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wn1fo有口皆碑的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第1196章 找死推薦-53b9b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即使他们俩胡闹,梦梦也没有言语。
劍 十步行
死神仇途 毒藥
实际上它现在想要言语也没有办法。小世界里正在风起云涌,剑群已经破天荒地出现在了两个孩子身边,将他们兄弟俩团团围住。
一直在照看两个孩子的小绿则回归到树身,努力地护住自己的根系与树干。
“梦梦,怎么一回事?难道不顺利?”
“我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我被禁锢在外面了,进不去。”
这还是第一次小绿主动在小世界里头联系身在外面的梦梦。
“禁锢?什么意思?你被人什么东西抓住了?”
小绿并没有将魂力探出去,因为还不知道凤山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所以它很识趣,并没有出现在凤山面前。即使它怀疑凤山已经有所怀疑,但它愣是没有主动和它交流。
“不是。之前一直行动自由,但到了这个星球之后,凤殊顿悟的力量好像大了不少,气息更加明显了,我靠近她的时候就被禁锢在她的头顶上方了,现在走不动。”
“不能进来?”
“我试过了,进不去。”
梦梦沮丧不已。
“要不要我出去带你进来?”
“不要。你在里面我更放心。两个幼崽怎么样?”
“很好。我刚才给他们喂了绿髓,他们刚才还在玩耍,现在刚睡着了。奇怪的是剑群凑过去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它们主动地去护着孩子。”
梦梦听到这事也愣了愣,“剑群去围着孩子了?”
“是。”
腹黑盜妃,萌萌噠 四萌萌
得到肯定的答案,梦梦紧张起来。
难道真的出现了会对凤殊造成危险的东西?
“小绿,提高警惕。之前每一次剑群出现,都是凤殊受到明显的威胁的时候。现在它们出现在孩子周围,说不好真的有危险。”
“只是靠近而已,未必真的有危险。”
“我之所以动弹不得,就是被一股奇怪的奇怪力量拉扯住了。”
小绿怔了怔,“是之前那股伤害凤殊的暗黑力量?”
溫州兩家人 高滿堂,李濤,曲怡琳
“不是。如果是那股力量,泡泡搞不好都已经跑过来了。以前离得这么远它都有所感知,立刻冲过来救凤殊。现在肯定不是之前那个家伙。”
梦梦也很是烦恼。它只是被禁锢住了而已,并没有感受到危险,所以这股陌生的力量应该只是让它不要乱动,以免伤到了凤殊。换句话说,大体上应该是对凤殊心怀善意的。最起码,也不是有恶意才对。
问题是,到底是什么力量?
“凤殊什么时候才会醒?我这一次不能和她一起顿悟,也感受不到她的进展。之前每一次顿悟我多少都能够隐约知道她的状况,但这一次完全没有这种感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新变化,否则不可能被完全屏蔽在外。”
梦梦这么一说,小绿就提出了一个猜想。
我是旁門左道
“会不会就是凤殊主动这么做的?你们结契也有几年了,虽然她实力远不如你,经验也几乎为零,但你们结的是主仆契约,她为主,自然而然的就会知道应该怎么在你们的关系里头占据上风。
她之前已经学会了让你禁言,后来又学会了禁止自由进出,现在说不定也学会了禁锢你在固定的一点上,搞不好还学会了禁止你随意施展你的各种技能。”
梦梦自然是不信的。
“她怎么可能知道要怎么运用契约规则?她到今天为止都不知道是怎么和我结契的,方式不知道,内容也不太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要怎么做才能够自如控制后果往自己想要去的方向,她通通都是稀里糊涂的。”
小绿提醒它道,“小姐她以前不是学会了借用你们的神通吗?
她能够通过你去解读一些别人的记忆碎片,按理说,她自身并没有这个技能,就算你将君临的记忆碎片扔到她的意识海,她也不可能读取内容的,但她显然通过你的技能看到了,并且因此深受影响。双生子就是明证。
另外,我记得不错的话,她也借用过你的瞳术,快速破除幻境。”
经由提醒,梦梦总算是迟疑起来。
“你是说她这一次顿悟的内容和契约规则有关?”
