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2i6kr優秀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10章 大起大落的廝殺-onspa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要问,天下守城池最厉害的和名族是那个?
华夏。
要问,天下工城最厉害的名族是那个?
还是华夏。
华夏几千年来的历史,永远就是建造城池,然后想方设法的去毁灭城池。这就像是个魔咒,伴随着华夏的兴衰史。
青塘在当今,连西北的雄城都算不上。没有瓮城,没有箭楼,甚至连城门的千斤闸都没有,更没有护城河,这等简陋的城池,对于准备大量火器的飞廉军来说,破开不算太难。
登上城楼不久之后,用手榴弹的火力压制就将城门附近的青塘士兵清空。这一步,仅仅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完成了,可谓神速。重步兵随即下城头,冲入城门之内。
宋军士卒茫然的发现城门的门洞内,竟然没有堆积石头和木料,城门轻易就被打开了,青塘人一点也不专业。
这样的结果,让李逵都为之一愣,脑子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就破城了?”
就连对李逵有不小意见的河州知州游师雄都纳闷,这青塘唃厮啰国也太不经打了吧?他可记得,当初收复河湟之地,大宋可是耗费无数钱粮,连带着大战十来场,才好不容易将青塘城给打了下来。实际上还不是真打下来的,而是青塘王庭被打怕了,出城投降。
超級窮人 十二桃
青塘,作为河湟之地最大的城池,连一柱香都没有坚持住,说起来让人都觉得可疑。
可问题是城门开了,这总不是假的吧?
更让人憋屈的是,大伙都没商量过,入城的军队谁为先,谁在后?
飞廉军,德顺军,德戎军,积石军,还有厢军,谁都没准备好,这城门就开了,太儿戏了!
种建中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也是靠李逵最近的大宋官员,为了配合打仗ꓹ 让他看起来更容易让士兵信任,他将家传的铠甲都穿出来了。虎头鱼鳞铠ꓹ 金甲战裙,脚蹬猛虎战靴,颇为骚包的猩红色披风迎风飒爽而立ꓹ 看上去威风凛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城外大军的统帅呢?
迈开左腿的步伐ꓹ 稳重,却势如猛虎出山。
盛世風華 無意寶寶
正面来到李逵面前ꓹ 还没等躬身ꓹ 种建中发现边上好像有个人影飞快的过来,用余光一瞧,顿时气个半死,原来是游师雄,游知州。
你不是说不屑与李逵这样的为伍吗?
为何要来?
可游师雄哪管这些,先声夺人道:“李知州,让我河州儿郎跟着飞廉军入城吧?”
种建中顿时着急了ꓹ 千算万算,没想到是来抢功的。
飞廉军破了城门ꓹ 这是首功ꓹ 谁也抢不走。
而种建中和游师雄是为接下来的大功争取机会。一个上司ꓹ 要是连给属下创造功劳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ꓹ 哪个部下会真心敬重?
种建中心里虽着急,但却保持着名将才有的稳重之气ꓹ 微微一笑:“李知州ꓹ 我德顺军装备齐整ꓹ 士卒勇武,还是让我德顺军大头阵吧?”
李逵没有反应ꓹ 他并非是无动于衷,而是在等。
很快,他等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冲刺到李逵面前,扑倒在地,诚惶诚恐道:“草原上最伟大的宋国将军,让我等奴仆为主人开道,荡平城中逆贼。”
种建中和游师雄面面相觑,随后看到他们中间的位置,有个人扑倒在地,身上五花八门的挂着明显不是一套铠甲,而是七拼八凑的零碎,腰间的武器也颇为让人无语,不仅有刀有弓,还有棍子。看装束,显然是被李逵策反的青塘奴隶头子。因为表现出色,让他带领数千奴隶,成了名副其实的奴隶首领。
他扑倒在李逵面前之后,有样学样,其他奴隶首领也跟着他扑倒在李逵的面前,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头。
种建中和游师雄不敢开口,只是各自往前走了一步,以显示其决心。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李逵的目光落在了青塘奴仆身上。这些人从李逵说动寺院的僧人之后,开始收拢,有的和青塘城内的大贵族有着血海深仇,有的是不满于生命不属于自己的愤怒,还有被僧人极乐世界鼓动来的。
但是有一点让人很欣慰,这些人都不怕死。
除了没有任何战术可言,没有完整的武器,有些奴隶还拿着石头和木棒等武器,拥有刀枪的人数最多也就一半左右。
这样的队伍冲入城内,伤亡会很大。
但是李逵不在乎,青塘人打青塘人,他不心疼。
李逵扭头看向了洛桑大和尚,这是他能够在河湟之地,青塘城外包装起来的最有威望的大和尚。作为将来河湟之地注定的教宗,他的态度也很重要:“洛桑活佛,你有什么建议吗?”
