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l7529優秀都市言情 我有百億屬性點笔趣-第624章 萬年雪蓮讀書-f0pfa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此情此景,即便是罗天也颇为疑惑,他不由微微挑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野草,等待了几分钟后,野草仍然是野草,没有任何改变,不管是气味、颜色还是状态,都与随处可见的狗尾巴草没有丝毫区别!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要放三株野草在这里?”
白凝见罗天不解深思,轻声问道。
罗天点头道。
“的确不解,不过,我相信这其中定有用意,堂堂灵池,不可能就取三株野草来坐镇这第二阶梯。”
白凝微微一笑,颇为赞同道。
“却有深意,你不知情也是理所当然,你不妨用手轻轻触碰这些野草,便知道答案了。”
罗天听后愣了一下,既然白凝已经同意自己去触碰,罗天也不露怯,伸出手指头,在野草的顶端轻轻一碰。
一瞬间,一股冰凉的触感从指间传送回身体,猝不及防之下,罗天浑身打了个寒颤,立刻收回手指,突如其来的冰冷,让罗天忍不住张开嘴,只见,一股白烟从嘴中飘然而出……
“这特喵的是野草?”
罗天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大骂起来。
瞥见满眼透着笑容的白凝,忍不住问道。
“白凝长老,这玩意到底是什么?野草有这么冷的?”
白凝见罗天有些急了,反倒觉得好玩,不急不缓道。
“你急什么?不就是稍微有些冷吗?你可知道,这天下奇物,许多都是有灵性的,灵草之所以称之为灵草,正因为他们有灵性ꓹ 这第二台阶的三株灵草,全都培育在息壤之中。一般人听过它们的名头都算有些见识的了ꓹ 更别说亲手触碰!”
罗天听了张了张嘴,身上的寒气消散了不少,心里却拔凉拔凉的……
暗暗的愤慨ꓹ 这白凝看上去人畜无害,像个贵族小姐ꓹ 心和红衣一般黑!
“这么说,我还赚了不成?”
罗天不甘心道。
白凝淡淡道。
“自然是你赚了ꓹ 这万年雪莲ꓹ 仙界之中,上万宗门,除了圣峰,便只有灵池有这一株!”
“万年雪莲!?”
罗天被这野草模样的雪莲所震撼,这仙界有多大,至今罗天还不清楚,上万宗门ꓹ 又有多少势力,居然只有灵池之中存在ꓹ 可想而知ꓹ 它的珍贵程度!
“不错ꓹ 名字并不重要ꓹ 世面上有很多莲花,蓝莲、水莲、红莲甚至紫莲ꓹ 唯独这万年雪莲ꓹ 最为珍贵ꓹ 你可知为何?”
罗天连连摇头道。
“还请赐教。”
白凝低声道。
“万年雪莲,只在极西之地的梦境雪蜃能够寻来ꓹ 而这梦境雪蜃,本就是一出极为隐秘之地,传言其中神兽神物不计其数,乃是上古女皇存留之所。”
说到这里,白凝的眼神中竟也流露出一丝向往。
“只是,这上古留存地,多少年来,能够找到并且进去的……都是凤毛麟角!”
罗天不由好奇道。
“你的意思是,它不是固定的场所?”
白凝点头道。
“不错,这梦境雪蜃,存在的时间好像比仙界还早,上古女皇之行宫,出没于极西之地,只是,你知道这极西之地有多大吗?天上地下,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现,而且,每一次出现的时间极短,即便是得到消息,也不一定能赶得上……而这万年雪莲,就出自梦境雪蜃,乃是我灵池的高祖,曾有幸获得息壤,在有幸进入过梦境雪蜃的好友手中换取而来,一直至今……”
听到这里,罗天彻底服了。
这短短的一段话里,隐藏的信息量实在是大的可怕。
灵池的高祖,那是什么人物?
鬼知道是什么时代的人,再说,以灵池宗主的身份,她身边的好友,能是一般人?
而这好友,竟是到过梦境蜃楼的人,实力可想而知……
不琢磨不知道,一琢磨,就连罗天也被震惊了。
“那这雪莲到底有什么用处?”
罗天忍不住问道。
白凝听后,眼睛微微一闪,吐出六个字。
“生白骨,活死人!”
