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r1fs0都市言情 《古玩之先聲奪人》-第兩百六十九章 鎮住看書-ahjve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马胖子知道了什么是同模假,就反驳道:“可是,我记得银元是压出来的,万一上面有东西,很可能同一批次的,都有一样的痕迹吧?”
“哟,没想到你还懂这个。”
盛世婚寵 胡楊三生
赵琦看了看马胖子,他说的这种情况确实很有可能。
银币在出厂前,有三道工序可能对币面和文字造成伤害:轧条、制饼、印花。前两道工序只对地张造成痕迹,谁也不敢保证轧辊上没有一点杂物,众所周知,银很软,哪怕是一根头发丝,也会在银条上留下轻微的压痕。
另外,制作银饼也是用上下模具冲压的,这也可能对银饼两面造成瑕疵,最后就是印花,银饼在印花前,有一层很薄的油,主要目的是对模具和银饼起保护作用和便于脱模。
当时的技术,谁也不敢保证油完全干净,在压制的过程中,如果银饼上有异物,极有可能被上模带走或留在下模,然后在下一个币的地张或文字上留下阴纹,两面都有可能出现这样问题。
因此,在业界,把两个相同的伤痕的银币,叫做同模伤,而同模伤不一定是假币。
“那当然,我也不是不学无术的。”马胖子觉得自己的赵琦无话可说,显得有些得意。
赵琦呵呵笑道:“你说的确实有可能,但同模假不同于同模伤,同模假做出来的痕迹,没有清晰的伤口边界,切入方向不明,只有一个伤口的形状;而同模仿造成的伤口底部,原始异物特有的切入面不会反映在凹底,大多数只呈现出一个带坡度的坑。
打个比方,把一根筷子压进泥土里,取出筷子后,泥土保留了筷子的形状,现在要把那块泥取出来ꓹ 进行扫描,再来制作ꓹ 你觉得可能跟原来的一模一样吗?”
“呃……”
马胖子想了想,赵琦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他马上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如果我把它把玩出包浆ꓹ 会不会把痕迹磨损的圆润一些?”
“你说的确实有可能,但这和你的这枚银币真假有什么关系?它的痕迹可一点都不光滑!”
赵琦拿起银币ꓹ 丢了马胖子:“自个儿去用高倍放大镜看看吧,如果观察的仔细点ꓹ 同模仿肯定不如真币自然ꓹ 有人不喜欢用高倍放大镜,觉得这样给人的感觉像是刚入行的新人,其实,放大镜在鉴定真伪时非常重要,拿瓷器来说,你多好的眼神,能看清楚釉面的气泡?”
和许多作伪手法一样ꓹ 同模假也是逐渐发展的,开始的时候同模假是非常拙劣的ꓹ 后来的制假者在前者基础上注重造假品质ꓹ 制作的假币压力足ꓹ 并且边齿精修。再发展到后来ꓹ 不但压力足,还把包浆做的极其漂亮ꓹ 让人就一眼喜欢。
马胖子带来的这枚同模假ꓹ 制作的还算精ꓹ 别说普通收藏者,甚至能够骗过一些专家ꓹ 但对见多识广的赵琦来说,还不算什么。如果再过几年,3D打印逐渐普及,制假行业也用上之后,更高极的同模假就会出现了,到那时,就更不知能骗多少人了。
马胖子就是那种不喜欢用高倍放大镜的人,身上没有带,就腆着脸问赵琦借了一个,看过之后,他非常沮丧,嘴里也开始骂骂咧咧。
赵琦可不信马胖子会花大价钱,买下这枚价值二三十万的银币,他向不远处的一只柜子走去:“过来帮我抬柜子。”
“哦。”
马胖子下意识地跟了过去,走了没几步,他反应过来,自己干嘛要听赵琦的?
“愣着干嘛,过来搬!”
见赵琦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马胖子一个激灵,连忙上去帮忙,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帮忙的理由,谁叫形式比人强!
