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k37en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0608 龍潭虎穴閲讀-8hqit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不可能!你说的太夸张了……”
欧阳锦笑着摆手道:“叶云辰死了有五十年了,先帝当时还在襁褓中,如果叶云辰还活着的话,应该有七十多岁了,但我爹今年最多五十几岁,我娘也才四十多,我爹怎么可能是叶云辰!”
“高手可不能看相貌……”
赵官仁正色说道:“红鸾一百八十多岁了,还不是跟少妇一样,不动明王是比他们功力还深厚的人,看起来年轻很正常,但叶云辰是怎么死的,当年的皇后又去哪了?”
“传闻是兵变,叶云辰在乱军之中被误杀了……”
欧阳锦摇头说道:“五十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叶云辰的三弟临时继位,叶云辰死的时候才二十几岁,他的皇后好像……殉情了吧,这事你得去问宫里的老人!”
“你娘可能不是皇后,但你爹是皇上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赵官仁摆手说道:“咱不纠结这个了,欧小贱!现在穿上你的裤衩,用你清醒的脑袋瓜分析一下,郑一剑他们被关在荣马县的可能性有多大?”
“人家穿了!这不是小裤嘛……”
欧阳锦面红耳赤的说道:“我认为他们百分之百在,哪怕真是个陷阱,不放诱饵你也不会上套,而且你的前妻叶若卿应该也在,不动明王连我都利用了,一定不会放过她!”
“这话才像个总捕头说的话嘛,来!伺候爷穿衣……”
赵官仁大大咧咧的站了起来,欧阳锦屁颠颠的爬起来伺候他,一副小媳妇般乖巧的样子,赵官仁对她的样子也很满意,不管她喜欢什么调调,只要在自己手中她就不会堕落下去。
“你洗漱一下出来找我,屁股上点药啊……”
赵官仁挎上佩刀走出了中军帐,其实天色才刚刚黑下来而已,三千将士正在营盘中烤肉喝汤。
“嘿嘿~王爷!您亲自肉搏女囚犯,真是太幸苦啦……”
将领们暧昧的坏笑了起来,帐篷可是一点都不隔音的,赵官仁也笑着坐了过去,拿起块烤肉笑道:“女犯不抽不老实嘛,对了!袁老二的亲兵走了没有,他们如何说的?”
“天没黑就快马去报信了……”
一名千户说道:“他们也收到北方传来的消息了,草原大军改走北川道,聪明人不用动脑子都知道咋回事,听说您要率领江北军,他们笑的嘴都合不拢,只是也觉得会寡不敌众!”
“战忽局的过来一下……”
赵官仁抬头喊了一嗓子,几位主任连忙蹲了过来,但赵官仁秘密交代了一番之后,一帮人全都惊呆了。
“老规矩!我制定战略,战术就交给你们了……”
赵官仁挨个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战忽局的人神色凝重的走了,没一会欧阳锦就出来了,换上了一身帅气的女侠皮甲,扎了一根爽利的高马尾,还画了一个明艳的彩妆。
“我给你们重新介绍一下,贱妾欧阳锦……”
赵官仁傲然的招了招手,故作冷艳的欧阳锦一下就红了脸,在无数猥琐的眼神中,他咬着红唇羞答答的坐了下来,低声道:“你不能说我是贱妾,这么说有失身份!”
“怎么啦?你不是贱妾还是贵妾啊……”
赵官仁一脸的莫名其妙,可将领们全都垂着头不说话,欧阳锦也羞急万分的说道:“我能说自己是贱妾,但你不能这样介绍呀,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成了……我这个贱人的妾室!”
“咳咳咳……”
赵官仁捂着嘴一阵猛咳,怪不得他每次说贱妾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全都古怪又尴尬,毕竟他已经是王爷了,再谦虚都不能说自己是贱人。
“赶紧吃!吃完赶紧开路……”
赵官仁也尴尬的埋头猛吃,两人囫囵吃了个大半饱之后,他便擦擦嘴带着欧阳锦离开了,居然打着手电一路走出了营盘,来到了营盘外的官道上。
“爷!咱们去哪……”
欧阳锦诧异的看着他,谁知赵官仁竟把卡蛋唤了出来,将她抱到卡蛋的背上说道:“荣马县!咱俩坐快船直下江东的话,明天下午应该能赶到,直接冲进大牢里救人!”
“什么?只有咱俩吗……”
欧阳锦惊的小嘴合不拢,可赵官仁刚跳上卡蛋的背,卡蛋四爪一蹬就跑了出去,不乐意的说道:“你们俩坐好了,不许在我背上搞来搞去,敢弄脏我的背对你们不客气!”
“知道啦!抓紧他的毛……”
赵官仁抱住欧阳锦笑道:“你屁股下面可是一头神兽,咱们三个能抵千军万马,况且不动明王再精明也想不到,我敢单枪匹狼去劫狱,外人也不会知道我已经脱离了大部队!”
“你为什么突然信任我了,不怕我把你害了吗……”
欧阳锦眼眶湿红的回过头来,赵官仁笑道:“睡人不疑,疑人不睡!你都是我的贱人了,我凭什么不相信你,但我不希望你步沈晴文的后尘,遇上任何事都要跟我商量,懂吗?”