“我不知道。只是猜测你不能动弹有可能是她在实践顿悟时学到的东西。
有些人类的学习方法就是这样,一边学一边实践,通过实践迅速回馈理论,验证之后加以更符合自身实际的调整,逐渐形成自己的技能风格。小姐很显然也是这样的学习高手。
你要是注意观察她每一天的练武日课,就会发现她的动作基本都是做到没有一丝一毫偏差的程度的。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说明在刚学习和训练的时候就已经日复一日地纠正过,巩固过,并且持之以恒的重复正确的步骤,一丝不苟到了严苛的地步。”
小绿的话再一次让梦梦想起了凤殊练习武术时的场景。小绿说的没错,凤殊练习那些拳法剑法时,的确会有如出一辙的出招方式。尽管和人过招时千变万化,但如果留心观察,就会发现那些千变万化的招数都是由最为基础的招式演变而来。
靳少的秘密愛妻
她是在训练时化繁为简,又在真正的实用时随心所欲厚积薄发了。
皇室俏甜心
难道她现在就是在练习着怎么样通过契约操控它?
这么一想,梦梦的心里便感到了极度的不舒服。
即使是凤初一,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操控它。它的确是在凤初一的各种教导下成长的,但他对它也只有约束,就像人类的父母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给予各种教导,为了让孩子习得各种规矩而设置各种奖惩措施。
在很大程度上,它的确就是像人类一样长大的。
因为这个缘故,相较于很多兽族来说,它其实更加习惯人类世界的各种通行规则,换句话说,它非常适应人类世界的风俗习惯,并不会因此觉得自己是被人类奴役。
官場****
再怎么说,它都是兽族。它是兽族当中类似于至高无上的王者一样的长寿一族。它们长寿一族有非常多的种族类型,每一种都数量极为稀少。
越稀少的种族意味着血脉等级越高,就像人类世界的物以稀为贵的通行规则一样。它这一种就是一只代表了自身的整个种族。提起它的种族,指的就是它。提起它,就是它的整个族群。所以它就像自己种族的王。
鸿蒙相较于它而言则更为稀世罕见。据它了解,每一代同样都只有一个鸿蒙,然而虽然是新生的鸿蒙,这个鸿蒙也是过去的已经无数次死去的鸿蒙,同时也是未来的即将无数次重获新生的鸿蒙。
简而言之,它只是当代的梦梦,鸿蒙却是永恒的鸿蒙。
它的后代也有可能通过继承传承天赋而获悉它生命中的一些经历,习得它的技能,但不会像鸿蒙一样,随着成长,就可能觉醒从前的鸿蒙所会的一切技能,并且获得相应的所有记忆,如同自己亲临其境,所有生活经历都会栩栩如生。
每一代的它,天赋都会受限于自己本身的天赋。
但鸿蒙不同。不管是哪一代的鸿蒙,天赋都像是没有任何限制那般,只要平安成长到下一个等级,实力自然而然的就会自动习得,与其说是无师自通,倒更像是一个实力极强者因为重返幼年而不得不耐心等到身体强韧度的恢复而逐步解封自己的实力。
如果凤殊想要通过学习契约规则来操控它,难道她还想要去控制鸿蒙?
是了。她来历特殊,她那个年代有大巫那种拥有奇怪能量的人的存在。
她说过她师傅和大巫应该交情匪浅。如果不是那样,她的两位师兄就不可能出现在宇宙时代,尽管大师兄只是带来了二师兄已经来到这里寻找她的信息,而那神秘莫测的二师兄始终没有现身露出庐山真面目,但她的四姐可是塔姆尔帝国的亲王妃,这是已经得到了证实的事情。
她和阿里奥斯的谈话完全可以证明她那个时代的人有办法将人送到这个久远的未来时空。
有这种能力的人,比宇宙时代的强者还要强悍无数倍。最起码,就它有限的认知所知,根本就没有任何宇宙时代的强者能够把人精准地投放到任何一个想要投放的时空。她那个时代的人,或者说她师傅,又或者说是那个大巫,却做到了。
是怎么做到的呢?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做到的?