一句佛活,已经把曾经的小寺庙的大和尚激动的面红耳赤,心中万般向往,恨不得立刻飞去大宋的京城拜见大宋皇帝,获得金册,从而名正言顺的成为河湟之地的教宗。他很想对李逵大喊:“城内的大业寺的秃驴是某的对头,最紧要的事就是弄死他们!”
可惜,这话不符合他如今的尊贵身份。洛桑大和尚对李逵微微欠身道:“全凭李大人做主!”
李逵骑在战马上,居高临下的用近乎于神灵般的口吻道:“我允许你的人进入青塘城,你们有三天时间解决前半生所有的恩怨,去吧!”
“沙朗黑遵命!”
扑倒在地的青塘奴隶首领沙朗黑用力的用额头在地上撞击着,以表明自己的忠诚。说实在的,李逵和很不喜欢沙朗黑这家伙,奴隶是没有姓的,连个名字都取的非常随意。李逵带着飞廉军出现在草原之后,不断的收拢奴隶,沙朗黑就是其中表现最突出的一个家伙。
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翻身农奴把歌唱之后,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要有一个名字,一个响亮的名字。
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前主人,沙朗。他也想叫沙朗,不用问,这货想继承前主人的一切……包括前主人的老婆(这个渣滓)。
然后他发现叫沙朗不霸气,自作主张的认为,黑才是草原上最美丽的元素。所以,取名沙朗黑,有一次李逵问他的名字的来历,他就振振有词地表示:“他要像李逵一样威武英俊,甚至要和李逵一样黑的发亮!”
当时李逵想砍了这不开眼的厮。要不是这货是个积极分子,要鼓励。李逵说不定让阮小二偷偷去了结了这家伙。
奴隶大军乱哄哄的,好不容易开始冲杀起来,却给人种乌合之众的感觉。数万奴隶在各自的奴隶头领带领下,开始了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泄愤之中。
沙朗黑不过是其中一个奴隶头领的行为,其他奴隶首领也发现,想要战后获得足够的赏赐和权势,就必须要表现出他们的价值。能够在数万人中脱颖而出的家伙,肯定不傻。
而青塘城内的贵族老爷们的项上人头,就是他们唾手可及的功劳。
呼拥而上的奴隶们如同潮水一般冲入了青塘城中。
而宋军却按兵不动。
这时候种建中和游师雄都发现了李逵的用意,让青塘人去杀人,那么宋人就能在不沾染,或者少沾染青塘人仇恨的情况下,成为河湟之地最终的主人。
只是两人的想法有点不同,种建中觉得李逵高瞻远瞩,心中暗叹:“人杰实乃经世之才,此计甚妙。”
反正最后青塘人的仇恨还是青塘人,管宋人什么事?让青塘人自己自相残杀,这叫隔岸观火,等到青塘人死地差不多了,他再出面,这叫力挽狂澜,反正里里外外的好处都让李逵给占去了。末了,大宋还能更好的控制青塘的人口,加深河湟地区的统治,这才是高明之处。
但游师雄不这么想,他心头愤恨:“李逵才多大年纪,就学得如此老辣,处处懂得邀买人心,奸贼!”
关键是,他老人家的立功机会又要渺茫了。
一队队衣着褴褛,如同花子般的奴隶,双眼透着仇恨的目光,咬着后槽牙,嗷嗷嚎叫着冲进了城门之内。
喊杀声四起。
就在城门被打开的那一刻,青塘城内的权贵们脑袋都一阵发麻。
破城了。
破城之后呢?
他们会死,再反抗也无济于事。
宋军的手段根本就不是青塘人能够应对的强大。可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去年青塘大军刚刚打过宋军,感觉很好欺负的样子。
这才几个月,就完全大变样了?
难道他们去年欺负的宋军是假的宋军不成?
可不管怎么样,如今的青塘城除了殊死一搏之外,并没有别的选择。
阿里骨哆嗦着拔出腰间的长刀,指向空中,大吼道:“杀宋人!”
