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kp87f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有一個庇護所 起點-0865 第一個歸降的墮天使!(二合一)推薦-7xgmo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乔、乔治…”艾琳嘴唇发颤的看向了乔治,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说:‘以后你会让自己的某个小老婆,在那新世界当个神什么的吧?至少让人过过瘾啊?’
艾琳知道这并不是幻想,曾经的天国就有那化身为征服者的实力。但因为那外域都是异种,并且本地土著也无法到外域生存这两个缘故,使得天国对此事最终没了兴致,而为了避免恶魔们的势力过大,七神还一直干扰恶魔们的征服之路,使得‘七度地狱’中被他们所管控的几个恶魔位面的恶魔们,一直没有什么建树。
但乔治的这个方案,却是让艾琳看到了可能!而以现在庇护所的实力,已经和恶魔能对刚一下了,而且现在还懂得了时空门的技术!可谓是弥补了恶魔的短板!这强强联合之后,那些垃圾外域土著,必定会生生不息的化为七界的养分。
再加上庇护所现在已经掌握了造物主的技术,这用不了几百年,哪怕是遇见了乔治所说的那种‘恐怖的外星人’,恐怕也能化身为恐怖的征服者!
“陛下!”迪米特里厄斯也有些激动:“看来您是明白的!如果您愿意,我可以成为您与阿洛依修斯之间的中间人!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和平谈判!”
乔治摇了摇头:“祂会同意的,但我不会。”
迪米特里厄斯与艾琳都愕然在了当场。
乔治看着眼前的那个目瞪口呆的恶魔,冷冷的笑着说道:“因为我是来救你们的!”
【黎明之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老子想吃你也不知道方法…’乔治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

恶魔们跟随古神的阴影来到了这个世界,当除了那陨落的七神与那拿到阿尔法残片的阿洛依修斯之外,却没有任何人知道那古神到底是什么东西。
恶魔们认为是古神将自己召唤于此,于是它们散播恐惧与绝望,以此来引发古神的关注。
但事实上,古神从未召唤过恶魔,也来都没有在乎过它们。而它也更不需要苏醒。
在那古神的眼中,一切都太渺小了,无论是这个世界的神明还是恶魔,都无法理解祂的想法。
可有一点恶魔们却是说对了——古神的确有可能会因为土著的所作所为,而多向这里瞧上那么一眼。而这一眼,便让祂发现了那阿尔法的存在。
但引来这道目光的,却并非是恶魔,而是当初狂妄自大,主动寻找古神的七神们。
而如今,无面者恐怕更是注意到了这里ꓹ 因为祂发现,有一个小东西正在诞生——祂将成为自己的伙伴ꓹ 成为自己的孩子。也将加入自己,一起对抗那些喀什雅神族们。
曾经在希尔亚克第一次与乔治见面之时,便对乔治说过她对古神的理解。当初的大天使们还按照他们的理解ꓹ 偷偷的通过黎明之光,给予了许多的纠正。在乔治对七神进行嘲讽之时ꓹ 阿丽雅德妮等人还生出了极大的不满情绪。
如今在乔治探索了大半个世界之后,他已经是越发的接近了真相ꓹ 而当乔治等人找到了阿尔法破损的原因ꓹ 发现暗影之光的存在时,一个更恐怖的真相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在那迪米特里厄斯的眼中,堕天使诞生于古神的阴影,而那阿洛依修斯,便是所有堕天使的首领。他们在这个世界狂欢,恭迎着自己的圣主,并期待着古神从绝望中得到满足而苏醒。
但关键就在于ꓹ 堕天使们所诞生的源泉,并非古神的阴影ꓹ 从绝望中得到满足的也并非那古神——都是那暗影之光。
与大天使们一样ꓹ 堕天使们在那暗影之光的怀抱之中涅槃而出ꓹ 而那暗影之光的阴影ꓹ 也成为了祂们的天堂。而那掌控暗影之光的阿洛依修斯,也凭此掌控了所有的堕天使。
他随时都可以堕天使这些股东们敲骨吸髓——就像那死去的加罗克斯特。
所以说ꓹ 恶魔们崇拜古神是真的ꓹ 但祂们实际上一直都拜错了神——阿洛依修斯将那古神不需要的信仰之力ꓹ 都通过暗影之光窃取了!
