庞大龙首,神情没有任何慌乱。
轰!
云雾凝实形成的巨龙降落在地表,地面震颤,裂开裂隙。
龙首微垂,旱魃顺着鳞片滑落在地,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穿着宇航服的企鹅。
阿基利鸟喙边缘肌肉扯动,形成微笑,在圆滚滚宇航服里浮夸地鞠了一躬,“您好,晶壁系中的至强者。
我自虚海穿梭,为和平而来。”
“…”
旱魃双手环抱于身前,上下打量了阿基利一番,淡淡道:“我不是什么至强,你找错人了。”
“在其他伟大存在或死亡消弭,或陷入沉睡尚未完全苏醒的当下,您,就是晶壁至强。”
阿基利莞尔一笑,“门扉争夺战开战在即,我想知道,您是否已经选好了自己的代行者。
如果没有的话,我倒是可以为您推荐几位…”
“她已经选好了。”
说话声从后方传来,一个表情温和、几乎没有什么特点的西装中年男子,踏着月壤而来,正是辛迪加的教授。
旱魃的脸上浮现厌恶表情,蜃龙也不善地眯起眼睛,鼻孔中喷吐出两道绵长雾气。
教授适时地停下脚步,有些无奈地举起手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阿基利稍有些惊讶地看着教授,对方身上有股特殊韵律,和阿基利非常相似。
突破过晶壁系的土著?
不,虽然气息很淡薄,但这个西装男子应该是另一位穿梭者,只不过降临在地球上的时间太长,以至于丧失掉了身为穿梭者的大半气息。
“这颗星球上还清醒着的长生种,都已经选好了自己的代行者。”
教授对阿基利微笑道:“我想冒昧问一句,上一届的晶壁合约是否还有效力?”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