“我……淦?”
罗天瞪大眼睛,望着这一篷杂草,忍不住惊呼起来。
白凝并没有因为罗天的失态而生气,事实上,就连她第一次听到她师父介绍时,当时,年轻的她,也没比罗天好多少。
“这玩意是怎么找到的?野草的外表,放在大荒山里,就算是找一千年,也不一定能寻得!”
罗天感慨万分道。
“更何况,居然还是换来的……”
白凝淡淡的说道。
“一千年?呵呵……就算是一万年,也别想找到它的影子。方才我就说过,这一层的灵草是有灵性的,但凡灵物,便能通过外表隐藏自己,不过,这只是非常粗浅的伪装术罢了,毕竟,普通的灵草也会伪装,它们是能够移动的!”
白凝的最后一句话,让罗天的汗毛都惊了起来,张大嘴,瞪大双眼,望着万年雪莲。
“自己能动??”
“它们有腿?”
白凝摇头道。
“我也从未见过它们移动时的模样,因为,见过的人,都曾经与这些珍贵的灵草失之交臂,眼睁睁看着它们溜走,是什么感觉……”
罗天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这一刻,它才明白,这万年雪莲为什么要用琉璃罩给盖住,又为什么在它的身上,从息壤之中会有一根细线牵住。
如果不是这样,还真保管不住它们!
“到底是怎么获得的,简直不可思议,会动的植物,真是闻所未闻!”
罗天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不过,这仙界的很多事情,在下界人间听上去是玄幻,这里却无比的正常。
“都是机缘二字了。”
白凝轻声说道。
随后,白凝抬起手腕,眼睛一凌道。
“你往后退,我让你见见万年雪莲的真实模样!”
罗天听后,身子往后一跃,退到白凝的右后方,白凝见此,手腕倏地聚起一团白光,光团之中隐藏着巨大的能力,她几乎想都没想,脱手而出,直直的向万年雪莲击去。
漢末之呂家天下
眼见那光团就要落在万年雪莲的身上时,万年雪莲忽然抬起头,本来慵懒的野草模样,瞬间精神起来。
白光即将落下,野草非常拟人化的抬起四周的枝叶,噗嗤一声……
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白光就这样被野草的枝叶全部吸收。
罗天瞪大眼睛望着野草,忍不住轻声道。
“我擦,我怀疑它在鄙视我们!”
只见,野草慢慢悠悠的重新放下枝叶,然后往地上一趴,又恢复了野草的模样和形态,完全没有了之前神气的姿态!
白凝听后淡淡的说道。
“放心吧,它憋不住的,这光团里可不只有真气。”
罗天听后一愣,看了看趴窝不动弹的野草,不由问道。
“真有用?里面还有啥?它好像对你的攻击,完全不在乎。”
白凝听后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翘了翘嘴唇,一双美目紧紧望着万年雪莲。
黑暗復仇:女王大人請留步 安夢翼
“除草剂。”
罗天眼睛一瞪,咧开嘴笑了起来,贱贱的竖起大拇指道。
“厉害,厉害,够阴,我喜欢!”
白凝听后,回过头瞪着罗天,没好气道。
“你喜欢什么?”
望着白凝眼底闪过的寒芒,罗天连连摆手道。
“口误,口误,喜欢它,喜欢它……”
白凝这才放过了罗天,哼声道。
“以后说话注意些,若是让人误会了,哼,可别怪我不留情。”
果然,不到一刻钟后,万年雪莲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莫名的向白凝望去,随后,就像受到挑衅的猫,弓起腰,如临大敌般,紧紧盯着白凝,下一秒,啪的一声倒了下去,浑身就像打摆子的鱼一样,翻来覆去的滚动……颇有一种小孩子撒泼打滚的感觉。
罗天愣住了,指着万年雪莲道。
“白凝长老,你确定这货不是阿猫阿狗被人施了什么变身术?“
白凝扯了扯嘴唇道。
極品純情邪少
“少废话,看下去便是!”
