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人民幣匯率緣何上漲?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人民幣匯率緣何上漲?

新華社北京11月11日電 題:人民幣匯率緣何上漲?

國臺辦:臺灣企業簽下進博會首筆5億美元採購意向訂單

新華社記者劉開雄

11月10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較前日上調226點至6.5897,中間價升至2018年6月27日以來最高點。

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先抑後揚。年初人民幣匯率下行,至5月底曾一度收於7.1455,隨後開始上漲。截至目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較5月底的低點已升值近8%,同期,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的升值幅度超3%。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平均爲6.9586,較2019年全年均值仍貶值了0.86%。

此輪人民幣匯率上漲已經引發業內專家關注。綜合專家們的觀點,此輪人民幣匯率上漲推力主要來自兩個層面——一方面是中國經濟和中國國際貿易方面表現強於預期;另一方面其他主要經濟體貨幣和財政政策表現引起國際金融市場動盪。

在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鍾正生看來,本輪人民幣匯率升值具有堅實的基礎,幾乎所有匯率影響因素都對人民幣形成了利好。

——中國經濟率先從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中復甦,進出口和國際收支經常賬戶都實現了順差,這是人民幣匯率上漲的基本面因素。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三季度我國GDP同比增長4.9%。前三季度累計同比增長0.7%,實現由負轉正。國家外匯管理局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季度,我國經常賬戶順差1707億美元,與同期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爲1.7%。其中,三季度經常賬戶順差942億美元。

中國經濟的強勁表現讓當前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全球經濟爲之一振,其各項數據甚至好於此前諸多境外機構的樂觀預期。

——美元指數大幅下行是推動人民幣匯率上漲的重要原因。

今年以來,衡量美元價格的美元指數從103點下降到目前93點附近,回落幅度接近10%。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平撰文指出,美元指數趨勢性走弱對人民幣匯率有反向升值推動作用。同期,歐元兌美元升值也超過10%。

全球其他主要經濟體在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衝擊時,都採用量化寬鬆、超量化寬鬆,甚至是超超量化寬鬆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導致全球市場流動性氾濫。

反觀中國始終保持正常貨幣政策,中國國債利率與其他主要經濟體債券利率的利差擴大。多數專家認爲,人民幣匯率上漲客觀上擴大了我國貨幣政策操作空間。

——在國際收支資本和金融賬戶下,不論股票還是債券市場,外資持續流入改善境內外匯市場供求關係,客觀上支撐了人民幣匯率。

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最新數據顯示,截至10月末,該機構爲境外機構託管債券面額達26826.76億元人民幣,環比增加866.21億元人民幣,增幅爲3.34%,自2018年12月以來,連續23個月增加。據國家外匯管理局初步統計,證券市場方面,三季度境外投資境內證券逾700億美元。

無論是債券還是股票,外資要買人民幣資產,首先要兌換人民幣。外資持續流入增加人民幣需求。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說,近期人民幣匯率升值屬於正常波動,影響人民幣升貶值的因素同時存在,只不過不同時期裏不同的因素佔上風。


想讓衛星軟件不“軟” 給草根開發者提供的條件得“硬”

“未來,人民幣匯率在均衡水平基礎上跌多了會漲、漲多了會跌,是有漲有跌、大開大合的雙向震盪走勢。”管濤說,人民幣匯率波動彈性加大,波動幅度也加大,企業和個人要增強風險意識,不要去“賭”匯率的漲跌走勢。

爺青回?曝曼聯邀請C羅明夏迴歸 尤文願意進行談判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