马胖子帮着赵琦把柜子都搬好,累得他满头大汗,赵琦到也没亏待他,叫了外卖,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马胖子还是前世的德性,喝了酒,嘴就没有遮拦,知道的事,只要无关自身,都会嘚吧嘚地说出来,东家长,西家短,那家丈夫包小三,还有媳妇出了墙,他又嘴碎,听得令人喷饭。
火爆總裁強制愛
武當門徒 夢蝶01
见马胖子在谈兴上,赵琦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问道:“你认识马吉祥吗?”
“那老瘪三,谁不认识啊!”
马胖子夹起一块猪头肉,丢到嘴里大声咀嚼:“这老家伙仗着自己是协会会长,不干人事。上回我请他帮忙处理一下我店里营业执照的事情,他嘴上到是答应的痛快就是没回音,后来还是我自己找人办的,这到也算了,前些日子拿了我一枚沉香扳指,到现在还没给我钱,实在太不是玩意儿了!”
赵琦不信:“你的店我又不是没去过,他还能看上你的东西?”
“这话说的,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我没点好东西,能开店吗?”马胖子说着,又想起赵琦第一次去店里的情形,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有件事情他一直没想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赵琦吗?
趁着今天有机会,马胖子想问问清楚,他起身,拿起酒瓶给赵琦倒满酒:“琦哥,有件事情我想打听一下。”
“什么事?”赵琦吃着美味的酱猪耳朵。
马胖子小心翼翼地说道:“有件事情一直想不明白,不知小弟我什么时候得罪过您?”
擎天一棍 土疙瘩的愛情
赵琦放下手中的筷子,端起酒杯,抿上一口:“知道什么叫‘留珠卖犊’吗?”
“我只听说过买椟还珠!”马胖子摇了摇头。
赵琦冷哼一声:“你就装吧,我提个醒,你是不是向别人借过几件瓷器充门面?”
马胖子顿时反应过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留珠卖犊”是一些古玩奸商惯用的骗人手段,他们将几件真古玩摆放在显要的位置作诱饵,然后搭配着新东西一并卖出,但是在最后成交的时候,却千方百计将真古玩留下,而让赝品卖出。
马胖子就做过这种事情,他找人借了几件瓷器,有新手藏家看到觉得马胖子有些实力,就让他推荐,马胖子见鱼儿上钩,就推荐了三件,其中一件是真品。
他为了打消买家的疑虑,还跟买家说,先拿其中一件瓷器让人鉴定,说东西对了,再交钱不迟。自然,让人鉴定的那件,是唯一的真品。
之后,等双方交易的时候,马胖子再大为懊恼地指出,那件瓷器上的问题,为了顾及买家的利益,一定要退货。买家还挺高兴,觉得马胖子这人实在,没想到自己是被骗了还给马胖子数钱。
前世马胖子自然不敢把自己做过这种缺德事说出来,这是赵琦请彭大胡子的人调查得知的,要是前世赵琦知道马胖子做过这种缺德事,哪会拿他当朋友。
豪門遊戲
老公大人獨寵妻
马胖子颇为尴尬,但再一想,自己也没有骗过赵琦啊:“这个……我应该没有……”
赵琦打断了他得话:“你是觉得我的亲戚,就跟我没关系了?”
早安,金主大人
马胖子连连摆手:“这怎么可能,琦哥,你让你亲戚把东西拿到我那,我保证把东西给退了!”
“你说的可真够容易的!”赵琦冷冷一笑:“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把之前的约定完成了,什么时候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凭什么我赚几千块钱,你特么就要赚我几万啊!”
马胖子内心忿忿不已,但谁叫他命门被赵琦抓住了,还不敢抵抗,只得一边点头称是,一边把愤怒撒在他面前的一盘猪头肉上。
赵琦又回到之前的话题:“你知不知道,马吉祥的儿子出事了?”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