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233nb精品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旅心僧-第934章 震絕閲讀-5fniv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34章震绝
那条细细血色锁链,一将陆寒身躯,勒出无数焦痕,表面雷弧如无数雷针,正凶狠疯狂的扎向肌肤。
‘我嘈!一巴掌就将跃龙拍死了?’
‘哇!竟然是死道尘埃,这俢年真人就要渡劫了,已经是半个玄仙,竟然还处处找死,今天终于栽在这里。’
鳳逆之殘顏狂妃
‘或许是他正缺某种东西,想利用六阙殿好友的遗物,向他爹换到手之后,然后再渡劫吧!’
‘堂堂巅峰,竟然不敌一击,本命仙器破碎,仙婴都未逃出,那个年轻人又是何等恐怖?!’
众人围拢上来,看见巨坑内破破烂烂,顿感遍体冰凉,接着就像陆寒看去,那条锁链没了主人,却仍然缠在他身上,如老蛇盘骨般,还在继续发威。
血腥气息渐浓,凄厉嚎叫仍然刺耳,似乎必须带走陆寒的一魂三魄才肯罢休,但腐蚀勒紧之处,总有一抹微弱光亮闪烁,使其无法寸进。
陆寒冷笑,一手抓住链条,低头张口喷出道霞光,变成万千细微银白颗粒,顺着缠绕方向覆盖而去。
血色链条顿时颤抖,似乎遇到克星般,就要松开身躯,可惜转眼就被光芒覆盖,那些颗粒形同蛊虫,连血色雷弧都无法抗衡,附着其上后,凄厉之声刺破云霄。
堪比毒蛇遭到蚂蚁军团啃咬,抽离陆寒身躯,在空中来回剧烈扭曲,可惜被大手抓住,几乎眨眼之间ꓹ 一根长度近丈的缚魂锁元链,就在众目惊惧中ꓹ 快速烟消云散,不留半点残渣。
从坑内飞出几道光点,被陆寒摄入手里ꓹ 眼尖的发现是几个储物戒,堂堂真仙巅峰ꓹ 在今天为别人做了嫁衣。
现场寂静无声,一个个看着陆寒ꓹ 无比敬畏和忌惮ꓹ 如见神明般,逐渐低下头颅。
“现在,可以理智的玩耍了吗?”
“陆道友深不可测,俢年上仙毕竟还是个真仙,在我天轮门前以下犯上,这个因果都在他自己身上,谁若继续沾染ꓹ 请别殃及本宗。”
天雄面色未变,但心神翻滚好久ꓹ 他才跨入玄仙中期ꓹ 自问也不能一击就抹去跃龙。
最无法想象的是ꓹ 那条人人忌惮血色链条ꓹ 品级等同极品仙器,竟然无法影响这个年轻人ꓹ 还被轻描淡写的毁掉了。
细思极恐!
“打扰了!”
陆寒在天雄陪伴下ꓹ 跨入进了天轮门ꓹ 数万之众仍在发呆,但他们面色再变ꓹ 如见鬼魅般的盯着掌印状的巨坑。
就见巨坑里,从下方诡异的拱起,黄濛濛光霞泛滥,很快就填平了坑洼,一股生机从地下泄出,顿时长出无数花草,变成几百里美景。
網遊之神經過敏 踏雪真人
‘这又是怎么回事?’
回到大明帶只豬 海角等天涯
‘也是他做的吗?嘶!而且击杀龙跃的那一掌,并未看出有何太过恐怖之处,竟然就能抹去一个真仙。’
冒牌大老婆 菜頭
‘我察觉到一抹不俗的阴土之气,还有几股强大的木属性法则,啧啧!’
近身保鏢 柳下揮
‘现在最大的疑团,是此人为何拥有许多失踪道友的遗物,但愿天轮门做客的那些贵宾,会替诸位查出一个真相。’
執卡世界
天轮门内,弟子泱泱来往,袍服是两种颜色,天家本族后生,身披黑红色斗篷,其他的则只有一身青衣,都在忙忙碌碌。
距离很远,就能看见几个宽广高台,屹立在山野之间,一片白玉广场铺到尽头。
兰台之会,毕竟是本族血脉的修士,为分支族长操戈内斗,一心争夺族主之位,并不彻底公开,有上百贵宾做个见证,已经让天下信服。
天雄引导陆寒所去的,是个偏殿侧厅,但装饰上同样高雅富贵,专门用来门客众多,就重避轻之用。
除了两名十多岁女童,端来仙果香茶后,恭敬站在门口,附近数里内再无其他身影。
“本人正式介绍自我,天雄之名并不出彩,久居天家六大族老之三,还有几分本事掌管一面,陆道友今天带来的消息,着实让我们惊讶万分,希望能和气分别。”
“不错,这才是修仙世家该有的风范,随便树敌并不能解决问题,在下陆寒,一个散修过客。”
“散仙?”