罗天哦了一声,没敢再问下去。
说起来,白凝也觉得有些丢人,她对花花草草付诸的情感很多,今天如果不是为了让罗天一观万年雪莲的真容,她还真舍不得给这珍贵的灵草使用除草剂……
偏偏,这万年雪莲也不知怎的,居然来了这么一出,搞的白凝也有些小尴尬。
好在,这样的动作没持续太久,在打滚撒泼之中,万年雪莲的真容慢慢显露出来……
那暗绿色的枝叶和杂乱无章的杂草枝蔓,在除草剂的引诱下,缓缓褪下,取而代之是被雪白的莲叶才替代。
当褪下伪装,露出真身之后,万年雪莲也恢复了高贵的模样,慢慢的抬起枝叶,如一朵傲立在雪山之巅的珠宝,是皇冠顶上,最昂贵的宝石,有着与身俱来的尊贵。
禦醫 夜的邂逅
罗天见了,不禁低声感慨道。
“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身。当真美的不可方物!”
白凝听后不由一愣,挑了挑眉,回望罗天一眼道。
“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身?没想到,你还有些诗才。”
罗天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
“嗨,就是信口胡诌而已,白凝长老就别打趣我了……”
素女尋仙 刺嫩芽
白凝听后,颇为奇异的打量了罗天一眼。
血修屍祖在現代
“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谦虚二字,倒是奇了。”
罗天听后,不由连连咳嗽,心想,这诗又不是我写的,我当然心虚了……
不过,一想到这天上人间,相隔九重天,白凝也不可能知道,便心安理得的点点头道。
“谦虚使人进步嘛。话说,这除草剂,不会对万年雪莲造成什么影响吧?”
白凝听后摇摇头道。
“怎么可能,你以为灵草是那些凡俗的娇柔花朵吗?这都是在极其特殊且严酷的环境里生长起来的灵物,方才,如果不是在白团之中掺杂一些这些小玩意,就凭我的能力,即便是在野外遇到了它们,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制服。更别说,它们还能逃跑。”
说到这里,白凝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道。
“这下你知道万年雪莲有多珍贵了吧?”
龍刺之金百合 陽朔
罗天连连点头道。
“确实是灵物,所谓生白骨,活死人,是真是假?”
醫香傾城
白凝沉吟片刻道。
“传说之中,上古神明多用万年雪莲治愈伤势,现在这万年雪莲极度稀有,已经好几千年不曾听说有人用作药,或是炼丹。不过,如此珍贵的灵药,即便是有些夸大,效果也绝对不差!”
对于白凝的这个说法,罗天也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我给你说说之后的另外两株灵药吧,便不让你看它们真身了,你用手碰碰,若是它们有反应,算是你的福缘。”
白凝说罢,缓缓放下了琉璃罩,盖住了万年雪莲。
不多时,还不等罗天来到第二株灵草前,回头一望,那万年雪莲,不知什么时候,又变成了杂草的模样,静静的趴在那里,人畜无害……
罗天不由有些感慨,就连这些灵药都这么狡猾,这仙界,还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一株,名为彼岸幽铃,出自阴渊,此物十分诡异,不仅能够伪装自身,若是与人待在一起时间长了,更会让人产生心魔。可偏就这等诡异的灵药,却是压制心魔的最佳药物,你最好不要碰太长时间,若是被它迷乱了心神,莫怪我没提前说过。”
说完,白凝缓缓揭开了彼岸幽铃的琉璃罩,依旧是野草的模样。
只是不知为何,罗天竟觉得这彼岸幽铃有几分邪异,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罗天如此安慰着自己,随后,伸出手,在彼岸幽铃的伪装外表下,轻轻触碰了一下它的枝叶。
吃貨大帝國
由于有白凝得提醒,罗天想过,在碰过之后,立马把手抽回来。
可是,等罗天真将手指头放在彼岸幽铃的身上时,罗天忽然发现,自己仿佛凝固了一般,无法动弹了!
这一剧变,让罗天惊骇不已,短短几秒钟后,罗天只觉眼前一花,旋即,双眼被一股黑暗侵占,完全丢失了视野,而耳边也出现了某种魔幻的旋律,滴滴答答的,像竹笛又像鼓声,砰砰砰的越来越近。
罗天暗叫不好,知道自己怕是着了这彼岸幽铃的道,心急如焚之下,用力抽手指头,可它偏偏就是纹丝不动。
罗天一着急,化指头为掌,用力一捏!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