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etq1r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神話逆襲討論-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女媧族的宿命從靈兒這一代起就斷了熱推-rv7ct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罗长风对金鹏微笑道:“鹏儿,你带你灵儿姐姐她们出去办点事,至于去哪,听她吩咐便是。”
“哦,好的。”
金鹏二话没说,回身对焰灵姬摆了摆头,道:“我们走吧!”
焰灵姬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浅笑,十分自然的手臂一弯,便勾住了金鹏的脖子,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小鹏,小火怎么样了?还在闭关吗?”
金鹏早已习惯了与这个姐姐的相处模式,对此也不甚在意,随口道:“是啊!那么多灵葫仙丹都进了他的肚子,可一点化形的迹象都没有。”
“也许他们神兽要化形,需要什么特殊法门吧!要不就只能修为达到万年以上了。”
焰灵姬若有所思的道:“也许,小灵儿的事情是一个机会,说不定小火化形的契机就在南疆呢!”
金鹏也反应过来,眼前一亮,道:“你是说……麒麟老人?”
焰灵姬道:“对呀!哥哥不是还差一颗火灵珠吗?他肯定会去麒麟洞找麒麟老人,到时候带上小火,他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对哦!还真是,麒麟老人也是火麒麟,跟小火同族同源,不知道这家伙会化形成什么样,嘿嘿,我猜肯定没我好看。”金鹏十分骚包的伸指挑了挑额前一缕金发,洋洋自得的道。
焰灵姬掩口娇笑,“男子汉大丈夫,要那么好看干嘛?”
金鹏翻了个白眼,撇嘴道:“难道个个都长成无双鬼那德性,就叫男子汉大丈夫了?”
“无双怎么啦?人无双挺好的,他是我朋友,我不许你说他坏话啊!”
“……”
两人身后,赵灵儿也拉着阿奴的手跟着出了水月宫,两个小姑娘脑袋也凑在一起轻声聊着。
阿奴:“公主,前面那位金发小哥哥是什么人啊?怎么会突然出现?”
赵灵儿:“他叫金鹏,是一只金翅大鹏雕。”
阿奴满脸惊奇,“雕?这么说他是妖怪?”
赵灵儿:“别瞎说,不是妖怪,是灵兽。”
阿奴:“哦哦……”
水月宫内,姜姥姥迟疑的看着罗长风,道:“真人,你真的要让灵儿回南诏去吗?”
罗长风看着她温声道:“贫道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女娲族的宿命从灵儿这一代起就断了,贫道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灵儿是南诏国公主,如今巫王巫后皆已故去,南诏国终归要有人继承,否则便会大乱,到最后受苦的还是百姓。”
“等灵儿稳定了局面,到时候再找个合适的继承人,灵儿便可退位让贤,过自己的自在日子。”
姜姥姥闻言心下大定,欣然道:“那一切就仰仗真人了。”
……
十里坡。
一座山坳内,一群身着白苗服饰,手持弓弩苗刀长矛的白衣苗女隐伏在此。
一名苗女躬着身子,脚步若灵猫般迅捷,迅速从山坳外窜了进来,对为首那苗女道:“大姐,他们到了。”
为首苗女点点头,道:“通知大家,大鱼入网了,做好准备。”
“是。”
为首女子看上去双十年华,语致轻柔含媚,美貌娇艳,即使不笑,眼角眉梢也带着几分甜意,正是阿奴口中的盖大姐,也是她的师姐,白苗将领盖罗娇。
山道上,一行二十余名身着黑色苗人服饰的汉子正快步行进,为首的是一名穿雪白长袍的白须老者,便是拜月教石长老了。
一行人走到一处山丘旁时,只听得一声唿哨响起,山丘后骤然传来大片窸窸窣窣的声音。
石长老脸色大变,喝道:“准备应敌。”
黑苗武士们纷纷拔出腰间苗刀,聚拢起来,结成阵势,石长老立于阵势最前方,掌心气魔焰暗暗凝聚。
只见不下百数的白苗女战士自山丘后奔出,居高临下,寒光闪烁的箭矢指着石长老一行。
石长老面色阴沉的冷然道:“你们是白苗族的人?”