天雄闻言,眉头顿时耸了耸,但脸上笑容未减,因为散修很多,这并不奇怪,但能一击拍死龙跃的存在,弥阳仙域并不多,尤其是这位年轻人的名字也很偏冷。
“不错!本来你我之间并无缘分,这就要提起几个介绍人了,相信夺宝道人那厮,你们该十分熟悉。”
“什么?夺宝贼畜,你见过他了?他此刻在……”。
仿佛被触及到敏感神经般,天雄立即霍然站起,脸色顿时浮上几分萧杀,怒不可遏的情绪,让现场冰冷不少。
但转眼,一切冰消瓦解,又换上了几分期望,盯着陆寒的目光明亮几许。
“哼!我才来到弥阳仙域,仅仅去了一趟流阳城,逛过几家店铺,还有那个混元楼,竟然就被人盯上了。
城北数千里外,三个身影将我围住,杀人夺宝的动作很老练啊,真是晦气,这弥阳仙域难道污秽横流,不适合久居?”
“三个,那就更没错了,他们数百年没有音讯,果然忍不住了,我天轮门找的好苦,几乎精疲力尽。”
陆寒听到此处,也就确认这个世家失踪的那几名后辈,对他们是多么重要,随即就将夺宝道人和另外两人的相貌,以及神通特点一一和盘托出。
“哈哈哈哈……!他们的丑恶因果,竟然截止在陆道友手里,可惜未能亲自手刃他们,几万年来,差点已成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心魔,道友大善!”
接下来,天雄疑惑渐去,也惭愧的简要提起了嫡系后辈失踪,以及追杀相关邪修恶畜的往事,除了夺宝道人那三个,还有四名恶行累累的家伙,也是天家必须剪除的。
那名金花长袍人,被送了一个‘晦恶死仙’的外号,而白脸矮胖子,则被称为‘鬼墩上人’,和夺宝老道屡屡合作。
“陆某喜欢直来直去,我掌控的收获里,可能是你们天家的东西,大概仅有十几件,先认一认吧。”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作者:素衣染香
在陆寒说话间,衣袖拂过桌案,眼前顿时琳琅满目,有仙器、玉佩、令牌等明显之物,也有奇形怪状的东西,而那件洞云穿神瓠,先前就被天雄收到了。
他嘴唇微微哆嗦,仔仔细细打量这些东西,当盯着某件东西时,立即伸手拿起,仿佛卸下万斤重担般,眼角隐约出现泪花。
唯魔 風殤
“无量寿尊!天不绝我,这因果,大善!”
陆寒一看,那是个黑乎乎的东西,只有核桃大小,因为上面刻有铭文,和天家的标志相似,他才断定源于这里。
除了铭文,剩下的就是古怪纹路,扭扭曲曲分而又合,并无任何特殊之处,但他有特殊手段,早已看过了,让一名玄仙激动的,果然如猜测那般不简单。
“我需要的几种神料里,恰闻你们天家就有两样,分别是‘玄乙仙芝’和‘云纹花’,用这些东西可否一换?”
“啊?神料?”
天雄还未压下激动,顿时脸色就变了,显然太过意外,再次仔细打量陆寒,然后换上一脸为难和愁容。
“道友只是玄仙,缘何收集金仙才能用到的神料,咳咳……是我不该多问,那两种也的确存在,但恕难应允。
因为我们五位也要用到,尤其是老族兄,不久就要渡劫了,而且神料珍贵程度,和寻来的代价,几乎颇费周折,陆道友上门的善举,我天轮门可用八万仙石酬谢,可否?”
“呵呵!神料之外,都是粪土,我会缺仙石吗?
陆某手里还有其他世家或宗门罹难弟子的遗物,会有大量仙石入手的,而且道友拿着的那件,应该是‘乌神胎丸’吧,这次剑典恰巧能用上,会有一番意外收获,其价值不能用神料衡量了,嘿!”
这番话出口,就见天雄脸色又变,他握着黑色核桃的手,暗中发紧加力,心神震惊不已,这个秘密怎么还有外人知道?
奇怪!