無限進化之龍 黑獄的暗炎龍
也许,暗影之光的确是无私的ꓹ 也是无欲无求的。但那个想要将暗影之光吞噬的人,却并非如此。
夫君太妖嬈 飄雲如海
“…我想,你应该见过那在深渊中出现的更为扭曲的,邪恶的‘混乱种’。而在那阿洛依修斯没有来到深渊之前,必定也有人试图成为那新生的‘古神’。”乔治对恶魔说道:“祂们必定都失败了,并且最后就连自己的思维,也变得混乱不堪。使你们一度认为,这条路是错误的。”
天才寶貝神偷媽咪
“直到阿洛依修斯的到来,他帮助你们摆脱了那恐怖的诅咒,并教会了你们如何在那‘古神’的阴影下狂欢,并不被‘古神’同化的方法。”
迪米特里厄斯突然感到浑身发冷:“您是说,阿洛依修斯那个疯子…”
“没错,祂从未想过什么恭迎古神,因为古神从来都不在乎你们。在乎你们的是阿洛依修斯——祂给予了了你们力量,让你们成长,但也正如你所说,这份赐予并非是巫无私的。因为祂最终会将你们所得到的一切都收回,而祂,也将成为那真正的古神。”
“迪米特里厄斯。”乔治目光灼灼的说道:“你们都被骗了,你们一直在崇拜着阿洛依修斯,祂窃取了那古神不需要的信仰。而无论是阿洛依修斯成功,还是你们所崇拜着的那个真正的圣主的降临,你们都死定了。”
迪米特里厄斯面如死灰,祂嘴唇颤抖着看向了乔治:“那么如果你们两人…”
“如果我们两人合作,这个世界便将被我们两人所瓜分,古神在降临之时,将拥抱祂的光暗双子——不再有那难以胜利的决战了,因为这场游戏将到此终结。而在那未来,我们的确会将那燃烧的铁蹄踏遍一个又一个世界,只是在那未来之中,没有你们。”
艾琳咯的一声晕了过去——到现在为止,除了黎明之光与乔治两人之外,还没有任何人知道,乔治是能吞噬黎明之光的。
“该死!乔治,你不会在骗我吧?!”似乎是觉得自己死定了,迪米特里厄斯也不再畏畏缩缩的了,直接有什么说什么。
“你们这群没见识的文盲懂个屁!神的道路,怎有那文明的道路更远更广阔?你们根本不知道那浩瀚星空的美!”
榮耀王者
迪米特里厄斯用那打死祂也不信的眼神看向了乔治。
乔治淡淡喝了一口茶,说道:“有一个人叫做‘瓦伦娜娅’,她来的可能会比‘无面者’晚一点,不过等她为代表的‘清理者’们带着黄金舰队过来了,我们三个古神都得化成灰,被扬上天!”

都市娛樂皇
对于黎明之光来说,祂早就想要见一见这些堕天使了,而当初那个固执的幽冥王后没能被祂成功引导,也是让黎明之光耿耿于怀不已。
穿越偽裝者之吾為明凡 翼正
显然,相比于幽冥王后,迪米特里厄斯对于那‘引导’,可谓是有着极大的积极性——原本迪米特里厄斯自以为,这个事情,要么就是乔治过来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将祂干死,要么就是谈判之后,自己或是带着好消息获取,或是带着坏消息被弄死。
黑翼大君 秋漠狐
无论怎么看,自己大不了就回归深渊,所以这后路祂都安排好了,可谓是十分的坦然——但却没想到会有第三种恐怖的结局。
回到過去重新愛你 溫柔的墮落
祂们几位魔翼头上都有经箍咒,如果死了,那以后就真的死了——根本就没有回归深渊的那条路,因为祂们的本源,将化为阿洛依修斯的粪便。
当天在迪米特里厄斯知道自己的脑袋上面有了一个经箍咒之后,可谓是面如死灰。而在乔治当天叫上了黎明之光的一众保镖,带着迪米特里厄斯从神国进入庇护所的黎明大圣堂,面见了那‘伟大的、浩瀚的、无私的’另一个‘圣主’——黎明之光后,迪米特里厄斯心中最后的一点侥幸,也全是被乔治掐灭了。
億萬天後心尖寵
乔治的确不是在忽悠自己——那团光芒的力量,与自己的那位圣主完全一致,又截然相反。
当迪米特里厄斯浑身瘫软的跪倒在黎明之光面前的那一刻,他已经是彻底相信了自己的那位‘圣主’,也是一个这样的‘大灯泡’了。
妻勢洶洶
黎明之光能包容一切,祂现在没有了能将光明转化为暗影的能力,但却拥有着将暗影、甚至混沌(迷雾腐化)转化为光明的力量。虽然这无法改变迪米特里厄斯那肮脏污秽的内心,迪米特里厄斯如果敞开身心,却是有机会可以和那些堕落者们一样,将自己那纯黑色的魔翼,变成灰色的。
