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36aps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 ptt-第0218章  竟是這樣的老董!鑒賞-afouw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柯总此刻已经彻底凌乱了。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将信将疑,那么此刻,他基本已经确信,自己应该是真的被人盯上了。
尤其是看到老董落得这个衰样,柯总满脑子都是自己未来的样子。
这一刻,他下定决心,花再大的代价也得去弄一张辟邪灵符。钱这东西没了可以再挣,命只有一条,没了就真没了。
这时候,那一直处于癫狂状态的老董,好像恢复了一点点清醒。
“有鬼,有鬼……”老董原先显得麻木的表情,变得无比惊恐,又开始挣扎起来,双手一个劲往自己耳朵上捶打。
看上去就好像要把自己脑袋砸开,把耳膜震碎,然后把脑子里的鬼给抓出来似的。
願許你一人,托付我終生 鏡中有月
“老董,冷静点,冷静点!”柯总拿着自己那只伤痕累累的手机,“刚才是你打我电话吗?”
柯总站在老董跟前,伸手在老董的眼前不住晃动,想借此吸引他的注意力,回答他的问题。
老董的眼神茫然,勉强在柯总脸上聚焦,瞥了柯总一眼。
“是你啊。”老董忽然诡异咧嘴一笑。
“对,对,是我!”柯总大喜,“老董,是你打我电话吗?”
“老张,哈哈,老张,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媳妇真的……很给力啊。”
啥?
老张?媳妇很给力?
柯总脸色有点黑。
“老董,什么很给力?”
“当然是床上,哈哈,老张你不行啊!放着这种极品不开发,兄弟我都看不过眼,不得不仗义出手……哈哈哈……”
愛已殘缺 無心焰
“你……你特么勾引嫂子!”柯总顿时火了。
老张也是他们一个圈子的朋友,柯总回忆,张总的夫人皮肤白皙,看上去温文尔雅,还是个大学讲师,很体面的知识分子。
竟然……
这狗日的老董,一向只知道他喜欢带小姑娘ꓹ 没想到连朋友妻都下手,这特么还是人么?
老董咧嘴笑道:“老张ꓹ 你也别生气。也不是就你媳妇这样,还有老程……还有……”
“你特么闭嘴!”柯总火了,直接一拳砸在老董脸上。
他生怕这王八蛋下一个把“老柯”俩字也报出来ꓹ 那特么就真是玩大发了。谁想得到,平日里称兄道弟ꓹ 这厮竟然专挑兄弟的媳妇下手?
罗处和江跃陷入无语当中。
这老董故事还真多,看柯总这样子ꓹ 是明显心虚啊。看来家里头也是有美娇妻?
柯总气不打一处来:“二位ꓹ 这货不讲究,特么的以后跟他没兄弟做了。他是死是活,老子也不管了。”
“鬼,鬼来了!”老董忽然一把扑过来,死死抱住柯总的大腿,“老张,有鬼啊ꓹ 快,快把我脑袋敲开ꓹ 它钻到我脑子里去了ꓹ 它在吃我的脑子ꓹ 它要把我脑子掏空啊!!!”
老董全身跟筛糠似的颤抖ꓹ 带着浓浓的哭腔,死抱着柯总不放。
“你这畜生还有脑子?吃干净了最好。”柯总火气不是一般大ꓹ 拼命想推开对方。
这种鬼缠身的人ꓹ 柯总是一点都不想沾。
更何况ꓹ 这家伙还送他耳机,这不是明显想坑他么?
而且ꓹ 跟那个杨大师牵线的饭局,老董在其中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现在看来,老董这沙雕也是被人利用的货。
“柯总,看住他。我们进去瞧瞧。”
看着一间间打开的公寓,江跃猜测,之前老董应该是在这些公寓的某一间里,不知什么缘故,还是仅仅巧合,等他们下楼时,老董又回到柯总知道的那一间公寓里头。
江跃和罗处一间间查探起来。
好家伙!
不得不说,这老董是个狠人。
这每一间公寓居然都是带装修的,而且每一间的装修风格都不一样。
“这特么还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渣男啊。”江跃啧啧赞叹。
每一间公寓里头,都有各种情趣用品,情趣内衣,至于套套那是标配。还有一间公寓,里头甚至还有很多重口味的工具。
“罗处,有钱人恶趣味果然更多的么?”