“嗯!谢老爷恩宠,我再也不敢自作主张了……”
欧阳锦流着泪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擦去眼泪说道:“爷!贱妾以后只听您一人的话,但贱妾还想求您一件事,如果我娘败在您手上了,我希望您能废了她的武功,饶她一条性命,可以吗?”
“只要贾不假不是她杀的,我可以放她一马……”
赵官仁轻轻点了点头,欧阳锦感动的靠在他怀里,羞赧道:“爷!你以后能叫我欧小锦吗,奴家喜欢听您这么叫我!”
“你更喜欢听我叫你小闺女吧,快叫爹……”
“讨厌!在外面可不能这么叫,人家得笑话女儿的……”
欧阳锦在他怀中娇嗔无限,可赵官仁演了一晚上的变态,为的就是触碰她这不为人知的一面——恋父!
缺失的父爱以及扭曲的母爱,让欧阳锦的心理问题严重,只有触及到灵魂才能消除隔阂,将她彻头彻尾的改变。
“到了!”
卡蛋的速度比战马快许多,两人一狼很快就来到了江边,趁黑偷了人家一条快船,给人留了一百两银子,悄无声息的顺流而下……
……
“叶若卿!你让人利用了,知不知道……”
沈晴文坐在一间地下书房当中,吕大头在她身旁喝着茶,两人脚上都戴着沉重的脚镣。
“我当然知道……”
仁福帝姬坐在桌对面,怒声道:“可我已经成了全天下的笑柄,人人都说我是被赵王休掉的弃妇,我现在什么的都不在乎,只要他给我一个交代,不给我就把他打趴下,让他知道我也不好惹!”
“我老板不是弱智,他不会来这里……”吕大头无奈道:“咱们被关在这都能猜到,你们想把他引过来困住,好让他不能插手战事,但不动明王太邪门了,你们跟他合作就是与虎谋皮,他会把你们叶家人杀个精光!”
“哈~难道他会自尽吗……”
叶若卿不屑的笑了一声,沈晴文猛地直起了身体,皱眉道:“原来不动明王是你们叶家人,他究竟是谁,为何从未听过他的名号?”
“这是个秘密,反正他姓叶就行了……”
叶若卿摊手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们,现在整个叶家都是他在指挥,我的皇帝哥哥已经成了摆设,你们最好祈求赵云轩能来,否则十二天之后,你们俩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大姐!不!长帝姬……”
吕大头郁闷道:“从江北到这最快也得三天,更何况他还带着军队,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来不了哇,再说他根本不信欧阳锦的话啊!”
“我管不了这么多,我的任务就是拖住他,反正我尽力了……”
叶若卿翻了个白眼就要走,可门外正好跑进来一名女卫,说道:“长帝姬!刚收到江北的飞鸽传书,赵王的军队正往姑苏城方向移动,并且派了快马去姑苏调集商船,应该是想过江了!”
“哈!终于让我逮着他了……”
叶若卿兴奋的欢呼了一声,说道:“你快去发飞鸽,告知赵云轩即将过江的消息,让他们赶紧给我增派高手,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遵命!”
女卫也兴匆匆的跑了出去,沈晴文连忙和吕大头对视了一眼,看了眼手表后说道:“马上就要天黑了,如果他们是一早就拔营的话,以骑兵的速度,恐怕已经在姑苏城外了!”
“看来你们俩对他很重要啊,不惜攻城来救你们……”
叶若卿上前捉住她的手腕,竟然摘了她的手表,沈晴文惊怒道:“你拿我手表干什么,快还给我!”
“干吗?定情信物啊,我偏要拿……”
叶若卿洋洋得意的戴上了表,二话不说就往通道里走去,很快就来到了地面的小屋内。
可推开门之后并不是什么县衙,只是一座很普通的宅院,谁知一名窈窕的少妇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跟了六名魁梧的黑衣男,进来后迅速关上了屋门,拔出刀躲在窗户两侧。
“欧阳天枢?你怎么来了……”
叶若卿惊讶万分的退后了几步,欧阳天枢看了眼安静的窗外,冷声道:“赵云轩来了,单枪匹马!”
“什么?你、你怎么知道……”
叶若卿震惊的捂住了嘴,欧阳天枢说道:“因为我女儿来了,她身上有一样特殊的东西,不管她在哪我都能感应到,昨晚她就突然过了江,半个时辰前她又进了城,一男一女!”
“那你们打的过赵云轩吗……”
叶若卿忐忑的看着他们,欧阳天枢冷笑道:“赵云轩的修为并不高,周围已经埋伏了诸多好手,只要他敢跟咱们硬碰硬,哪怕大宗师也能让他躺下,但那小子太滑头,咱们必须得用点手段!”
“什么手段?明王在哪……”
叶若卿咬住了嘴唇,欧阳天枢说道:“明王正在赶来的路上,最多两个时辰就能到,你将沈晴文带走关押起来,我易容成沈晴文的模样,等他硬闯进来,我一掌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