说完,他带头骑上战马冲向了东门。而他身边的侍卫们也是一脸煞气,仿佛不畏生死的冲向了城门。
在城内的援军抵达之前,新晋的城门守将绒布促已经组织了残余的士兵和冲入城内的敌军战在了一处。
说实在,破城实在太突然了。
让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损失了不少的士卒,好不容易收拢起来的士卒还个个胆寒,畏惧的看着冲进门洞的敌军。
不过……
当他们以为末日来临的时候,发现对方的脸和他们差不多,黝黑黝黑的,穿着比他们破烂的多的多。尤其是对方怒吼和嚎叫,似乎他们也能听得懂。再加上对方的武器,几乎没有几个人有铠甲,甚至还看到拿着棍子在人群中充数。害怕变成了愤怒,他们觉得被冒犯了。
绒布促发现他麾下的士兵的士气竟然神奇的回来了。
这很诡异,同时也很让人不解。
为什么宋军派遣的是城外放牧的奴隶攻击他们,而不是用禁军?
这些炮灰不是应该去冲城墙时用的吗?为什么破城之后让他们进城?难道宋军还看不上青塘城内的权贵的财富?
但他来不及细想,指挥麾下数百人堵住城中的大道,阻拦蜂拥而至的敌军,怒吼道:“迎敌!”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網王之羽幽之戀
当正规军遇到了一群刚刚吃饱饭的奴隶,高下立判。
即便是青塘的正规军,也是正规军,也不能忽视。枪阵,配合着刀盾兵来回的冲杀,让奴隶们节节败退。
这一幕让爬上城头的沙朗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想要在宋人面前表现,让宋人看到他的才华,而不是让腐朽的青塘唃厮啰国的士兵残杀的存在。作为首领,还是脱颖而出的首领,他肯定有过人之处。奴隶们缺乏弓箭,无法对青塘正规军在正常的厮杀中占到便宜。
但是奴隶也不是一无是处。
沙朗黑很快就想到了办法,奴隶们都是放养放牛之类的工作,在枯燥的工作中,学会了一手仍石头的手段。奇准无比,百步外的牛羊,也躲不过去。
没有弓箭,那么就用石头。
沙朗黑果断下令:“准备投石!”
半米多长的羊毛带子,裹着鸡蛋大的石头,用力的旋转起来之后,突然释放。石头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带着呼啸冲入了军阵之中。
就算是穿着铠甲的贵族武士,被投中了石头也要呼痛不已。
更何况青塘士兵哪里来这么多铠甲?
中招的士兵无一不惨叫倒地,凄惨嚎叫。尤其是,奴隶们的手段太准,甚至有不少奔着人的脑袋而去,中招到底之后,如同死了般直挺挺倒地,一动不动。
战局似乎一瞬间扭转了起来,奴隶不断的冲入了城池之中,正规军开始被冲散。
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防线,再次被冲散。
突然,从青塘王的府邸,沉重的铁骑,鲜明的铠甲之下,一张张冷酷的脸下的重骑出现,才导致了这场势均力敌的厮杀告一段落。
奴隶们被重骑冲杀,撞飞,根本就无法抵挡。
随之而来的青塘正规军不停的围剿,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城内主干道的奴隶就被清空了一大片,阿里骨甚至能够眺望到城门洞下的涌入的人群。
他心头烦躁不已,这些都是青塘的奴隶,在战争时期甚至是最为理想的炮灰。
用盡余生說我愛你
可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青塘贵族们的奴隶会成为他们的敌人?
杀戮仿佛是潮水般的袭来,就连城头的飞廉军士兵都放弃了无谓的冲杀。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四处逃散的人。
好不容易出现得机会,仿佛昙花一现般逝去。
等到城外大军集结的那一刻,从城内逃出来的奴隶们去一脸庆幸。
情到膏肓,首席總裁請住手
他们活着,还捞了一笔。
不少奴隶拿着不知是友军,还是敌军的武器,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拿着他们这辈子都不敢想的精良武器,还有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财物,一脸傻笑。
絕密檔案:怨靈師
至于来不及逃跑的倒霉蛋,城内的惨叫还在继续着……结局已经注定。
游师雄看到这么好的机会,却最终功亏一篑,顿时气地猛锤大腿,口中怒骂道:“竖子不足与谋!”
也不知道他是在骂谁?
是青塘的奴隶军?
还是李逵?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