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7ocm5精华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146、單如意鑒賞-xa5x1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林逸笑着道,“那咱们现在去哪里?”
谭喜子建议道,“王爷,咱们还是钓鱼去吧。”
終極系列之時空 韓妍冰
“善!”
林逸因此又在河边蹲坐到了太阳落山,三个大木桶满满的全是活蹦乱跳的鱼。
“王爷,你看那鱼多大!”
谭喜子指着河中一条白色的,有长长尖嘴的鱼,捋起袖子道,“我下去给抓上来吧。”
“那叫白海豚,”
林逸看着在河中时而跳跃时而潜下水的白海豚道,“嘴巴那么长,那么难看,估计不好吃。”
中华白海豚能不能吃,他真不清楚。
但是,他还是决定不吃。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倒過來念是佳人
他要是开了这个头,必定有一大票的人来凑热闹,瞧瞧这就是和王爷喜欢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滋味。
九脈修神 修神
什么?
你不喜欢?
你算什么东西?
破浪錐
人家和王爷皇室出身,品味能比你低?
西江里的白海豚估计最后要面临灭顶之灾!
谭喜子不死心道,“王爷,要不给你抓上来,炖一锅试试?”
林逸笑着道,“往前面走,走上二十几里地,有个水泡子,里面有许多鳄鱼,比白海豚肉好吃。”
黃金主教練
“王爷,你又骗小的了,”
谭喜子笑着道,“那鳄鱼我见过,前些日子还有孩子给腿上拴上绳子遛着玩呢,真是丑的很,肯定也不好吃。”
林逸皱着眉头道,“有人遛鳄鱼?”
为什么他没见过?
余小时大声道,“王爷,他们怕你看见了ꓹ 都背着你呢。”
林逸黑着脸道,“你是吃干饭的ꓹ 为什么不拦着他们?
现在,去给我查,看谁闲着没事去养鳄鱼玩。
要不给杀了剥皮ꓹ 要不就给送回水泡那边。”
超級無限男主角 君師中郎將
“是。”
余小时满脸不情愿的走了,阿呆也忙不迭的跟在后面。
夜晚ꓹ 漫天星光。
大船上传来的唱戏声绕着河两岸回荡,余音不绝。
岸上的百姓不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掌声和欢呼声。
林逸看着眼前这水泄不通的人群ꓹ 回头谭喜子道ꓹ “船上都有谁啊?”
谭喜子笑着道,“小的刚刚又跳过去看了一眼,有梁根、邱武进、胡板泉、燕葵生,反正白云城有头有脸的乡绅财主都在。
主子,小船来了,咱们要不要上去?”
林逸想了想道,“原来这群老东西都在啊ꓹ 去,必须去ꓹ 今天啊ꓹ 咱们不用花钱!”
傲世九重 風淩天
一帮子土豪ꓹ 谁好意思让他花钱?
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小船绕过人群ꓹ 在僻静无人处靠岸,林逸由谭喜子和阿呆扶着ꓹ 小心翼翼的上了舢板船。
船不稳ꓹ 他干脆就蹲坐下了ꓹ 看着蹲着还比他高一个头的崔根生皱着眉头道,“等会ꓹ 你就在外面等着吧,别进去了。”
跟着自己一起,就显得自己太娇小了!
“王爷,我要看花魁!”
阿呆委屈的道。
“看花魁有的是机会,何必着急一时,”
林逸安慰道,“放心,过些日子本王一定带你看花魁。”
谭喜子也跟着道,“就是就是,再说,花魁有什么好看的,就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跟你没什么差别的。”
阿呆挠头道,“好像是哦,跟我长的一样,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林逸满意的点点头,问谭喜子道,“你师父闭关怎么样了?”
自从谭喜子来后,洪应光明正大的旷工了,之后就直接闭关,林逸已经有好长时间没看到他,毕竟整天都是在屋里吃喝拉撒。
居然已经有点想念他了。
毕竟这家伙陪着自己长大,两人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谭喜子摇头道,“小的不知道,只是每日按时送吃的过去。”
林逸笑着道,“多弄点肉啊,汤啊,给他补补,想必闭关也是挺辛苦的。”
谭喜子笑着应了好。
说话间,大船已经靠上了大船。
林逸扶着旋梯,小心翼翼的上了大船。
唱戏的大鼓声直接在耳边炸响,令人心潮澎湃。
“王爷……”
迎出来的乃是胡家老太爷胡板泉。
林逸摆摆手道,“今日不必多礼。”
“是,”
胡板泉弓着身子扬手道,“王爷,请!”
三楼的甲板上搭着一个巨大的戏台,有唱戏的,有拉二胡的,有敲鼓的,很是热闹。
下面两排坐着的都是白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林逸进来后,台上的戏也停了,鼓也不响了,一切都安静了。
“怎么不唱了?”
禍具召喚師 造化齋主
“怎么回事?”
“…….”
林逸听见了岸上传来的骂声和抱怨声。
林逸拦住要跪下唱喏的众人,笑着道,“看你们这么开心,本王就来凑个热闹,就不用执那么多虚礼了。”
“王爷果然好雅兴,”
梁根笑着道,“王爷请上座!”
林逸毫不客气,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上首,占了原本寿星胡板泉的位置。
居高临下,不经意扫了一眼坐在自己下首的一个女子,明眸皓齿,略施粉黛,林逸给她一个九分。
满分怕她飘。
梁根赶忙微微颤颤的站起身,指着那个女子道,“王爷,这是南州的大家单如意单大家。”
“小女子参见王爷!”
“刚才就说了,别多礼,”
林逸笑着道,“坐下去吧。”
“谢王爷。”
单如意低着头,小声细语。
这顿饭因为有林逸在,众位老财主别说是吃喝,就是说话都不怎么尽兴,没人敢在和王爷面前高声说话。
一时间场上鸦雀无声。
林逸笑着道,“各位,何必这么拘谨,今晚一定要尽兴。”
梁根和邱武进先举杯站起来,接着两边的人都跟着站起来了。
“谢王爷!”
众人双手举杯,一起一饮而尽。
梁根道,“单姑娘晓音律,但是最绝的还是舞剑,单姑娘,可否让我等开开眼界?”
“恭敬不如从命。”
单如意媚眼如丝,看了一眼林逸后,从边上丫鬟手里捧着的剑盒里拿出来了剑,终身一跃,站在了中间。
剑若霜雪,周身银辉。
刹时,曲乐响。
一路剑影,虚虚实实,疏狂潇洒欲作仙。
一众老头子看得如痴如醉。
奈何林逸没文化,看不懂。
但也觉得这女子了不起,时而劈叉,时而腾飞,身子柔软的不像话。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