“没得商量?除此之外,可以谈谈任何回报。”
陆寒摇头,玄乙仙芝这等神药,幼苗时只是个指甲盖大小的豆豆,根本无法被人发现,而且这种状态持续直达十万年。
十万年后,积蓄已久的天地精华催促下,如竹笋般快速生长,五万年内还没被发现的话,就是成熟的神药了,对本元绝对大补。
云纹花,他前世也没见过实物,但药龄一旦超过二十万载,就会几率产生灵智,藏匿气息收敛征兆,神妙得很。
“有了乌神胎丸辅助,那剑典里的剑洞迷空之中,好歹也能搜刮出两三种神药,陆某这善因……咦?不如我也去内部看看,如何?”
“啥——?休要胡说!”
若说方才还是屡屡意外的话,此刻的天雄真的脸色剧变了,他的瞳孔里已经多了两点白光,如见怪物般看着陆寒。
又仰头看了看苍穹,一抹惊慌闪过,接着丝丝愠怒开始上涌,威压若隐若现。
何等场合,竟然开此玩笑,越发没有底限了,一旦被萦光大罗查到,将会殃及满门,岂是区区散修能想象的。
“我来的路上,忽然看见五色神光逆转,应该是一名大罗正在卜卦,是不是剑典也在那时出现了异兆?”
“什么?”
噔噔噔……!
天雄再也无法保持神态了,连续倒退数步,座椅直接歪倒,他的表情如见鬼魅,脸庞突突乱跳,无法遏止情绪。
并且余光里,不知何时在前方冒出一层屏障来,玄仙以下还无法发现,彻底隔绝了两个婢女,并将十几丈内死死笼罩。
“若你将另外四位请来,并以整个天轮门做代价,一起发下誓言,我或可让这里崛起,相比之下,吉星斋又算什么。”
“闭嘴!快别说了,那两种神料都可以给你,我们答应。”
此刻的天雄,脸色已经发白,好像遇见个疯子,连忙嘘声叠起,摆手制止陆寒说话。
“晚了!方才这么痛快,岂非爽哉!剑洞迷空内,即便屡次被搜刮,神料应该还有不少,萦光那厮欲求善果,你们天轮门崛起,就是莫大功劳。”
“你——!你……?!”
“我有一法,可避天算,可躲神窥。”
天雄汗如雨下,脑袋嗡嗡直响,感觉附近景色都恍惚了,有个声音一直在耳畔吵闹,想赶走又无法找到源头。
就在此刻,外面脚步声靠近,天雄忽的站起,就已看见两人到了门口,如见救星。
‘老族兄?七妹?’
“这位就是陆道友啊,果然一表人才,咦……三弟何以如此神态?”
床下有妃
停在光罩前,两人纷纷诧异,但看见桌上的许多之物,似乎有所恍然,喜色更加堆积起来。
這個領主不好惹 冷漠面具
然而,他们蓦然听到一阵密语传音,虽然寥寥数语,却导致二人身躯一晃,差点失去支撑,纷纷异常震惊。
一见陆寒嘴唇蠕动,天雄顿时更加急怒,指着陆寒已经无语,显然此事被擅自扩大了,并有一发不可收拾得征兆。
现在他才明白,区区两种神料,根本就只是这个年轻人的敲门砖,其意远不在此,此刻才露出狡猾的尾巴。
来的男子有些苍老,气息沉沉面容黯淡,唯有太阳穴鼓起,和双目闪光不断,惊骇过后快速归于平静,拉着脸色发青的女子,一起融入光罩内,又挥手加了两层结界。
“我天轮门与你,或者你的先辈可有仇怨?为何要以一条命,谋我整个宗门世家,说说吧。”
“二位就是天云和天月两位道友吧?你们扪心自问,区区一个天轮门,也配和一个道君相抵吗?”
“什么?道君?”
现在,是三个人一起抽搐,他们盯着陆寒的眼神,心情根本无法形容,既哭笑不得,也惊悚非常。
疯子,绝对是个疯子,修炼出了差错,已经无可救药了啊!
“对!道君!昊冥仙域的圣元道君——陆寒!”
轰咔——!
仿佛神雷鬼电,突然劈在他们头顶,三人齐齐哆嗦了数次,感觉神魂都冒烟起火,仙婴掉落九幽之渊那般,身躯直接僵化,已经失去三魂七魄似的。
“萦光小儿,我用他点东西,即便知道也不敢造次,否则休想成圣,广元那厮就开了先例。”
天家三个族老,从未被今天这般……屡屡震绝过。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