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做到的人,其他人一无所知。凤殊也不会清楚。她甚至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而复生,还是附身在同名同姓的小女孩身上。
对了,还有剑童。剑童在还是素加的时候,可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剑童的事实。
素加是土生土长的阿曼达界面的人。他一直以来就是以素加的身份生活的。他没有任何其他的记忆。他最初见到凤殊的时候也说明了这一点。可是随着和凤殊接触的时间增多,他却唤醒了他曾经是她二师兄身边的剑童的记忆,从而开始追随她。
她二师兄是巫族之地的直系血脉。这说明她二师兄和大巫有着直接的血脉关系。不是父子,就是祖孙?
大巫如果拥有那种让天地都为之忌惮的能力,想必世世代代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譬如家族气运,譬如子孙数量。不管是什么,肯定是冥冥之中有所亏损的,否则这么轻易的就能够获得这种能力,历史便会大乱,不,无数的时空都会陷入混沌之中。
难道是需要鸿蒙的天赋技能?要将陷入混沌的时空恢复正常,就有可能需要求助于近似于拥有无限记忆与生命的鸿蒙。
可凤殊从头到尾就没有见到过她的二师兄叶邈。她的记忆里的确没有任何和叶邈见面相处的画面,一点一滴都没有。它曾经深入极深处,却一无所获。凤殊对它毫无戒心,所以结论只能是她根本就没有那样的经历。
影後來襲:黑帝強勢奪愛,影後來襲
嗜血法醫 傑夫·林賽
难道凤殊是个极度擅长伪装的人?她难道城府深到已经连记忆都可以随意伪装的程度?
不。不。它相信它所看到的凤殊并不是那种人。不是说她不屑于说谎,而是她真的不擅长说谎。
凤家是武将之家,家族成员都并没有很深的心机。尤其她十岁之前在凤家根本就和家族成员很少交流,幼年时除了吃饱肚子,就是练武习字,不是趴在树上偷哭,就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拔狗尾巴草,她不可能从家族里头学会这么高深的伪装术。
难道是她师傅慧山教她的?如果她的记忆没错,慧山虽然会说谎,但那种谎言与其说是谎言,不如说是故意逗弄徒弟的戏谑之语而已。
凤殊是个相当内敛的孩子。她幼年时的经历让她形成了不善言辞严于律己的性格,是非常克制的压抑个性。慧山是为了让她放松下来,最初的几年才会总是骗自己的徒弟。凤殊也因此才慢慢重新学会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至于她的大师兄?那个郭子看起来比慧山还要宠爱凤殊。他哪里会舍得让凤殊吃苦受累?一个执着于吃喝玩乐的美食家,一辈子的宏愿就是吃遍天下美食,学会做天下美食,这样的人本身就不爱约束自己,他又怎么会去约束凤殊,怎么去教凤殊如何伪装自己?
哪怕会教这样的小伎俩,慧山和郭子教的也是防身之术。
慧山是得道高僧,在凤殊所在江湖,是一等一的高手,是人人敬仰的存在。换到当今时代,那就和凤家的诸葛婉秋一样,甚至是更高地位的老人,才会有这种德高望重的声誉。换句话说,他有着过硬的实力,不需要教自己的徒弟小伎俩,传授的武术等等就足以让徒弟自保。
如果连同她师傅师兄的记忆都是假的呢?如果她的一切记忆都是假的呢?如果她甚至都不是凤殊呢?她只是某个以为自己是凤殊的人,甚至是兽,是植物界大能呢?这些记忆都是那位强者幻化出来的呢?
可是,就算真的有这样逆天的存在,难道还能够欺瞒它一时,欺瞒它一世?还是说,它现在真的是本能地意识到了不对,从而快要识破她的真面目了?
凤殊想要控制它,进而控制鸿蒙。
对,一定是这样。
就是这样。
她找死。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