“不知道,我是穷人。”罗处还是一副扑克脸,不过随即补了一句,“你现在也是有钱人啊。”
“我……”江跃一时无言以对,罗处这忽然一刀,还真不好接。
不得不说,这老董在男女方面,确实是个十足的重口味。其中一间公寓里有个隔层,居然藏了大量相册!
相册打开,里边大量都是各种不堪入目的内容。
涉及到的异性,每张照片几乎都是不同的人。
还有一间公寓,还有电脑移动硬盘这些东西,打开一看,几百个G,几乎清一色都是这方面的视频和图片。
“这个老董,这辈子就喜欢这点破事么?”
“柯总不是说他很喜欢锻炼,喜欢健身么?生活很自律么?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律?”
江跃觉得自己的三观被严重腐蚀了。
罗处顺手关掉一个Excel表格,淡淡道:“这些东西就别让柯总看到了。”
江跃深以为然。
表格里头,列着一连串长长的名字,显然都是老董采摘过的。里头除了名字,还有各人的身份,年龄,嗜好,特点,甚至还有各种感受什么的……
寵物小精靈帶著草蛇過日子
里头居然不少是社会名流,还有一些二三线的明星。
当然也不缺别人的老婆。
老董这厮比隔壁老王过分多了啊。
连罗处这种不轻易发表观点的人,心中都深感这种人的确是死有余辜。要不是这个诡异事件一连串牵扯到其他人,罗处甚至都想让这家伙自生自灭。
当然,这些事终究也只是涉及到个人道德,对这个诡异案件本身而言,似乎提供不了什么有力的佐证。
到底老董的耳机是哪里来的?谁让他把那些耳机送出去的?
而他又为什么自己又会被耳机诅咒?
这些答案,却无从得知。
那几百个G的视频和图片,要一一去翻查,工作量太大。而且这里头涉及的人,实在太多太多。
要一个个去查证,绝对会在星城引发暴雷。
“根据柯总交待,这老董是个非常精明,非常自律的人。以柯总这种社会层次的人,观察朋友应该不至于错得太离谱。两性方面的事比较私人,这老董隐藏得好,柯总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既然他是个精明自律的人,一般的人想骗他,用圈套算计他,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萌妻甜蜜蜜:厲少,放肆寵 陸輕筠
“恐怕,男女之间这点事,对老董这种人而言,才是最大的突破口。”
罗处分析着。
江跃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他对罗处的分析深以为然。一个精明自律的人,一般是不容易被人操控的。也许男女之事是他唯一的弱点,唯一的突破口。
狐貍小姐的誘惑 旋舞天涯
两人说着,又进入下一间公寓。
这个公寓装修相对温馨,更偏居家氛围。
两人进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桌上的烟灰缸,至少有几十个烟头扎满了烟灰缸。
地上还有不少散乱的烟头。
江跃和罗处同时冒起一个念头。
之前他们第一次上楼,老董应该是在这一间公寓逗留。
在他们下楼之后,老董又从这一间公寓去了柯总知道的那间公寓。
地上有一只烟头尚且还有些余温和烟雾。
一只新款的高端手机,静静躺在角落里。
江跃倏地回到楼道外,直接走到那老董跟前,在他身上摸了一阵,并没有手机。
“小兄弟,你找什么?”
“手机。你刚才看到他有手机吗?”
柯总郁闷道:“我也在找啊,他不是刚刚拨了我的电话么?手机能藏哪?屋子里你们找了一遍,也没有吧?”
柯总说的屋子里,是指第二次他们上楼,老董砸门的这间屋子。
因为老董拨打他手机时,正在这屋子里砸门。那么应该手机就在身边才对啊。为什么身边却没有呢?屋子里也没有呢?
难道手机会凭空消失不成?
“手机找到了……”江跃语气复杂道。
“在哪?”
“那间公寓。”江跃指了指刚才发现手机的那间公寓。
“不可能!”柯总一脸懵逼,他手机响的时候,老董明明就在这间公寓撞门,怎么可能在另外的公寓里?