盖罗娇上前几步,娇笑道:“石长老,你不认得我了么?”
石长老一见盖罗娇,不由吃了一惊,沉声道:“是你,我早该想到的,连你都出面了,哼,阿奴那小丫头不济事,你也一样。”
盖罗娇抿嘴笑道:“阿奴小小年纪,你们这些做叔叔伯伯的欺负她,还有脸在这儿说呢!我这个做师姐的,自然要为她撑腰。”
石长老冷哼一声,道:“你教的好师妹,这一路杀了我多少手下勇士?这笔仇早就结下了。”
盖罗娇始终笑脸迎人,与石长老的深沉严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唉呦,阿奴就是顽皮,不过,你们这些个大汉怎么可能输她?我看是让着她吧?”
石长老太阳穴直跳,咬牙切齿的道:“这些废话就不必说了,你们白苗诡计多端,邪术阴毒,更胜男子,今日要怎么样,划下道来吧!”
盖罗娇偏了偏头,笑道:“我们也是担心公主的安危嘛!我想啊!公主还是小姑娘,还是得让女人家照顾,你们这些个男人笨手笨脚的,服侍不来。”
“所以,石长老你若不想无谓的牺牲,便就此回头吧!从哪来回哪去,我保证不为难你们。”
石长老双目一凝,喝道:“你想抓走公主,做梦。”
盖罗娇两手一摊,无奈道:“你以为你们还能前进一步吗?我说你们还是调头折返比较和气些。”
石长老怒道:“我身为大王近臣,绝不向叛徒低头,你们想抓走公主要挟大王,除非杀光我们,否则我绝不会让你们如愿。”
盖罗娇一直巧笑倩兮的俏脸终于沉了下来,冷冷道:“石长老,你再神通广大,要对付我们这么多人,也终究力有不逮,你这么大把年纪了,犯不着为那残暴无道的巫王拼命吧?”
石长老深吸了一口气,怒目圆睁,爆喝道:“乱臣贼子,竟敢侮辱大王。”
盖罗娇也怒了,娇喝道:“现在整个苗疆,谁不知你们黑苗的巫王听信谗言,修炼拜月教的魔功,以至于走火入魔,命在旦夕?”
“他身后无子嗣以继大统,才想到十年前被自己亲手迫害而流亡出走的妻女,哼,现在他求公主回去,却不想想,他还有什么资格求公主回去?”
石长老一挥袖袍,哼道:“这是我族的家务事,外族无权过问。”
盖罗娇重新笑了起来,“呵呵,外族?巫后娘娘原是我白苗大祭司,照我们白苗族的习俗,与丈夫离异的妻儿,自是归娘舅家养。”
“公主才是你们的外族,是我们白苗领袖,最亲不过的内族,我等奉族长之命,迎公主回大理,乃名正言顺。”
石长老哪里肯听,拂袖道:“强词夺理,公主是我南绍国唯一正统继承人,你们分明是想挟持她,来威胁我们大王。”
盖罗娇嗤之以鼻,“威胁你们那个无用的大王做什么?他大权旁落,什么都听拜月教主的,我们威胁他一点用都没有。”
“石长老,我们白苗族敬重你是个忠臣,不如等我们接到公主,你与公主一同到白苗生活,安享晚年,如何?”
石长老气得浑身发抖,双目充血的道:“老夫身为长老,就算死也绝不叛主,更不会让你们如愿,黑苗族的勇士们,随我……”
“唳”
便在这一场血战眼看就要爆发之际,石长老话未说完,一声刺耳的锐利鸣叫声突然自天边传来。
无论黑苗白苗,都下意识的仰头望向天上。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