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bpb11精彩絕倫的小說 《殮所事的異聞》-81 監斬臺鑒賞-5v7ab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殮所事的異聞
小說推薦殮所事的異聞
他说:“本官不愿欺骗百姓,这样行不通。”
孙甫圣道:“老爷,这是情不得已的,要是让这些刁民将此物抬回去,还不惊动州官?”
县太爷道:“惊动是了。你说的对,此物虽不祥,虽得带回京师的,州官未敢轻易做作,且待我将这些县民解散罢。”
孙甫圣还想劝说的,奈何县太爷的主意已定,只好作罢。这时候,官差已将抬“龙”的县民劝说得差不多了,县民同意将“龙”抬回县衙。这队人便将“龙”头转了个弯,浩浩荡荡的开去县衙。
鬼谷屍蹤
孙甫圣又想起一事,便拉住县太爷。
荼蘼時光 yh映鳶
孙甫圣道:“老爷,州官老爷要给你娶房大姨太。”
县太爷笑道:“为何?”
登徒子
孙甫圣左右看看,便靠近县太爷,压低声音说:“州官老爷身边那两个是蛇妖。”
“蛇妖?”县太爷惊得身体一震。
孙甫圣见着县太爷的惊叫,连忙竖起根手指嘘的声。
县太爷也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天晚上,我亲眼所见的,两条大白蛇化成那两个女子模样,吓得我连夜跑了回来。”孙甫圣道。
县太爷道:“随我去看看,待验明真身,再作打算。”
孙甫圣道:“如此甚好。只是,须得魏道士一起去,方作方便。”
但孙甫圣左右的看看,并没见着魏道士。
县太爷沉吟了下,才道:“刚来这里,见着此物时,那道士忽然叫着有急事,眨眼便不见人影了。”
孙甫圣叹气道:“那便是治不了那蛇妖了。”
县太爷道:“也未必,我看看请下神仙来可有办法不。”
两人便往回走,那些县民也都闹哄哄的跟着,此时早有人奔回县衙报知州官了。不多时,州官便和两女的领着一班衙差前来,却在街道的尽头截住了队伍。然后差官又奔回来,告知县太爷和孙甫圣,两人速速的赶到街道尽头,见着了州官。
“两位可大胆?竟敢将此物运回县衙?”州官见着两人就喝道。
“下官听闻此乃河妖,然观其上下,尚有几点可疑,需得运回府上细细的审查。”县太爷道。
“若是河妖,不就此斩首,带回县衙祸害百姓吗?”州官怒道。
“此事尚须查明。”县太爷道。
庶女毒妃
“查明?带你查明了,此县还有活人吗?此前河妖就已害了三十多条人命。”州官将行令牌扔下来。
“斩杀河妖。”州官道。
周围的百姓都大叫着好。
县太爷还想说,但被孙甫圣拉住了。
几位差官便去取来大砍刀,州官已命人将“龙”运到街市中心,命午时三刻砍了河妖的头示众。不多久,街市中心已汇聚了十万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街市围住,都想观看那河妖长的什么样子。
但便是此刻,四周忽然吹起风沙,阴沉沉的天空,黑云像是滚滚的盖头而下。那“龙”突然抬头仰天长啸。
待所有人都去了街市上看斩“龙”时,孙甫圣早已拉着县太爷回到县衙。县太爷不解孙甫圣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孙甫圣一直都没解释,他匆匆的到厨房去找雄黄酒。(这个应该留点伏笔)等到孙甫圣拿着酒瓶出来时,县太爷才明白,这是要现出那蛇妖的原型来。县太爷闻着酒香里有阵雄黄味,觉得不行,和孙甫圣商量一番,县太爷便召来厨子,让厨子把酒里的雄黄味去掉,厨子领命,去想办法去了。眼看将要到午时三刻,这时候厨子才匆匆的跑来,将酒往孙甫圣和县太爷面前一摆,两人轻轻的闻了下,果然只有果子香味,却没有那股雄黄味了。但孙甫圣还有点怀疑,怕这酒被厨子掉包了,但厨子打出包票,说绝对没有。此时时间来不及作细细的调查,只好将就着用,若不行就只能强行灌那蛇妖雄黄酒。不过这事还得有个敢冒险的人去干才行,万一事情败露,是要掉脑袋的。孙甫圣便问县太爷。县太爷处理案件多年,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过,若是在牢里有这样的人最好。(插一章牢里认识的英雄)县太爷想起了一个人,周岩桐。孙甫圣刚好也认识此人,他待在牢里时认识的,此人勇武暴脾气,官差都不敢惹。于是孙甫圣便同意了。