再说了,那时候江跃都还没拿到钥匙,也没打开那间公寓。
除非手机会移动,否则不可能在那间公寓出现。
“难道……那间屋子有其他人?老董手机落在他人手中?”柯总随即又想到一种可能性。
“那间屋子没别的人。”江跃淡淡道。
“没人?那谁拨打的号码?”柯总顿时不淡定了,“难道……真的有鬼?”
地上的老董忽然一个哆嗦,桀桀怪笑起来:“什么真的假的,鬼来了,我就是鬼,呵呵呵……”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老董忽然好像变了个人,语气倏地阴森起来。
就在柯总和江跃面面相觑时。
砰!
某一间公寓的门,忽然砰得一声关了。
这关门的力道,就好像有人狠狠摔门,用尽力气的那种。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这一回说话的,却不是老董了。
准确地说,没有人在说话。
这声音就好像凭空出现似的。
“罗处,出来。”
江跃虎吼一声,跳起身来,朝那间公寓飞奔而去。
没等他靠近,砰!
那间公寓的门砰的一声,狠狠关上。
江跃二话不说,飞起一脚踹在门锁上,那门锁吧嗒一声被摧毁。江跃拉开门,冲了进去。
罗处正站在沙发边上,看着那个手机,见江跃冲了进来,一脸莫名其妙:“小江,干嘛这么咋咋呼呼?”
“你没事?”江跃盯着罗处,也有点莫名其妙。
“没事啊,发生什么事吗?”
“门关了你不知道?”
“不是你关的吗?”罗处更加一脸懵逼。
“你说什么?我关的?”江跃闻言,同样茫然。我明明在外面跟柯总说话,怎么是我关的?
“小江,别闹。你看看这手机,有什么办法解锁?得带回局里才有技术手段解锁啊。”
江跃郁闷道:“先不忙说手机。罗处,你为什么说门是我关的?”
“我看到你关的啊,我以为你又要试钥匙呢。”
“可我并没有关啊。你确定你看到是我?”
罗处大吃一惊,放下手里的手机:“真不是你?我明明看到是你关的门。我还觉得奇怪,为什么关门要那么重,然后又把它踹开?”
这还真是见鬼了。
看到江跃脸色难看,罗处顿时明白了。
肯定不是江跃开的门。
那么,自己看到的江跃,又是谁?难道是鬼?
鬼就在这间公寓?
两人面面相觑,脊背上都是冒出了冷汗。如果说鬼就躲在这间公寓里,而他们却一无所知。
那么这头鬼的实力,可真不一般啊。
江跃虽然不是三狗那种天生阴阳眼,可如今经历了诡异事件越来越多,对鬼物邪祟出没的一些蛛丝马迹,也能感应到察觉到。
以他的洞察力,一般的鬼物还真的很难瞒过他。
能够让江跃都无法察觉的鬼物,级别肯定特别高,而且特别善意藏匿。
这样的鬼物,可不好对付啊。
“啊!”
两人正疑神疑鬼时,外头的柯总忽然大叫一声,声音显得急促而尖锐,显然是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
两人双双冲出公寓,跑出楼道。
柯总已经陷入抓狂状态,双手抱头,缩在角落里好像恨不得钻到墙角里头去。
“怎么了?”
“鬼,我真看到鬼了!”
“哪里?”罗处沉声问。
“顶上,顶上得天花板!有鬼脸,她在冲我笑,是个女鬼!”
两人抬头朝顶上看去,楼道顶上除了白漆和楼道灯,却是什么都没有。
“柯总,你不会眼花了吧?”
“不不不!我绝不会看错,她的舌头好长,笑得好诡异。对了,她的耳朵上戴着耳机!”
又是耳机?
舌头好长?
柯总哀嚎道:“二位,我要回家,我真的要回家,我不奉陪了。”
若是柯总公司手下的员工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惊呆。在他们面前一向威严的柯总,此刻竟然如此不堪,跟个受惊的孩子似的,又哭又闹,满地爬动,全身哆嗦着爬到电梯口,就要去摁电梯。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老董,忽然木然站起身来,摇摇晃晃,一把扑向柯总。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老董死死缠住柯总,嘴里嚯嚯嚯吐字不清,但还是念叨着那一句恐怖的话。


Copyright © 2020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