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ufd4h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蓋世 起點-第八百二十六章 就現在!看書-9ldsz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一袭灰白长袍的江杏雯,从那座高耸的阴山飘出,形容愈发清瘦纤弱。
她的阴神,看着略显虚幻,似刚遭受一番伤创。
魂灵虚体,隐有微小绯红电光飞窜,这让她不时地拧紧眉头,神情痛楚。
她站在阴山前,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冥都,只觉得高大的冥都,无比的伟岸,充满了霸烈的雄性魅力。
她对冥都的痴迷,曹嘉泽看的清清楚楚。
“你出来作甚?”
冥都转过身,很是心痛地飞过去,关切地说道:“你就待在这座专属于我的阴山静养,你尽管放心,你的魂伤不会有大碍。要不了太久,我就能进阶为鬼神,再也不让你受折磨。”
“我是自愿的,你不用自责。”江杏雯柔柔地说。
“乖,听话,乖乖回去。”冥都催促。
“嗯啊。”
江杏雯抿嘴浅笑,仿佛成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情窦初开,什么都听情郎的,都相信情郎。
她果真返回阴山。
冥都大手一挥,浓稠的阴气,又注入阴山,形成一种隔绝的结界。
“她知不知道你在利用她?”曹嘉泽皱眉。
进入恐绝之地前,曹嘉泽和玄天宗的宗主,有过一番密谈,从而得知了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
那位,杀力冠绝浩漭的大剑仙,曾经有过一个相爱的女子。
女子乃天源大陆土生土长的人,姓江,在太渊宗修行,那位斩月大修和她相识时,已是风采照耀天地的自在境大剑仙,那位参悟“擎天九斩”时,江姓女子始终陪伴在身侧。
待到那位成就元神,远赴星河深处,镇守那座剑狱时,江姓女子因境界实力不足,就留在了浩漭天地。
待到女子好不容易进阶阳神,第一次去星河游历时,就遭遇不测风云。
江姓女子魂飞魄散。
那位,似乎也因为此事心性大变,后来反而和剑宗,和浩漭天地的五大至高势力决裂。
江杏雯,似乎是那个女子的后人,阴差阳错的进入太渊宗,修炼的灵诀秘法,也是那个女子当年,和斩月大修一起参悟出来的。
也是如此,那位遗留在“魂渡河”中的剑芒、剑意,都识得她的气息。
她一踏入恐绝之地,“魂渡河”中的冥都,从剑芒、剑意的细微变化,就嗅到不对劲,有了某种猜测。
她能得到“魂渡河”,当然不是偶然,而是冥都刻意而为。
冥都令她得到“魂渡河”,让她误以为自己是器魂,时刻和她灵魂交流,潜移默化地蛊惑了她,以邪诡的灵魂神通,不知不觉间,就让江杏雯对他情深根种。
每每“魂渡河”内,残存的剑芒、剑意发作,冥都都会利用她,拿她做挡箭牌。
连冥都都畏惧的残存剑力,感知到她身上的属性气息,都会及时留手,只会让她受伤,而不会致死。
她的存在,让冥都不需要无时无刻地,承受“魂渡河”内剑芒侵蚀。
也就让冥都,可以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去布局,去影响恐绝之地。
可她,却要替代冥都,遭受灵魂的折磨,所以才望着愈发消瘦憔悴。
“利用?”冥都冷哼一声,一脸的冷酷无情,“曹小子,你懂什么?她能遇到我,是我的造化,可同样也是她的造化。不错,她现在是替我吃了一些苦头。但是,待我进阶为鬼神,我会全部补偿回来!”
“还有,兴许一开始的时候,我怀有别的目的。”
“现在,如她想和我好好在一起那般,我也是同样的想法。”
“你可能觉得,我冥都鬼王身为诞生于恐绝之地的鬼物,千年前就凶名昭著,沾染了无数亡魂,永远不可能喜欢上,一个如她般的人族女子。”
“我也以为不会,我也不太敢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
“通过她,我甚至感悟出,当年的那位,在失去挚爱,在挚爱消陨在星河时,大概是怎样的一个心情。外面镇压剑狱,内部微震陨月禁地,本该尽心尽责,为三大上宗服务的他,后面反被化魂池侵染,走了那条路,我看和那个女子的死亡密不可分。”
说到这儿,他回头看向那座阴山。
“我不会允许她,有任何的意外差池,我做出的承诺,只要不死,我都会一一兑现。”冥都脸色一沉,又道:“她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会和那位般,撕毁所有协议!以鬼神之力,和你的宗主,和那几位讨个公道。”
曹嘉泽干笑一声,“抱歉,是我小人之心了。”
数日后。
冥都所在辖境,毫不意外地,成了恐绝之地阴气最为磅礴浓郁的中央。
还没有融入躯身的冥都,魂魄已经能完全脱离“魂渡河”,这件威名响彻天地的魂器,和那从天外而来的贝壳一样,被冥都浸泡在阴间冥河。
通过那条,和他对应的阴间冥河,汲取着最纯净的阴气河水,滋养生息。
“殿下!”
“殿下!”
白袍幽鬼,还有那八个古老鬼物,纷纷重聚到冥都背后。
冥都的灵魂身影,变得数十丈高,漂在那座巍峨阴山前,低头冷眼看着曹嘉泽掌心,微缩为晶块的“蓝魔之泪”,道:“时间差不多了。”
白袍和那八个古老鬼物,都达到了封号幽鬼,能达到的力量极致。
九大鬼物,分别炼化了一座阴山,彼此呼应,接受冥都的调动。
“现在?”曹嘉泽握着“蓝魔之泪”,一脸讶然:“不等你魂魄和躯身合拢,不等你拿回魂渡河?”
“星烬海域海底的血灵祭坛,我也有所耳闻。另外,我征战过外域星河,我知道天魔族耗费巨资打造的杀伐利器,有多大的威力。”冥都的神色,变得古井无波,看着被曹嘉泽握在手的蓝色晶体。
“白骨,罗玥,还有那虞渊,已经只剩下半条命。这样的他们,我无需魂体合一,都不怕什么。”
他有十足把握。
“将他们放出来吧。”
乾锵幽鬼龇牙咧嘴,搓着手,残忍地看着那血灵祭坛,道:“虞渊那小子,也该死在恐绝之地了。他的三魂定然鲜美,殿下,请允许我,吞没他的魂魄,尽情享受一番。”
冥都语气淡漠:“你吃的下,就由你来吃。”
“殿下,虞渊那小子,能沟通陨月禁地的化魂池,我担心……”白袍幽鬼很谨慎,到了这时候,还不忘这一茬,“精神灵魂的连系,不会因为身体疲累虚弱受影响。万一,他能再次让那化魂池显现,可就不妙了?”
这话说完,他发现乾锵幽鬼,还有另外七个鬼物,都在嘿嘿怪笑。
“白袍,你效忠大人的时间短暂,你根本就不知道,大人一旦恢复巅峰力量,在恐绝之地意味着什么。”另一个古老怪物,轻藐地,看了一下蓝魔之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人就是恐绝之地的一部分。”
乾锵幽鬼补充,“放心吧白袍,现在的殿下,不会让那种情形发生。”
他们三言两语地,说了这么一番话,曹嘉泽也被说服。
“就现在?”他看向冥都。
冥都点头,“就是现在。”
“好!”
曹嘉泽随手一抛,“蓝魔之泪”陡然放大,顿时重新化作神异的“血灵祭坛”,裹着血祭坛和灵祭坛的“混浊魔胎”,汹涌而动。
虞渊,白骨和罗玥,一下子被甩了出来。
……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