原本周岩桐不是三河乡人,因失手杀人,逃到三河乡避居。但过不了两年,周岩桐又因为与人斗殴,杀死六人,伤四人,最后被抓住,送到县府,经查属实。杀死人是要偿命的,周岩桐当年准备杀头。但县太爷见他勇武,投军可能有所作为,便改判充军,因京师没有批复,周岩桐便一直关在牢里面。
县太爷命人释放了周岩桐,请来府上,细细叙述了事情的始末,周岩桐义愤激起,当即答应下来。县太爷叫人带周岩桐去选武器了,约在街市中心见面。孙甫圣带着没有雄黄气味的“雄黄酒”与县太爷望街市中心先出发。
馮家庶女亂後宮
未几,已到了街市中心。此时还未到午时三刻,县民已将场地围起来,只留中间一处约百来平方米的地方。那河里捉起的“龙”已被束缚在绞架上,身体盘缠成一团,像蛇一样,只留下脑袋搁在断头台上。此时,似乎要下雨,周围的县民都恐惧,这要是没有太阳,砍头也是不合适的。而且,传说大雨天时,龙是要飞升的,万一此物真是龙,可就误会大了。县民都期待着有人能出来说两句,但州官还未到。县太爷便上到监斩台上发表一长篇的抚慰的话。
孙甫圣拿着“雄黄酒”到后面,将祭酒的使开,将“雄黄酒”和原本的祭神酒调换了。然后出来,就遇上刚到此的周岩桐。
“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没?”周岩桐挥着刀,急躁的往监斩台上看。
孙甫圣道:“兄台,且勿急躁,且将刀收起来,免得让差官看到,先治你罪。”
周岩桐愣了一下,道:“对。”
然后周岩桐竟然将大刀塞给孙甫圣,孙甫圣忙接住,沉沉的坠了一下,险些让孙甫圣坐到地上。
周岩桐道:“帮我扔了它,我要空手上阵。”
孙甫圣道:“且慢,须得将计行事,若那蛇妖不肯饮酒,再去逼她饮。”
極品昏君道 天天為一笑
“计屁的,他们要是再不来,我就要拆了这断头台,放了那条恶妖。”周岩桐气愤的要动手。
齊天大聖之顛覆西遊
孙甫圣急忙拉住他,又把大刀塞在衣襟里藏好了。孙甫圣指着监斩台上的县太爷道:“且勿轻举妄动,等老爷下来再说,你在这里呆好,我先去藏了刀。”
隋末陰雄 指雲笑天道1
夜半燃情:鬼夫纏上身 墨瞳
周岩桐望了县太爷一下,点点头,却将眼睛盯牢那条“龙”,眼神里透出嗜血的狂热。孙甫圣没有注意到,拿着刀去了监斩台后面,找块软木狭缝,将刀塞进去。然后迅速抽出,试了试拔出的速度还行,便割了块布条,依旧将刀塞进,盖了布条。
这时候街市中心的一个入口一阵的喧哗,孙甫圣已有几分明确,站上高处往那入口看去,果然,虚胖的州官老爷在两只蛇妖的撑扶下,晃着大肚子走来。那两只蛇妖看出蛇形,倒和人十分相像。县民看到蛇妖,便都发出赞叹声来,州官脸上发着光,一一的向县民点头致意。
孙甫圣看到县太爷已走下监斩台,逆着人群印上州官,却没有发现周岩桐的身影,便以为周岩桐已混了过去。孙甫圣急忙从台柱上下来,赶去周岩桐呆的地方,却发现他还在远处,捧着碗香喷喷的面条,大口大口的吃着。
孙甫圣看到他,松了口气,道:“原来你还在这儿啊,刚才没看见你,差点把我急死了。”
周岩桐嚼着,道:“宁死做个饱死鬼,也不愿做饿死鬼,这道理我还是懂的。”
孙甫圣又问:“县太爷有没有看到你?”
周岩桐道:“刚才我去买面了,没见着他。”
孙甫圣便点头,走上前,挤着人群往那拥堵的方向看去,只见县太爷已陪着州官到了监斩台,两只蛇妖那身体加起来估计都没到一百斤,但扶着三百斤有余的州官,上台阶的时候却走得很轻松。
孙甫圣又望了一会,县太爷已陪着州官在监斩官的座位上坐下,众侍从列队出来,列了酒杯,终于看到祭酒端着“雄黄酒”出来了,为县太爷,州官,和两个蛇妖一一倒满。县太爷便端起酒杯,递给州官。州官接过站起来,先奠祭四方神明,又敬了鬼神,待要坐回位置,哪知道街市中心的空地上冲出一人,指着州官便骂。孙甫圣急忙往旁边看,只见周岩桐不见了,只有面碗留在原处。孙甫圣知道不好,急忙挤近中心空地,那些官差也极力的挤进去抓人。但孙甫圣比较慢,他抓到个官差,官差认得他是进士,孙甫圣便叫官差开路。
待到空地近处,却看到那骂人的不是周岩桐,是魏道士。心想,这道士来倒什么乱?便转头往监斩台上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周岩桐趁着众人忙着看街市中心之际,已乘乱奔上了监斩台。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