并变成真正的‘堕落天使’。
但这个时间和过程,却是漫长无比,而且与那些堕落者们一样,需要消耗大量的秩序之力——足足两百多万。
听到黎明之光报上来的数字之后,乔治暗暗咂舌。他知道在血月之后,恶魔们会越来越强,但没想到这样夸张。
而按照迪米特里厄斯所说,随着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壁垒的破损,这个世界已经是越来越能够容纳高等恶魔们的身躯了——如今他被这个世界所压制的力量,已经是释放出来一半了。
至于那血月之前,大部分的高阶恶魔,力量都要被压制十之八九。
迪米特里厄斯想要脱离暗影之光给他埋下的种子,许多一段时间。失乐园暂时成为了迪米特里厄斯容身之所。
在这两年,庇护所中的不少人都通过天国的路径参观过这里了。但里乔治还算是第一次以肉身的形式过来,他发现,这里与那地狱十分相似,甚至还有一处熔岩之地。在这熔岩之地中,还有不少大家抓来的各种小恶魔。
唯一与那地狱有所不同的是,这个世界是有着阳光的——在那天上,有一个旋转着的星云!
迪米特里厄斯这个二五仔,无疑是乔治目前最满意的那个,他亲自陪同这个恶魔,在这里找了一个地方。
结果这个家伙一进去之后,无论乔治说什么,都不出来了。
“我泄露了太多秘密了!我随时都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加罗克斯特!”在失乐园那巨大的熔岩之地,庞大的迪米特里厄斯对着眼前飞在半空中的乔治说道,祂粗狂的声音回荡在了熔岩之地,将那些熔岩中沉睡的小恶魔,都惊得四散飞离。
迪米特里厄斯恐慌不已,原本自己是主动请缨来与‘墨菲斯’谈判的——无论是墨菲斯还是天国领主,都应该不会拒绝那未来才对。而在阿洛依修斯看来,就算谈崩了,乔治也更没有理由将两人的小秘密都说出去——毕竟这是在告诉大家。掌控天国的他与阿洛依修斯一样,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威胁!
这简直是动摇自己的根基,就算现在大家不得不拥戴他去抗争那未来,等胜利之后,他最好的下场也是退下王座,找个地方养老。而他的后代恐怕也难以再参政。
那这个家伙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了别人和别人的后代?!
与那太阳王一样,阿洛依修斯也认为,乔治必定会选择当皇帝。更没有想到,在他的计划中,当一切回归秩序,他也将如那七神一样,将王权交还给世人。
这场谈判却是以失败而告终,而且乔治还把那秘密告诉了迪米特里厄斯。祂知道,阿洛依修斯绝不会留下他。自己死期将至。在脱下那经箍咒之前,祂绝不会走出这里一步。
迪米特里厄斯现在甚至感觉自己对那阴影有着恐惧感,刚刚甚至还问过乔治许多无知的问题——是不是这世界上所有没被阳光照耀的地方,都是那阿洛依修斯的地盘。
“我甚至怀疑在我的身上,也有一个地狱之门!”
“怎么可能!”乔治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献祭仪式,是要浪费你身上的力量的。阿洛依修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祂只会在感知到你的时候干掉你而已——放心吧,艾尔达现在干净得很,祂现在应该还没收到消息。在神圣帝国的人来到之前,你还有时间写个遗嘱什么的,和大臣交代一下后事——你总不能不把艾尔达的屁股擦干净吧?”
“管我什么事!就说我死了!在上个月我就留下遗诏了!”迪米特里厄斯说着,便扔给了乔治一个皮囊:“你随便找个人好了!”
乔治呆滞的接过了半空中的那个皮囊,看向了那理直气壮的迪米特里厄斯,想到了祂让人在上个月连夜绣的那些‘红旗’。不由木然得对着眼前的恶魔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